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知否之第一公子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三年(二合一)

第二十四章 三年(二合一)

        时间进入七月,天气也变得炎热起来。

        裴家的香水生意短时间内在整个汴京城掀起了狂潮。

        以裴家香水作坊的产量,一个月也不过产出三五千瓶,那瓶子俱是琉璃打造,只这一项,便已是相当奢靡。故而香水的售价在汴京城也是被炒出了天价。

        一瓶普通的玫瑰香水,售价便高达二三十贯之巨,若是些限量版、纪念版的随便一瓶炒出上百贯也不在话下。

        裴衍第一次真正见识到什么叫有钱人,什么家财万贯就觉得十分富有的,那真的是格局太小了。

        香水的风靡不仅给裴衍带来了此世的第一桶金,同时让裴家的名头再次响彻整个汴京城。

        按着裴衍的要求,徐芷兰在建立香水作坊的时候,一应工人的待遇都是按着合同工的形式在走,想到作坊上工的人必须签至少三年的契约,三年之后若要再行续约,那就得一次性签五年。

        而这三年里,工坊每年会对工人的表现进行考评,继而根据考评的结果对薪酬进行三个等级的调整。

        能在香水工坊上工的人,起步月例就高达十贯,每年上调的空间在一到三成之间。

        这样的工钱放眼大宋所有的行业都是独一份的存在。一些经验老到的师傅起步就是十五贯。可以说只要进到裴家的香水工坊,直接就是白领乃至于金领的收入水平。

        当然,高工资也意味着高要求,除了必要的考核之外,香水工坊的工人还会额外签署保密条款和竞业条款,这也是裴衍整出来的。

        凡是香水工坊的工人在外不得透露关于工坊的任何操作流程,不得讨论关于香水制作的方法,若是从裴家的工坊离开后,不得从事香水生产相关的任何工作。一旦违约,裴家有权要求十倍的赔偿并勒令其停止生产。

        这些契约都会经由衙门公证,虽然说裴衍可以选择那些将身契卖给裴家的人来做工,甚至有的是人愿意签死契,这些人一旦叛变,就算裴家将其打死也是不需要承担任何风险的。

        但裴衍不介意多此一举,赚钱固然重要,但赚钱的目的也有不同,裴衍在汴京城的香水工坊算是一个试点,尝试以近现代化的商业模式去跟这个时代做融合。

        并且香水的成功也激发了裴衍的一个想法,那就是大宋朝工业化的可能性。

        既然这帮师傅能在自己的提示下做出香水,酒精,那有没有可能会有人可以造出蒸汽机?炼铁炼钢呢?红砖水泥呢?

        这些东西皆是事关民生,裴衍相信如果有一天能够在自己的手上将这些东西一一重现,那大宋距离真正的崛起也就不远了。

        掀起一场大宋朝的工业革命,这听起来就贼带感。但裴衍不敢贸然就去做。眼下香水工坊的事情就已经是开了先河。

        甚至于有些人已经对于裴家的做法感到不齿,乃至于将裴家以巨利雇佣民工的事情弹劾到了御前。

        对此,裴衍却感到十分的不屑。

        这帮人只要不说自己拉拢民心,大肆敛财,意图造反就行了。

        至于他们的那点心思,裴衍还能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吗?

        大宋朝的士大夫,说白了,没几个不自私的,范相公的新政为什么这么快就宣告失败,还不是因为动了这帮人的利益。

        裴衍的做法虽然没有直接去撬他们的利益,但许以工人可观的工资,完善的晋升机制和涨薪标准,无一不是在提升工人的地位和权利。

        让这帮人第一次觉得,原来工作可以是这样的。

        一旦全天下的工人都存了这样的心思,那些士族各自产业内的工人谁还愿意被剥削。

        就这样不声不响的,裴衍的名字被这帮人记在了小本本上,同时也被摆上了嘉佑帝的案桌。

        裴衍不是没想过自己这么做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但却没意识到会来的这么快。

        不能在朝堂上攻讦裴衍,他们就把矛头指向了老国公裴墉。

        要知道当年范相公经略西北时跟裴墉乃是莫逆之交。

        西北能够成为范相的跳板之一,裴墉也是出了不少的力。

        后来范相主持新政,裴墉作为武勋给不到什么实质的支持,也正是如此,新政失败后,那帮反对变法的人将范相一党挨个儿赶出了京城。

        直到范相离世,这帮人才陆续得以回到中枢。

        裴墉虽然没有被波及到,但这帮人心里还是把他跟范文正归结成了一党。

        眼下裴墉的孙子又跳出来整了这些幺蛾子,这些人自然不会放过他。

        可问题是,裴墉不是范相,范文正会为了天下人选择屈服,一生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为了朝廷动荡早日平息,不至损害民生,宁可自己四处漂泊,一年知两州,八年知六州,一个忧国忧民的老头儿愣是被这帮人折腾死在路上。

        但裴墉是武勋,还是上过战场,浴血几十年的大宋柱石。

        这个世界的大宋朝虽然也是重文轻武,但还不至于如前世那般,武人被压得处处抬不起头。裴墉不会像范相公那般处处忍让,他只会当着皇帝的面,把这帮人一个一个的瞪回去。

        裴墉的想法很简单,老子辛辛苦苦一辈子保家卫国,君臣不疑,好不容易熬到快退休了,这会儿都准备把权力交还给皇帝了,你们这帮人还跳出来蹦跶啥,咋地,想让老子再跟你们掰头两年?

        真要是那样,你看看裴墉底下那帮嗷嗷待哺等着上位的武将会不会上来咬死你们。

        甚至嘉佑帝也不会高兴,要知道嘉佑帝一生仁孝治天下,最重视的就是名声,范相公带着遗憾离世已经是他心中的痛了,史书上关于他和范相的关系会怎么写还不好说,毕竟没给他老人家一个好的结局,这要是再把跟裴墉的关系搞僵了。那嘉佑帝得气的回家掀桌子。

        而且当下满朝文武一个个的巴不得自己赶紧立嗣,就裴墉还跟自己站一条线。

        嘉佑帝心想这帮人或许不是针对裴墉,而是在针对自己。至于裴衍,不过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罢了,又岂能如一帮朝臣所说掀起动乱。

        嗯,有的皇帝想着想着就把自己说服了。

        针对裴墉就是针对朕,甚至不惜拿一个孩子做文章,这帮人真无耻。

        嘉佑帝如是想着。

        随即便命人将这帮弹劾裴墉的朝臣通通训斥了一顿。转过头又加封了裴墉太傅的官职,位列三公。

        以裴墉的身份当太傅自然是够格的,但是本朝没有太子,就俩备胎,这个太子太傅其实就是挂了个名头,也不可能真的让裴墉去教俩备胎武事。

        嘉佑帝做这件事不过是在警告那帮人,朕都已经应了你们的要求选了俩备胎养着了,你们也差不多就得了,别得寸进尺。

        裴衍从祖父口中得知这些事的时候还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后来想想就明白了。

        自己这算是误打误撞了。

        可即使如此,裴衍还是感受到了这帮朝臣满满的恶意,自己不过是用自家的产业做做实验,就能让一帮士大夫出现这样的反应,可见这帮人对变法的排斥有多深。

        口口声声为百姓谋福祉,真让他们让利给百姓的时候什么丑恶嘴脸都露出来了。

        这事也算是给裴衍提了个醒,将来不论做什么。还是应该多考虑考虑才是,这次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若是嘉佑帝真的听了这帮人的话,那难免就要裴墉替自己背锅,吃挂落了。

        裴墉这一辈子战功赫赫,没道理临退休了还要因为自己背上污点。

        再者说了,将来的朝堂上,若自己羽翼未丰之时,祖父便退了,那朝堂上自己可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靠山了。

        果然还是该猥琐发育,香水工坊的事情,有些浪了。

        但事情既然做了,就没有中断的道理。

        汴京城的香水工坊已经成熟,雇佣了百十来个工人,每月盈利超过十万贯,供应了汴京附近几十个州县。

        下一步,裴衍将会在扬州、杭州等地陆续开厂,在借由漕帮的渠道遍及整个大宋,乃至于输送到辽国、西夏、大理等。

        有了生意的往来,想要打探消息也会更容易些。

        为此,裴衍在跟母亲商量过后,决定拉上顾老二一起。

        一来顾老二有白家的商铺和销售渠道,可以帮着把香水的生意做的更大,二来裴衍心知顾老二将来会进到军营里发展。以他的能力,无论将来是不是那个捡漏王当皇帝,顾廷烨都会在军队里混出一片天地,且不说他老子是英国公看重的接班人,就是自家祖父退了,在军营也有足够的话语权。

        裴衍从文,军队里若再有个信得过的人,一文一武,何愁不能一展宏图。

        而就在裴衍跟顾廷烨说完合作的事情之后,顾老二也告知了裴衍和盛长柏一个消息。

        他要离京了。

        上回在扬州楼船上与裴衍二人喝酒的时候听了裴衍的话,仔细想想觉得颇有些道理。他虽放荡不羁,可也是心怀抱负的。

        这次离京,就是去江州白鹿书院求学。

        至于说为什么不留在京城,大概是自己也清楚在京城已经声名狼藉,就算有心向学,估计没什么靠谱的书院愿意收留了。

        更何况京城还有个国子监,跟国子监相比其他书塾就更不够看了

        但要是把眼光放到京城之外,顾老二还是有很多选择的。

        去白鹿书院读书是好事,裴衍没有阻止的道理,虽然长柏一再劝说可以同他一道在家里上庄学究的课。

        但裴衍却觉得,距离下一次春闱还有三年,按着长柏的年纪,三年后这场肯定不是下场的最好时机。

        会试不同于乡试,乡试的名次不影响会试的结果,但会试的名次却直接影响到授官。

        又不是人人都跟章惇似的,考了一甲进士及第还能觉得比侄子考得差回炉了一波。

        一般举子若是能中,也就是一辈子一次的事情。

        像长柏这样的,有希望六年后考到前二甲的,没道理赶着三年后这科考个三甲。

        反正他还年轻。

        裴衍也是如此,三年后他不过十八岁,即便是六年之后,也才二十一,刚及冠的年纪。

        届时下场,把握会更大些。

        但顾廷烨则不然,他若是早点向学,下一届春闱便该下场了。

        可惜觉悟的晚了些,估摸着也是得等到六年后那一科了。

        六年,严格来说是五年多的时间,足够做很多事情了。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多在外面游学一番也不错,拓宽眼界,多结交些有识之士,也能帮助自己增长见闻。

        总好过偏居一隅,固步自封。

        顾廷烨走了,裴衍也正式带着裴宁儿和裴殊到盛家的学塾和盛家的子女们一道上学。

        裴宁儿自打有了明兰这个闺蜜之后,往盛家跑的频率变得越来越高了。仗着自己国公府大小姐的身份,在盛家那也是耀武扬威的,又加上有老太太宠着,简直比盛家人还像主人。对此,几个女娃儿之间就属墨兰最不开心了。

        林噙霜最近在盛家越来越得宠,扬州发生的那档子事就跟没发生过似的。

        卫小娘心里也清楚自家这位主君是个什么样的人,从来不在盛紘面前翻旧账。

        反正现在家里打小事务都由大娘子打理着,有卫小娘一路帮衬,盛家的后宅算是安排的井井头条。盛紘自然再没有理由夺去当家主母的管家职权。

        林噙霜再怎么能作妖也不过是妾,仗着盛紘的宠爱在后院大玩宫心计,却不敢像在扬州时那般嚣张。

        可墨兰却不是,几个孩子里,除了长子长柏,盛紘对林栖阁这两个最是偏爱,大概是爱屋及乌,反正就连嫡出的如兰,也未见得比墨兰在盛紘这受宠。

        一个不过十岁的丫头,得了父亲这般宠爱,自然容易恃宠而骄。

        又有林噙霜的言传身教,墨兰在盛家可谓是处处压了如兰和明兰一头。

        但自打裴宁儿进了盛府,这一切都变了。

        别看她年纪最小,每天在明兰屁股后面跟个小跟班似的,一旦有什么事那都是第一个冲在前头,但凡有人敢在她的面前给明兰甩脸色的,小丫头立马就给你瞪回去。

        裴宁儿对自己国公府大小姐的身份有多管用那是门儿清。仗势欺人这套玩得可熟练了。不仅如此,装乖卖惨的功夫也是一点没落下,就是不知道跟谁学的。

        有一回把庄学究的胡子都给烧没了,挨了好一顿板子。本来盛老太太和徐芷兰都打算回家后梅开二度再打一顿的。可愣是被小丫头萌混过关,举着通红的小手,瞪着大大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盛老太太,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受了多大的委屈呢。

        反而是被她连累的如兰和明兰挨了盛紘一顿教训。

        打这事儿之后,小丫头拍着胸脯对俩兰说道:“从今天起,咱们仨就是过命的兄弟,有什么事告诉小妹,小妹一定担着。”

        这豪情万丈的话自然是裴宁儿在裴衍那听故事听来的。好在她还知道自己是小妹,不是大哥。

        小丫头说这话的时候裴衍也在场,顿时脑门上划过三条黑线,这孩子是不是被自己带坏了?

        难道说是自己的教育方法出了问题?

        再看向边上一脸无辜的正在默写《离骚》的裴殊,裴衍觉得自己有必要吸取一下教训。

        孩子的三观得从娃娃抓起,再说了,裴殊年纪也不小了,九岁了,是时候让他认清社会的残酷了。

        裴殊的小手握着笔,在纸上一笔一划的写下: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尤未悔。

        紧跟着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七月份的天什么时候有这么一股寒气了。

        裴殊紧了紧身上的薄衫,继续写了下去,呃,下一句是什么来着?

        完了,又忘记了。

        裴殊回过头,看着裴衍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恶意。

        “记不住了?”

        裴殊:“......”

        点了点头,刚想解释点什么的裴殊就看见裴衍的嘴角扬起了一丝诡异的弧度。

        “记不住没关系,多抄几遍就记住了,我以前读书的时候就这样。”

        裴殊的小脸顿时皱成了一团,他很想反驳一句,你胡说,明明你自己都不会背。

        但迫于裴衍的淫威之下,老老实实的继续抄写起来。

        ......

        三年后。

        从东京府到江宁的大船。

        一身着白衣,相貌俊朗的年轻男子站在船头,腰间配着一长一短两把刀。

        此刻正是夕阳西下,大船顺流而下,阵阵清风吹在少年的身上,将那一袭白衣吹得随风而动,夕阳的余晖照在他精致而出尘的五官上,融合成一副天然的画卷,宛如天上的谪仙人一般。

        少年自然便是已经年满十八的裴衍。

        上回下江南裴衍用的是裴白衣的化名,这次依然如此。只不过这一回,裴衍不是为了躲,而是真正为了游学而去。

        这第一站,自然便是江宁府的应天书院。

        选择江宁的另一个原因是裴家的香水作坊准备在此地也建一个厂,裴衍顺便过来考察一番。

        随行而来的除了初云和小蝶两个贴身女使,还有东林这个护卫之外,因四年前那场刺杀的关系,裴墉特地将洛湘君和一队人马安排在了裴衍的身边。

        说起来,无论是小蝶还是初云,都已经到了适婚的年纪,但因为裴衍总是下意识的忽略这些事,以至于这俩丫鬟至今还留在他的身边。

        作为裴家主母的徐芷兰也不知为何,竟也没有另做安排,反而是将初云和小蝶默认做了裴衍房里的人。

        裴衍不是个滥情的人,但你要说两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儿日夜陪在自己身边三四年,没有一点儿感情也是不可能的。

        裴衍其实是想过把两人放出去的,但想着多半会被他们的家人随便找个人家嫁了,一时又有些不忍。

        心想着将来若有机会替她们寻一门好亲事也是好的。

        这事自然也是征求了初云和小蝶的意见的。

        但两人都表示愿意一辈子守在公子身边伺候。

        裴衍如何能不知二人的心意。

        只是他来这世界这么多年,有些事情还是没做好心里准备。

        裴衍上辈子也是家教严格,要是让自己的父母知道自己有心做一个渣男,三妻四妾的,怕不是会穿越时空过来揍自己一顿。

        而且他也觉得这对自己未来的妻子是很不公平的。

        所以他不敢冒然回应二人的心意,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他不可能娶她们。

        至于说纳妾,至少裴衍目前还不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