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知否之第一公子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暗潮

第四十章 暗潮

        被海毅纠缠着聊了半个多时辰的艺术,最后还不得不现场为海毅做的画题字,裴衍这才被放过。

        海毅特意画了一幅《中秋赏月图》,让裴衍把那天的《水调歌头》提上,非说这才是此世第一份手稿。

        不过这幅画最终还是没能落到海毅的口袋里,海朝云一直看着二人作画题字,最后愣是央求着海毅把画送给了她。作为家中最受宠的幼女,海朝云的请求极少有被拒绝的。

        晚宴后从海家出来,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坐在马车里,裴衍拉开车窗帘子,对外头的东林吩咐道:“告诉林言,香水作坊和酿酒作坊的事情可以放开手去做了,有事可以直接找海毅商量。”

        “是。”

        “对了,湘君那边的情况如何?”

        处理完工坊的事情,裴衍很快想到了刚来江宁时早先就被派出去的洛湘君一行人。

        东林回禀道:“洛将军传来消息,正如公子所言,宥阳附近确有小股水匪作祟,这帮人隐居山林水寨之中,虽人数不多,却像是训练有素的士兵。”

        裴衍的面色有些阴郁,他习武已经有几年时间,连洛湘君都称赞其天赋过人,在与洛湘君的对战之中虽依然处处被动,却不会像最初那般被揍得毫无还手之力。

        也正因如此,裴墉曾提议让他出去历练一番。

        如今边疆无战事,各个邻国之间虽蠢蠢欲动,但也没真的撕破脸。

        北方的辽人虽时有犯边之举,但一来朝廷不愿轻启战端,二来裴墉也不敢真的让裴衍去北方历练,毕竟这是他唯一的嫡孙了。

        更遑论裴家的根基在西北大营,而非北边。

        但身为武勋,若裴衍一心读书也就罢了,既起了习武的念头,若不真的见识见识战场的残酷,便永远只是纸上谈兵。

        边疆去不了,大宋的内部可是有不少山贼水匪的。找他们练练手倒是可以。

        裴衍也觉得裴墉的话有道理。

        尽管对于杀人这件事依旧有些排斥,但如果不见见血,他这把刀也就跟锈了没什么区别。

        边疆战事迟早再起,裴衍也不知道这个世界再过六七十年会不会有那场把北宋钉在耻辱柱上的变故,但远了不说,如果裴衍什么都不做,都用不了六七十年,再过几年便会有一场大变动在等着。

        那可是波及了全东京的官员勋贵。

        在那之前,裴衍必须得有自保的实力。

        这一关,他必须过。

        也正是因为如此,裴衍隐约记得后来明兰陪老太太回宥阳的时候,是遭遇过一帮贼匪的。

        宥阳与江宁离得极近,裴衍此番下江南,既然来了,何不顺便把这帮人一起解决了。也算是给自己的一次历练。

        只是裴衍也不知道这帮贼人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宥阳附近的,于是早在顺利抵达江宁之后,便将洛湘君一行人派了出去,乔装打扮探听消息。

        有漕帮的兄弟作接头,裴衍想打听这些事会方便很多。

        只是...

        不是普通的山匪,而是训练有素的士兵吗?

        这可跟裴衍想的有些不一样了。

        若只是山匪,裴衍借着裴墉的名头拜访一下江南大营在宥阳的主将,调集一队人马也就剿了,但若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可有说过这背后是什么人吗?”

        “只知道那水寨的大当家姓周,早年间手上犯过人命,做了亡命之徒,后来不知怎的聚起了一支队伍,这两年慢慢地在宥阳水寨附近聚集。不时地骚扰南下的商船。”

        “官府没管过吗?”裴衍又问道。

        “怎么没管,只是这帮人油的很,一旦见势不妙立刻打散隐匿,光靠官府的衙役奈何不得他们,到了今年实力壮大之后,若不依靠江南大营的军队,就更那他们没办法了。”

        “酒囊饭袋,如此坐视贼人做大,这帮当官的都是吃干饭的吗。”裴衍愤愤不平的骂道。

        片刻后,又问道:“既知不敌,为何不找军队帮忙。”

        东林面色有些为难,在外头支支吾吾道:“那宥阳附近戍守军营的谢将军,是个世袭的参军。”

        东林的话说的委婉,但意思却不难理解,所想表达的无非是世袭的参军,没什么能力,靠着祖辈的余荫得的官职,实则草包一个。

        裴衍理了理思绪,脑海中隐约出现一道身影。

        是那个蠢货!

        顾老二初次参军之时,便是在那人的手下。

        这么看来确实是个草包。

        “石当家和车三娘那边可有什么消息。”

        漕帮这些跑江湖的,每天在码头上,接触的消息或许更多也说不定。

        “石当家那边倒是没说什么特别的,但这两年南下的船队不时会遇上水贼,倒是生意愈发的难做了,连带着码头上的兄弟们日子也不好过。”

        裴衍放下帘子,一个人坐在马车里,一片黑暗之中,任谁也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

        江宁府地处南方,往东便是苏州和杭州地界,往南是杭州。按道理说这地区不会有什么战事才对。

        但在剧中,顾老二刚参军那会便撞上了胆敢夜袭军营的反贼。

        从地理位置上看,宥阳和江宁距离很近,而根据船队屡遭劫掠的事情来看,这帮人,也许并不是单纯地水匪。

        大概是电视剧里顾老二赢得太轻松了些,以至于最开始裴衍认为这就是一帮散兵游勇。

        但现实不是电视剧,一个不慎就得把命丢了,裴衍可不敢大意。

        如果这两伙贼人确实属于同一方势力,那么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

        是贼人造反,还是有人在豢养私兵?

        裴衍不敢细想,内心隐约有一丝不安。

        摆了摆马车的门板,沉声说道:“马上回府,我需要给祖父去信禀明此事。东林,你去联系漕帮的兄弟,让他们联系洛将军赶紧回来。”

        “是。”东林领了命,立刻转身朝着码头的方向跑去。

        裴衍坐在车内闭目养神。

        虽然裴衍的印象中仁宗一朝没发生过什么大规模的农民起义,但这毕竟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历史朝代,谁也不知道电视剧之外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

        如果能把这股尚未完全萌芽的势力在其幼苗阶段彻底拔除,对百姓而言也是件好事。

        这样一来,自己这次的历练也就不算师出无名了。

        裴衍没有意识到的是,这也是他潜意识里给出的一个让自己杀人的理由。

        裴衍伸出手放在马车内一个狭长的木盒子上,一股子冰凉的寒意顺着手掌传了过来。

        木盒里放着的,正是他从洛湘君那索要来的两把刀。

        绣冬,和春雷。

        最开始起这个名字只是裴衍的恶趣味使然,但今后,这两把刀或将成为他身边最亲密无间的战友。

        相比之他给洛湘君重新打造的兵刃,这两把刀,可是真正在战场上饮过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