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恐怖灵异 - 分手后,捡到一只吸血鬼美少女在线阅读 - 第784章 第十九章:大乱斗

第784章 第十九章:大乱斗

        “爸,妈,我和你们说一件事啊。”

        李牧寒坐在床边十分紧张地和自己养父母打着电话。

        现在已经是晚上10点了,老两口都已经准备睡觉了。

        一看到是李牧寒的电话立刻兴奋地接了起来,但一想,这孩子为什么这么晚打电话,而且语气还这么奇怪。

        “小寒,咋得啦?是不是和小玥出什么问题啦?”

        姜阿姨有些紧张地问道。

        “没有,我就是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告诉你们。”

        夏玥此时还躺在床上,不知道为什么,在得知自己怀孕之后,李牧寒就完全不让她下床了。

        现在她只能躺在床上玩着李牧寒的尾巴。

        “小寒,你,你可别吓妈妈啊......”

        姜阿姨的声音里已经带了一丝哭腔了,她脑补到了李牧寒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了,命不久矣。

        “别担心小寒.......妈妈就算砸锅卖铁,也会治好你的病,妈妈不会让你出事的......”

        “啊?”

        李牧寒愣了一下,然后意识到了什么。

        “不是不是!妈!我很健康!我特别健康!”

        “啊......那,那是小玥!?我的天啊......为什么啊......小玥明明这么可爱,明明这么好,为什么会得绝症啊......”

        李牧寒嘴角抽了抽。

        为了不让养父母担心,他也不卖关子了,赶紧说道。

        “爸,妈,我想说的是夏玥怀孕了,你们要当爷爷奶奶了。”

        ......

        短暂的沉默之后,电话那头响起了姜阿姨喜极而泣的声音。

        “啊!?怀,怀上了?!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啊!”

        “还不知道呢,刚怀上可能一个月,妈,我就是打电话来和你说这事儿的。”

        原本老顾在一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听到自己老伴儿说怀上了,他也来劲了,掀开被子就凑了过来。

        “小寒啊!这可是大事!大事啊!你,你你你可千万要让小玥保重身体啊!”

        “知道了,爸妈,我现在在外面,还有点工作要处理,我就不和你们说了,等改天我专门打电话和你们说这件事。”

        激动的老两口迟迟不肯挂电话,最后李牧寒好不容易才安抚了他们的情绪。

        挂断电话之后,李牧寒用过尾巴捂住了夏玥的脸。

        “唔——”

        夏玥不满地拍打着尾巴。

        “你和你妹妹说了没有?”

        夏玥一口咬在了尾巴上,含糊不清地说道:“说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像个白痴一样笑了几声就把电话挂了。”

        “毕竟她也要当小姨妈了,需要做点心理准备吧。”

        刚才和林泽等人通话之后,李牧寒拜托林泽去找欺诈师,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把他的助手带到北国来。

        而自己也将计划和芬里尔交代了一下。

        芬里尔没有表态,但突然出现的洛基却表示李牧寒的做法很有意思。

        但是他们都对李牧寒选定的那个对象存有怀疑。

        这一点林泽也持同样的想法。

        【李牧寒,你确定吗?】

        “嗯,如果能找到梳盈帮忙,我觉得这件事能搞。”

        【华夏特管局不能介入,所以我们找到人之后,北国那边可能需要找人来接一下】

        洛基表示没有问题,芬里尔对洛基这种越俎代庖的行为很是不满,于是两人直接在屋子里大吵了一架。

        但基本上就是芬里尔咆哮,洛基阴阳怪气。

        这两父子的关系似乎非常微妙。

        最后弗丽嘉忍不住了,将所有人都赶出了屋子,包括刚刚找到大部队,想进来躲会儿雨的朱雀。

        “现在夏玥需要休息,你们都去外面。”

        “啊?!可我是家属啊!”李牧寒抗议,但弗丽嘉已经狠狠关上了门。

        于是一群人站在雨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最后芬里尔提议。

        “去酒馆吧。”

        这一晚,李牧寒真正见识到了北欧神灵们的豪放与疯狂。

        他们饮酒的方式简直令人瞠目结舌,仿佛酒桶成了他们手中的玩具,大口大口地畅饮,毫不顾忌。

        随着酒精的作用,他们的举止变得越发放纵,酒杯和酒桶在酒馆内四处飞舞,如同一场混乱的盛宴。

        芬里尔突然用一种李牧寒听不懂的古老语言朝着洛基怒吼,声音震耳欲聋,充满了挑衅。

        洛基,诡计多端的诡辩之神,摊开双手,以一种轻松的姿态回应了几句,但这几句轻描淡写的话好像攻击性极强。

        于是两人的争执升级为肢体冲突,洛基被一拳砸飞出了酒馆,摔倒在酒馆外的泥地之上。

        然后拳头就直接将他砸得飞出了酒馆。

        想要来劝架的加姆也被芬里尔高高举起扔出了酒馆,随后就是大乱斗了。

        李牧寒其实也不太正常。

        尽管他没有直接去参与到这场混乱之中,却显得异常兴奋。

        他四处游走,逢人便说:“我要当爹了,你知道吗,我老婆怀孕了。”

        他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重复着这个喜讯,仿佛这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

        然而,即便是沉浸在喜悦中的李牧寒,也未能幸免于这场混战。

        芬里尔一拳将他砸出了酒馆,伴随着一句粗犷的祝福:“那你还要继续努力!让我的女儿也多生几个!”

        朱雀也火了,她醉眼迷离,身形摇晃,直接揪住了芬里尔的衣领,用惊人的力量将其庞大的身影高高举起,然后狠狠地砸在地上,木地板在这一击之下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凹坑。

        “你他妈的,敢动我的小弟!老娘告诉你!李牧寒是我罩着的!”

        她的宣言中带着一丝醉意,随后打了一个响亮的酒嗝。

        就在这时,一只黑色巨狼从巨坑中扑腾而出,用它那巨大的脑袋撞飞了朱雀,然后自己也咆哮着冲出了酒馆,加入了这场酒馆外的混乱战斗。

        在那极具维京风格的乐器声中,这群神灵在街道上尽情放纵,一会儿灌酒,一会儿互相给一拳,一会儿又一起趴在地上哇哇大吐。

        他们的行为已经完全没有了神灵的庄严与威严,变得和凡人无异,但却是他们性情的一种体现。

        那只名为福金的乌鸦此刻正站在屋顶之上,可它现在的眼睛却看不到任何的东西,就仿佛是被蒙上了一层雾气。

        弗丽嘉坐在窗台之上,嘴里吟唱着舒缓的歌谣,这歌谣的魔法彻底阻隔了奥丁的眼睛。

        至少在他们商量那些小秘密的时候。

        这座城市便是那位神王无法窥探到的死角。

        ...

        ...

        独眼的老人坐在木雕王座之上,用手杵着拐杖,长长地叹了口气。

        “弗丽嘉......你也背叛了我,背叛了阿萨神族吗。”

        他有气无力的抬起手。

        “托尔。”

        男人随即站起身,踏着沉重的步伐走到了老人身边,而后半跪在了王座之前。

        “不要听信外来者的话,这片国度唯一的敌人便是洛基和他的子嗣,瞅准你的目标,孩子。”

        他干枯的手缓缓地抚摸着男人那有些毛躁的火红色头发。

        托尔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地低下了头。

        ...

        ...

        第二天早上,几个人都躺在泥泞的街道上,暴雨冲刷着他们的身体,这座城市的精灵们基本都被送去避难了,留下的都是一些精灵族士兵。

        他们巡逻的时候瞥了一眼几人,谁都没有去搭理他们。

        最后是一名少女蹲在了李牧寒的身边。

        “李牧寒。”

        少女呼唤了李牧寒几声。

        就见李牧寒怀里还抱着一个酒桶,含含糊糊地说道:“嘿嘿.......嘿嘿,我要当爹了......”

        少女站起了身,随后发出了最后通牒。

        “给你三秒时间。”

        “嘿嘿......嘿嘿......”

        “3.......算了,懒得倒数了。”

        砰——

        少女抬脚直接狠狠一踹,踹在了李牧寒的肚子上,这一踹直接让李牧寒整个人飞了起来,在半空中他胃部一阵翻涌,而后仰头狂吐,接着又重重地摔落在了地上。

        “咳咳......咳,我,卧槽,我刚才,感觉自己又回到地府了。”

        李牧寒捂着肚子慢慢抬起头,正好看到了眼前的那双穿着黑色紧身裤的修长双腿。

        再把头往上抬,迎着雨水,李牧寒看清了来人。

        那分明就是林泽。

        “......林,林局?”

        “再猜。”

        少女面无表情淡淡的说道。

        李牧寒赶紧从地上爬起来,仔细确认了眼前少女的发型和眼睛颜色之后说道。

        “今朝啊,也对,林局才不会这么粗暴地对待我。”

        “我是给你送人来的。”

        今朝双手环抱在胸前,她穿着一件宽大的休闲外套,更加衬托出了她玲珑曼妙的身段。

        她下巴朝旁扬了扬,于是就看到几名芬里尔的手下正将一个眼睛被蒙住,嘴上贴着交代,五花大绑的少女从港口的船上抬了出来。

        “呜!!呜呜!呜呜!!”

        那少女看上去尿都快被吓出来了。

        以至于刚把她嘴上的绷带揭开,她立刻放声大哭起来。

        “啊啊啊!!不要!不要啊!不要把我卖到南非啊!不要啊!!我不要被黑叔叔欺负啊!不要啊!我不值钱的啊!我会咬人的啊!呜啊啊啊!!!”

        李牧寒抽了抽嘴角。

        这啥情况,自己不是让给林泽去拜托梳盈帮忙吗。

        这怎么......

        感觉像是给绑来的......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