亲亲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知否之第一公子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对抗

第四十三章 对抗

        “来啊,让爷爷瞧瞧都是些什么货色,有种的上来接你爷爷一戟。”

        混乱的场面并没有能够让周通露出慌乱的神色,更是丝毫没有要撤退的意思。

        第一次杀人的感觉尽管让裴衍心跳加速,但脑子反而迅速的冷静了下来。

        周通的反应明显不对劲,营内顶多不到两百人,装备人数都不占上风的土匪凭什么敢跟兴平军正面刚。

        “东林,湘君,一起上,迅速拿下周通。”

        不管怎么说,眼下首要紧的事情就是擒获周通这个贼首。反派死于话多,裴衍虽然不是反派,但也懒得跟周通多说。

        提着刀便冲了过去。大概这会儿兴奋劲儿上来了,裴衍也终于把自己当盆儿菜了。

        他冲上去不要紧,倒是把东林和洛湘君卫冲等人吓了一跳,就周通那体格,裴衍怎么可能是对手。

        不敢有丝毫的松懈,东林当即一棒子敲死身前一名喽啰,扭过身冲向周通而去。

        他的位置比起裴衍要稍远些,眼下更是急的不行。沿途中但凡敢拦在他面前的,皆挡不住他一回合。

        这边的周通见着朝自己冲过来的裴衍,不由得露出一丝狞笑,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正面迎了上来。

        裴衍虽然看似冲动,但也不是愣头青,周通的身体素质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但裴衍也不是没有优势,一来他自忖自己的力量不会差,即便比不上东林跟周通这种等级的,但自己练刀三年的同时,也练出了一把子好力气。

        再一个,周通的体格高大,但也显得臃肿,在反应速度上肯定比不上自己。

        自己只要跟他游斗上三五个回合,等到东林和洛湘君赶过来,制服周通不在话下,如此一来,自己也能亲身感受一下所谓的高手是个什么水平。

        没错,裴衍就是在刀尖上跳舞。

        老子可是主角儿,哪儿那么容易嘎嘣掉。

        两人初一照面,裴衍一刀挥出,伶俐的刀芒顺着周通的脖颈滑落,只见其丝毫没有闪躲的意思,举起大戟格挡开。

        “咣~”

        两种兵刃初一碰撞便发出尖锐的响声,随之而来的是裴衍手掌传来的剧烈震荡。

        主动出击的裴衍反而倒退了数步,手臂一阵酸麻。

        周通占着兵器和体型的优势,欺身上前,又一戟挥出。

        这回裴衍可不敢再硬接了,侧身避开之后蹲伏瘦身,短刀下滑,削在了周通腿部的护甲上,留下一道银白色划痕。

        脚不停歇,长刀翻滚,拦腰斩落,在周通腰侧留下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

        周通吃痛之下,两支短戟抡圆了砍向四周。

        裴衍只得迅速收刀反挡,但这一次周通显然使出了十二成力道,仅这一下,便险些将裴衍整个人砸了出去。

        喉咙一阵甜腥味传来,胃里顿时一阵翻涌。强忍着没让自己吐出来。

        好在这时候东林已经赶了过来,裴衍可不管什么江湖道义,见东林迅速将周通拦下,一个翻滚脱离了二人缠斗的范围,绣冬顺势一撩,将身边一名敌寇的脑袋挑落。

        虽然,有些狼狈,但裴衍方才的表现看在众人眼里却是英武非凡。

        “好小子,有种。”此时卫冲也已经杀了过来,身上沾了不知道多少敌人的鲜血,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拍在裴衍的肩上。

        就刚才周通那两戟的威力,卫冲自忖就算换了自己也讨不了好。

        裴衍没有跟卫冲寒暄的功夫,眉头一皱,说道:“不对劲,这帮人完全没有要逃的意思,小心有诈。”

        面对裴衍的提醒,卫冲显然也认识到了情况不对。按理说,三百多号人打不到两百人,而且士兵素质和装备武器都更胜一筹的情况下,这帮人不可能认识不到实力的差距。

        战场上实力悬殊而弱势一方力战不退,无非是两种情况,其一便是殊死一搏,以全忠义。

        其二便是,留有后手。

        这帮贼寇显然不会有什么忠义可言。

        那就只能说明...

        忽的,寨子里不知从哪个地方发出冲天的嘶吼声。

        “有埋伏!”裴衍立马反应了过来。

        旋即从各个贴着山壁的大帐中冲出许多装备精良的敌寇,同兴平军杀成一团。

        随着急促而激烈的喊杀和金铁交织之声,洛湘君立马就急了。

        “公子!”

        这次的历练本就是她的建议,对于宥阳水寨的探查工作之前也一直都是她在做。

        但眼下看来,这里何止是两百人的建制,看着冲出来的贼寇,这山体内少说藏了两三百号人。

        洛湘君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了,这些水匪为什么敢在官府的眼皮子底下建立据点,不是因为这地方易守难攻,而是因为这里好藏人。

        只要把山体底部挖空,别说藏个几百号人,就是藏上千人,也不会有人察觉出来。

        洛湘君知道自己这回犯了天大的错误了,一帮能够使用军方才有的强弩的水匪,又怎么可能一无是处。

        看着场面上交战的双方变成势均力敌,洛湘君心下大急,无论怎么说,眼下裴衍的安全才是第一位。

        战阵内东林和周通的缠斗还在继续。

        二人的实力差距不大,周通的体格更占优势,但显然是野路子出身,技巧上比起东林差了不止一筹,否则也不至于裴衍都能在他身上留下伤口。

        继续打下去,周通绝对不会是东林的对手,等到体力消耗的差不多了,各种破绽自然就露出来了。

        这边看着突然冲出来的百十号人,裴衍眉头微微一皱,但好在不是什么更离谱的失误。

        这次出面剿匪的毕竟是兴平军,换了地方厢军,这一营的兵力还真有可能全折在这儿。

        但这可是兴平军,卫冲收起了对这帮人的轻视,从怀中取出一枚焰火,点燃后迅速在空中爆炸开来。

        这信号是发给从后山合围过来的两队人马的。

        显然在来之前,卫冲也已经留好了后手。

        但不管怎么说,眼下想要迅速解决战斗,就只有先解决周通这一个办法。

        裴衍径直冲陷入阵,双刀紧握在手,贴着周通的短戟便杀了过来。

        一个人的力气再大,体能也终究是有限的,这可不是什么武侠的世界,还能有真气什么的。一但出现疲态,在战场上顷刻间便能要了性命。

        如果说裴衍第一波上是莽撞,那现在上就叫痛打落水狗。

        他的速度远胜于周通,比起东林都要更快一些,加上有东林帮着正面抵挡,很快,裴衍便在周通身上砍出大大小小几十个伤口。

        他们的目的是活捉,而不是击杀,所以宁可多冒些险,也不能杀人周通。

        “狗官,有能耐跟爷爷单打独斗,以多欺少算什么好汉。”那周通也是硬气,累的不成样子了,嘴上依然不饶人。

        裴衍也不在意,轻笑道:“本公子可不是什么英雄好汉,更何况,对付你这样的人渣,要什么好汉。”

        再一刀砍在周通的后小腿上,疼的他直咧嘴。

        “好小子,没想到当官儿的也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就你这样的小白脸,要能接的下爷爷三招,爷爷跟你姓。小白脸儿,有种的报上名来。”

        确实,裴衍刚就接了两招,三招下去没准真要凉。

        但是这当口怎么可能认怂。

        “嗯,听好了,小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血手人屠宁立...呃不对,是裴白衣。”

        差点说秃噜嘴儿了。

        “你就是裴白衣?好小子,爷爷可找了你三年啊。今日既然你撞上来了,那就乖乖把命留下吧。”说着,周通奋力顶开东林,掉转矛头主攻向裴衍。

        裴衍内心大为不解,但见周通朝自己杀来,哪里还敢多想,立马抽身倒退数步,周通身后的东林则是迅速上前拦截,一棍子拦腰扫落,将周通逼退回去。

        裴衍的额头冒出丝丝冷汗,不懂这周通哪儿来的对自己这么大火气。

        “你认识我?”

        周通被东林一棍子砸在腹部,虽仓促间卸去一部分力道,但还是一阵气血翻涌。

        没几个回合下来,便被东林拍落下来。

        几名士兵见势,立马上前将其围住,无数刀剑横在了他的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