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网游竞技 - 重生后,不小心群发了表白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九章 以后的每一天,都要甜甜的

第一百六十九章 以后的每一天,都要甜甜的

        第170章以后的每一天,都要甜甜的

        小县城的夜晚格外静谧,皎洁的月光自窗户与窗帘的缝隙悄悄探入,漆黑的卧室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味道。

        啪!

        秦宇把壁灯打开了。

        “学长~”

        安楠苦着小脸,脸蛋微红,柔顺的秀发随意地披在身后,昏暗的壁灯照耀下格外妩媚撩人。

        秦宇长出口气,漆黑的眼眸呆滞地看着天花板,一脸的生无可恋。

        完了,他不干净了。

        他千防万防,还是低估了她的手段。

        安楠看不惯他这番表情,在他腰上掐了一把:“学长你什么表情啊,明明是你得了便宜。”

        安楠眨了眨眼睛,忽然把娇红的脸蛋凑了过去,对他哈了口气。

        安楠幽幽一叹,她还是忍不住去心疼秦宇,只好搂的更紧了一些,道:“学长,好想每天都抱着你睡啊。”

        他摸了摸有些僵硬的后腰,在她身后站定,望着少女成熟许多的面容,道:“知道我回来晚还硬要吃我啊?”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秦宇的嘴张了几次,胸腔一阵起伏,最终化作了三个字。

        眼前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卧室,粉色的壁纸营造出了可爱的气息,令人感到温暖和放松。

        “嘻嘻,爱你呦~”

        同时,在秦宇的建议下,苏潇潇加入了板绘社。

        看着镜子中少女熟悉的脸颊,秦宇一时间竟是有些愣住了。

        “嗯啊,学长到了和我说一声。”

        安楠明亮的眸子看着秦宇,神情变得严肃,对于秦宇,她太了解了。

        安楠娇嗔一声,双马尾除了可爱外,还可以加攻速,她可是深有体会。

        啪!

        壁灯关闭,卧室内再次变得漆黑一片。

        清晨的出租车不太好找,更何况还是去省城的,好在重金之下必有勇夫,三百块大洋落下,一阵风驰电掣之中,出租车出发了。

        果然,秦宇还是憋太久了吧?

        “嗯?”

        这次安楠没有再搞什么花活,鼻息很快变得悠扬而匀称。

        “后天下午。”

        “安楠。”

        “……”

        “哼哼。”

        “哼,人家想要了嘛。”

        一张舒适而宽敞的双人床,床上铺着柔软的床单和玩偶抱枕,也许有一床温暖的毛毯。

        安楠突然又苦恼道:“最近没睡好,头发都分叉了。”

        “讨厌啦~”

        她和秦宇滚床单也有几年了,什么花样都玩过了,已经过了一说起这档子事就会害羞的阶段。

        安楠甜甜一笑。

        “学长,起床啦~”

        “你爸妈什么时候回来?”

        他没好气道:“我明天还要军训呢,想让我猝死啊。”

        秦宇猜不到原因,只能翻白眼,这都什么年代了,也太害羞了吧?

        时间一晃,到了江筱雪面试学生会的日子,她在犹豫要不要去加入学生组织,现在只管理一个超市,还算轻松,但在两人的计划中,要将平台铺满整个省城的高校。

        接下来的几天变得平平无奇了,秦宇依旧在等待着李莉的消息,超市则是彻底进入了平稳期,每天的流水变得稳定,没有什么增长的趋势。

        “嗯。”

        “可把你神气坏了。”

        “再见了,你补会儿觉吧。”

        安楠说了一声,神色有些歉意,昨天要不是她闹了那么晚,秦宇不会这么累。

        “更年期而已,她是嫉妒你的美貌。”

        秦宇沉默不语,他记得昨晚去和公司的一个学妹聊人生去了,直到凌晨三点才回来。

        “我觉得双马尾更适合你。”

        “学长、学长?”

        墙上还挂着一些照片,可以看到是一个少年和少女的生活照,一张是在游乐场的摩天轮前,两人脑袋挤在一起,少女还用手闭着耶,另一张是在夕阳下,两个穿着学士服的人影紧紧相拥,亲吻在一起。

        明媚的阳光从窗户照射而入,秦宇微微屈着眼睛,一出门便看到了正在梳妆台前打扮的少女,她歪着小脑袋,正在用梳子理着有些湿漉漉的秀发。

        “……”

        安楠摇着小脑袋,摇着他的胳膊。

        邓敏敏有叶瑶的帮助,顺利加入了校学生会,地位瞬间提高了不少。

        “嗯。”

        秦宇心中反而轻松了一些,这才是正常的安楠啊,刚刚那样乖乖睡觉,果然如他所想,一定是在策划什么事情。

        她做什么事情都会全力以赴,到宿舍化妆去了。

        等了十多分钟,她总算是下楼了。

        安楠这么聪明,她恐怕早就已经发现蛛丝马迹了吧?

        秦宇动作停了下来,认真地凝视着镜子中少女漆黑的眼眸。

        她在三大运营商的某动找了一个行政岗,每天就是写写材料,做做报表。

        对此,秦宇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定夺权交给了她自己。

        “楠楠?”

        毕竟从暑假就开始准备了,学生会究竟如何,一生就这一次机会,她准备体验一番。

        她嘻嘻一笑:“学长你最近好像有些垂头丧气,我们今天吃个养生大补锅吧。”

        他伸出手,接过安楠手中的梳子,帮她梳理着如瀑布般柔顺的秀发。

        “这一世,我不会离开你了。”

        现在的安楠刚毕业没几年,正是女性魅力最突出的年龄,也没有经历那些伤心事,神色间流露着少女的春意。

        “五点十分了,闹钟响两次了。”

        安楠乖乖应了一声,味道实在是不怎么样,穿上拖鞋,一路小跑,踏踏踏地进了卫生间。

        她最终还是准备试一试。

        江筱雪被他如此尊重,嘴角总是挂着甜蜜的笑容,惹得莫茶每天狗粮吃得饱饱的。

        秦宇沉默下来,无法反驳。

        他走下床拉开窗帘,窗外的天刚刚蒙蒙亮,微弱的晨光透过轻薄的窗帘洒进卧室,他还要军训,得赶紧出发了。

        就算是安楠,也抵挡不了岁月的侵蚀,当然没有如她所说的变老,只是已经过了稚美的阶段,秀发被打理成了披在身后的卷发。

        安楠向秦宇身侧靠了靠,眸光盈盈,灵动的眼眸透过镜子一眨不眨地看着秦宇。

        难不成……就因为两人摸了下手?

        秦宇骂了一声,在她的小屁屁上一拍:“好了,刷牙洗漱去吧。”

        “嗯!”

        安楠嫌弃似地噫了一声,但却伸出小手给他擦了擦,碰触之后,就是一愣。

        将来必定会忙碌起来。

        他有些搞不清楚状况,难以区分是不是在做梦,翻身下床,推开卧室门走了出去。

        “楠楠。”

        ……

        他以前每次晚归都会为自己找借口,但现在想想,完全是自欺欺人。

        “嗯。”

        两人租的房子并不大,两室一厅,另一间卧室被秦宇改造成游戏房了,除了两台高配电脑外,还有一台顶配华硕投影仪,随时都能看电影。

        成熟妩媚中又带有少女的单纯,绝对没有男人能抵挡。

        “照顾好自己,每天记得按时吃饭。”

        她渴望自由,不喜欢被人管束,作为男朋友该如何表现,他还是心中有数的。

        她白了他一眼:“人家已经过了那个年龄了,老咯,现在还留双马尾,就是装嫩了。”

        安楠扁嘴道:“那也是你自找的。”

        她吐槽了一番,又道:“学长,我昨天刷到一个视频,榴莲披萨的新做法,看起来好好吃。”

        江筱雪换上了西装,正是他们一起买的那套,修身的白色衬衫,外面披着黑色小外套,下面则是西裙外加肉色丝袜,脚上踩着黑色小皮鞋,身材更加高挑了几分。

        苏潇潇没有加入任何组织,她性格内向,不习惯和太多人打交道。

        前世种种,已经无法弥补了。

        秦宇不敢相信会有那么真实的梦,但现在也该醒了。

        倒是莫茶这几天总是躲着秦宇,视线相对时还会连忙移开,让他好生奇怪。

        镜子中,少女略有些婴儿肥的脸蛋白里透红,仿佛吹弹可破,但已经隐隐褪去了少女的青涩,多了成熟女性的知性和妩媚。

        “噫~”

        ……

        “真的?”

        秦宇道:“现在的也很合适。”

        “学长你今天嘴怎么这么甜?”

        “没什么,刚睡醒的眼屎。”

        “嗯。”

        她嘟着嘴道:“学长,每天工作都好累啊,那个老女人还每天吹毛求疵……”

        迷迷糊糊之间,秦宇感觉到一只小手正在掐着自己的脸,努力睁开眼后,看到了发丝凌乱的安楠。

        他第二天五点钟就得出发,掐了掐安楠肉嘟嘟的脸蛋,道:“睡吧。”

        每天工作强度不大,还有便宜的员工宿舍,莫茶交谈一番后,还给他们办了饭卡,食堂不说多好吃,但非常实惠。

        “学长,昨晚干嘛去了,怎么这么疲惫?”

        秦宇没有回答这个问题,道:“等军训完了我再回来,你不是要做美甲吗,我陪你。”

        安楠骂骂咧咧地说着工作上的烦心事,各行各业,总有能抱怨的地方。

        想要了就会拖着秦宇进卧室,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

        秦宇猛地惊醒过来,他不是重生了吗?

        女生宿舍楼下,秦宇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蹲在一边,等待着江筱雪下楼。

        “滚啊!”

        只是一个称呼,安楠似乎便开心起来。

        秦宇对此再熟悉不过了――安楠大学毕业时,他专门也租了一套学士服,和她度过了在学校的最后一天。

        秦宇无奈看了眼时间,已经接近十二点了。

        铁杵磨多了都能变成针。

        安楠轻哼一声,面色没有丝毫变化,依旧在梳着头发。

        安楠惊呼一声,突然注意到秦宇的眼角似乎有一滴泪水。

        “对不起。”

        秦宇怒骂一声,脸涨红了,昨天和学妹来了五次,回家后又被她榨了三次,如果不是他天赋异禀,恐怕早已经成人干了。

        安楠嘴角忍不住的上扬,含着欢喜而甜蜜的笑。

        秦宇过去露了次脸,刷了一波存在感,他拿起快乐水就喝的习惯是改不了了,免得员工不认识他,说他是小偷。

        秦宇怔怔地看着安楠稚美的脸蛋,依旧有些没回过神来。

        “学长,你哭了?”

        少女略有些慵懒的声音传来,嗔怪道:“你都睡了整整一上午了,赶紧穿衣服啦,我们说好了要去吃火锅的。”

        等等!

        秦宇再次沉默下来,他只是静静地为她梳着头发,漆黑的眼眸有些失神。

        秦宇翻了个白眼,她说有好吃的,要么是让他买,要么是让他做,反正她是个厨艺白痴。

        倒不是为了让她学板绘,而是为了将来能蹭点学分。

        以后的每一天,都要甜甜的。

        “……”

        待遇放眼整个煤县都算好的。

        李娅楠则是进了爱心之家,她好像很喜欢宠物。

        秦宇在她琼鼻上刮了一下,这种简单的情话已经很难在两人心中激起波澜了。

        “嗯。”

        看她欢喜得恨不得跳起来模样,秦宇笑了笑,现在的安楠,还好哄的很,简单一句情话,她可以开心好几天。

        安楠惊喜万分,不知道秦宇为什么突然说出这种话。

        “人家可不是小孩子了,这几天都自己洗袜子呢。”

        清脆的声音在耳畔回响着,迷迷糊糊之间,秦宇揉着眼睛醒来了。

        “晚上给你吧。”

        “靠,你才垂头丧气!”

        一个情侣间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安楠却是肉眼可见地惊喜起来。

        这一世,尽量给身边的几个少女一个完美的结局吧。

        不过,他看了一眼旁边桌子上已经冷却的枸杞八宝茶,也不去反驳了。

        简单的一波对话,秦宇已经洗漱完毕了。

        秦宇点了点头,等到军训完,他就自由多了,大学生不翘课,能叫大学生吗?

        再加上赵婧的身份,他请个几天假不成问题。

        什么眼屎嘛,分明就是泪。

        江筱雪逐步适应了老板娘的身份,也从他这里学会了一丝画饼大法,员工们总体还算干劲满满。

        和记忆中一模一样。

        房间中沉默下来,安楠眼眶发红,乌黑明亮的眼眸中逐渐出现了点点湿润的水光。

        秦宇不再忍耐,对着她娇艳的红唇印了下去。

        秦宇走到了她的面前,紧紧拥着她柔软的身体。

        安楠小脸上写满了依依不舍,两只眼睛不肯从他脸上挪开。

        过了几秒钟,她重重地点了点小脑袋,与此同时,两行晶莹的泪水顺着白嫩的脸颊滑落,刚刚化好的妆瞬间被破坏得一干二净。

        他拍了拍脸,继续向四周看了看。

        “……”

        “不嘛,我们说会儿话。”

        “敷衍。”

        ……

        他的专业是通信工程,安楠便也报了这个专业,虽然她并不喜欢。

        秦宇嗅着她身上好闻的味道,渐渐进入了梦乡。

        秦宇出神地望着飞速倒退的风景,依旧有些沉浸在刚刚的梦境之中。

        “学长,亲亲,给你尝尝~”

        她的脸蛋实在犯规,妆稍微化得浓了一点,整个脸精致的犹如梦幻,哪怕是在女生宿舍楼下,女生们也频频投来视线。

        秦宇眼眸亮的发光,这要是放到后世的职场,这还了得?他前世有过不少女秘书,但在她面前都显得如此不堪一击。

        而且……巴黎世家果然还是胜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