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网游竞技 - 重生后,不小心群发了表白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秦志刚:孽子!(求追读)

第二十七章 秦志刚:孽子!(求追读)

        看着桌子上的汞柱式血压计,秦志刚和张玉霞彻底懵逼了。

        秦宇满意一笑,他知道自己老爸的嘴有多硬,怕是比泰拉石都要硬,如果只买一个血压计,根本说服不了他。

        他再次为秦志刚绑上绑带,开始测量。

        水银血压计其实不难使用,听到的第一个没有杂音且有规律的律动声便是高压,最后一声就是低压。

        秦宇并不专业,肯定量不准,但也大差不差,反正秦志刚的血压已经飙上160了,不可能听到150。

        一分钟后,秦宇摘下听诊器,说出了结果:“高压164,低压107。”

        还没等秦宇再说什么,便感觉自己的耳朵一阵锥心的疼痛。

        “哎呦,妈你干嘛?!”

        张玉霞面色不善,死死地拧着他的耳朵:“你买这么多干嘛,有你这么浪费钱的?”

        秦宇疼得一阵龇牙咧嘴,赶紧站了起来,好不容易才挣脱开来。

        张玉霞心疼地看着摆在桌上的三个血压计,都已经拆了包装了,怕是退不了了。

        他瞪着秦宇:“说,哪来的钱?”

        秦志刚开始了混合双打:“你该不会是在哪赊账了吧?”

        “我不是攒了点钱嘛,也没花多少。”

        秦宇揉着耳朵,叹气道:“妈,健康没小事,你说咱努力工作是为了啥?别说几百块钱了,就算是买十个,能让我爸重视起来也值啊。”

        “……”

        张玉霞和秦志刚齐齐愣住了。

        秦宇有自己的小金库,他们当然知道,隔几天就会掀开床扳看一眼他攒多少了。

        没想到他居然跑去买血压计了。

        张玉霞的眼眸突然有些发红,秦志刚心中也是百味杂陈。

        儿子懂事了啊。

        秦宇简单的一番话让两人大为感动,也顺利地把他们的注意力转移到了秦志刚的身体上。

        张玉霞想了一下,问道:“要不问问慧珍吧?”

        秦慧珍,秦宇的小姑,县医院的内科医生,结婚较晚,孩子刚刚上小学。

        秦志刚眼皮一跳,一个劲地摇头:“这么晚了,慧珍估计已经睡了,问什么问,明天再说吧。”

        “没事,我来打,小姑心疼我,不会怪我的。”

        秦宇熟练地掏出了手机,一個电话直接拨了过去。

        秦志刚:“……”

        他嘴角一阵抽搐,感觉自己生了一个孽子。

        几秒钟后,电话接通了,秦宇打开免提,和她简单地说了情况。

        听到数值,秦慧珍被吓了一跳:“二哥的血压这么高了?”

        听她的语气,张玉霞终于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赶忙道:“慧珍,给他开点药吧。”

        秦慧珍沉吟一下,道:“嗯,降压药先吃着,高血压得长期服药观察,调和剂量,一种药如果压不住,还得上多联疗法。还有,二嫂,千万不要再让二哥喝酒了。”

        张玉霞用笔认真地记下了一个药名,又聊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秦宇瞥了一眼,硝苯地平缓释片,比较常规的长效降压药,也不知道能不能压住。

        张玉霞面色不善地看着秦志刚:“谁让你天天喝酒?这下喝出毛病来了吧?”

        “是是是,以后一定注意。”秦志刚缩着脖子,连连点头。

        看到张玉霞开启了说教模式,秦宇这才松了口气,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

        “总之,爸明天就把药吃起来吧,长期降压药很稳定,也没什么副作用,千万不要随便停药。”

        说完,他就向着卫生间走去。

        解决了一桩心事,秦宇的心情大好。

        前世的秦志刚死于脑溢血,和高血压息息相关,如果能把血压控制住,发病的概率会降低许多。

        当然,也不能算是彻底完事了,等到将来,一定要拉着父母去医院彻彻底底做一个全身检查。

        几下脱了个精光,打开水龙头冲着热水澡,嘴里哼着歌。

        “那时的我们拥有,没有污染过的清晨,嘀嘀嗒嗒的秒针,却留不住一个黄昏……”

        洗完澡已经十点多了,张玉霞回卧室睡觉去了,秦志刚一个人在客厅里抽着烟,还在看神剧。

        看到秦宇,秦志刚眼一横:“小子,你过来。”

        秦宇眼皮一跳,老爸不会是破防了吧?

        他在秦志刚身旁坐下,秦志刚沉默了几秒,开口了:“这三个血压计花了不少钱吧?”

        “没多少。”秦宇摇了摇头,他倒没有和老爸客气,一共也就花了400块钱,现在兜里还揣着1600巨款呢。

        秦志刚从钱包里掏出五百块钱:“我和你妈最近太忙了,都没时间照顾你,你别委屈了自己。”

        秦宇看着面前的五张大钞,人傻了。

        这都行?

        早知道买十个了。

        看到秦宇不接,他直接塞到了秦宇手里:“臭小子,和我客气什么?”

        秦宇挠了挠头:“我是说……能不能再多点?”

        “滚!”

        秦宇利索地把五百块装入兜里,陪着他看了一会儿电视,奇侠们再次飞天遁地,看得他一愣一愣的。

        他闻着秦志刚身上的酒味,叹气道:“爸,酒真的不能再喝了。”

        秦志刚摇了摇头:“爸也不知道自己血压这么高了,放心吧,药会吃起来的,但这酒……是真的戒不了。”

        “爸,咱家也不缺钱,拼了命值得吗?反正你和老妈都是铁饭碗,旱涝保收,将来退休了带着我妈出去转转,多好。”秦宇眉头紧皱,重生前,他对金钱同样很看重,毕竟每个月找女技师按摩就得花几万块。

        但重生后他反而看淡了。

        一方面是觉得钱会很好赚,另一方面则是突然醒悟,原来自己身边有这么多比钱重要无数倍的事物,有这么多美好而珍贵的人。

        “你不懂,爸还想往上爬。”

        秦志刚猛吸了口烟:“伱再给爸几年时间,爬不上去就算了。”

        “唉。”

        秦宇无奈叹气。

        他没有在体制内呆过,无法理解秦志刚的执着。

        但他也不能就这样否定了老爸的人生理想,不过现在的秦志刚已经四十多岁了,在他看来已经过了上升的最好时机。

        血压如果能控制住,问题不是很大。

        他又陪着秦志刚看了几分钟电视,回卧室去了。

        手机有一条未知信息,安楠发来的。

        “学长,我已经到家啦,谢谢你今天陪我,晚安!”

        像这样的短信,安楠每天都会发,多的会说一些今天发生了什么,少的只有晚安两个字。

        秦宇的手机里有好多,他虽然从来没有回复过她,但却都存了下来。

        他的手指按到了删除键,犹豫了一下,又取消了。

        他打开窗户,望着窗外清澈的夜空,眼前浮现出了少女发短信时期盼而忐忑的小脸,不由叹了口气。

        他本想发一些绝情的话的想法瞬间打散了,缓缓合上了手机,处理方法和之前一样——没有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