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网游竞技 - 重生后,不小心群发了表白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第一百二十一章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第122章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女孩子穿高跟鞋总需要适应的时间,或者说,总得把脚磨出一些茧子来,秦宇对此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最终,江筱雪还是把那双鞋买了下来,又陪着他到了男鞋区。

        他的皮鞋倒是相当好买,普普通通的黑色皮鞋,尺寸号码对了就可以了。

        出了鞋店,江筱雪手里提着皮鞋,看着大包小包,不由得叹了口气。

        自己明明什么都不想买的啊……

        她横了秦宇一眼,自己只要和他在一起,怎么就无法保持理智了呢?

        秦宇拉着她还要去下一家服装店,江筱雪连忙喊道:“你要买衣服我陪你,但我不买了。”

        “……”

        秦宇心里直呼可惜,还有好多衣服没安排上呢。

        他叹气道:“那我们找家店休息吧。”

        江筱雪顿时瞪了过来。

        石锤了!

        这家伙果然是冲着给她买衣服来的。

        什么超短裙、巴黎世家……乱七八糟的东西。

        她江筱雪在此发誓,绝不可能穿!

        绝不可能!

        秦宇眼皮猛地一跳,自己居然被她套话了。

        这小妞越来越不好忽悠了。

        他讪讪地笑了笑,道:“那个,十一点多了,咱先去找个饭店坐会儿吧。”

        现在没有奶茶店,两人只能提前去饭店里蹲着了。

        “带路吧。”

        江筱雪白了他一眼,看到他害怕的样子又有点想笑。

        小小秦宇,还不是被她轻松拿捏?

        ……

        饭店中。

        一共就五个人,也不需要雅间,两人随便在大厅里坐了下来,秦宇给黄月月和张刚发了个短信,去前台要了两瓶快乐水。

        冰爽的快乐水下肚,江筱雪长出口气,总算是能休息一下了,热得要死。

        她俏脸红扑扑的,用手轻轻地扇着风,不经意间,一丝汗水顺着白嫩的肌肤滴落,消失在了锁骨之下。

        煤县的天气就是典型的冬冷夏热,眼看已经到了一年中最热的时候了。

        秦宇抽出一张纸,想要给她擦一下,但想到少女脸皮薄,便只是递到了她面前。

        “谢谢。”

        江筱雪连忙擦着汗,她几乎是素颜出来的,不怕像后世的重装战士那样会热掉粉。

        事实上,现在的她还不是很会化妆。

        “你得去买点化妆品了,成套的就行,夏天这么热的太阳,防晒也要到位,最好每天晚上再敷个面膜。”秦宇认真道,江筱雪的皮肤极好,细腻的没有一丝毛孔,像是最温润的白瓷。

        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一直保持下去,等到她过了25岁,虽然依旧美艳动人,但脸上的化妆品痕迹也重了一些。

        秦宇对这张脸喜欢的不得了,自然要保护好了。

        江筱雪若有所思地扫了他一眼:“好像很懂?”

        秦宇:“……”

        他一个渣男,能不懂这些吗?

        “百度的。”他有点心虚地答道。

        江筱雪切了一声,倒是没有起疑心,反而泛起了淡淡的羞涩,秦宇一个男生去关注女生化妆,她稍微脑补了一下,俏脸便红了起来。

        她不着痕迹地移开了视线,缓缓摇头:“每天涂那么多,麻烦死了。”

        听听,这是人话吗?

        或许这就是纯天然美少女的实力吧。

        秦宇挠了挠脸,心里想着拍毕业照时少女惊艳的容颜,就有些痒痒。

        他争辩道:“化妆品能防止衰老的,现在你18岁,等到10年后,说不定还能保持现在的模样。”

        江筱雪白了他一眼,永葆青春,她自然知道不可能。

        她不禁有点小得意,秦宇什么小心思她还能不知道?

        不过,她有一个原因没说……她化妆的话,颜值会再提高几分,男生很难保持淡定。

        那伙男生,一个个要么盯着她猛看,要么假装不经意地看她,还以为她不知道。

        讨厌的要死。

        不过,既然秦宇喜欢的话……那么自己就勉为其难地去研究一下化妆技术吧。

        她不想再纠缠自己的问题,问道:“你暑假打算做什么?”

        毕业后的暑假算是最长的暑假之一了,尤其是他们这种考得好的,没有作业了,家里的氛围也变得融洽了,简直是最快乐的暑假。

        秦宇前世没有鼓起勇气向江筱雪表白,在网吧泡了整整一个暑假。

        现在想想……的确挺快乐的。

        他随口道:“我的游戏制作接近尾声了,我预计下个月就要发售,还报了驾校,准备暑假考下来。”

        “驾校?”江筱雪微微惊讶。

        秦宇点头道:“嗯,永和驾校,说是一个月就能下本,开学前总能下来的。”

        现在驾校考核还并不是很严格,小县城里更是有花钱买本的现象,他要通过没什么大问题。

        到了大学……他必定会在煤大和理工大之间辗转,买辆车是必备的。

        江筱雪撇了撇嘴,她的方向感和身体协调能力一直很差,对于开车还有些发怵,便没有在计划内。

        她更感兴趣的还是秦宇在做的游戏。

        “你的游戏能赚钱吗?”

        “应该能吧。”

        秦宇其实也有点没底,虽说复刻的是爆款游戏,但他可没在这个年代发售过游戏,流程都不会的那种,现在更没有多少资金去做宣发。

        宣发对于游戏的成绩有多重要,他经历过被某二字游戏统治的年代,最清楚不过。

        但游戏的玩法和质量摆在那里,应该不会亏钱。

        江筱雪出言安慰道:“敢于大胆尝试就不错了,创业总是要面对失败的。”

        她前段时间也了解过,做游戏可不是小工程,秦宇可能把网店赚的钱都投进去了,如果赔了,就是血本无归。

        秦宇笑了笑,不再聊游戏的事,怂恿道:“要不别去做家教了,咱暑假出去玩去。”

        “人我都联系好了,都是熟人,不能反悔的,而且……不做家教,我也不能天天出去玩。”

        江筱雪撇了撇嘴,神情有些不爽。

        她的父母控制欲太强了,她每天要做什么,家里都要过问。

        想和秦宇出去玩……简直是天方夜谭。

        “离得远就会好一些了。”

        秦宇安慰一声,他可不打算接触她的父母,对此无能为力。

        “但愿吧。”

        江筱雪轻叹口气,有些惆怅,显然对此并不抱多大希望。

        父母的性格是很难改变的,就算离得远,他们也能电话操控她,每天一个电话是少不了的,想想就有些发愁。

        要想彻底独立,至少得在成就上超越他们,让他们对自己的事业和前途没有指手画脚的空间!

        少女明亮的眼眸中再次燃烧起了斗志,秦宇惊讶于她的调整速度,也不再出声安慰了。

        他凑过脸去,轻声唤道:“小雪……”

        “不准你这么叫我!”

        江筱雪瞬间脸红了,怒瞪着眼眸,一副很凶的样子。

        她的小名许多人也喊,但从秦宇嘴里喊出,她总会掀起羞涩的情绪。

        秦宇不以为意,嘿嘿笑道:“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

        江筱雪脸上爬上了两朵诱人的红晕,心跳陡然加速,这家伙突然说什么羞人的话题啊?

        她当然记得一清二楚了,那个月光清澈的夜晚,羞涩的少女与少年立下了难以启齿的约定。

        自己真是脑袋抽了才会说出那样的话!

        她羞涩不已,忍不住傲娇一下:“不记得了!”

        秦宇无辜地眨眨眼:“我们不是约好了去文山庙的吗,现在天气热了,下水玩一玩正合适。”

        “……”

        江筱雪一呆,羞怒不已,猛地一脚踢了过去。

        秦宇疼地大叫:“哎呦,你干嘛?”

        江筱雪重重地哼了一声,气呼呼地转过头去,给了他一个红透了的绝美侧脸。

        秦宇有些懵地眨了眨眼,很快就想通了,少女应该是理解成另一个约定了。

        他嘴角轻扬,原来不知不觉之间,两人的约定也这么多了啊。

        他故意问道:“难不成,某人要食言?”

        激将法百试不爽,江筱雪瞪着他,陡自生着闷气,哼道:“下个月10号以后吧。”

        “好。”

        秦宇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十多天以后,但也没有多问,估计还是来自父母的阻力。

        他准备和她聊聊网店的事情,组织一下语言,道:“我们网店的规模应该是发展到头了,接下来就要走下坡路了,流水会越来越少。”

        江筱雪还有点生气,但说到赚小钱钱,便收起了心思,点头道:“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网店的商机了,短短几个月,商家多了不少,而且……我听说几个文具大牌的官方也有亲自下场的意思,如果是真的,我们这种小店是真的很难生存了。”

        “……”

        秦宇倒是有些意外,江筱雪的眼光还是狠毒辣的,日后各种品牌的旗舰店出现,的确是压榨、缩小了普通商家的生存空间。

        “我堂哥和堂嫂最近也在学着运营网店,开了一家卖零食、日用商品的小店,目前一个月能赚个五千块左右,再加上文具店的收入,每个月已经稳定破万了。”秦宇抿了口水,徐徐地说着。

        江筱雪冰雪聪明,瞬间明白了秦宇的意思。

        “你是想让我出手吗?”

        “嗯。”

        秦宇点了点头,笑道:“忙活的是他们,大钱却被我们两个拿走了,虽然是我们把他们领进门的,但我估计堂嫂早就有意见了,不过我堂哥人比较正直,倒是不会背刺我们。”

        江筱雪缓缓点着小脑袋,表示能够理解。

        网店虽说是两人办起来的,但无论是货源还是物流,都是秦正一家在忙活,现在他们也学会开网店了,还要两人干什么?

        生意场上,别说堂兄堂弟了,亲兄弟背刺都很正常。

        不过,文具店的成功,她觉得秦宇的营销策略至少能占到七八成。

        等到秦正接手了,可未必就能赚这么多了。

        秦宇又补充道:“放心吧,不会白嫖你的,我会让他们一次性支付一笔钱。”

        “还是算了吧。”

        江筱雪犹豫着摇了摇头,按理说要钱是应该的,毕竟自己出力不少,但对方可是秦宇的亲戚啊,她总觉得有些不太好。

        秦宇挤着眼睛:“我们现在还只是普通朋友呢,要钱是正常操作。”

        江筱雪顿时又给了他一脚,什么叫还只是普通朋友啊?

        这家伙,怎么一副吃定她的样子?

        她江筱雪是这么好攻略的吗?

        秦宇揉着腿,则是有自己的思量。

        秦正一家知道他和苏潇潇的关系,和江筱雪如果再表现的太亲密的话……事情可就曝光了。

        如果只是普通同学的话,要钱才正常。

        不要钱反而引人怀疑。

        秦宇不打算在这件事上纠结,自己做了决定。

        他盯着她明亮的眼眸,道:“咱有钱了,去大学后就可以尝试其他项目了,大学里商机同样很多的。”

        “比如呢?”

        提到赚小钱钱,江筱雪显然来兴趣了。

        “去了再说吧。”

        秦宇神秘一笑,他心里的计划可太多了。

        首先就是典中典的奶茶店,虽说他不是特别喜欢喝奶茶,但几次出来约会都没有奶茶,反而又觉得欠缺了些什么。

        其次便是一些时代潮流了,比如搭建外卖平台、公众号、短视频、直播带货……

        这些都是将来的大风口,只要抓住一个,一辈子的钱都花不完了。

        当然,这些是为江筱雪准备的,她喜欢创业,那他就为她拉资金、写策划、建公司。

        江筱雪对赚小钱钱有着异样的执着,既然他无法改变,那么自己就参与其中吧。

        重要的是两人要在一起。

        他自己的爱好还是做游戏,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建立一个游戏帝国。

        至少不比某哈游差吧?

        江筱雪小声切了一声,只当他根本没有计划,只是在夸夸其谈。

        不过,网店的成功,让她对大学创业的信心增加了不少。

        至少也算是会了一项技能,如果创业失败的话,还可以再回来开网店,算是有了一条退路。

        “我们约好了。”

        秦宇伸出了自己的小拇指,比划了一个拉钩的姿势。

        江筱雪有些懵:“约好什么了?”

        “一起创业啊。”

        秦宇一脸的认真:“你可不能丢下我一个人干,要干也是两个人一起,无论做什么,我们都要一起面对。”

        “……”

        江筱雪眸光流转,再次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这家伙,像个小孩子一样。

        她嘴角漾着浅浅的笑意,也没有傲娇了,伸出葱段般白嫩的小指,和他轻轻地拉了一下。

        秦宇轻笑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

        江筱雪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发出了一连串银铃般清脆的笑声,被秦宇的幼稚劲给笑到了。

        秦宇催促道:“快点喊台词,不然没意义了。”

        “好好好。”

        江筱雪拿他没办法,以哄小孩子的语气道:“一百年不许变,行了吧?”

        “你是不是第一次和男生拉钩?”

        秦宇的小指和她拉了几下,神情颇为得意:“你的第一次我就收下――哎呦!”

        啪嗒!

        秦宇的话刚落下,便听到了什么落地的声音。

        两人一惊,转头望去。

        黄月月目光呆滞地看着两人,手里的书包掉在了地上。

        “月月?”

        江筱雪惊呼一声,突然反应过来,两人的小指还勾在一起呢。

        她连忙缩回了手,接着怒瞪着嘿嘿笑着的某人。

        都怪这个可恶的家伙!

        看着两人的小动作,黄月月嘴角一阵抽搐。

        自己为什么要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