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知否之第一公子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水调歌头

第三十章 水调歌头

        叶清涵的出场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自然也包括裴衍在内。

        这是裴衍第二次见到这个时代的花魁,上一次见还是东京城广云台的魏行首,论姿色,眼前这位叶清涵亦是不差,风韵上还要更胜几分。

        皓月当空,洒下一片清冷的银光,秦淮河上波光粼粼。此时的叶清涵怀抱琵琶,坐在船首的舞台上,微微扬起秀气的下巴,仰望天空一轮明月,竟似不沾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

        转轴拨弦,随着叶清涵的纤纤玉指拨动琴弦,一缕悦耳悠扬的歌声从她口中传出。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船上的文人才子尽皆呆愣住了,最先是惊于叶清涵的歌声,其声悠扬,澄净空灵,当得上一绝。

        但很快,所有人便被叶清涵的唱词所震撼到。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这是何等的意境,又是如何绝妙的画面。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整首词在此刻方才全数展现出来。

        船上的众人对望几眼,有人重复喃喃着歌词,安静异常。

        裴衍轻笑着看着眼前一副众生相。

        苏东坡的这阙《水调歌头》便是再有千百年也有其毫不褪色的魅力,于一般诗人而言可谓是几十年甚至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高度。

        好半晌,才有人叹道:“好词啊。今日诗会有此一词,足以载入史册。”

        “刘大人所言甚是,裴公子今日一曲《水调歌头》,我等江宁学子,拜服。”

        一层的诸多儒生俱是哑口无言,以杨逍为首的诸多应天府儒生更是已经无地自容。

        裴衍却懒得在意他们心里想什么。

        《水调歌头》自己不是第一次听了,之前也曾教给小蝶邓丽君版本的唱法。但此刻听着从叶清涵口中唱出的版本,却还是忍不住为之震惊。

        叶清涵的歌声仿佛能够穿透身体,直接打动人的内心深处,再配上那一手堪称大师级的琵琶,听得裴衍如此如醉。

        等到裴衍回过神来的时候,林言一帮人已经满脸钦佩的站在了自己跟前,险些吓了裴衍一跳。

        “诸位兄长这是?”裴衍这会儿也有些上头了。中秋之夜,这还是裴衍第一次没跟家人一块过,叶清涵的歌声配上苏东坡的词,一下子将裴衍尘封了数年的情感激发出来,思念起了前世的亲人朋友,不自觉的便有些喝多了。

        “裴兄才华过人,只这一首《水调歌头》便可压得我江宁学子尽数折服,无怪家父常言裴兄非常人。愚兄先前多有失礼,还望裴兄见谅。”说话的是陈仲升,为方才对裴衍心存考较一事道歉。

        裴衍双眼迷蒙,满不在意的说道:“多大点事儿,仲升兄客气了。”

        言语之间,叶清涵的第二遍词也已经唱完。

        裴衍带头鼓起了掌,也顺带着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至于一楼已经呆滞在一边的杨逍等人,已经没人在意他们了。

        怎么可能?

        “好,唱得好,‘众里嫣然通一顾,人间颜色如尘土’,叶大家不仅歌唱得好,长得也是人间角色。真不愧是这江宁城的花魁娘子。”裴衍晃晃悠悠的靠在护栏上,嘴上夸着叶清涵,眼睛却瞟向了一脸阴郁的杨逍。

        小样儿,小爷可是很记仇的。

        被裴衍夸奖的叶清涵此时面色一红,起身施礼,秀口微张道:“奴家叶清涵,这厢有礼了。”

        裴衍此刻站在高处,叶清涵不抬头其实是看不见他的。

        早在林言将这首《水调歌头》拿给她看的时候,便已经被裴衍的词所折服,在加上裴衍这一手绝美的字,所谓字如其人,叶清涵对裴衍的好奇心已经达到了极点。

        顾不得失礼的叶清涵压抑不住内心的好奇,抬起了头,迎上了裴衍略带审视的目光。

        映入眼帘的便是裴衍那张毫无死角的脸庞,以及一身洁白如雪的长袍。

        所谓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说的便是这般人吧。

        两抹嫣红不由自主的爬上了叶清涵的脸颊。

        一般来说,今晚这场诗会拔得头筹的人有机会成为她的入幕之宾。现在看来这个魁首的位置是非裴衍莫属了。

        所谓入幕之宾,不见得就一定要做什么,可能也就被请到闺房里喝杯就,看个表演。当然,如果当事人愿意的话,也可以进行更深入一层的交流。

        叶清涵见了裴衍的模样,心里自然是愿意的。虽然她自忖是个重视才华更甚于皮囊的人,但若是对方才貌俱佳,自然更好。

        这不过片刻的功夫,叶清涵心里闪过无数的心思。

        可惜,裴衍却是个不解风情的,全然不知道诗会暗藏了这样的彩蛋。

        见夜已经深了,便四处开始寻找小蝶的身影,准备回去了。

        小蝶自然是随侍在裴衍身边的,只不过画舫三层没她的位置,上船后只能在小厮丫鬟们呆的地方等着。

        裴衍见找不着人,酒意又有些上头,吹了风站在船上就更难受了。

        强忍着没让自己吐出来,踉踉跄跄的一路晃荡下来,嘴里还不停的喊着:“小蝶呢?哪儿去了?这个点儿了,该回去了!”

        一旁的林言赶忙上来搀扶住裴衍,笑着说道:“裴衍今日饮了不少酒,不妨就到叶姑娘的房中歇息一晚,至于您带来的侍女,在下自会安排妥当。”

        裴衍扭头看了一眼林言,此刻的林言脸上带着一抹暧昧的笑意,看在裴衍的眼中,像极了拉皮条的。

        这年头的文人把自己的妾室送出去都属稀松平常,更何况秦楼楚馆的女子。

        叶清涵虽说长的绝美,裴衍看得也是颇有些心动,但理智却告诉他这种事做不得。不是他看不起出身贱籍的女子,而是不敢拿国公府的声誉去赌。

        裴衍摇了摇头,笑到:“饮酒不醉量为高,好色不迷真君子,今日趁兴而来,兴尽则返。如此便是最好,过犹不及。”

        说这话的时候裴衍觉着自己整个人都变得伟光正起来。

        无论这话是不是出自真心,裴衍这话说出口便不得不让人称赞一句真君子。

        但下首的叶清涵脸色可就不怎么好看了。神色中透着三分委屈,秀口微微颤动,似要说着什么,最终却又无奈的低下头去。

        而自从《水调歌头》出来后便彻底沦为笑柄的杨逍,此刻看着裴衍的眼神中却隐隐带着一丝怨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