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全民兽化:从柳树开始进化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古啸国灾区,已成地狱

第一百六十九章 古啸国灾区,已成地狱

        龙啸抬眸看了眼圣树,发现三千柳枝静静垂落,这一瞬间,他心中已然明了,选择阴沉着眸光,一步步走向这头意面国白猪。

        哒!

        哒!

        蛟龙身躯游走。

        龙爪扣在尘沙土地上。

        卷起的风沙,迷了白猪的眼。

        “呃……长官,长官您慢点。”白猪谄媚地笑,他知道眼前这头宛如凶兽的蛟龙,就是中州最近风头正兴有望冲击大将之位的龙啸。

        “慢点?”

        龙啸那高耸的蛟龙身躯竖直挺起,居高临下睥睨着意面国白猪,龙腮微动,冷声道:“那一百多万古啸国灾民,在被蛮兽屠杀的时候,你能不能让那些蛮兽慢点?”

        白猪尴尬一笑。

        龙啸扬起龙尾,用力一甩,令尘沙土石冲天而起,直接覆盖住了那敲锣打鼓的音乐团。

        “滚!”

        “再敢拦路,我将你们全杀了!”

        龙啸戾气迸发,一双红色龙瞳看得所有意面国人畏惧后缩。

        “可是……我们是来欢迎你们的啊……”

        白猪还有些委屈说道。

        龙啸俯下脑袋,硕大的龙首对着白猪,尤其是那两根崎岖的黑色龙角,更是显露霸气威猛与不容置疑。

        “欢迎我们?”

        “古啸国总理都在第一线抵抗蛮兽。”

        “你们却在这里敲锣打鼓?”

        “你们来古啸途中,看到了那成连成片沦陷的灾区了吧?看到了那无数哀嚎求救的灾民了吧?”

        “告诉我,看没看到!”

        龙啸逼视着白猪。

        强大的气场令白猪唯唯诺诺:“看,看到了……”

        “既然看到了,就不该在这里又是唱歌又是跳舞。”龙啸鼻孔喷出两股热浪,不屑道:“最后通知一次,滚开,否则当做蛮兽全部杀光!”

        “一百三十万灾民,与你们这几十条命相比,我觉得没有丝毫可比性。”

        龙啸那尖锐的龙爪已经抬起。

        白猪见状连忙惶恐躲开。

        清扫完垃圾,龙啸转身对白良俯下身。

        “圣树,可以继续出发了。”

        三千柳枝重新随风飘扬。

        白良看都没看那些没眼力见的意面国人,率领八万将士继续奔赴古啸国灾区。

        白猪等人规规矩矩立在两旁。

        如鼠遇虎般不敢抬头看白良。

        他们怕圣树万一真的命龙啸下杀手。

        等白良他们离开后,白猪等人才敢抬起头,一边愤慨不平地收拾乐器,一边喋喋不休地对白良离去的方向破口大骂。

        “法克!我的小提琴啊!”

        “法克!那该死的中州猴子,真是忘了以前被我们意面国打进中州京城的事情了!”

        “对我们没有一点尊敬,他们以为他们真是救世主啊?还那么高高在上谴责我们,谁不知道古啸国都快亡国了!”

        “就是,救那么一个垃圾古啸国,有屁用!”

        “还有那中州圣树,不过就是一个变异的柳树,还真被他们捧得高高在上,照我看,中州人和那棵树都是……”

        这时,一具龙形阴影覆盖了他们的背影。

        白猪浑身颤抖,回头一看。

        龙啸正冷冰冰地注视着他们。

        “都是什么?”龙啸说:“继续说。”

        白猪:“这个……这个……”

        没等他说完,龙啸已然抬起龙爪。

        霎那间,龙躯横行,屠杀四方!

        最终,龙啸留下满地尸体,淡定离去。

        “敢背后连带圣树一起辱骂,不杀了你们,我他娘的意难平……呼,暴躁了暴躁了。”

        ……

        古啸国占地八十万平方公里。

        受灾最严重的地区是威斯曼城市。

        这是古啸国的首都,拥有人口三十六万。

        是这次蛮兽狂潮最喜欢的地方之一。

        防护少,好进攻,食物多。

        种种因素,让威斯曼城涌进了最起码一百万沙虫蛮兽!

        沙虫蛮兽,长得如同巨型蠕虫。

        最擅长钻入地下,再从地下突然发动袭击。

        此时此刻,威斯曼城市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蠕动着寻找食物的沙虫蛮兽。

        “好饿啊!”

        一个高楼办公室里。

        一群男女老幼正恐慌望着窗外。

        人均面黄肌瘦,骨骼突出。

        很明显是饿得。

        最惨的是个骡子,已经五天五夜没吃一粒米,他已经饿出了幻觉,此时正抓着一沓报纸在那里疯狂地嚼。

        “儿啊!你别吃啊!”

        他母亲也是个骡子,哀嚎着想拽他,可饿到极致的人,与野兽无异,他对着母亲呲牙咧嘴,眼神都泛着红光。

        “依我看,这个骡子已经没救了,疯了。”

        周围变异者因为饥饿,渐渐将目光投放在这个骡子身上,他们的眼神充满贪欲,看得母亲顿时跪在他们面前。

        “不要不要,不要吃我儿子!”

        母亲已经看出了这群变异者的心思。

        她苦苦哀求,泪声俱下。

        “你儿子已经疯了!”

        “对!他现在连披着骡子皮的人都算不上!”

        “你儿子现在是个彻头彻尾的野兽!”

        “你不饿吗?你很饿啊,你不想吃肉吗?”

        周围变异者或劝说,或咆哮,或蛊惑。

        但母亲始终挡着他儿子面前。

        又是一天过去。

        所有变异者已经饿得没有丝毫力气。

        如果现在给他们一碗混杂着石头的米,他们都能将碗舔干净。

        那头骡子已经有气无力。

        躺在地板上只是胸膛一起一伏。

        眼神早已涣散。

        母亲窝在他身边泣不成声。

        “吃了他吧。”

        “吃了吧。”

        “反正他都要死了。”

        变异者们有气无力地蛊惑着。

        他母亲愣了两秒,最终还是默默拦在所有人面前。

        “吃了它!”

        一个饿疯了的棕熊变异者咆哮道:“你这老婆娘,要是还挡道,我就连你也一起吃了!”

        周围变异者的眼神各异。

        或许,有人已经在心中投了同意票。

        又过了一天。

        棕熊变异者已经到了饥饿极限。

        他猛地扑在骡子身上,张开血盆大口就要撕咬。

        没想到骡子回光返照般开始疯狂挣扎。

        他母亲也哀嚎着扑了上来,与棕熊变异者纠缠在一起。

        四周变异者默默起身,站在四周,没有说话,沉默的他们与面前疯狂的场面形成鲜明对比。

        沉默,就是表示赞同。

        “吃了它,它都要死了!”

        棕熊变异者咆哮不止。

        “不行啊!不行啊!那是我儿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