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知否之第一公子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授业

第十六章 授业

        “捺似金刀势,撇如犀角形。横行锋务敛,结构气欲清...”

        “导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尊。”

        兰雅轩的书斋里,裴衍提着笔,在教裴殊写字。

        身为兄长,裴衍在文学方面没什么造诣,自穿越以来,文言文这东西学得他自己也是苦不堪言,甚至比那些刚开蒙的孩童还要痛苦。

        没办法,习惯不同。

        所以在教弟弟妹妹这件事上,裴衍果断让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当然,他自己也会亲自教弟弟妹妹们写字。

        书法这块不是裴衍吹牛,这帮学究们没一个比得上自己。

        裴殊稚嫩的小手握着毛笔,小脸严肃的盯着眼前的纸张,半天落不下笔。

        “凡书之时,贵乎沉静!收视反听,绝虑凝神,心正气和。”裴衍见他的握笔姿势不对,便手把手的纠正起来,虽说苏·什么领域都有我的份·东坡说过执笔无定法,但对于初学者来说,还是应该先养成良好的习惯。

        裴衍教的是五指执笔法,五根手指分别按、压、钩、顶、抵各司其职。

        握笔稳,才好发力。

        说着,拿起笔在裴殊面前写下一个正楷的“永”字。

        永字八法相传源于书圣王羲之,因这个字具备写楷书的八个要点,点为侧、横为勒、竖为弩、钩为趯、撇为掠、短撇为啄、捺为磔。

        写好一个“永”字,便能写好所有的字。

        裴衍不可能让裴殊就练这么一个永字,所以他让裴殊默写岳阳楼记。

        为人师表裴衍没什么经验,但打小学习语文有一句话裴衍记得特别清楚:“通读全文并背诵。”

        作为大宋朝的千古完人,范文正公的岳阳楼记被无数文人士子所推崇。

        尤其是那一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可谓范文正公一生的写照。

        可惜庆历新政失败后,这位老人辗转各地,终究还是没能回到中枢,带着遗憾离开了。

        予观夫巴陵胜状,在洞庭一湖。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

        裴殊写得很慢,不时的还会停下来思考片刻。

        字虽然远称不上好看,但好歹还算工整。

        看着这位同父异母的弟弟,裴衍的心绪有些恍惚起来。

        大家族的子弟想要维系兄弟情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自己这一家子关系还算简单,可要算上那些叔叔伯伯的也是一堆的乌糟事。

        裴殊的年纪还小,正是调教三观的好时候。

        裴衍在想着是不是应该给这孩子来一套九年义务教育。

        默写个岳阳楼记都磨磨蹭蹭的,看样子还不是很聪明啊。

        裴衍摇了摇头,回到自己案桌上,拿起一本《广韵》自顾自读了起来。

        等到小蝶过来知会该用午饭了,这才放下书,走回到裴殊身边。

        拿起裴殊写好的宣纸,仔细地检查起来。

        写得还算是完整,但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些错别字。

        裴衍一一指出,然后吩咐小蝶带他去洗手。

        裴殊才觉得自己总算是解放了,准备出门的时候却听到裴衍回过头来说了一句:“做好准备,下午默写《长恨歌》”。

        裴殊:“......”

        ---------

        裴衍回京后的第三天,朝廷开始休沐,因为今年裴仲元去世的关系,这个年国公府显得特别冷清。

        没有换对联,没有挂灯笼。

        裴墉带着孙子孙女们简单的吃了顿饭。

        裴衍陪着祖父一通在祠堂守岁,裴殊年纪还小,到了约莫亥时便熬不住睡了过去。

        裴衍亲自将弟弟抱回房间,着人好生看顾着,自己又回到了宗祠。

        等到报更人敲响子时的铜锣。裴衍才起身劝祖父回去休息。

        翌日,裴衍在小蝶的伺候下起身洗漱,从今天开始,他就正式满十五岁了。

        古人十五岁是要束发的,裴衍自己可不会扎头发,只能坐在梳妆台前任由小蝶和初云肆意摆弄。

        “公子生的可真好看。”一旁的初云看着小蝶熟练的将裴衍的长发扎成一个发髻,取了根白色的发带束起。轻笑着说道。

        古代的铜镜清晰度感人,裴衍实际上看不清楚自己的肤色,但仅凭五官和脸型来看,这张脸却是足以让很多人趋之若鹜。

        裴衍觉得自己放到现代社会,光靠脸都能成为顶流中的扛把子。

        新年伊始,万象更新,对裴府而言同样是新的开始。

        因为从今天开始,裴府的小公爷要正式开始学武了。

        只是裴衍怎么也想不到,祖父给自己找来的师傅竟是个相貌清丽的女子。

        那女子看上去约莫二十来岁,身形小巧,一身黑色的劲装衬托出一丝英气。

        但见她脚上穿的靴子,却是军营里士兵标配的样式。

        这年代竟也有女子从军吗?

        裴衍一脸疑惑的看向祖父。

        “湘君是我四年前在西北边军时遇到的,他的父母让党项人害了性命,我本欲将其托付给当地的农妇照看,未曾想她竟效仿古之木兰,女扮男装混入军营。”

        裴衍了然,女扮男装哪儿那么容易。

        “军营里一帮军汉,她一个女子如何藏的住身,不久便被人发现带到我面前了,我见其心智坚毅,这才破例收入麾下。没想到倒是捡了个宝。湘君最初在军营跟随我的副将徐斌习武,这才不过四年的功夫,整个西北大营能打赢她的没几个。说起来她习武时年纪比你都大,想说她的路数或许更适合现在的你。”

        “姑娘用的是刀?”裴衍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少女。见其腰间配着一长一短两把刀,便问道。

        “公子不必如此客气,小人用的正是双刀。”洛湘君恭敬地拱手行礼,低头说道。

        “女子的力气比不上男子,大刀大枪这类重兵器不太适合她们,湘君的双刀走的是灵巧多变的路数,并且一攻一守自成体系,出刀收刀之间自有章法。你虽然要学武,可终究花不了太多的时间,若一味寻求刚猛的路数,没有个几年的苦工怕是比不得别人。”裴墉开口替洛湘君解释道。

        裴衍点了点头,他要学的不是战场厮杀的功夫,而是防身的武艺,虽说一力破十会,但比起那些经年累月都在训练的军士,自己的力显然差的有些多。

        走技术流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当然,这也就意味着想要学好需要更多的天赋。

        “既如此,那便开始吧。”

        洛湘君抽出腰间的长刀,横在胸前双手递给了裴衍。

        那刀看着约莫四尺余长,三指宽,单侧开刃,刀背并不厚重,全身由碳钢打造,散发着丝丝寒气,一看便不是凡品。

        裴衍看样式像极了唐刀中的直刀,伸手接过来一瞬间便觉得手上倏地一沉。

        这刀少说有十余斤重。

        裴衍单手提着虽说不费劲,可挥舞起来却没那么容易。

        而洛湘君教给自己的第一课便是,横向挥刀五百,纵劈五百,然后持刀与肩同宽一炷香的时间。

        裴衍表示,别说五百次了,就只是挥上大几十次,这手就已经酸的不行了。

        只不过裴衍可不是什么轻易言弃的人,一刀接着一刀的挥出。在这寒冬中,钢刀与寒风摩擦发出呼呼的声响。

        原本洛湘君对裴衍这样的文弱书生是有些不屑的,但毕竟裴衍算是自己的主子,更是自己恩人的嫡孙,即便不情愿也必须用心去教。

        最开始见到裴衍,发现是个长得这般好看的白面书生后,虽感叹其俊秀的容颜,但内心却愈发觉得裴衍不是练武的料。

        然而,就在裴衍第三百次完成挥刀动作之后,洛湘君的脸色终于有了一些变化。

        作为女子,她深知自己达到如今的程度付出了多少的心血,可以说裴衍现在连她当初的门槛都没达到。

        但同样的,她自小贫困,六七岁便要学着砍柴挑水,一颗心比起常人坚韧不知多少倍。

        学武虽然很苦,但她却能够坚持下来。

        而裴衍可是自小锦衣玉食的小公爷,别说挑水砍柴了,就是吃饭都有人送到嘴边。

        这样的人,在自己提出苛刻的要求后竟能一言不发的咬牙坚持到现在。

        裴衍的五百次挥刀可不是随便挥来挥去的,在洛湘君示范过后,裴衍每一下挥刀都力求做到标准,精益求精。

        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汗水湿透了整个背襟,五百次挥刀紧接着五百次劈砍,裴衍只觉得这手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不科学,这太不科学了。

        裴衍的内心狂喊,自己明天起来右手怕不是得疼死。

        内心吐槽不断,脸上却是面无表情,一下又一下的重复一个动作。

        等到最后洛湘君点燃半柱香,开始做持刀站姿的时候,裴衍最终没能坚持到最后,香燃至最后的四分之一,裴衍的手不受控制的抽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