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知否之第一公子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相见

第二十章 相见

        一部车驾经过积英巷停在了盛家的门前。

        国公府的车驾自是派头十足,自裴仲元去世之后,这还是徐大娘子第一次如此正式的出门拜访别的人家。

        好些人这才想起来盛家老太太和这位徐大娘子原是同出自勇毅侯府的。

        徐大娘子自嫁入国公府以来,行事处处低调,在京城一帮命妇的圈子里堪称一股清流。但要说这持家掌事的手段,却是一点不比别人差了。

        且不说其他,那国公府里除了裴衍这位嫡子之外,也就她曾经的贴身女使给裴仲元剩下过子嗣,别的那些个妾室,无论是主动帮着纳进来的,还是有心之人送进来的,最终没能在公府掀起一丁点浪花来。

        就这份手段,便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但切莫以为徐芷兰就是靠着这些手段把持着家里的,抛开这些不说,裴仲元虽也有几个妾室,但与徐芷兰之间也称得上是伉俪情深。举凡徐芷兰所提的要求没有不答应的。

        放眼京城,这对模范夫妻之间的种种事迹无不叫人艳羡。

        裴衍虽说在京城这帮二代三代公子哥儿里名声不算太响亮,可在这帮命妇圈子里却是香饽饽一块。

        任谁不知道国公府就这么一位嫡孙,受老公爷万般宠爱,打小便被保护的不受半点污染。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又有一个知书达理的娘亲。

        身份显贵,相貌出众,品性纯良,还有个好相与的婆婆。就这般人家,成国公府算是偌大的汴京城独一份了。

        只不过有些事物极必反,一来国公府也不是人人可以攀附的起的,那些个小门小户的人家总有些心思,也万不敢表露出来,那些门第合适的,又多被裴仲元以裴衍年纪尚小一一回绝。

        眼下裴仲元没了,裴衍年纪也合适了,可摆在面前的三年孝期却又将一大批适龄的女子挡在了门外。

        古代女子十五及笄,便是可以嫁了,真要等到十八岁,又要被人说成是老姑娘了。这么一来,敢上成国公府说亲的反倒是一个也没有。

        寿安堂里,徐芷兰紧挨着盛老太太坐着,裴衍站立在一旁。房嬷嬷奉上亲手调制的茶汤。

        “原本早就想着来见一见姑母,却因家中诸般事情耽搁了下来,还望姑母见谅。”

        徐芷兰二十岁便生下裴衍,眼下也不过才三十五岁的年纪,加上国公府的生活锦衣玉食,也无甚只得劳神费心的事情,倒是将仪态容颜保养的极好。

        这会儿依偎在老太太身边,倒像是个大姑娘似的。

        盛老太太看着徐芷兰,目光中闪着微光,伸出苍老的手指抚摸着徐芷兰的脑袋,心中着实生出不少感触,眼中含泪道:“你这丫头啊,还是跟当初一个样。”

        徐芷兰登时便有些忍不住了,眼眶红红的:“这些年托人打听姑母的消息,又是泉州,又是扬州的,兰儿有心去看您,却怕姑母还是对徐家心有芥蒂。好不容易把您盼来了京城,兰儿心想着这回定要见您一面了。”

        盛老太太摇了摇头:“说这些做什么,你这丫头是什么性子,老婆子我可是清楚得很,你若真想来,还有人能拦得住你不成。”

        她与勇毅侯府断了联系,也算是一时冲动,也是当初一心想着嫁给盛紘的父亲,遭了家里的反对,这么多年过去了,双方之间都有悔意,却始终不知如何踏出这一步。

        后来老太太一心扑在了盛家,盛老太爷负了她,她却不愿负了盛家,没有自己的孩子,她就将盛紘一步步扶持下来。教他读书,找最好的老师,督促他科考,帮着盛紘求娶王家的嫡女稳固了地位。将盛家的内院打理的井井有条,事后功成身退,不带走一片云彩。

        这要把老太太年轻的故事拍成电视剧,那妥妥的大女主事业番。

        上一届的冠军选手那也不是白叫的。

        虽说苦尽甘来,可徐芷兰却知道老太太这一辈子受了太多委屈。勇毅侯府独女,这是何等尊贵的身份啊,偏要在盛家这样的小门小户里受气。

        徐芷兰想想都为姑母感到不值。

        “好啦,那些个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就不去说了,倒是你啊,当年侯府里那么多丫头,就属你最机灵,倒是没想到你会嫁到国公府去,你父亲倒是为你寻了一门好亲事啊,可惜...”

        盛老太太拍着徐芷兰的肩膀,安慰着。

        徐芷兰也是面色闪过一丝哀愁,但很快就掩饰了过去。笑道:“姑母,兰儿现在有衍儿和宁儿这一对子女,还有什么可不满足的,便是旁人羡慕也羡慕不来呢。”

        盛老太太点了点头,笑道:“你倒是有福气,衍儿这孩子孝顺,在扬州时便每日来我跟前请安,逗老婆子开心。宁儿这丫头我倒是还没见过。”

        徐芷兰立马招呼一旁怯生生躲在裴衍身后的裴宁儿。

        “宁儿,去给外祖母请安。”

        过完年已经七岁的裴宁儿这才走到老太太跟前,学着裴衍给盛老太太请安道:“孙女儿裴宁儿,见过外祖母,外祖母躬安。”

        “好好好,这丫头倒是跟你小时候生的一模一样,都是一般的水灵。”老太太见着裴宁儿便笑开了花儿似的。

        要说长得像,那还得是裴衍和徐芷兰更像些,但裴宁儿是女娃儿,这一下子便让老太太想到了还是孩童时的徐芷兰,心下喜欢的不得了。

        “姑母若是喜欢,兰儿以后便让宁儿常来给您请安。”

        “何必这么麻烦,我看宁儿与明儿年纪相仿,家里有个庄学究,是个有学问的,平日里教柏哥儿和长枫读书,想着女孩子家也该识些礼数,过两年让她们一起到盛家学塾读书便是。”

        “如此自然大好,宁儿生性跳脱,平日里也没多少同龄的玩伴,六丫头能养在祖母名下,自然是好的,我瞧着也喜欢。若能跟宁儿做个姊妹,兰儿也不用担心她交不到朋友。”徐芷兰听老太太一说,心里也是颇为赞同。

        本来年后裴衍也是要到盛家和长柏做同窗的,若是能把弟弟妹妹一起带上,也能省了徐芷兰好多事。

        裴衍对于让宁儿和明兰做姊妹自是没什么意见,但要说让宁儿和盛家一大帮人一起上学,还是有些犹豫的。

        这帮人年纪相差这么多,学习的进度都不一样,冒然凑成一个班,最终能学成什么样子。

        想来无非是让这些丫头们跟着听一听,练练字,能学多少是多少了。

        裴衍本来可是给自家弟弟妹妹制定好了一套九年义务教育课程的,不用的话,有些可惜啊。

        但见母亲这么高兴,他也没办法反驳。

        想来只能自己辛苦些,课后再给弟弟妹妹们补习功课了。

        多了也教不来,就先教数学和历史、地理、物理、自然科学好了。

        嗯,这个年代的孩子真幸福,才学这么点东西。

        这边徐芷兰和盛老太太聊得开心,便让明兰带着裴宁儿先玩儿去,俩丫头差不多的年纪,明兰又没有经历前世的丧母之痛,都是活泼可爱的性子,自然很快便玩儿到了一块去。

        左右无事,老太太也不要裴衍在一旁干站着,便将其一并赶了出去。

        裴衍无事可做,便向人打听了一番长柏的住处,自顾去书斋找他去了。

        ---------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然玉之为物,有不变之常德,虽不啄以为器,而犹不害为玉也。人之性因物则迁,不学则舍君子而为小人,可不念哉!”

        长柏的手里捧着一本礼记,认认真真的读着。

        最开始裴衍还险些以为这年头就有《三字经》了,后来才意识到,这话原文出处乃是《礼记·学礼》。

        要说古代这帮能考状元的人真是了不起,那么多名家名言,都能一一列举出处。

        出口成章,引经据典。这藏在脑子里的知识量得有多少。

        真以为古代人读书只会死记硬背那才是让人笑掉大牙。

        一想到这,裴衍不由得开始担忧起自己的科考之路,别人寒窗十年苦读,那叫一个发奋图强,他自己呢,本来还觉得自己挺自律的,上午读书下午学武,早睡早起,生活规律。

        现在想想还是有些怠惰了。

        果然,义务教育的内容还得多加一门背书啊。

        裴殊:“......”

        这不知不觉的就卷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