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全民兽化:从柳树开始进化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四章 中州双神降临

第三百四十四章 中州双神降临

        禁异人!

        黑狼战死!

        当这条似乎还带着血的情报出炉之时,就连负责向国内汇报的情报员都为之深深沉默。

        他侧目看向军营最中心位置。

        在那里,白枭正把黑狼放在了一辆装甲运输车上,并在黑狼身上盖了一面鲜艳丝血的红旗。

        “黑狼张浩……”

        白枭看着红旗,更加觉得这面国旗的背后是一代代人的鲜血,就像是躺在红旗下面的黑狼一样,不论是战士还是江湖儿女,都是奉献了自己的生命,才换来如今中州的日渐崛起。

        白枭彻底将国旗盖住黑狼,眸光低沉呢喃道:“愿中州荣光伴随你赴向黄泉,纵然在阴曹地府,你也能沐浴在中州国旗之下。”

        说完,白枭为黑狼举行了一场简单的送葬仪式,数万将士齐刷刷对着盖着红旗的装甲车遥遥敬礼。

        最终,装甲车启动,带着盖着红旗的黑狼,缓缓朝着中州方向而去,生死无常,落叶归根。

        嗡!

        送走黑狼的一瞬间。

        白枭的双眼燃起实质性火焰!

        他侧目看向情报员,冷声问道:“圣树他们还有多久到?”

        情报员双手在键盘上打得噼里啪啦,而后震撼抬头,结结巴巴地说:“圣树和路西法,带着全体禁异人……已经到了!”

        白枭还未反应过来,就看见地面上出现了一道覆盖自己的庞大黑影。

        他条件反射般抬头望去,只见天穹之中,路西法的纯黑双翼扩张到了近百米,宛如空中楼阁般承载着白良与一众禁异人!

        “参见圣树!”白枭没有低头,而是仰着脑袋,眼神充满杀意道:“西方杀我中州强者,这个仇我忍不了,圣树给我命令,我将带领全军发动狂潮冲锋!”

        白良没有说话。

        路西法却是淡笑道:“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了,至于西方结局怎么样,你们待会见机行事。”

        白枭再次看向白良,看到圣树并没有反应后立刻点头应允,随后就将数万精锐全部集中在了自己身边,做好了随时冲锋陷阵的准备。

        ……

        梅赛德斯山巅。

        双刀狮王死死盯着突然出现的路西法,眼神里虽然满满忌惮,但还是跃跃欲试地问身边的诸神护卫们:“我能与路西法一战?他现在绝对是最顶尖强者,我好想饮他的血,吃他的肉啊!”

        诸神护卫们此刻却是满眼忌惮。

        其中走出一尊披着黄金盔甲,长满络腮胡的巨人,他手持一把灰褐色开天斧,谨慎道:“不行,路西法的实力太强了,虽然他也是刚刚转世苏醒,实力大跌,但没有奥丁神王和尼德尔奥神王在场,我们绝不能随随便便与路西法交手……”

        然后他话音未落。

        路西法便已然出现在了梅赛德斯山巅,那一瞬间无数根炮管瞄准了他,火药味充斥着方圆千米!

        但路西法却依旧脸色轻淡,他扫了眼四周的西方防空炮,只是轻轻抬起手掌,说了一句:“黑箭乱狱!”

        那一刻,路西法的翅膀迸发出密密麻麻如狂潮的黑色羽毛,每一根羽毛都划破长空,宛如刺刀般狠狠刺穿了方圆千米!

        下一秒,几百架西方防空炮全部被路西法的黑色羽毛拦腰斩断!

        速度快到就连防空炮身边的炮兵都没有反应过来!

        只有当一根根炮管被拦腰斩断,掉落在地时,所有西方炮兵才如梦初醒,仓皇而愤怒想要反击。

        “给你们一句忠告。”路西法轻轻伸出食指抵在唇间,眸光轻淡地做了个“嘘”的手势:“不要乱动。”

        下一刻!

        几乎每个西方炮兵的脑袋上,都悬着一根随时要刺下的黑色羽毛!

        就像是脑袋上悬着一把剑。

        一把能割断脑袋的剑!

        所有西方炮兵浑身冒出涔涔冷汗,不敢再有丝毫轻举妄动。

        而这一幕自然激起了双刀狮王的怒气,他直接横刀架在一名炮兵的脑袋上,低下头颅,声音狰狞阴沉道:“大炮断了就不打了?那我也给你个忠告,现在,立刻,马上掏出你手里的枪,对准路西法的脑袋扣动扳机,否则用不着路西法杀你,我现在就能割掉你的脑袋!”

        炮兵被吓得魂飞魄散。

        他满眼惊恐地看看双刀狮王,再看看路西法,骤然间心理崩溃地跪在地上,不断抽着自己的耳光:“求您了,求您了,那是路西法啊,是我们很多人的信仰啊,我不敢对他开枪,更不能对他开枪啊,求求您放过我……”

        噗嗤!

        炮兵的话音未落。

        双刀狮王便当着周围所有士兵的面,毫无表情地挥刀割掉了炮兵的脑,任凭鲜血四溅染红了地面与自己的脸。

        然后他提着脑袋,看着四周满脸震骇的西方士兵,伸出舌头舔了下断颅的血,缓缓露出狰狞似魔鬼的血性笑意。

        “你们知不知道?”双刀狮王似杀鸡儆猴般狰狞笑道:“当你们一群西方诸国领导人苦苦哀求我参战时,就把所有军队的指挥权,以及你们所有人的生死大权,都交到我的手里了。”

        “你们若敢不听我的命令。”

        “不用等到路西法动手。”

        “我就能杀光所有抗命不遵的垃圾。”

        “哦!”双刀狮王摇摇晃晃走在山巅,眼眸余光却盯着路西法,狞笑道:“如果有些垃圾觉得聚在一起就能扳倒我,那么他,他的家人,他的亲朋好奇,以及他的国家,都将再第二天傍晚遭到灭顶之灾,别怀疑我的实力,我米莱恩斯……有实力杀光所有垃圾!”

        双刀狮王狂笑不止。

        看似笑给西方军队看。

        实际上却是字字针对路西法。

        这一刻,就连常年来尊敬双刀狮王的西方军队强者,都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他。

        这还是我们认识的那个谦逊有礼的米莱恩斯吗?

        这还是曾经那个站在西方武力顶端,却始终事必躬亲的西方第一人类强者吗?

        灵气复苏到底带给了他什么?

        是更强的实力?

        还是更真实的暴戾本性?

        这一刻,所有西方军官都仿佛不认识眼前这个随意割掉他人脑袋的双刀狮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