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知否之第一公子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变局

第二十一章 变局

        日常功课最是消磨时间,也大概只有像长柏这样能够耐得住寂寞的才能真正学有所成吧。

        也难怪六年后的那一科,长柏能够一举中地。要知道那个时候他也不过才二十岁刚刚及冠罢了。

        “表哥,你来了。”书斋里盛长柏见到裴衍,第一时间便放下书本,起身行礼。

        “则诚不必多礼,家母与外祖母多年未见,有许多话要说,看我无聊,便将我遣了出来。”

        “表姑来了?竟也无人知会我一声,如此失礼,实在罪过。”长柏一听裴衍的母亲来到府上,当下便要过去请安。

        虽说长柏同徐芷兰之间有着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关系,但怎么说也是老太太名义上的嫡亲孙子,自然算是徐芷兰的侄子辈。

        再则他与裴衍互认了表兄弟关系,若是徐芷兰来府上自己却不去见个礼,就属实有些说不过去。

        更何况徐芷兰还有这国公府大娘子的身份在呢。

        “行了,这会儿功夫就别去打扰她们的,我母亲也不是在意这些繁文缛节的人。晚些宴席上再见不迟。”

        徐芷兰晚些是要在盛府用饭的,这一餐自然不能随便,虽说盛紘这会儿还没下朝,但府上的人不会这点事都做不好。

        眼下林噙霜失势,盛府执掌中馈的权力又回到了王大娘子手上。

        王若弗是个没什么心眼的,见着掌家的权力回到自己手上便已经是乐开了怀,起初倒也做的有模有样的,可时间一久,难免出些错漏。

        当家主母执掌中匮本就分属应当,若非盛纮宠妾灭妻,不分轻重,王大娘子也不至于在扬州城沦为笑话。可说到底还是她给了林噙霜上位的机会。

        因着有林噙霜前车之鉴,盛老太太也不能由着她犯错。平日也便多有训斥。老太太只觉得大娘子虽说话直来直去,性格也冲动了些,单品性却是好的,或有不足,多学学也就是了。

        恰在此时,一向不与人争的卫小娘倒是主动帮着王大娘子出谋划策起来。

        起初王大娘子也是没怎么给她好脸色,毕竟自打卫恕意生下了榕哥儿,又加上林噙霜失势,盛紘的心思便多半落在了这位知书达理,温婉恭顺的卫小娘身上。

        本以为卫小娘会又是一个林噙霜,却不曾想这卫小娘只是帮着自己出出主意,其余概不参与,只在自己又出现纰漏的时候才帮着善后。

        对于那管家的权力也是一概不争。反倒是让王若弗好好过了一把大娘子的瘾。

        如此一来,王若弗也乐得把一些事交给卫小娘来做。

        像今日这桌席面,便是卫小娘亲自操持着。

        如今她也算想明白了,盛家这样的深宅大院里,妇人若是不为自己,为孩子争一争,反而一味的忍让退缩,最终不过是害了自己也害了孩子。

        卫恕意是个聪明人,如果说此前的林噙霜是争过了头,以至于摆不清位置,那之前的她就是过于软弱,以至于险些丢了性命。

        若是能将这二者之间的度做个把握,那她在这盛府的日子自然会好过得多。

        因为是正式的拜访,用饭时家中女眷不得与外男同桌。便被分作了两桌,像卫小娘和林噙霜这样的妾室是不能出现在餐桌上的,倒是她们的子女可以。

        饭桌上,盛紘偶然聊起了今日早朝上发生的事情。

        裴衍仔细回想了片刻,便猜到了今日的诸多情境。春闱在即,相公们却都还一门心思想着立嗣的事情,甚至当庭开始了逼宫。

        看样子嘉佑帝上元节的那场病把这帮人吓得不轻。

        裴衍询问道最终结果如何?

        盛紘道:“陛下将兖王和邕王一并纳入宫中,即日起开始参与朝会议政,并将两位王爷交由余老太师教导。”

        裴衍听罢点了点头,嘉佑帝会这么做也不算意外,只不过那画面想象起来有些滑稽。

        这两位王爷可都不算太年轻,均是三十多岁的中年,孩子都快成年了,自己却还要被当成学生一样每日受教。

        裴衍忽然想起了前世华夏历史上那汝南王一家子。

        赵允让自己是个备胎,儿子也是备胎,虽说儿子备胎转正了,可待在宫里当备胎的日子却成了父子俩终身的阴影。

        一边需要担心万一皇帝有了自己的儿子,作为备胎的他该如何自处,一边也盼着皇帝有个儿子,省的自己在宫里头过着战战兢兢的日子。

        不过这个世界没有汝南王,嘉佑帝也是被逼无奈才选了兖王和邕王这俩备胎。

        裴衍深知这两位最终都转不了正,不仅如此,还得一并把命送了。

        裴衍忽然想到禹州的那位捡漏王,也不知这哥们现在在干些什么。

        要说禹州这位的原型是英宗赵曙,裴衍还是持保留态度,历史上那位没活几个年头,而电视剧后面发生了啥他没看完,所以这个皇帝是明是庸,裴衍也不知道。

        这也是裴衍不愿意提前抱大腿的原因。

        既然现在嘉佑帝把兖王和邕王摆到了台面上,那往后朝堂之上这两位的竞争只会更加激烈。

        党争这俩字在裴衍脑海里浮显了出来。

        裴衍的孝期还有两年,这也意味着他还有两年时间可以猥琐发育。

        这两年时间可不能光读书了,也需要为自己积攒一些实力了。

        裴衍忽然想到范文正公岳阳楼记里写到的,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这天下除了庙堂,还有江湖。

        忧君忧民的事情暂时是做不到了,既然无法深入庙堂,何不借此机会着眼于江湖。

        毕竟有些事情,官方的人做起来反而不那么方便。

        而说到江湖,裴衍的脑海里闪过的不是什么少林武当,而是这个现实世界真正强大的帮派。

        漕帮。

        ---------

        从盛府出来之后,裴衍便一路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漕帮门徒遍布天下,靠着贯通南北的水路往来各地之间,将商运贸易之事做到了整个大宋朝。

        最重要的是,这样一支每天都在流通的队伍,除了掌握最强大的民间运输手段之外,还能够同时掌握全国各地最新的消息。

        可以说只要稍加调教培养,这就是一只天然的穷人版锦衣卫。

        大宋朝边境可以说是群狼环伺,北方的契丹人,西北的党项人,西南的大理吐蕃等。

        大宋朝内部的变局肯定瞒不过他们的探子,这帮人都是些养不熟的白眼狼,裴衍可不敢说哪天就会被咬上一口。

        初临这个世界的时候,因为没有查到关于狄青的消息,裴衍差点觉得自家祖父就是狄青2.0。为此还担心了好一阵子。

        后来才发现不能总把这个世界当成翻版的华夏历史来看。

        小时候因为看过一部动画片叫《大英雄狄青》,对这位将军有了些兴趣,便多做了些了解。

        了解的越多,心中除了佩服之外,也多了几份惋惜。

        大宋积弱,重文轻武,狄相公接下枢密使的位置,压了所有文官一头,又怎么可能不出事。

        只不过是为了给天下武人做一个表率,保留一份希望罢了。

        又扯远了,裴衍去查阅狄青的资料,继而了解到了大理浓智高的叛乱,而这个世界,是有浓智高这么一号人物的。

        只不过本该在皇佑元年就出来蹦跶的浓智高这会儿不知为何还在猥琐发育。

        再加上北边的耶律洪基,就算不知道这哥们的总看过天龙八部吧,南院大王萧峰的大哥就是这兄弟,也不是个太安分的。

        还有就是西夏的李元昊了,当然了李元昊这个倒霉蛋裴衍不担心,他担心的是倒霉蛋的大舅哥,没藏讹庞。

        这么一算,大宋朝还真是多灾多难啊,是个人就想从身上捞点好处。

        问题是每次遇上这些问题,大宋的君主都是能和谈就和谈。银子大把大把的花,花个几十年就把所有家底花干了,然后北宋就没了。

        裴衍可不想自己到了是个老头儿的时候需要见证一波靖康之耻。

        兖王和邕王的事情算是给裴衍提了个醒,大宋的病出在自己身上,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何况大宋的缝有点多。

        漕帮!

        嗯,是时候忽悠一波顾老二了。

        所谓漕盐不分家,作为江南头号盐商,顾老二跟漕帮的人关系可紧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