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网游竞技 - 重生后,不小心群发了表白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秦宇:原来1V3的竟是我自己!

第一百一十四章 秦宇:原来1V3的竟是我自己!

        第115章秦宇:原来1v3的竟是我自己!

        一番贴贴,时间跑得飞快。

        苏潇潇像是一条断水的美人鱼,每次分开时都会张着红润的小嘴,贪婪地吸着空气,但过不了几秒钟,总会再次被秦宇大魔王用嘴堵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总算是分开了。

        秦宇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居然过去半个小时了。

        热恋中的情侣便是这样,总是亲不够。

        他意犹未尽地舔着嘴唇,道:“嗯,最多也就补充了一天的量,你要走两个月,还欠我两年半的量呢。”

        “?”

        苏潇潇小脑袋晕乎乎的,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胡话。

        “不、不准亲了。”

        她娇嗔着,委屈地抿着嘴唇,只感觉都被这家伙亲肿了。

        秦宇有些心虚地干咳一声,不知道会不会被看出来,他手臂抄着她的腿弯,一个公主抱把她抱了起来,向岸边走去。

        “走吧,我们去和田姨她们汇合。”

        “嗯。”

        到了岸边,苏潇潇脚踩着自己的运动鞋,这才一愣,满脸娇羞地看着秦宇鼓鼓的两个裤兜。

        “袜、袜子!”

        “……”

        秦宇眨眨眼,有些可惜地挠了挠头。

        还要走山路,自然得穿袜子,否则苏潇潇的肌肤那么娇嫩,很容易受伤。

        失策了啊,早知道就买一双新的带上了。

        到时候来一波以新换旧,将是绝杀。

        他有些恋恋不舍地从裤兜里掏了出来,刚要递过去,又缩了回去,道:“要不你穿我的吧?”

        “不要!”苏潇潇连忙摇着小脑袋,脸蛋烫的要命。

        秦宇顿时一脸悲痛:“没想到啊,潇潇你居然嫌我臭。”

        “……”

        苏潇潇鼓着小脸,倒不是嫌他臭,而是……她不想被秦宇拿走自己的袜子!

        看她急得都要哭出来了,秦宇也不忍心再捉弄她,先是自己三两下穿好了鞋袜,接着到她的面前蹲了下来。

        “?”

        苏潇潇还没有反应过来,小脚已经被秦宇抓着抬了起来,接着他缓缓地为她穿上了一只小白袜。

        少女怔怔地看着给自己穿袜子的秦宇,脸蛋彻底红透了。

        ……

        等到两人走到泉眼的时候,天空中的太阳已经释放出了惊人的热度,到了十一点多,人们行色匆匆,急急忙忙地下山去。

        所谓的泉眼,便是隐藏在石缝中,往出冒水的玩意儿。

        以前泉口的石料已经有了破损,周边泥泞的很,现在相关部门进行了修复,环境好多了。

        清澈的泉水汩汩地往出冒着,秦宇走近看了看,发现一个小孩正在往里尿尿,他面色一变,连忙转身拉着苏潇潇走开了。

        “就一破泉,没啥好看的。”

        “哦。”

        苏潇潇有点疑惑地眨着眼,随即想到了什么,脸蛋微红。

        小时候秦宇似乎也做过这缺德事。

        那时候秦宇就是个熊孩子,当着她的面就直接脱裤子,可把她吓坏了。

        两人在泉眼附近的一处阴凉处发现了田丽彤和张玉霞。

        他们打了招呼,田丽彤吓了一跳,疑惑地看着他们:“们干嘛去了?”

        她们两个一路上可都说话了,走的速度很慢,而且,秦宇两人不是在前面吗,怎么从后面冒出来了?

        被她狐疑的视线扫视着,苏潇潇脸红的不像样,似乎有着异样的酡红,两只小手不停地捏着裙子,视线闪躲,几乎要把紧张两个字写在脸上了。

        田丽彤觉得有点不对劲。

        潇潇不是被这小子欺负了吧?

        秦宇丝毫不慌,解释道:“我们买了两个烤土豆,找了个地方吃去了。”

        “想吃回家我给你烤,两块钱一个,宰猪都没有这样的。”

        张玉霞瞪了他一眼,对他的败家行为颇为不满。

        她们显然也遇到了那个老头,烤的和碳球似的,居然还敢卖那么贵,也就秦宇这傻小子会买了。

        不过,她偷偷打量着苏潇潇,她的嘴唇一直都是薄薄的粉粉的,像是两片娇嫩的花瓣,现在怎么感觉似乎肿了一点?

        她眼皮一跳,被自己的猜测吓了一跳。

        这混小子可以啊,进展这么快?

        她看了眼满脸疑惑的田丽彤,连忙拉着她转移了视线,道:“泉眼的水清澈了不少,上次来还没有这些设施,文旅局也算是做了点人事。”

        以前的泉眼是古人们用石头堆砌起来的,不得不佩服古人的智慧,现在相关单位也只是简单维修了一下。

        一路谈心,田丽彤感受了一番大自然的伟大,心情宁静了许多。

        她吐了口浊气,望着前方更加崎岖的山路,问道:“玉霞,还爬不爬了?”

        “不爬了,累死了。上面啥也没有了,就一破庙,有啥好看的。”

        张玉霞斩钉截铁地做了决定,几分钟前她们还在头疼呢,不知道秦宇和苏潇潇爬到哪去了,现在既然相遇了,四个人可以一起返程了。

        她俨然忘了在山下嘲讽别人的嘴脸,坚决不爬了。

        她又觉得自己做决定不太好,看向了苏潇潇:“潇潇,还爬吗?”

        “我听张姨的。”苏潇潇吓了一跳,她心里一直在担忧被田丽彤发现亲亲的事情,哪里还在意爬不爬山啊。

        “下山差不多就十二点了,咱也没带吃的,回去吧。”秦宇笑着道。

        要想爬到文庙,泉眼的位置不过一半左右,至少还得一个多小时路程。

        而且,文庙的山神自古是管事业和学业的,秦宇和苏潇潇都考完了,也没有去祈福的必要。

        田丽彤擦了下汗,点了点头:“那就回去吧,我定了个雅间,咱吃完饭就回去。”

        “好。”

        四人开始返程,走了几步忽然觉得有些腿软。

        上山容易下山难,几人下山的速度并不快,到山下时,时间刚好到了十二点。

        山下的小饭馆已经人山人海,还好田丽彤提前几天定了一个小雅间,关上门后安静了不少,大厅里的喧闹似乎被隔绝了。

        简单的点了几个菜,田丽彤叹气道:“腿有点酸,这才爬了一半就不行了,真是老了啊。”

        张玉霞感同身受,道:“孩子们也长大了,咱老老实实等着退休,过几年孩子们也该结婚了,到时候给孩子们带孩子。”

        “……”

        秦宇和苏潇潇齐齐缩了缩脖子,表示话题有点危险。

        谈到结婚,秦宇也有点发怵。

        他观察着田丽彤的脸色,看看她怎么接招,结果……他的眼皮瞬间就是一跳。

        田丽彤居然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

        随着秦宇成绩的提高,田丽彤现在虽然嘴上对秦宇依旧意见很大,但并没有以前那么排斥了。

        她这几天仔细想了想,苏潇潇虽然在她心中是最优秀的女孩子,但总归是单亲家庭,相亲市场上可是要扣分的。

        如果秦宇真的能考上理工大,自然足够配得上苏潇潇了。

        再加上苏潇潇的性格太过内向,她怕自己的宝贝女儿被男孩子欺负,就她这样的小受气包,恐怕被家暴了也不敢吱声。

        秦宇好歹知根知底,他要是敢对不起苏潇潇,她可以直接杀到张玉霞面前。

        再加上秦宇这些天的行为她都看在眼里,就算再有成见,她也不得不承认,秦宇太宠苏潇潇了,配得上温柔体贴四个字。

        短短几个月,苏潇潇脸上的笑容比高中三年都多了。

        她心想这几天对秦宇太过打压了,似乎也不太好,但确定婚事是不可能的,准备说些模棱两可的话,给母子俩点希望。

        她刚想张嘴,便听到秦宇道:“妈,结婚什么的还太早了,我和潇潇还小,没到谈婚论嫁的年龄呢。”

        “???”

        话语一出,在场的三个女人都傻了。

        不是,秦宇什么意思啊?

        张玉霞一脸懵逼,不知道自家儿子发什么疯,现在要是能把婚事定下来,不好吗?

        田丽彤则是想的更多,秦宇和苏潇潇整天腻着,这小妮子被他迷得魂都丢了一样,她虽然没见到,但怎么可能猜不到发生了什么。

        这小子不想负责?!

        苏潇潇则是小脸发白,紧抿着唇,桃花眼中水雾弥漫,可怜巴巴地看着秦宇,像是要被抛弃的小狗一般。

        秦宇一阵头皮发麻,直冒冷汗,重大失误啊,自己一句话得罪了三个女人。

        原来1v3的竟是我自己!

        慌归慌,但话题还是要终止的,鬼知道田丽彤怎么突然变卦了,再这么继续讨论下去,怕不是明天两人就要订婚了。

        他面色平静,认真道:“我是想说,婚姻是人生大事,无论是我还是潇潇都太小了,现在都无法做决定,潇潇刚刚变得开朗一些,你们不要给她太大压力。”

        闻言,田丽彤的面色这才稍稍有点好转。

        苏潇潇则是有些懵地眨了眨眼睛,自己感到压力了吗?

        她自己也没个答案,但心中却暗自松了口气,看来秦宇是怕她压力太大,不是不要她了。

        张玉霞依旧黑着脸,怒视着秦宇,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背叛革命。

        田丽彤有些感同身受地叹了口气,她当初就是太年轻,从省城下嫁到了一个十八线小县城,谁曾想嫁了一个渣男。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在想,自己如果没有遇到苏正凡,人生轨迹是否会变得不一样?

        婚姻,的确是慎重些好。

        这下子,房间内彻底陷入沉默了。

        四个人都不再聊这个话题,转而聊着一些没营养的话题。

        吃过午饭后,四人启程回家。

        路上秦宇和苏潇潇再次缩到了后排,他连忙去安抚着少女的情绪,悄悄说了一些贴心话,几下子又把她搞得面红耳赤,之前的一点点害怕全然消失不见。

        几人在单元门前分开。

        刚刚进家,张玉霞一把揪住了秦宇的耳朵。

        秦宇疼得直跳:“哎呦,妈你干嘛?”

        张玉霞一脸怒容:“你小子到底什么心思?说,是不是还惦记着姓江的那个女孩呢?”

        秦宇心中一震,差点双腿一软直接跪倒在地。

        知子莫如母,果然不是瞎说的。

        不过他可是身经百战了,大脑飞速运转,面不改色道:“妈,我这是以退为进啊,田姨对结婚有心理阴影,你现在逼迫她,只会让她反感。我和潇潇关系好就行了,到时候潇潇硬要和我在一起,生米煮成熟饭,田姨她能反对吗?”

        他据理力争着,但和江筱雪的事情,他是只字不提。

        张玉霞撒开了手,沉吟一下,好像是这个道理。

        她好像是有些心急了,婚姻就是田丽彤心中最大的刺。

        再说了,潇潇胆子那么小,老是说结婚的事情,吓到她了怎么办?

        但让她承认错误是不可能的,哼道:“反正你不能辜负潇潇,还有什么生米煮熟饭,你不准做太过分的事情!”

        “放心吧,我有分寸。”

        秦宇讪讪地答应着,暗自松了口气。

        危机暂时化解了。

        但他怎么觉得自己离挨刀又近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