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网游竞技 - 重生后,不小心群发了表白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终于能狠狠地超了!【求追读】

第六十三章 终于能狠狠地超了!【求追读】

        秦宇灼灼的视线下,江筱雪的小脑袋越来越低,漂亮的脸蛋上满是羞人的红晕,一直蔓延到了雪白的脖颈、如玉般滑腻的耳朵。

        没人知道两人的小秘密,此时还都被秦宇的150震惊着。

        又过了几分钟,张巧兰发完了最后一份试卷,来了一个现场总结:“我们班的数学成绩还算可以,在全县也能排在前列,但部分学生居然没有及格——”

        她顿了一下,扫视着几个学生,怒道:“这部分学生给我写试卷分析,一道题一道题的写,哪里不会,为什么丢分,必须给我写清楚!”

        “……”

        威严的声音落下。

        没及格的同学们顿时面色惨白,一阵哀嚎。

        所谓的试卷分析是非常折磨人的,除了要分析错题的原因,还得彻底掌握,去办公室给张巧兰讲题。

        尤其是几个刚好考了89分的,已经一脸生无可恋。

        接下来的时间张巧兰不准备讲题,而是让学生们自由讨论、复盘。

        她说道:“班长和学委维持秩序,秦宇,你跟我来一趟。”

        秦宇打了个哈欠,跟着她出了教室,进了数学组办公室。

        教室办公室里没几个人,几個老师正在备课,看到秦宇后,眼眸中都有些诧异。

        张巧兰在椅子上坐下,丢过来一个成绩单:“看看你的成绩。”

        秦宇扫了一眼,江筱雪不出意外地出现在了第一名的位置,他的记忆中,她的名字就没有掉出过前三名。

        他在中下游的位置找到了自己的成绩。

        语文73,数学150,英语32,理综163。

        “你的其他科目怎么回事?”

        张巧兰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你的语文怎么会打73分?我看过你的卷子了,作文为什么不写?”

        “肚子疼,拉屎去了。”秦宇随口敷衍着。

        一个有味道的回答。

        旁边一个正在喝茶的老师直接一口喷了出来,张巧兰嘴角一阵抽搐,很想说可以拉完了继续回来答题。

        但转念一想,这次模考的监考异常严格,恐怕出考场就不让进了。

        她只好又问道:“其他科目呢,你理综怎么回事?物理几乎满分,化学几乎零分,你是怎么做到的?”

        秦宇一摊手:“不会啊。”

        “……”

        张巧兰无语了,偏科的学生她见过,但秦宇这样的,还真的从来没见过。

        但无论如何,秦宇的名次还是进步了一大截。

        从大专都费劲飞窜到了二本边缘,只能说是奇迹了。

        如果语文作文写了,满分60分,至少也能拿30分,名次直接进入全校前200名了,混个二本不成问题。

        张巧兰无奈叹气,道:“有人怀疑你作弊,但我知道你是自己做的,以后数学课和物理课你可以适当的学习一下其他科目。”

        “好。”

        秦宇有些意外,很少有老师会做出这种让步,不过他的偏科太过明显了,很合理。

        亏得自己还以为她是小肚鸡肠的女人呢,错怪她了。

        他又道:“我还有一个要求——”

        张巧兰顿时瞪眼,居然还敢提要求?

        秦宇可不怕她,侃侃道:“我这个人比较内向,自己学习还行,给别人讲就不行了,希望这段时间能让我自己学习,不要让我上台讲题、浪费时间了。”

        “……”

        张巧兰嘴角直抽搐。

        就你还内向?

        上次秦宇差点把洛必达法则都讲了,讲的不是很开心吗?

        还顺带整了肖绸一波,她都害怕他把肖绸的心态搞崩了。

        秦宇却是早就想好了,先给她打一个预防针,免得到时候再喊他上去讲题。

        他的金手指仅限前世做过的题目,几次模考冲个高分还行,遇到没做过的题可就搞笑了。

        “我会和其他老师沟通的。”

        张巧兰沉吟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事情敲定,秦宇就要离开,张巧兰整理着桌面,像是不经意道:“你的短信是发给江筱雪的吧?要是真喜欢她,就不要影响她的学习。”

        靠!

        秦宇心中咯噔一下,这老娘们又在诈他!

        果然,自己就没错怪她,更年期的女人就是如此恐怖。

        他前世也曾招惹过一个更年期的女人,结果第二天差点脱水,腰和断了一样,简直留下心理阴影了。

        “什么短信?”

        他茫然地眨着眼:“张老师,我怎么不知道伱在说什么?”

        “……”

        张巧兰阴沉着脸,目光凌厉,只觉得秦宇不像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更像是一个狡猾的老狐狸。

        但她从秦宇清秀的面颊上找不到丝毫破绽,一阵气急,只得冷冷道:“马上就要高考了,如果江筱雪的成绩下降了,指定没你好果汁吃!”

        ……

        回到教室时,差不多要下课了。

        同学们大多都在讨论错题,临近高考,大家的学习劲头都不错,或多或少都想提高点分数。

        江筱雪正做着习题册,她错的题目主要是压轴题,还有几道粗心做错的小题,十分钟就复完盘了。

        叮铃——!

        秦宇刚刚一屁股坐下,下课铃便响了起来,江筱雪娇躯一颤,飞快地把笔放下,起身就走。

        “班长大人,你去哪?”

        秦宇一把拽住了她纤细的胳膊。

        “上厕所啊。”

        江筱雪眼神躲躲闪闪地避开,几乎把心虚两个字写到了小脸上。

        秦宇乐了,直接笑出了声,这个少女也太可爱了吧?

        “好,我等你回来。”

        他松开手,惬意地伸了个懒腰:“给你三分钟时间,能完事吧?”

        “……”

        江筱雪一阵咬牙切齿,这个家伙,一个大男人,至于这么斤斤计较吗?

        她重重地怒哼一声,心知是躲不过了,又坐了下来。

        秦宇眨着眼:“怎么不去了?”

        江筱雪鼓着脸颊,赌气道:“不想去了,不行吗?”

        “那可不行。”

        秦宇正色道:“憋着对身体不好,容易得前列腺炎,哦,你没有,那也不能憋着,该释放就得释放。”

        “你闭嘴!”

        江筱雪怒瞪着他,粉脸含煞,白腻的肌肤羞红得像是渗了血似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个家伙……居然和一个女孩子一本正经地讨论憋尿,脸皮是有多厚啊?

        秦宇微微笑着,果然啊,少女瞪人时不经意展现出的风情,依旧如此令人心动。

        “我有道题不会做,想请教班长大人。”

        他装模作样地道:“一个超难的不等式问题——”

        “什么?”

        秦宇的思维太过跳跃,江筱雪眨了眨眼,蹬着他的明眸格外无辜。

        不等式问题……在高考数学中的确是难题,一般都是作为压轴题出现,她遇到了也会觉得棘手。

        秦宇咧嘴一笑:“150应该是大于135吧?”

        “……”

        江筱雪的小脸肉眼可见地鼓了起来,像只充气的河豚一般,粉嫩的面颊晶莹剔透得让人想要咬一口。

        她紧咬银牙,粉拳捏得咯咯响,表示要气炸了。

        “既然如此——”

        秦宇脸上说不出的得意:“班长大人,还记得我们的赌约吧?”

        看着少女因娇羞而低下去的小脑袋,秦宇的笑容愈加嚣张,都快歪到天上了。

        等了这么多天,可终于能狠狠地超了!

        江筱雪一阵咬牙切齿,这家伙怎么就这么小气啊,抓着赌约不放了吗?

        她心态小崩,干脆低着脑袋装起了鸵鸟,不搭理他了。

        秦宇嘿嘿笑着,从书包里掏出了一份崭新的a4纸,纸张雪白,一侧用订书针整齐地订着,封面赫然写着【战略合作伙伴协议】几个字。

        江筱雪美眸瞪大,人都傻了。

        之前她就看到秦宇在偷偷摸摸搞小动作,还以为他是在看漫画书,没有多想,没想到他还能搞这么一出。

        “打开看看。”

        秦宇把手中的协议书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她的手中,对她挤着眼睛。

        江筱雪耳根子发烫,连忙把协议书压在了试卷下侧,有些心虚地向四周看了看。

        学生们要么趴在桌子上睡觉,要么还在讨论这次的考试,对着答案,没人注意到这边。

        她这才慢慢地翻开了第一页,里面的内容都是手写的,密密麻麻地写满了一张a4纸。

        秦宇的笔迹不算特别好看,但连体的部分非常潇洒,一看就努力练习过,至少也得有两年半。

        她从上往下看着。

        【本协议签订人:甲方-秦宇,乙方-江筱雪】

        【第一条,作为战略合作伙伴,两人关系进一步亲密化,首先要体现在称呼上,协议签订之日起,甲方称呼乙方为小雪,乙方喊甲方秦宇哥哥。】

        只是看了第一条,江筱雪就蚌埠住了。

        啪!

        她直接重重地把封面重新盖上,脸颊红的要滴出血来,越想越气,有些羞愤欲绝,作势就要把手里的协议书给撕了。

        秦宇眼皮一跳,连忙制止道:“别冲动,你继续往后看啊。”

        江筱雪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冷哼一声,坚决不看了。

        第一条就这么过分,还有继续看的必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