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知否之第一公子在线阅读 - 第十章 小蝶

第十章 小蝶

        此刻东林还在安置那名被俘虏的杀手,裴衍身边没有可用之人,不过此事倒也不着急,卫小娘临产还有段时日,在此期间只需要好好注意便可。

        眼下林噙霜尚未真正出手,裴衍也没法拿一个郎中的口供做文章。更何况他的目的是救下卫小娘,而不是惩治林噙霜。

        ---------

        小蝶最终是被发回了原籍,也算是卫小娘能争取到的最大宽恕了。

        翌日傍晚,裴衍自长柏院里出来,本欲先去老太太屋里请安,却见明兰的丫鬟小桃鬼鬼祟祟的出门,也不知是要去哪里。

        裴衍想起了昨日卫小娘院里刚被赶走的小蝶,心里有了几分猜测。

        卫小娘是个识大体重情义的人,昨日是她少有的在盛紘面前为小蝶争辩,但见事不可为,便尽力保全了小蝶的性命,眼下让小桃带着自己仅剩的嫁妆出门,也是为了全这主仆一场的情分。

        裴衍一路跟着,到一专替人浣衣的院子里,只见被赶出盛家的小蝶正在院子里洗着衣裳,面容憔悴。

        俩人僵持片刻,只听小蝶说道:“你快走吧,这都是些替人洗衣熨衣的粗鲁人,你一个孩子,别被人摸瞎子摸走了。”

        小桃自怀中取出一方布帕,里头包裹着一个银镯子,看着倒是不太贵重,却也能换几个钱,说道:“小娘让我过来把这个给你。”

        小蝶见着,忙拉起小桃的手,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问道:“你怎么把这个拿过来了?”

        这镯子虽然称不上贵重,却已经是卫小娘唯一还算值点钱的东西了,先前为了卖炭,本就想着当了它,后来小蝶拿着一筐子灶上的碳换来一些灰花碳,这才留下了它。这会儿却被小桃拿来送给自己。

        小蝶询问缘由才知,卫小娘是觉得自己跟着她,非但没落着什么好,反而背了这么一口大锅,又知道自己家里没有别的亲人,只剩下一个叔父,怕回去后又不知要被卖到哪儿去。这才想着拿来给自己留着傍身。

        小蝶心里原是一肚子的委屈,此刻却只是问道:“小娘她,信不信我?”

        清白这种东西重逾性命,何况是面对信任自己的人。

        只见小桃忙说道:“信,信,小娘说,你跟着她受连累了,让我给你点傍身的钱。”

        小蝶听罢点点头,松了口气似的,眼眶渐渐红了起来,强忍着更咽道:“行了,我什么都不要了,你快走吧,这马上天黑可吓人了”

        小桃自是不肯,不得已,小蝶起身将不过六七岁的小桃一路推出了院门。

        出了院门,抬头才发现裴衍早已是观察了俩人好一阵子了。

        小桃跟着明兰在纳征宴上见过裴衍,知道裴衍的身份,后来又听主君吩咐,家里住着的那名白衣少年此后便是盛府的表少爷,身份尊贵,需恭敬对待。

        “表少爷。”小桃开口愣愣的道。

        小蝶虽没见过裴衍,但见其一身白衣,年龄不过十四五岁,相貌出尘,本有几分猜测,眼下听小桃喊了声表少爷,心下便知眼前人是谁了。

        连忙恭敬地行礼道:“小公爷。”

        小蝶如今已经不是盛家的人,自然不能随小桃一般叫表少爷了。

        裴衍摇了摇头,古代就是这点不好,见谁都卑躬屈膝的。

        “你的事,我是知道的。”裴衍说道。

        小蝶一阵莫名,她对裴衍的脾气并不了解,还以为是来问罪的,刚想辩解,便被裴衍打断道:“不用着急,我不是盛家人,盛家的事情我也管不了,只是我这人心软,见不得人蒙冤受苦,我见过六丫头,想着能教出这样一个女儿的定是个有智慧的人,能跟在她身边的人想必也不会差。”

        裴衍顿了顿,继续说道:“方才听了你二人的对话,既然卫小娘是信你的,我自然没有怀疑的道理。”

        小蝶听着诧异,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倒是豆丁点大的小桃,语气恳求的说道:“表少爷,你能不能帮帮小蝶姐姐?”

        小蝶听着,忙拉了拉小桃肩上的衣服,示意她不要多嘴。

        裴衍嘴角微微扬起一丝弧度,笑道:“我既然跟着你出来了,总是要做些什么的。”

        “只是眼下我却也没办法为你伸冤。”

        小蝶的事情是被盖棺定论的,人证物证俱在,裴衍不是狄仁杰,没有查案的本事。

        二人加你裴衍这么一说,原本燃气的一丝希望迅速的扑灭下去。

        事情一旦被盖棺定论,再想翻案就难了,更何况这还是盛府的家事,裴衍说到底是个外人,不宜插手过深。

        “我虽然没办法帮你伸冤,但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裴衍又说道。

        “机会?”

        “你愿不愿意跟着我?”裴衍问道。

        把小蝶带在身边,一来是为了帮她一把,二来自己在扬州身边除了东林没有其他可用之人,当初拒绝母亲让自己多带几个人的做法想想还是有些草率了。

        基于前世的了解,裴衍愿意相信小蝶的品性,带在身边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更何况小蝶相貌亦是上等,裴衍别的想法没有,养养眼总还是好的。

        “跟着您?”小蝶听着有些懵。

        跟着裴衍,回盛家?

        裴衍看着一脸懵的两人,笑道:“自然不是回盛家,我有别的事情需要你去做,只可惜身边没有可用之人,反正这件事也是替卫小娘做的,用她身边的人或许会好些。”

        “什么事,竟牵扯到小娘?”一听到卫小娘的名字,小蝶顿时急了。

        “昨日扬州城发生了一件大事,盛府乱做一团,自然有人希望借着乱子做些什么,不巧的是,被我撞上了。”

        裴衍当然是胡乱寻找了个说辞,他最多就是看见了周娘子把郎中带走,剩下的那都是上帝视角看到的。

        一番解释之后,小蝶的面色大变,着急道:“公子是说,有人要对我家小娘不利?”

        裴衍摇了摇头,说道:“暂时不过是些捕风捉影的事情,你既然关心卫小娘,便在此多留意林小娘院里那些人的动向,顺便寻那郎中问清楚状况。”

        “可我...”小蝶想说她的身契还在盛家,过几天便会被发还原籍。

        “旁的事情你不需要担心,我自会解决。待此间事了,盛家你虽回不去了,但若你愿意,便随我回东京,国公府还是容得下你的。”

        小蝶听罢,当即便朝裴衍跪了下来,声音更咽道:“女婢替小娘谢谢小公爷了。”

        裴衍被这突如其来的一跪吓了一跳,边上的小桃也跟着跪了下来,对着裴衍一通感谢。

        裴衍不由得无奈的想着,这动不动就跪的毛病啊。

        忙将两人扶起说道:“你不寻思替自己谢我,反倒替别人感谢我,真是。”

        将心比心,身边有着这般忠心的仆人,裴衍也会感到很庆幸,不过相比仆人,他更希望可以是平等的朋友身份。当然,这只能想想了。

        他可没有打破两千多年封建王朝思想的能耐,骨子里还是二十一世纪那个他在此刻突然觉得有些孤独。

        将小蝶安置好之后,裴衍便带着小桃往盛府的方向慢慢地走回去。

        要说这丫头也是胆子大,这会儿临近黄昏,用不了片刻功夫就要天黑,一个六七岁的女娃娃敢这么跑出来,真的是太不把人贩子放在眼里了。

        到了盛府门口,裴衍还不忘对小桃嘱托一句道:“小桃,回去告诉你家娘子,这段时间一定要多加注意,无论是入口的食物,还是身边的人。顺便跟她说这世上最难揣度的便是人心,莫要以自己心中之善,去揣度他人心中之恶。”

        ---------

        卫小娘院里。

        “莫要以自己心中之善,揣度他人心中之恶。”卫小娘轻声念着这句话,问道:“他当真这么说?”

        “是的,表少爷说,他不便与后院女眷有过多接触,便也是这次趁着机会让我与小娘说,今后无论是入口的食物,还是身边的人,都要多加些注意。小蝶姐姐那边不用担心,表少爷自会好好安顿。”小桃脆生生的说道。

        “这位小公爷,倒是个难得一见的善良之人。”

        如今小蝶被赶了出去,院里今天刚来了两个女使,都是林噙霜安排的,明兰还在为昨天打小报告的事情感到内疚,小桃才六岁,整个院子里竟没有一个得用的。

        卫小娘心感戚戚,她一向安分守己,不与人争,只因论身份比不得大娘子,论主君的宠爱比不得林小娘,论子嗣,膝下暂时只有一个明兰,肚子里那个还不知道是男是女。是以在这院子里总是处处忍让。

        却不曾想如此还是处处遭人忌惮,现在就连自己的孩子都可能有危险。

        一想到这,卫小娘的眼神变得坚毅了几分,多了几分往日未曾有过的神采。

        而就在裴衍回到盛府后不多时,外头便有小厮传来消息,扬州府头号盐商白家的白老太爷,一个时辰以前,殁了。

        此时的长柏和裴衍一道在房间里煮茶,桌上还摆着一张签字画押的口供,正是东林那边送过来的。

        裴衍拿碗盖刮去茶沫,闻着这味道有些冲的煮茶,尝了一口,皱了皱眉头。

        宋朝点茶做出来的东西跟后世的抹茶有些相似,但茶沫什么的没办法做到抹茶那样。

        好在只是点茶不是煎茶,这要在里头搁上葱姜蒜,裴衍能直接吐出来。

        看来有空得给自己整一套泡茶的工具,再把炒茶弄出来。

        扯远了,东林的口供自然是那杀手的,幕后之人指向的正是白家二房的白亭预。

        白亭预是谁,裴衍没印象,也没兴趣知道,反正这白老太爷去世,白家自然要把戏台子搭好,再过几天,全城的名流耆老都会到白家吊唁,到那时,这出戏才唱的有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