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木叶:从忍界S级叛忍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四章 迪达拉

第二百一十四章 迪达拉

        “然后呀,那名忍者就问那条神奇的白蛇,我把你放在怀里帮你取暖,你为什么反而咬我呢?

        “那条白蛇回答说,它不需要冬眠,它自小生活在雪山,与冰雪为伴,    玩累了,就窝在雪里睡觉...”

        在环绕着岩隐村的半山腰上,两名负责回收委托信的忍者唠着嗑。

        他们走着断断续续的崎岖山路,每当路断了,便跳到垂直的岩壁上行走。

        “少扯犊子了。”另一名岩忍对同伴的故事不屑一顾。

        “真的,据我爷爷说,那是从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那一辈就开始流传的传说。”

        金发扎辫的岩忍有些生气,    他可是自小就很喜欢这个故事的。

        “行吧行吧,迪迪维,    你继续讲。”那名岩忍无奈道。

        迪迪维便继续道:

        “之后,那条白蛇说,‘虽然汝多此一举的行为令吾不悦,但看汝身为两足之兽,却心存善意,吾便给你一礼’。”

        说到这里,那名为迪迪维的金发忍者激动起来,“你猜然后怎么着?”

        “怎么着?”他的同伴敷衍的问道。

        迪迪维也不介意,兴奋地说道:

        “那条白蛇从口中吐出一个卷轴,当卷轴展开后,随着光芒一现,六道仙人竟从中走出!”

        “噗。”他的同伴蚌埠住笑出了声,“然后那六道仙人是不是还说,会实现你的愿望?”

        “你怎么知道!?”迪迪维震惊道。

        “呵呵,    过去的三流故事里都这么写,但你知道为啥是‘过去’吗?

        “因为这太扯淡了,狗都不信。”岩忍嗤笑道。

        现实里怎么会发生这种小说中都显得扯淡的事呢?

        迪迪维摇了摇头。

        “我希望有朝一日我也能遇到这样的好事。

        “我就一下忍,    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但我儿迪达拉,有中忍之姿!

        “如果给我一个许愿的机会,我一定要让迪达拉成为优秀的忍者!”

        他的同伴翻了个白眼,他这朋友迪迪维其实天赋可以。

        凭实力也算得上中忍,就是因为太缺心眼所以才一直没法升职。

        “那你就直接许愿让你儿子成为优秀的忍者?”

        “不,我相信我儿子本就可以成为优秀的忍者,他所需要的,是一个血继限界!”

        “什么血继限界?”

        “呃...尘遁!”

        “那好像是血继淘汰。”

        “那,那就...”迪迪维皱起眉头,苦思冥想了一会儿,回道:“那就爆遁!”

        然后他立刻补充道:“但不能是普通爆遁,我的儿子必须特殊,这爆遁得和一般爆遁有所区别。”

        被迪迪维那异想天开的想法逗乐,岩忍刚要说话,脚下突然一绊,差点摔个跟头。

        “啥玩意?”

        他转头看向被他从雪堆中踢出来的东西。

        那好像是一条白色的...蛇?

        这个季节,雪堆里有蛇?

        怕不是冬眠的时候被雪崩卷下来的,估摸着早冻死了。

        “卧槽!”

        迪迪维突然大吼一声吓了他同伴一跳。

        “咋了?”

        迪迪维没回答,连忙抱起小白,    仔细打量,    “白蛇,雪中真有白蛇!”

        他同伴咽了口吐沫,现实中不会真有比小说还扯淡的事吧?

        他抬手戳了戳迪迪维抱着的蛇,“咿,赶紧扔了吧,这鳞片硬邦邦的,怕是都死僵了。”

        迪迪维不听,掀起衣服下摆,小心翼翼的将小白塞了进去。

        见状,岩忍笑道:

        “哪怕传说是真的,也不会有什么六道仙人帮你实现愿望。

        “你心中幻想着白蛇报恩,目的不纯。”

        “帮我实现心愿的不是六道仙人也行。”迪迪维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衣服。

        岩忍不再接茬,到村后就和他分开。

        而迪迪维将回收的委托信送到土影大楼就回家了。

        因岩隐被山环绕,委托人进村委托任务实属不便。

        于是岩隐便在山外的村庄设了一个信件箱,由岩忍定时回收里面的委托。

        迪迪维踩着褐色长方形石砖构成的街道,步伐轻快,家已经近在眼前。

        与岩隐村99%的住民相同,他住在一个圆柱形,由岩隐特产的硬灰岩构筑的建筑里。

        建筑的顶部是一个平整的圆形,而每一层的墙面上,都开着规整的窑洞。

        这并不会降低居民们的隐私性。

        那不算窗户,只会开在每个房间的高处,以保持通风性,类似通风口。

        硬灰岩不论是坚固性还是隔音能力都很优秀,但却不通气。

        随着岩隐居民风湿类疾病和头晕目眩的发病率增高。

        在大野木继任三代目土影后,终于斥巨资大批改建了岩隐的建筑。

        虽然现今岩隐的建筑有采光性不好等种种毛病。

        但考虑到其坚固可靠性,一些舒适性的牺牲是值得的。

        迪迪维走到三楼,进入家门后扫了一眼客厅。

        “迪达拉?”

        没有回应。

        他的儿子年纪虽小,但性格活泼,喜欢到处乱跑。

        以前就爱跑去施工队那里,看他们搭盖建筑,还缠着他买了几本建筑类的书籍。

        最近似乎迷上了岩隐爆破部队,经常跑去他们的训练场观摩。

        迪迪维对此没什么想法,不像一般的父母一样,担心孩子的安危,不愿孩子去那种危险的地方。

        他认为,他儿迪达拉有中忍之姿。

        那么提早接触些和忍者有关的东西,又有什么不好呢?

        话说回来,这条灵蛇怎么还不咬他?

        不咬他,他儿迪达拉的传说,该如何开启?

        他将手伸进衬衣里。

        看着那只伸过来的手,小白的内心是崩溃的。

        它不过是因为赶路久了有些累。

        就仗着一身白作为雪中保护色,藏在雪堆里休息。

        结果就被两名忍者给发现了。

        而因为弄不清这两忍者的实力,且离岩隐村太近,它认为灭口较为困难。

        于是干脆装死,假装自己是一条冬眠时被雪崩卷下来的倒霉蛇。

        谁知,居然被捡起来塞进衣服,带进了岩隐村。

        小白的小脑瓜在此刻飞速运转起来。

        怎,怎么办?

        要咬吗?在这里?

        可两脚兽本就是来这里谈判了,自己暴露出来也不会有问题的吧?

        但...两脚兽好像也没说要以重樽的身份来谈判啊。

        不管了,先用麻痹毒素,实在不行再灭口。

        小白裂开嘴巴,两颗毒药上,两滴晶莹的液体溢出。

        “啊!”迪迪维痛呼一声,将手从衣服中抽出。

        连带着小白咬在他手上的蛇头和半截身子都被拽了出来。

        被咬了一口,迪迪维不怒反喜,而且是狂喜。

        他已经看到了迪达拉在未来继任第四代土影的美好光景。

        “我将你从雪中带出,你,为什么咬我?”迪迪维咧着嘴笑道。

        小白沉默了,犹豫了,思考了。

        它不能暴露出它是来自外界的通灵兽这一事实。

        这时候,就需要胡编出一个理由了。

        “我,自小生活在雪中,与冰雪为伴...”

        ……

        白蛇的灵体停在了岩隐村的上空。

        于云端之上俯视着下方的渺小建筑。

        “让它在村外等我,怎么私自跑进村里了。”

        白蛇希望小白没有被人发现。

        虽说即便被发现,也很难从它身上联想到白蛇。

        但再微小的可能性,白蛇也不会忽略。

        白蛇降低高度,飞向小白的查克拉所在的方向。

        当高度下降到一定程度时,爆炸所产生的气流穿过他的灵魂体。

        白蛇爆炸的方向瞥了一眼,却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在包围岩隐村的五座岩山之一的脚下,一队忍者似乎是在训练忍术。

        他们的服饰颜色与普通岩忍略有差别。

        一般岩忍穿着土色忍者马甲配红色内衬,而他们马甲下的衣服却是黑色。

        联想到刚才的爆炸,白蛇便猜出了他们的身份。

        岩隐的爆破部队。

        是专门利用起爆符,以及岩隐特产的黏土来进行爆破作业的忍者。

        在战争中主要负责潜入敌后进行破坏,以及埋伏等奇袭类任务。

        第三次忍界大战后,遗留在火之国境内那些城镇的残垣断壁,都是他们一次次任务成功的证明。

        也因此,岩隐的爆破部队算得上最遭人恨的兵种。

        他们数量虽然不多,但在白蛇眼里也算不得稀奇。

        吸引了他视线的,是那个金发在脑后扎了个马尾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