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全民兽化:从柳树开始进化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四章 三十二次的潜逃与挣扎

第二百九十四章 三十二次的潜逃与挣扎

        “你做了什么!”

        “你究竟对我女儿做了什么!”

        鬼皇嘶声力竭地怒吼,眼角流出晶莹泪花。

        白良也怔怔望着团团,那个在灰雾中浑身散发寂灭气息的娇小身影,真的是鬼皇的女儿吗?

        “咯咯咯……”红衣女孩发出银铃般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她轻轻抚摸着团团一头黑瀑般犬毛,微微眯眼道:“这个小女孩我喜欢,以后就归我了。”

        鬼皇目呲欲裂,一口钢牙恨不得咬碎。

        “亏我信任你,你却给我这样的结局!”

        鬼皇悲戚的吼声响彻整座城。

        他将浑身从皮到肉,从骨到筋,所有力量都榨干,然后竭尽全力想要挣脱束缚,却始终无法做到。

        这虚空碎镜般的阵法死死束缚着他。

        白良也在竭尽全力发力,他的五朵神火甚至燃烧到了灼人眼球的地步。

        但结局一模一样。

        无法挣脱!

        红衣女孩的力量已经远远超越了他们不知多少层次,这虚空碎镜阵法不亚于一种降维度打击!

        “咯咯咯,别挣扎了,我的囚牢,可跟当初覆灭了你们这个世界的仙神们的囚牢差不了多远。”

        红衣女孩微微仰头,露出看似天真无邪的单纯微笑:“本来啊,我是想把你女儿还给你的,可是救着救着我就发现……这个小姑娘好可爱啊,刚好我身边还没有一个得心如意的小宠物呢,咯咯咯……”

        红衣女孩低眸看着团团:“现在呢,她可以是一条狗狗陪着我,等以后她恢复人类身体后,还可以当我的玩伴呢,咯咯咯……”

        白良感觉红衣女孩更像是一个毒蛇。

        一个看似天真烂漫,实际上剧毒无比的蛇!

        “你他么的别笑了,你以为你笑起来很稚嫩天真?实际上像个母鸡。”白良厌恶讥讽道:“你到底想怎样!团团是鬼皇的命,与其你救活她然后把她据为己有,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救!你这样等于给了鬼皇希望,又再次将他拉入深渊与绝望,你你你……”

        若螚动手,白良哪会哔哔这些话。

        他满眼悲愤,弱者被霸凌的感觉再次浮生在心头,上次体会这种感觉时,还是前世在都市废墟中苟延残活的时候。

        红衣女孩微微挑眉,对白良的指责不置可否,她将团团抱在怀中,而后其身躯在两人的亲眼注视下渐渐淡弱。

        “不准走!”鬼皇挣扎到浑身都被虚空碎镜割伤,他浑身血肉模糊,双眼赤红如鲜血,失声力竭地挣扎嘶吼:“把我女儿还给我!还给我啊……”

        然而。

        身躯渐渐淡花似雾气般的红衣女孩,只是对着鬼皇呵白良露出神秘莫测的笑意,而后轻抬手掌,戏谑般微微挥动。

        “如果真的想要找我,最起码也要有能与我交手的实力吧,你们两个,现在都还弱小到我连出手的欲望都没有呢……咯咯咯……”

        在银铃般笑声中。

        红衣女孩终究没了踪迹。

        而后下一刻,虚空碎镜瞬间消失。

        鬼皇如雷霆般冲到红衣女孩消失地地点,双眼鲜红地拼命掘地,在四散溅起的土石中疯狂嘶吼:“回来!回来啊!你要带我女儿去哪!你给我回来啊……”

        鬼皇已经逼近疯癫的边缘。

        白良急忙扑上去安,强行将鬼皇拉走,而后不间断为他灌输令人心情平静的灵气白雾。

        鬼皇拼命挣扎,削铁如泥的爪牙撕的白良遍布鳞伤。

        白良也拼命抱着鬼皇,他能够体会这种绝望到癫狂的情绪。

        “放开我啊!放开我!”鬼皇痛哭流涕地挣扎,仰天哭啸:“我要找她,我要找她啊……”

        ……

        不知过了多久。

        或许是鬼皇累了。

        才不再挣扎嘶吼。

        只是双眼无神地怔怔望着红衣女孩消失的地方。

        白良试探性松开鬼皇。

        但下一刻鬼皇再次疯狂前冲。

        “妈蛋,骗我的!”

        白良连忙再次抱住鬼皇,无奈吼道:“你冷静点!那个女孩太强大了,我们两个现在压根就不是对手,就算你找到她又如何?人家举手抬足就能重新囚禁你啊!”

        鬼皇仰天悲啸:“啊啊啊,我不甘心啊,明明我女儿都已经活过来了,可是……”

        到了深夜,繁星高照。

        “累了,我真累了……”

        这次或许鬼皇真的累了,瘫软在白良的柳枝中,闭着双眸,如果不是还有呼吸,白良都以为这家伙哭死过去了。

        “唉能理解,这事放谁身上谁不崩溃。”

        白良一边叹息,一边再次试图松开鬼皇。

        但就在松开地那一刹间,鬼皇骤然睁开眼睛,再次发疯般想要冲出去。

        “靠,还是骗我的!”

        白良这次动用了从东瀛国学来的特殊捆绑技术,将状若疯魔的鬼皇再次死死绑住。

        “我不找了!我不找了!”鬼皇身心灰暗,颓然至极:“我好累好累了……”

        白良安慰道:“别多想,你女儿也算是活过来了,以后我们一起好好修炼,等到足够强大时,肯定能把你女儿找回来的……”

        “嗯……”

        鬼皇重重叹息,似乎放弃了挣扎。

        但到了深夜三点,鬼皇发现白良的柳枝已经很久没有发力迹象后,便静悄悄地想要挣脱而出。

        “你又要干什么?”

        白良从修炼状态中回过神,颇为无奈地重新重新发力,再次将鬼皇捆绑,道:“你就听我的吧,真的就算你现在找到那家伙,结局也只会是你再次被人家镇压。”

        “嗯……”鬼皇默默点头。

        凌晨五点。

        天空逐渐有了泛白色彩。

        “你别再想要溜走了好不好?”

        白良望着第三次打算逃走的鬼皇喊道。

        早晨七点。

        初阳开始普照人间。

        “他奶奶的,这次我非得把你捆成一个粽子!”

        鬼皇第四次潜逃,再次宣告失败。

        自此以后的日子里,白良便开始了监狱看守般的工作,不厌其烦地将鬼皇一次次拉回身边。

        整整三天三夜。

        鬼皇逃了三十二次。

        白良也抓了三十二次,从一开始的讲道理,渐渐麻木,到了之后只要鬼皇有丝毫异常,他就会机械般重复捆绑发力的心行为。

        最终在第四天凌晨三点钟,万物寂静,草木无声之时,鬼皇彻底放弃了挣扎,低垂着头对白良说:“逃了三十二次,感谢你抓了我三十二次,我明白你的心意了,努力修行,等足够强大再接回我女儿,我累了,我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