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网游竞技 - 重生后,不小心群发了表白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汗、我倒、哈哈(求追读)

第三十四章 汗、我倒、哈哈(求追读)

        煤县的凉粉算是一大特色了,人们平时闲暇了总喜欢来上一碗,尤其是放几勺辣椒油,色香味俱全。

        曾经有牛人要了一个凉粉,结果吃了整整两碗辣椒,最后和摊主打了起来,成了煤县的趣谈。

        秦宇大脑中思考着,三两下吃完了,擦了擦嘴,问道:“刚子,你喜欢齐红吧?”

        “卧槽,宇哥你怎么知道的?”张刚吓了一跳,一脸扭捏的表情。

        “你个大老爷们扭捏个屁啊?”

        秦宇一脸恶寒,无语问道:“你不打算追她?”

        “没希望的。”

        张刚一脸萧瑟,长叹口气,摇了摇头。

        秦宇眨眨眼,难不成,他已经a了上去,然后打出gg了?

        他说道:“依我看,她对你绝对有好感。”

        “真的?”

        “没有好感的话,会每天让你抄?”

        张刚顿时来了精神,他偶尔还是会写作业的,当然不会自己做,大部分就是抄齐红的。

        但他很快又叹气道:“我也在尝试,但她的反应很差。”

        秦宇问道:“你怎么和她聊的?”

        “聊qq啊,她家里有电脑。”

        “走,我去给你分析分析。”

        ……

        还在考试时间,网吧内没几个人。

        两人来到了老位置,开了机,秦宇上了自己的qq,准备给江筱雪留个言,说下网店通过审核的事情。

        江筱雪没有手机,能联系她的就是qq了,她晚上回家的话会看到的。

        “网店审核通过了,账号密码发你了,店铺装修的事情交给我,上架商品和联系客服就交给你了。”

        发送!

        这时,他转头一看,张刚已经上了qq,他便道:“你打开聊天记录,我看看。”

        张刚找到了齐红的头像,经典蓝发少女。

        聊天框弹了出来,他先是查看着张刚发过去的信息。

        “在吗?”

        “吃了吗?”

        “汗。”

        “倒。”

        “哈哈。”

        秦宇:“……”

        看着屏幕,他尬的五官都扭在了一起,直接用脚趾扣出了一個三室一厅。

        不得不说,充满了这个时代的气息。

        反倒是人家齐红的回复的比较正常。

        “吃了,我妈抄了黄豆芽。”

        “刚做了作业,今天的题好难啊……”

        “那个,我去洗澡了。”

        “……”

        张刚幽幽地看着秦宇:“宇哥,为什么每次聊几句她就去洗澡了啊?女生真的这么爱干净吗?”

        秦宇撇撇嘴,女生再爱干净,也不可能每天刚好一聊天就去洗澡啊。

        上午聊天上午洗澡。

        下午聊天下午洗澡。

        晚上聊天还是洗澡。

        能每天和你尬聊几句,已经是人家给面子了。

        “可能她有洁癖吧。”秦宇随口道。

        张刚顿时满是憧憬而甜蜜的笑容:“嗯,我也觉得,她是个爱干净的女孩子。”

        “……”

        秦宇嘴角一阵抽搐,怪不得上一世追不到人家呢,这水平能追到女孩子有鬼了。

        他摇头叹气:“刚子,伱这样聊天,跟人家能有个屁的进展。”

        “啊?那要怎么聊?”

        张刚觉得自己没有问题,他可是百度了不少和女生的聊天方式,做了好久的攻略好不好?

        他不服气道:“宇哥,康康你的!”

        秦宇一惊,这什么虎狼之词?

        他摇头道:“我的没有任何参考价值。”

        滴滴——!

        刚好,秦宇的qq响了起来,一个卡通猫咪的头像闪烁个不停。

        张刚很是不服气,一个劲地说想看,秦宇没办法,只好随手点开。

        安楠发来的。

        “哇,学长,你怎么这个点上线了,买新手机了?”

        现在能上qq的手机挺多了,但秦宇和苏潇潇用的都是父母淘汰下来的老式手机。

        别说上qq了,看个电子书每页都只能显示几行,翻页翻个不停。

        “在网吧。”

        “真不愧是学长,这么早就交卷了!”

        “全蒙的。”

        安楠一惊,暗道不好,知道秦宇学习不好,连忙选择换个话题。

        她眼珠子一转,小手快速敲击着手机:“嘻嘻,学长,我们真有缘分呢!”

        秦宇隐约觉得她要说骚话了,问道:“怎么有缘分了?”

        “你在用qq,我也在用qq,这不是有缘分是什么?”

        秦宇:“……”

        我在呼吸空气,哀酱也在呼吸空气,我觉得和哀酱更有缘分。

        他直接回道:“江筱雪也在用qq。”

        一句话,杀死了比赛。

        教室中,安楠的小脸鼓得像只河豚,手指捏的直接发白,都要把手机捏碎了。

        她愤怒道:“啊啊啊,学长,不准和我提这个可恶的女人,我要生气了!三个生气表情!”

        秦宇随手回道:“那你生气吧,别打扰我玩游戏。”

        “呜呜呜,学长,你好无情。”

        安楠一脸哭丧,又道:“学长,你在网吧吗,我出来找你?”

        秦宇淡淡道:“不准逃课。”

        安楠鼓着小脸:“可是人家想见你啊。”

        秦宇耳边似乎响起了少女撒娇时甜腻的声音,差点就要答应了,连忙摇了摇头。

        “360个月后再见。”

        “好鸭!”

        安楠快速敲出去两个字,随即愣了几秒钟,哭唧唧道:“这不是30年吗?我会变成望夫石的!三个哭泣表情。”

        ……

        好,聊天暂时结束了。

        安楠从来不会主动结束聊天,秦宇觉得和她聊下去会没完没了,便随手关掉了聊天框,转过头发现身旁的张刚已经目瞪口呆。

        不是,还能这么聊天的?

        原来……这就是秦宇的烦恼吗?

        果然,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

        秦宇安慰道:“刚子,人和人不能一概而论。”

        张刚面若土灰,一脸绝望:“宇哥,我觉得我没戏了。”

        秦宇面无表情,有点自知之明,还有的救。

        他思索一下,无语道:“你们不是初中同学吗,共同话题不少,你倒是聊啊。”

        张刚犹豫一下,道:“我初中学习差的可怕,和她几乎没说过话,没得聊啊?”

        秦宇:“……”

        这脑回路,无敌了。

        真是小刀拉屁股,开了大眼了。

        女生都是话痨好不好,和你没话说……那真的只是和你没话说。

        只要开关正确,她们每天都有说不完的话。

        就连江筱雪这样的女神,都有分享欲爆棚的时候。

        他越想越无语,在他看来,张刚追齐红绝对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张刚虽然长相普通,但齐红也很一般,外貌上谁都没法嫌弃谁。

        学习也半斤八两,都属于上本科很费劲的那种。

        而且,好歹做了六年同学,张刚只要方法正确,攻略的难度还是很低的。

        “你聊初中就只聊初中?你延伸话题啊,聊她初中时的趣事,聊初中同学,话题这不就来了?”

        秦宇一脸的恨铁不成钢:“聊得开心了,再周末约出来玩,看个电影,喝个奶茶,再表个白,不就成了?”

        张刚恍然大悟,一脸跃跃欲试:“宇哥牛逼,成了请你撸串!”

        秦宇摇了摇头,懒得再说,作为基友,只能指点到这里了。

        他打开网店界面,里面空空如也。

        网店都是要装修的,尤其现在几乎都是电脑端浏览,网页装修的精致一些,效果还是蛮好的。

        现在资金紧缺,秦宇准备自己上,打开百度下了一个ps。

        ps秦宇前世还是学过一点的,比起编程语言,软件的变化不大,现在再加上金手指的帮助,操作起来极为流畅。

        秦宇打算把店铺装修成浓浓的猛男风格,什么淡粉色、萌妹子、猫咪图片,全给他整上。

        没有猛男能拒绝粉色和猫咪。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宇感觉什么柔软而美妙的东西突然搂住了自己的胳膊。

        “学长,好可爱的图片啊!”

        “……”

        腻腻的甜美声音在耳边响起,秦宇眼皮一跳,动了下胳膊,瞬间知道是什么邪恶的东西了。

        他一转头,果然看到了安楠洋溢着笑容的小脸。

        她眨着灵动的眼睛,看着秦宇p到一半的猫咪图片,几乎要闪出星星来了。

        砰!

        秦宇立马一个暴栗敲了过去:“不是不让你逃课吗?”

        安楠抱着脑壳,委屈道:“学长,已经下课了啊。”

        秦宇眨眨眼,看了眼时间,好家伙,已经六点多了。

        看来有些太投入了,一眨眼几个小时过去了。

        他黑着脸:“你发过誓不再来网吧的,安楠。”

        “我那时候没说完啊。”

        安楠嘟着嘴,委屈巴巴的样子,几秒后,一咬银牙,突然挺胸:“我甘受惩罚也行,学长,你不希望我受到惩罚吗?”

        秦宇:“……”

        惩罚如果应现了,你恐怕是走路都费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