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知否之第一公子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讲故事

第十三章 讲故事

        时间一天天过去,小小的盛家之中却是风起云涌。

        裴衍照例每天来老太太这儿请安,这几日在老太太屋里见到明兰的次数愈发增多,看来老太太也是知道了卫小娘生产当日发生的一些事情了。

        对于内院里的这点事,老太太一向是能不插手就不插手。但这件事到底是牵扯到了盛家的子嗣,老太太也不得不关心。

        盛紘夫妇回来之前,老太太做主将林噙霜禁足屋内,没有命令,不得踏出房门半步。至于最终要怎么惩罚,还得看盛紘回来之后做决定。

        裴衍算算日子,距离年关也没多少日子了。

        这盛家的最后一场大戏他是看不着了,得赶在年关之前回京城。

        这次下江南是跟着袁家的船队顺流而下,回去走的却是陆路。因着此前遭遇水匪的缘故,扬州知州陆行远特地排了一队人马一路护送。同时请了扬州城最有名的镖局,做足了准备。

        顾廷烨还有许多事没处理完,估摸着会在年后随着盛家一道入京。

        想着再过不久便能在京城遇见,长柏倒也没有太多不舍。

        反倒是明兰这丫头,因着裴衍几次帮了她,这次又救了自己阿娘的性命,对裴衍自是万分感激,带来了一副阿娘亲手做的护膝赠与裴衍。

        一行人里最不舍的却是小蝶。卫小娘还没出月子,不能相送,便只能与明兰小桃在那执手相看泪眼了。

        “长柏,待你来京城,便让顾二在樊楼摆下酒席,给你接风洗尘,到时候,表哥亲自带你逛遍东京城。”

        顾二也是笑了笑:“休说樊楼,还有千春楼和广云台,便是沿御河一路的酒楼花馆都吃个遍也无妨。”

        三人之中顾廷烨年纪最大,浪荡之名在东京流传盛远,这次来江南是有着正事要办,看着倒是正经不少,眼下诸多事皆已落定,某人的本性便有些藏不住了。

        裴衍笑着打量了一眼顾廷烨:“这货现在也是腰缠百万贯,十足的富户。”

        顾廷烨得意的笑了笑:“薄有资产,薄有资产。”

        看着顾廷烨一脸暴发户的得意表情,裴衍无奈的摇摇头。

        众人就此告别。

        裴衍也正式踏上了回东京的路途。

        来时坐船,回去坐的却是马车,一路上险些没把裴衍的五脏六腑都给颠出来。

        古代可没有什么大马路,除了像东京城那样顶级富饶之地能在城内铺上个青石板,剩下的都是些崎岖不平的土路,要不怎么说要想富先修路呢。

        大宋朝的商贸在华夏古代算是最顶峰的时候,这还是受限于各种交通不便的情况下,饶是如此,后世评说中仍有富宋一说。

        没办法,是个人打过来你就赔钱,时间长了,鬼都知道你家有钱且好欺负了,都跟地主家里的穷亲戚似的,隔三差五的过来打秋风。

        可你要知道,清明上河图之所以能呈现出那般繁华的东京城,也是归功于大宋以一国之经济养一城的国策,太祖当初为防地方作乱,规定全国赋税上缴国库,地方基本只留下维持日常开销的银子。

        真想要发展的话也实在拿不出多少钱,花大钱的地方都得向上头申请,受限于交通,这一来一回不得耽搁好些时间。

        老是这么赔下去,大宋迟早有一天撑不住。

        “公子,天就快要黑了,到前面的驿站歇下,明日再赶路吧。”裴衍生无可恋的坐在马车里,外头传来东林的声音。

        这会儿能听到休息二字对裴衍来说真是仿若天籁。

        唉,堂堂国公府小公爷,上柱国的嫡孙,但凡会骑个马啥的,可能都不至于这样。

        裴衍近来愈发觉得自己是个弱鸡。

        按着东林的安排,裴衍一行人赶到最近的镇子上歇下,因为古代没有手表什么的,若是没有打更人报更,时间什么的就只能靠估计了,裴衍算了算,因为是冬天,日头落下的时间早,所以这会儿大概也就是酉时末。

        小镇上一片清冷,因为不是汴京和扬州那样的富饶之地,一到夜里天色暗下来之后,人们的娱乐活动便少得可怜了。

        稍微有点资产的人家还能点个灯什么的,正常的农户就只能在院子里借着月光聊聊天,或者干脆回屋睡觉了。

        像这样的不知名小镇,夜里点灯的人家没几户。

        裴衍没有这么早休息的习惯,好在上辈子熬夜的臭毛病在这一世得到了很大的纠正,没办法,没手机可刷,想熬夜都做不到了。

        在盛家那会儿每天晚上还能跟长柏读个书下个棋什么的,眼下身边却是一个能跟自己聊两句的都没有。

        问店家拿了两张椅子,裴衍就在院子里喝起酒来,不时的再叨两口花生米。

        来这个世界接触了几个读书人之后,裴衍自己也变得附庸风雅起来。

        比如这会儿,喝着酒,赏着月,裴衍心里便会想要是有个会唱小曲儿的就好了。

        古代的酒虽然度数不高,但喝的多了还是会有些微醺。

        不一会儿裴衍的脸颊上便浮出两抹微红。

        小蝶随侍在一旁,虽然裴衍一直说让她坐下,但此前最多不过在七品官府邸侍奉的小蝶这会儿面对国公府的公子,还是有些放不开,处处带着小心。

        对此,裴衍只能无奈的表示,封建礼教害死人呐。再这样下去,自己能真正交到多少朋友呢。

        “小蝶,我给你讲故事吧。”实在有些无聊的裴衍忽然说道。

        “啊?”小蝶微微一愣,这几日相处想来,对自家这位公子的脾气也有了几分了解,平易近人,不爱摆架子,待身边的人极为亲厚,自是很多时候都会有些...嗯,不太自重。

        小蝶始终认为,像国公府这样超品勋贵的公子,应该都是端着的,裴衍显然没有这样的自觉。

        在扬州的时候因为裴衍住在盛家的关系,小蝶没有随侍在身边,对裴衍心中更多的是感激之情和一份对将来的忐忑。

        这一路上相处之后,那份感激之情日盛,忐忑却逐渐消失,反而生出了几分亲近之意。

        毕竟相比在卫小娘身边伺候,跟着裴衍的日子实在好了太多了。

        吃穿用度俱是最好的,比起一些商贾富户家的小姐也是不遑多让,底下的人对自己也是极为尊敬,就连裴衍这位主子,也是从未刁难,小蝶享受到了在盛家从未有过的礼遇。

        裴衍才不去管小蝶心里想什么,自顾自的讲了起来,说起来小蝶的年纪也就十六七岁,虽然比自己大些,可到底在自己眼里算是刚刚成年,比起后世的成年人概念还是小了些。

        裴衍想了想,决定给小蝶讲个西游记的故事,本来想讲白蛇传的,后来想想,金山寺什么的貌似是嘉佑年间才建起来的,这会儿是嘉佑元年,万一过两年杭州那真建了个金山寺,那小蝶还不得把自己当成神仙妖怪之流。

        话说东胜神洲傲来国,有一名山,名曰花果山......

        裴衍自顾将着,不时的喝口酒,吃粒花生米。

        小蝶就在边上一边听着,一边给裴衍添酒。

        讲到大闹天宫这段,本来是全书极为精彩的一段,但想着里头有些犯忌讳的内容,裴衍只能匆匆带过。

        只说玉帝请来了西天佛祖,将孙悟空镇压在了五指山下五百年。

        裴衍讲故事的水平一般,但小蝶却听得极为入神,这种神话鬼怪的长篇故事在此世并不多见。

        裴衍一直讲到了高老庄的桥段,说起猪八戒背媳妇儿那段时,逗得小蝶呵呵直笑。

        觉得有些累了,便道今天就讲到这,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呗。

        小蝶一脸意犹未尽,却是念叨了一句:“那猪刚鬣虽说是个妖怪,可待高翠兰一家却是极好,那高家缘何如此在意别人的眼光。”

        裴衍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想不到小蝶还会有这样的想法。

        他讲西游记肯定没办法照着原著的内容去讲,自然添油加醋增加了不少后世影视化的东西,对猪八戒与高翠兰这段感情也多做了些修饰。

        “想不到小蝶还有这样的见地,那猪刚鬣毕竟长得丑了些,高翠兰会害怕也是理所应当。”裴衍解释道。

        “男子生的丑些有什么大碍,选夫君自然是要挑品性好的,有担当的,相貌不过是其次。”小蝶不服的说道。

        这个时代的择偶观跟自己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也是,很多人都是靠着家里人帮着说亲,品性好坏,相貌如何全靠媒人一张嘴,大部分人婚前甚至都是没见过面的。

        裴衍不以为然,这样的婚姻得以延续千年,归根结底不过是女性地位得不到尊重罢了,男人娶了不好看的,穷人自然只能认命,可稍微有点钱的,过些年纳个好看的妾室,日子照样美滋滋。女子则不然,大部分人嫁到夫家得过且过的,一辈子相夫教子也就这么过去了,哪里会想到什么自由恋爱,喜欢不喜欢这种事。

        裴衍做不到如此,他虽然不是外貌协会的,但还是希望将来的妻子是个漂亮得体的。

        “看样子小蝶对将来的夫君相貌如何也是不在乎了?”裴衍调笑着说道。

        话一出口,顿时将小蝶闹了个大红脸,好在夜色笼罩之下,谁也看不清脸色。

        “公子说笑了,什么夫君不夫君的。”

        说起来小蝶的年纪在古代也到了相看人家的时候了,一想到这裴衍心里还有几分惆怅。

        嗯,过几年再说吧。

        在大户人家家里做奴婢的,晚几年放出去也是有的。

        “小蝶,你会唱歌吗?”裴衍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说下去,转而问道。

        “唱,唱歌?”小蝶觉得自家公子的思想有些过于跳跃了。

        裴衍觉得小蝶的声音还是很好听的,也许唱歌也会很好听。这年代唱曲儿的伶人也好,青楼的花魁也罢,都是贱籍。

        所以让人唱歌本质上不是件礼貌的事情,但不代表普通人就不能唱歌了。

        “我教你唱歌吧,然后你再唱给我听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