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网游竞技 - 重生后,不小心群发了表白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七章 初吻

第九十七章 初吻

        第98章初吻

        最终,秦宇还是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只是简单的贴贴而已。

        电影看完后,时间还早,苏潇潇却是眼眸发红,颇有些掉眼泪的趋势。

        虽然大部分时间都被秦宇给浪费了,但她还是沉浸在了电影之中,感动于男主与女主纯真的感情。

        秦宇一阵无语,整个电影院恐怕也就她在认真看电影了。

        这种垃圾爱情剧,只要名字好听点,就能骗到一大批人,其实大部分人进去根本不看。

        简直躺着赚钱。

        他看了眼时间,不到四点钟,问道:“接下来想去哪?”

        煤县实在是太小了,根本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秦宇宁愿和少女呆在家里,按按摩,探索下身体的奥秘。

        可惜苏潇潇依然不想回家,嗫嚅道:“去公园吗?”

        “好。”

        煤县南山公园,这里设施老旧,就算是周末也没多少人。

        广场舞大军还没有开始,篮球场已经被两队人马占领,除此之外,人多的地方就是秋千了,一共两个秋千,周边围观和排队的却有十多个熊孩子。

        秦宇问道:“要荡秋千吗?”

        “……”

        苏潇潇眨着桃花眼,似乎回想起了什么,轻轻点头。

        秋千算是公园最火爆的项目,周围围了不少小孩,两个男孩玩的不亦乐乎。

        其他孩子们眼巴巴地看着他们,几个还在他们身后奋力地推着,希望这两个人早点玩过瘾。

        看着如此熟悉的场景,秦宇突然一阵恍惚,又回想起了一些事情。

        他从小个子就高,当年可是公园一霸,只要他来了,其他熊孩子自动让座的那种。

        当然他也带过苏潇潇一起来玩,不过并不是让她玩儿,而是让她推背。

        小女孩同样眼巴巴地看着,咬着牙,鼓着小脸,使劲地把他推高。

        但秦宇却一次也没让她玩过。

        想起这些,秦宇便嘴角一抽,自己从小就这么欠揍吗?

        前世会把这么好的青梅弄丢,简直活该。

        他心情瞬间不好了,脸一黑,来到了一个正在荡秋千的熊孩子面前,问道:“你爸妈呢,自己一个人来玩?”

        “当然。”男孩一脸骄傲,表示自己不是小孩子了,不需要家长陪着。

        “那你还不下来,都tm玩多久了?”

        秦宇厉声一喊,小男孩大惊失色,连忙从秋千上跳了下来。

        周围的小孩都是一脸的害怕,齐齐后退几步。

        秦宇一米八五的大个,在他们眼中无疑是大人了,大人还和小孩子抢秋千,他们还是头一次见。

        秦宇给他们狠狠地上了一课,什么叫社会险恶!

        苏潇潇:“……”

        苏潇潇脸蛋微红,下意识地一个后撤步,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秦宇嘿嘿笑着,走过去把她拉到了秋千旁。

        “我的小公主,请上座。”他做了一个滑稽的绅士礼,手指着秋千,公园的秋千其实质量并不好,皮质的部分都起皮了。

        苏潇潇抿了抿唇,小心翼翼地坐了上去。

        秦宇来到了她的身后,覆在她的小脑袋上,道:“双手一定抓牢了,还有,你穿着裙子呢,双腿不要太开。”

        苏潇潇连忙并拢双腿,紧张道:“别太用力。”

        作为一个老推背人,她当年可是用吃奶的劲推秦宇的,可是一个小女孩能有多大力气,秦宇荡起来的角度依旧不大,还一直埋怨她力气小。

        她真怕秦宇也用全力,直接把她甩到天上去。

        “放心吧,我轻轻的,不疼的。”

        “?”

        “芜湖,起飞咯!”

        秦宇嘿嘿一笑,少女的惊呼声中,秋千猛地向前荡去,他并没有用多大力气,少女离开地面的角度大概七十度,远没有到秋千的极限。

        几个熊孩子却是顿时露出了鄙夷的神色,大人也不过如此嘛。

        他们可是以荡秋千的角度来比较的,一般而言,能荡出钝角的,都是大哥。

        秦宇一个眼睛瞪过去,几个熊孩子顿时一惊,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了。

        他继续在苏潇潇身后推着,少女越荡越高,从开始的忐忑也变得娴熟起来,脸蛋上逐渐出现了丝丝笑容。

        看着她如花般美丽的笑脸,秦宇有些乐此不疲地推着,少女原本就该在欢乐中长大啊,但因为种种原因,却变得如此内向而敏感。

        从此之后,少女的笑容就由他来守护吧!

        也不知道荡了多久,熊孩子们自觉无趣,也不敢和他们争抢,齐齐去了旁边的秋千。

        “够高吗?”秦宇手上的力气又大了几分。

        “够、够了。”

        苏潇潇吓得小手抓紧扶手。

        突然,不远处一阵骚动,秦宇看了过去,之前被他抢秋千的熊孩子拉着一个男人走了过来。

        靠,这小子不讲武德!

        溜溜球!

        秦宇毫不犹豫,拉着苏潇潇就跑,男孩子的家长追了几步,最终停了下来,嘴里骂骂咧咧的,不知说着什么。

        “呼、呼……”

        两人一路跑了五分钟,苏潇潇轻轻喘着气,白洁的额头上有了细细的汗水,小脸上的表情有些害怕,但不一会儿又出现了浅浅的笑容。

        秦宇指了指一个长椅,道:“休息一会儿吧。”

        “嗯。”

        长椅位置有点偏僻,周围没有多少人,坐下后可以看见南边巍峨的高山。

        煤县周边山不少,交通并不便利,和市里一直没有通火车,不少企业进不来,后来高速公路修通后才有所好转,但经济依旧不行。

        他没有多想,看向了身旁的少女,洁净的小脸红扑扑的。

        他随手把少女拉到了自己怀中,放在了自己腿上。

        苏潇潇惊呼一声,慌张地四处看了一下,几个熊孩子还在争抢秋千的所有权,不远处传来球鞋摩擦地板的声音,并没有人注意这边。

        她羞涩地看了秦宇一眼,接着又连忙低下了眼帘,电影院中也就算了,漆黑一片,现在却是在公园里啊。

        秦宇看着她红润的面颊,轻声道:“潇潇。”

        “嗯。”

        “心情好点没有?”

        “好、好多了。”

        苏潇潇的眼眸泛着盈盈的光泽,原来他一直知道自己心情不好啊。

        她眼眸湿润,道:“谢谢。”

        啪!

        一声闷响。

        “唔――!”

        苏潇潇小屁屁一疼,小脸通红,不解地看着秦宇。

        “以后不准和我说这两个字。”秦宇故意黑着脸,手却是放在了上面,没有挪开的意思。

        苏潇潇连忙点头,一脸要哭出来的表情。

        秦宇倒是把手拿开啊。

        他干咳一声,挪开手,摸着她的脑袋,问道:“所以呢,能和我说说发生什么事了吗?”

        “……”

        安静了几秒钟,轻柔的微风吹过,耳边喧闹的声音仿佛都飞远了许多。

        苏潇潇沉默几秒钟,神情一黯:“爸爸今天要回家,他们一定会又吵架的。”

        秦宇面无表情,手中却是不自觉地抱得更紧了一些。

        和他猜的差不多。

        当年田丽彤离婚时,和苏正凡,也就是苏潇潇的爸爸签订过协议,他每个月给母女两人500元的抚养费,但随着时间流逝,物价飞涨,这点钱自然不够了,两人因此争吵过无数次。

        可惜苏正凡已经有了新的孩子,一儿一女,再加上苏潇潇性格内向,和这个所谓的爸爸根本没话说,两人的关系逐渐淡漠。

        他更不愿意给钱了。

        秦宇沉吟一下,道:“他们的事情就交给他们自己处理吧,你不用管。”

        “嗯。”

        苏潇潇点着先脑袋,神情依旧有些失落。

        啪!

        “!”

        又是一声闷响,苏潇潇娇躯再次一颤。

        “都说了让你开心点。”

        “嗯。”

        苏潇潇连忙应了一声,生怕再被打屁股。

        秦宇叹了口气,沉思片刻,道:“潇潇,和我说说吧,开学典礼的事情。”

        听到开学典礼四个字,苏潇潇身体猛地变得僵硬无比。

        她小脸苍白了一些,摇着小脑袋:“没、没什么。”

        啪!

        “!”

        苏潇潇再次猛地一颤,哭丧着脸,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

        秦宇顿时有些不忍心了,但是,他觉得还是问清楚的好。

        这是一个解开少女心结的机会。

        他努力沉住气,没有心软,板着脸,一副她不老实交代,他就不罢休的表情。

        过了几分钟,苏潇潇终于开口了。

        “那天妈妈和爸爸大吵了一架,说学音乐的没有一个好男人,砸了家里的所有乐器……我吓坏了,从那天起,我一看到乐器就会手抖。”

        她难得说了这么多话,眼中闪烁着晶莹的水汽,带着令人心碎的哭腔:“都、都是我的错……”

        秦宇没有打断她,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轻拥着她不断颤抖的身体,摸着她的小脑袋,安抚着少女的情绪。

        他帮她擦拭着泪水,过了几分钟,等到她哭够了,才柔声道:“当然是你的错,知道错在哪吗?”

        苏潇潇吸着小鼻子,带着浓浓的哭音,道:“我、我擅自不参加节目,导致班级没有表演节目……”

        秦宇果断摇头:“不是。”

        不是吗?

        苏潇潇抬起小脑袋,弱弱地看着秦宇,沾满泪水的脸颊上充满了疑惑。

        秦宇认真道:“是你没有找我。”

        苏潇潇张了张嘴,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我们可是最要好的青梅竹马,世界第一好,出了这种事情,你为什么不找我?”

        秦宇黑着脸,哼道:“还有这一次,我和你说过了吧,有什么事情要第一时间找我,你又藏在自己心里了。”

        “对、对不起。”

        苏潇潇连忙道歉,声音弱得令人心碎。

        秦宇依旧板着脸:“不行,道歉没用,你不乖,我要惩罚你。”

        “……”

        苏潇潇一脸可怜巴巴的表情,小手下意识地挡在了小屁屁前。

        然后。

        “唔――!”

        少女桃花眼瞪得很大,里面写满了不可置信。

        清凉的夏日,甜蜜的初吻,少年少女的唇紧紧地贴在了一起,再没有丝毫缝隙。

        这一吻,终究是落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