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网游竞技 - 刀剑之灰色轮舞者在线阅读 - 71、三个剑技天才的战斗

71、三个剑技天才的战斗

        “院长,不是说皇族打算借机动手吗?但是最近似乎很平静的样子。”紫曜学院的议事厅之中,长老们正在跟赫连远讨论这这件事情。

        而嬴洛他们自然也是随行坐在其中了,毕竟他们是赫连远的客气,而且看样子还一副很熟的样子,所以对于他们会在这里跟他们一些商讨这些事情,并没有觉得很奇怪。

        “越是平静,才让人越不安啊!”赫连远最近倒是安静了许多,而且他总有一种很不详的预感,最近心也跳的有些难受。

        “薄公子,薄爷,你们怎么看呢?”赫连远还是下意识的向嬴洛和薄风止看过去问道:“难道我们传递消息出去的事情,已经能被发现了?”

        “如果被发现了,他们就会更快动手,而不是坐以待毙。”薄风止对赫连远的说法并不赞同的说道撄。

        “而且,我们消息传递出去的渠道很隐秘。”嬴洛一脸认真的模样说道:“隐秘到我都不知道怎么传递出去的。”

        ……众人对于嬴洛的这个说法,真的是不知道说什么了偿。

        这么说起来,怎么有一种很不靠谱的样子呢?

        “为什么,我会觉得有一种很不靠谱的样子呢?”桀雾的一句话说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公子,你不是会这样的人啊,你做事不是向来有分寸吗?”

        “这样没有分寸吗?”嬴洛微微的皱眉,有些不解的问道。

        “那你是怎么传递出去的?”赫连远不由的好奇的问了一句道:“你在颢天州应该没有认识的人吧,还是薄爷在这里有势力?”

        “这里没有。”薄风止很老实的回答道。

        “啊?那是从哪里传递出去的?”赫连远不由的觉得好奇的看向嬴洛问道。

        “朔夜啊!”嬴洛也并没有隐瞒:“他的情报网可是遍布九州大陆,所以找他传递消息,最合适不过了。”

        嬴洛只是稍微的提了一下,并没有全部的提起,但是就这么一句话就让议事厅的长老们不由的惊讶,惊讶于嬴洛的身份。

        毕竟金池阁阁主朔夜在九州大陆也是名声赫赫的,而且朔夜的脾气古怪的很,不是谁都有筹码可以请得动他的。

        没有想到这个名不经传的嬴洛,竟然能让朔夜出面帮忙,那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啊!

        大家看向嬴洛和薄风止的眼神都是满满的惊讶,还有不容小觑。

        “朔夜的势力都伸到这里了?”赫连远知道朔夜和嬴洛的关系,只是不知道朔夜的势力竟然这么大。

        “那有什么不正常的,谁都没有谁想象的那么简单。”嬴洛嘴角微微上扬着说道:“所以永远不要以貌取人。”

        这句话绝对是真理,以貌取人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那现在这算是怎么回事?”大家也都看不懂了,明明之前皇族还在蠢蠢欲动的,怎么他们这么配合了之后,皇族他们倒是变的畏首畏尾的。

        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是他们忽略了的呢?

        就在大家沉默沉思着这些事情的事情,突然有一行人身上多少都带了一点才,神色有些匆忙慌张的扶着一个受伤的比较严重,已经无法自己站立的男子闯进来,让所有人都不由的站起来了。

        因为那个受伤的男子,和他们的院长长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大家的视线不由的在赫连远和那个受伤的男子之间来回的打量。

        “老徐,这个人是谁?”立刻有长老看到徐长老那一脸担心焦急的样子,不由的开口询问。

        似乎感觉有一些事情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的样子。

        而那个徐长老还没有开口说话,就看到有一点身影快速的从主位上面一蹿而过了,拨开了所有人,将受伤的那个男子抱在怀里:“你怎么了?”

        赫连远语气之中的紧张和担心,可见他们之间的关系真的是很好。

        而受伤的那个男子,正是赫连迟,因为受的伤有点重了,连意识都有些不清楚了。

        但是看到赫连远抱着受伤的自己,赫连迟嘴角微微的上扬,声音却有些虚弱的说道:“你变回来了啊,真好。”

        赫连迟说完这句话之后,眼睛就慢慢的闭上了,意识已经完全的消散不见了。

        赫连远紧张的眉头都皱着一起了,不由的抬眸看向瑾瑜问道:“瑾瑜,发生什么事情了?他怎么受伤的。”

        “公子,我接到你的信号,就带赫连院长回来了。”瑾瑜微微颔首对赫连远说道:“但是不曾想,我们才刚刚进城就受到伏击,看样子都是皇族那边的高手,围攻我们,大家都没有讨到什么好处。”

        “而且他们似乎专攻赫连院长,招招毒辣。”瑾瑜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不由的补充了一句说道:“他们看赫连院长受了重伤之后,这才离开的。”

        “请公子恕罪,是瑾瑜没有保护好赫连院长。”说着瑾瑜不由的跪在地上,一脸愧疚的样子。

        在议事厅里的长老们看到这一幕,不由的有些疑惑,瑾瑜他们是认识的,而能让瑾瑜称呼为公子的人,那就只有苍穹学院的院长赫连远了。

        而赫连远,赫连迟,他们的名字这么相近,早就应该猜想到了,但是谁都没有往这边想过。

        毕竟之前大家见到的赫连远是小孩子的模样,虽然看起来和赫连迟是有几分相似,但是两人却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来,所以自然都没有往这边想。

        “瑾瑜起来,不关你的事情。”赫连远也不是那种会随意的迁怒别人的人:“这件事情再说,先看看阿迟伤的怎么样?”

        说着,赫连远就抱起赫连迟快步的往赫连迟的房间走去。

        而其他人自然也是十分担心赫连迟的伤,也同样着急的跟进去了。

        赫连远将赫连迟放在床上之后,就立刻给赫连迟释放了一个治愈的阵法,就看到赫连迟的外伤似乎在一点一点慢慢的愈合了。

        可是赫连迟却猛地吐了一口黑血,明显还是很严重的样子。

        “陈老,过来看看。”赫连远早就已经摸清了这紫曜学院的这些长老们都有什么本事了。

        赫连远说话的语气并没有很蛮横,但是可以听得出来他话里的焦急和担忧。

        “是。”虽然知道眼前这个和赫连迟长的一模一样的男人是赫连远而不是赫连迟,但是陈老也并没有推脱什么。

        毕竟受伤的是赫连迟,他自然也是要看看赫连迟怎么样了。

        陈老立刻坐在床边,给赫连迟把脉,脸色的表情不由的越来越凝重起来了。

        “院长的伤很重,五脏六腑都已经伤到了,而且似乎还被下了毒,这毒在一点一点的蚕食院长的玄力。”陈老这话一出,大家的脸色都不由的变了,怎么会这样?

        而赫连远的脸色更加的不好了,连语气都变的更加的强硬和恶劣的说道:“我不管他受了什么伤,你什么都不用说,你只要救好他就好。”

        “元宝公子,老夫知道你是担心院长的,但是那五脏六腑的伤,我是可以治,但是那蚕食玄力的毒,却无能为力。”陈老并没有计较赫连远说话的态度和语气,毕竟大家都是对赫连迟好。

        可是,有些事情,他就是做不到,那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也觉得很难受和遗憾。

        赫连远不由的气的用力的踢了一下旁边的桌子,立刻将那桌子给踢碎了。

        赫连远是很生气,气的恨不得将皇族的那些人都一个个打死,他们竟然敢对赫连迟下毒手,给他等着,他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赫连远生气归生气,但是还是在担心赫连迟的身体,玄力被蚕食,这种事情怎么可以呢?

        赫连远的余光瞄到嬴洛和薄风止,不由的向嬴洛求救道:“嬴洛,算我摆脱你,救救阿迟吧,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

        嬴洛!在场的那些长老们不由的面面相觑,嬴洛这个名字他们也是知道的,毕竟当初只有她一个人没有从游龙秘境出来。

        没有想到,现在竟然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女扮男装。

        听赫连远这话,那些人不由的打量着嬴洛,难道说她真的有这个本事能够救他们的院长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

        那些长老们不由的对着嬴洛很恭敬,态度很诚恳的说道:“嬴三小姐,如果您真的能救我们院长的话,求您救救我们院长吧!”

        嬴洛不由的叹气,赫连远是把她当成神吗?不要一出事就觉得她一定能办好一样。

        看赫连远这个样子,嬴洛其实也是于心不忍的,不由的看向薄风止,才刚刚开口:“薄爷。”

        “赫连远是你的朋友,你想帮,我自然会帮你。”这是薄风止对嬴洛的纵容,只要是嬴洛想要做的事情,那他就绝对会帮她完成。

        嬴洛的嘴角不由的微微上扬,觉得心里甜甜的,嬴洛知道薄风止是真的把她的事情放在心上的。

        “你们先出去吧!”薄风止扫了这一屋子的人,不由的微微蹙眉,声音有些清冷的说道。

        “这。”那些长老们有些不放心,毕竟他们对嬴洛和薄风止并不熟悉,所以不放心也是自然的。

        薄风止并没有再说第二句,但是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嬴洛,拜托你了。”赫连远对嬴洛是信任的,所以才会什么都不问,就这样将赫连迟交给嬴洛。

        “既然我家薄爷都开口了,自然会保赫连迟周全的。”嬴洛从薄风止的眼神之中得出答案之后,这才答复给赫连远说道:“而你,现在该关心的问题不是这个,你知道的。”

        “我知道。”赫连远用肯定的语气点点头,脸上不由的闪过一抹阴鸷,眼底也是满满的愤恨。

        难怪之前那么安静,原来是打算从背后下阴招的,原本他们的目标应该是赫连远的,但是赫连迟刚好回来,让他们误以为是同一个人了。

        所以才会对赫连迟下次杀手。

        他们很清楚什么叫做擒贼先擒王,想要把紫曜学院的学院弄垮之后,他们再攻击紫曜学院就变的容易很多了。

        还真的是机关算尽啊,不过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赫连远和赫连迟是双生兄弟,他们越是不想看的的画面,他就越是要呈现给他们。

        他就是要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绝对不会的。”说着,赫连远就愤愤的甩袖出去了。

        “桀雾,你们去帮帮赫连远,最恨这种背后下黑手的人了。”嬴洛看向桀雾,开口说道。

        “好,好久没有打架了,都有些手痒了。”桀雾可是绝对的好战分子,虽然跟在嬴洛的身边是稍微的收敛了一些,但是他骨子里的那些好战因子可是一点都没有少啊!

        而拓跋融昊他们几个也是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对着嬴洛和薄风止微微的颔首之后,这也才跟着出去。

        “薄爷,真的能救赫连迟?”等房间之中只剩下他们两个了之后,嬴洛这才开口问道。

        或许是因为这里崇尚强者,主要修炼玄力,所以这种害人的毒都是用来蚕食玄力的。

        一个个都歹毒的很,这是真的要置人于死地啊!

        毕竟没有玄力的人,在这个九州大陆,基本上都没有立足之地。

        当初的嬴洛就是那样,没有玄力,被欺凌致死的。

        所以,用毒蚕食别人的玄力可比直接杀了他还要让人难受的。

        “你想救就能救。”薄风止这话说的,好像这毒对他来说不算事一样,只是相救和不想救的问题。

        “如果换成是别人的话,变成什么样,我都无所谓。”上次看到温莲生的玄力被蚕食的时候,嬴洛就没有什么感觉,果然有些事情真的是对人不对事啊:“毕竟赫连迟是赫连远的兄弟,也算的上是朋友了,不忍心看他的玄力一点一点被蚕食了。”

        “我知道。”薄风止点点头,他明白嬴洛的意思,这才坐在床边伸手搭着赫连迟的手腕,把脉着。

        “怎么样?”嬴洛开口问道。

        “还好,炼毒之人的道行一般。”薄风止一脸淡定的模样说道。

        嬴洛看着薄风止,嘴角微勾,薄爷果然是活了上千年的老妖怪了,也是见过很多大世面的人,自然是瞧不上这些小毒的。

        “那我听那个陈老说的好像无药可救一样。”嬴洛不由的撇撇嘴说道:“那这到底是那个陈老太无能了,还是……”

        “你可以说爷太厉害了。”薄风止回头看来嬴洛一样,嘴角微微勾起,调侃着嬴洛说道。

        “薄爷,你还是先把人救好了,再说大话吧!”嬴洛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没有薄风止也有这么自恋的时候啊,还真的是有些意想不到的。

        薄风止并没有反驳嬴洛的话,伸手并没有触碰到赫连迟的身体,但是赫连迟的身体却随着薄风止手上的动作而动起来。

        就看到赫连迟的身体不由的坐起来,背对着薄风止。

        而薄风止则是盘腿坐到床上去,双手在胸前结印,手中紫色的玄力凝结着,而后就看到薄风止对着赫连迟的背部,手法奇特的开始给他击打下去。

        伴随着紫色的玄力,源源不断的传入赫连迟的身体之中。

        嬴洛看到赫连迟的身体都泛着紫色的玄气,额头上也不由的沁出一层薄汗。

        虽然没有什么意识,但是眉头却不自觉难受的揪在一起,一副似乎真的真的很难受的样子。

        嬴洛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就安静的坐在一旁,伸手支着自己的脑袋,一直看着薄风止的动作。

        慢慢的,嬴洛就从中看出了一些规律,薄风止的手法很奇特,而他传入赫连迟身体之中的玄力,似乎在奇经八脉之中游走,把融在血液之中的用来蚕食玄力的毒,一点一点的逼出去。

        嬴洛看到赫连迟的脸色越发的苍白起来,额头上的冷汗也越来越多了。

        而薄风止却依旧如故,好像做什么都不会有失风度的样子。

        “噗。”嬴洛陪着薄风止在这里三天三夜,实在撑不住都快等的睡着了,薄风止给赫连迟驱毒真的驱了好长的时间,等到赫连迟将一口毒血吐出来的时候,嬴洛才被吵醒。

        嬴洛起身,不由的打了一个哈欠,走到薄风止的身边,看着薄风止神色如常的样子,开口问道:“好了?”

        “嗯。”薄风止淡淡的应了一句,然后从床上下来,而赫连迟就乖乖的自己的躺着,但是还是一副没有清醒过来的迹象。

        “还醒不来?”嬴洛觉得有些奇怪,一般来说,那些中毒的人,在吐出最后一口毒血之后,意识也会慢慢的标的清明起来,但是赫连迟好像并没有任何要清醒的迹象啊!

        “中的毒比较特殊,而且身上的玄力被蚕食了一部分,需要费心力补回来,所以暂时不会醒过来。”薄风止知道嬴洛在想些什么,不由的补充了一句说道:“我留了一点玄力在他的体内,他虽然未醒,但是却是有意识的,他的意识会操纵他将自己失去的玄力重修回来。”

        嬴洛一下子就明白了薄风止这话的意思了,就像她之前那样,可以利用自己ide混沌空间进行修炼,而修炼的速度和成果会更快的。

        “走吧,陪爷睡一会去。”薄风止是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了,而嬴洛也差不多,虽然眯了一会,但是也并没有睡觉。

        虽说他们修炼之人,对睡眠的要求也不是很多,但是还是需要睡眠的。

        薄风止听到嬴洛这话,嘴角不由的微勾,伸手将嬴洛揽到自己的怀里,暧昧的说道:“夫人,你这是在邀请为夫吗?”

        嬴洛并没有像是平常的姑娘一样的扭捏和羞涩,反而伸手勾着薄风止的下颚,更加暧昧的笑着说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薄爷还有精力?”

        “对你,我的精力无限。”薄风止看着嬴洛,语气十分坚定的说道。

        这话说的,还真的是歧义无限啊,嬴洛不得不再一次的承认,薄风止真的是学坏了,现在竟然可以一本正经的污了,这样真的好吗?

        “不信试试?”薄风止看嬴洛不说话,不由的又补充了一句。

        “试试。”嬴洛也很有魄力的应下来了,两人离开了赫连迟的房间,回到了之前赫连远给他们准备的房间。

        一进屋,薄风止就将嬴洛给扑倒了,薄风止真的是精力无限啊,而嬴洛也是一副斗志昂扬的样子。

        被薄风止扑倒的嬴洛可不甘示弱啊,不由的翻身将薄风止反压在身下,一副很得意的样子对着薄风止挑眉微笑。

        既然嬴洛想要在上面,薄风止自然也是没有什么意见的,但是嬴洛接下来做的事情,却让薄风止哭笑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