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网游竞技 - 刀剑之灰色轮舞者在线阅读 - 63、魔化明日奈的boss战开始

63、魔化明日奈的boss战开始

        “这个啊……”那个小厮看着嬴洛,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是他说出来的话,却让嬴洛不由的有些惊讶了。

        “其实,我们已经在这里等了公子您一个月了。”那个小厮的笑容有些僵硬,天知道这一个月金鳞公子去了哪里?

        他们王爷也是下了死命令的,所以没有办法他就在这里等了一个多月了,还好金鳞公子是回来了,否则真的是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

        嬴洛的嘴角微微的有些抽搐了,他们还真的是有闲情逸致,竟然等了自己一个多月啊撄!

        而听到这些话的薄风止却不由的皱眉,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可以在这里等嬴洛一个多月。

        虽然薄风止有些狐疑,但是并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而是跟着嬴洛一起上了早已等候多时的轿子了。

        轿子华丽,也很大,坐下两个人是绰绰有余的。

        而且轿子的四周是放着帷幕的,让人无法窥伺轿子之中的情况偿。

        “兄长?”薄风止在嬴洛的腰间轻轻的捏了一下,语气暧昧的在嬴洛的耳边说道。

        嬴洛却不由的有些脸红,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薄风止可比以前会调戏人的多得多了。

        嬴洛一只手抵在薄风止的胸膛之上,抬眼看着他说道:“这不是你自己之前说的吗?不说兄长,难道要说你是我的。”

        嬴洛的话就到这里夏然而止了,后面那未说出口的话,真的是让人浮想联翩啊!

        “想说什么?我是你的谁?”薄风止更加靠近嬴洛,连说话的气息都能喷薄在嬴洛的脸上。

        这样的气势太过于强大了,让嬴洛不自觉的把脸撇向一旁,没有看薄风止,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就那谁呗。”

        “就那谁,是谁?”薄风止看嬴洛这一副模样,更喜欢逗嬴洛的步步紧逼的说道。

        嬴洛本来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但是余光瞄到薄风止嘴角那暧昧的坏笑,嬴洛就不由的火大,论调戏,姐姐一个现代人,还玩不过你一个闷***的家伙吗?

        薄风止没有想到嬴洛这么快就反击,一时没有防备就被嬴洛反压在身下,只见嬴洛一副纨绔公子的模样,伸手勾着薄风止的下巴,嘴角勾着一抹邪魅的笑容说道:“你想成为我的谁呢?”

        薄风止就静静的看着压在自己身上耍流氓的嬴洛,嘴角微微的弯起,笑容很灿烂,好像顿时让天地失色一般。

        连嬴洛都被眼前的这一幕晃眼了,薄风止这妖孽这是要使美男计吗?这绝对是犯规啊!

        只见薄风止微微的抬头在嬴洛的嘴角小啄了一下,伸手抱着嬴洛让嬴洛靠在自己的胸膛上说道:“你是我的,你问我想成为你的谁,以前或许不能确定,但是现在。”

        嬴洛不由的抬头看着薄风止,看着他眼神坚定的看着自己说道:“我想成为你的男人,你的夫君,你以后孩子的爹,唯一一个。”

        原本听着还是挺有感触的,但是后面加的那四个字,就让嬴洛不由的无奈:“难道在你心里,我是那么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吗?”

        “不是。”薄风止伸手摸摸嬴洛的脸,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不是,但是你太过于美好了,男人,女人,都围着你转,不是吗?”

        “那也不能说明我就会和他们怎么样。”嬴洛真的想说薄风止想的太多了,她不能接受自己的男人有别的女人,同样的,也不会在爱一个人的时候心里还有别的人。

        这是她感情上的洁癖,既认准了一个人,那么她就会全心全意的爱一个人。

        如果不是这样,当初在薄风止失忆,不认得她的时候,她就该脱身了,不是吗?

        “谁知道呢。”薄风止抱着嬴洛的手臂更加的紧了几分,把脑袋埋在嬴洛的颈窝之中,语气闷闷的说道:“我知道我脾气不好,不懂得体贴,或许不比别人温柔,你遇上更好的,会……也是正常的。”

        有些话薄风止并没有说出来,但是嬴洛还是听的懂得。

        嬴洛不由的从薄风止的怀抱之中挣脱出来,脸色有些难看的瞪着薄风止。

        薄风止却一副乖宝宝的模样,抿嘴看着嬴洛,一句话也不敢再说了,总觉得嬴洛生气了,但是不知道她在生气什么。

        就见嬴洛阴沉着脸看着薄风止,然后双出双手用力的拉扯着薄风止的两颊,薄风止刚要伸手把嬴洛的手拨开。

        嬴洛阴沉着声音,还带着一抹威胁的味道说道:“你动一个试试看。”

        薄风止手一下子就僵在半空之中,薄风止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听话的将手收回去。

        要是换做是以前,要是有人敢用命令的语气跟他这样说话,他绝对会让那个人生不如死的。

        可是如今,或许是因为这个对象是嬴洛吧,这才让他都不自觉地没有脾气了。

        而且他还很享受,很享受嬴洛对自己的发火,或许就是因为这样,他才能更加真切的感受到嬴洛对自己的在意。

        见薄风止乖乖的将手伸回去,嬴洛的心情这才稍微的好了些,但是手还在薄风止的脸上肆虐,一句话也不说。

        等嬴洛发泄过后,薄风止的脸都微微有一片红,嬴洛这才收手,而且还有些心疼。

        人啊,就是这么的犯贱,蹂躏的时候那么狠,现在倒是会心疼了。

        “我没事。”见嬴洛最后有些轻柔的抚摸着自己有些微微发红的脸颊,薄风止不由的说了一句。

        “不要再说那样的话了。”嬴洛将自己的手收回来,背对着薄风止,声音有些闷闷的说道:“我不喜欢。”

        薄风止不由的愣了一下,眼神有些晦暗,果然自己还是不会说话,只是一句话就让嬴洛生气不高兴。

        “你也知道你脾气不好吗?”薄风止不由的冷哼了一声说道:“你也知道你不懂得体贴,你也知道你比别人温柔吗?”

        听到嬴洛对这些话的肯定能个,薄风止的心情更加的糟糕了,虽然这些是事实,但是从嬴洛的嘴里说出来,还是让薄风止觉得很不舒服,但是却又无力反驳。

        “这个世界上脾气好,又体贴又温柔的男人多了去了。”嬴洛这话让薄风止的心不由的沉的更低了。

        果然,自己还不够呢!

        “如果我真的要这样的男人,那还有你什么事情?”嬴洛这才回头看着薄风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吻上薄风止,这个吻很热烈,很用力,也很霸道,好像是在诉说着什么,好像是想证明什么的样子。

        “这样,你还不懂吗?”嬴洛放开薄风止,看着薄风止问道。

        薄风止微微蹙眉,明显一副不懂的样子,嬴洛不由的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这个千年老妖,活了这么久,女人的心思一点猜不准。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走进他心里的女人只有自己一个,想想还是觉得挺幸福的。

        “如果我真的要那样的男人,那还有你什么事情。”嬴洛又一次重复这句话说道:“可是,偏偏走进我心里的却是这样的你,只是这样脾气坏却会为了我隐忍脾气,不够体贴也要努力的做,比不上别人温柔,却对我各种柔情的你,让我的心为之悸动。我要的只是这样的你,只是你。我话说的这么明白了,你要是还是听不懂,那我真的也不想说什么了。”

        嬴洛这最后的那句话是故意说的,从刚才薄风止听到自己说的那些话之后眼神都不由的亮起来的时候,嬴洛就知道薄风止心里的想法了。

        傻瓜,我喜欢的只是你,从我刚刚来到这个异世,就霸道的闯进我的世界的你;在离开你之后,占据我的满满的心的你;在你失忆之后,却还是无法放手的你。

        就只是你,才让我有心动,心跳,想要一辈子的想法。

        薄风止一把将嬴洛牢牢的抱住,在嬴洛的耳边说道:“我听懂了,听懂了,你是我的,一辈子都是我的。”

        嬴洛没有反驳薄风止的话,嘴角还不由的上扬,心情甚好的样子。

        而仅仅的抱着嬴洛的薄风止,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满意的笑容,他听到了,他的小乖亲口说的,她要的只是他!说的这么的直白,他家小乖还真的是让人不由的想要将她扑倒狠狠的蹂躏呢!

        薄风止的眼睛里闪过一抹狡黠的精光,从他确定嬴洛就是自己想要的那个人之后,他就绝对不会再松开嬴洛的手了,别的男人再好又怎么样?小乖是他的,他绝对不会让别人染指的。

        “金鳞公子,到王府了。”轿子落下之后,还好他们并不会直接将帷幕掀起来,否则要是看到嬴洛和薄风止两个人抱在一起,还真的是要让人惊讶的很啊!

        “把面具戴上。”嬴洛在他们要下马车之前,对薄风止说道。

        “嗯?”薄风止虽然是有疑问的,但是还是乖乖听话的从自己的空间戒指之中拿出那花纹精致的半脸面具戴上,一如当初他们在嬴家初遇的时候。

        想想还真的是有些怀念啊!

        “我这突然消失了一个月,都忘记了百里流月那里还等着我救命呢!”嬴洛嘴角不由的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说道:“今天,或许就会见到百里流月也不一定,当初在*学院,她见过你,毒也是你给她下的,所以带上面具的好。免得被认出来,平添太多的麻烦。”

        薄风止点点头,回想着这件事情,但是并没有在自己的记忆之中搜寻到。

        看来自己还真的是少了很多跟她的回忆,以前觉得没有什么所谓,但是现在,薄风止却想要知道之前都发生了什么。

        和她的所有记忆,他都想要记起来,不想要在她提起的时候,自己却好像是在听别人的故事一样。

        这样的感觉真的是让薄风止觉得十分的不爽,不爽。

        “走吧,薄爷。”嬴洛在下轿子之前,笑的十分的狡黠的在薄风止的薄唇上偷了香之后,心得意满的走下去。

        而薄风止的嘴角也不由的微微的上扬,心情也是甚好的样子,跟着嬴洛一起走下去了。

        “落,你来了。”百里清渊总是一副白衣加厚重狐裘的打扮,手上还抱着一个暖炉,看着嬴洛微微的笑着说道。

        而百里清渊对嬴洛的这个称呼让薄风止大为不爽,他跟嬴洛这么亲密了,也才喊嬴洛为洛,他们这才认识几天。

        嬴洛站在薄风止的身边可是很清楚的感受到薄风止的不受,她大概能够知道薄风止是在不爽什么,不由的觉得头疼啊!

        当初自己想名字觉得太麻烦了,才随意的用自己名字之中的一个字而已。

        谁知道会是这个样子的呢?

        谁知道呢?

        “这位是?”百里清渊也感受的到薄风止的敌意,但是是嬴洛的朋友,百里清渊自然是客气的问道。

        “这位是我的兄长,薄风止。”嬴洛拉着薄风止介绍,然后在纠正称呼说道:“对了,我叫薄洛,王爷喊我薄洛就好了。”

        见嬴洛这么识相,薄风止这冷意和不爽的情绪这才压制了一些下去了。

        百里清渊不动声色的扫了薄风止一眼,他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这两个人之间关系的不一样,说是兄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好像并不是兄弟的样子。

        百里清渊依旧一脸温柔的模样,看着嬴洛说道:“这才一个月未见,我们就生疏成这样了?你之前可是喊我清渊的。”

        百里清渊的话音落下之后,就看到薄风止眼睛微微眯起,扫了嬴洛一眼。

        嬴洛真的是觉得自己内伤啊,百里清渊这个腹黑的家伙,嬴洛就不相信他看不出什么来,还故意这么说,这不是往她的心口上插刀子吗?

        “王爷,毕竟我们身份有别,直呼其名,还是不好的。”嬴洛干笑着两声说道。

        “罢了,随你。“百里清渊一副对嬴洛很无奈,语气却又很宠溺的样子。

        嬴洛越来越肯定这百里清渊是故意的,之前他们说话也没有这样啊,今天特别酸死怎么回事?故意说给薄风止听的吗?

        薄风止收回自己放在嬴洛身上的视线,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下巴,歪着脑袋,一脸不爽的盯着百里清渊,一副好像百里清渊欠了他好多钱的样子。

        而百里清渊似乎一点都没有感受到薄风止这种不友好的眼神,神情一直泰然自若的样子。

        “不知道王爷请在下过来,是有什么事情?”薄风止的视线从身上移开之后,嬴洛这才稍微的松了一口气,然后恢复之前的那副模样问道。

        “如果只是说请洛过来叙叙旧的呢?”百里清渊还是不改变这个称呼,让薄风止身上的冷气更甚了。

        果然不能让嬴洛一个人单独出来,看看,什么人都贴上来了。

        “呵呵呵。”嬴洛不由的干笑了两声,端起面前的茶水喝了一口,用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百里清渊也并没有继续为难嬴洛,这才笑着说道:“开玩笑的,只是不知道洛这一个月去哪里了?”

        “嗯,在城里闲着也是无聊,就去落日之森试练去了。”嬴洛说这话的时候,可是十分的坦荡荡的,一点隐瞒的意思也没有。

        事实也确实是这样,只是在落日之森发生的一些事情,没有详细的说出来而已。

        “洛不是说可以救流月的吗?”百里清渊还是说出了真正的目的。

        “是又怎样,我说了,要想我救百里流月,那就让她亲自来请我,否则免谈。”嬴洛也很直接的回答着说道。

        “已经来了。”嬴洛消失了一个月,这一个月可真的是让他皇兄都急死了,因为百里流月的身体真的是一天比一天更差了,整个人都消瘦下来,而且身体之中的痛苦更加的强烈起来了。

        所以,这一个月来,百里清光也到处找嬴洛的下落,这回是真的着急了,是真的不敢再乱猜测什么了。

        这是嬴洛没有想到的意外收获,没有想到自己消失了一段日子之后,这百里流月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看着从旁边的房间走出的一个一身明黄色龙袍的中年男子,身边还跟着一个带着面纱的女子。

        面纱很透,还是可以看到那女子脸上的痕迹,那狰狞的疤痕。

        其实脸都有些变形的有些认不出来,而且整个人都收敛的不少之前那种嚣张跋扈的气息。

        走路都颤颤巍巍的,还需要人搀扶,一副虚弱的好像随时都会倒下来的样子。

        “薄洛是吗?朕是苍天州的皇帝。”百里清光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看着嬴洛和薄风止,看着他们两个看到自己还不行礼,不由的皱眉的说道。

        “哦。”嬴洛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句,而薄风止也只是冷冷的扫了百里清光一眼,然后也没有任何的动静,看的百里清光不由的皱眉,这是哪里来的不懂规矩的家伙。

        百里清光刚要发火,百里清渊那温柔似水的声音响起来:“皇兄何必拘泥于礼节?还是让洛看看流月的病情吧!”

        百里清渊就是有这样的本事,就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就能够让百里清光消了火气,变的乖乖听话起来了。

        嬴洛抬眼看了百里清渊一眼,然后就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淡定的喝着茶,反正现在已经是四面楚歌了,她就不信了,这百里清光带着百里流月出来,身边没有带什么高手。

        再说了,这百里清渊也是不见的人物,这王爷府里,也应该遍布高手,真的是要对起手来,后果还真的是很难说。

        “流月,小心点,坐到这里来。”百里清光是真的很疼爱百里流月的,小心的将百里流月接到嬴洛的对面坐下来,然后将百里流月的手腕放在桌子上,示意嬴洛可以开始了。

        但是嬴洛却并没有任何的动静,只是静静的一杯茶接着一杯茶喝着。

        而坐在一旁的薄风止倒是打量了一下百里流月,对于百里流月身上的毒,薄风止倒是有几分熟悉,好像这样毒还真的是只有自己才有的。

        而且这种毒只是用来折磨人的,根本就没有准备解药的,而且也根本就解不了的,尤其是百里流月现在已经衰弱成这幅样子了。

        根本就没有办法再挽救什么了。

        不过,薄风止从这个毒上面也能知道一些事情,当初自己还真的是为了嬴洛很愤怒,否则也不会对百里流月下这么重的毒。

        关于那件事情,薄风止也挺燕无殇他们说过,之前嬴洛还是小黑熊的时候,百里流月是怎么折磨嬴洛,害的嬴洛现在连疼痛都无法感觉到。

        只要一想起来这一点,薄风止周身就不由的泛起一抹骇人的气势,竟然吓到对面坐着的百里流月浑身不停的颤抖。

        而百里清渊和百里清光不由的警惕又有些疑惑的看着薄风止,不知道为什么,薄风止对百里流月会露出这么强大的敌意呢。

        嬴洛伸手握着薄风止的手,这才让薄风止稍微的冷静一些下来,稍微的收敛起自己身上的那些气势。

        见薄风止身上没有那种煞气之后,百里清光他们这才稍微的放松了一下。

        但是百里清光的态度却不是很好,或许是已经习惯了那种高高在上,指使别人做事的态度了。

        以至于他对嬴洛说话的态度也是这个样子:“还愣着干什么,快点看看流月现在身体怎么了。”

        “呵。”嬴洛听到百里清光的这句话之后,不由的冷笑了一声说道:“皇上你似乎搞错立场了,现在是你们求我救百里流月,可不是我求着你们让我救百里流月,这种态度,还真的是让人很不爽啊!”

        嬴洛这话虽然是笑着说的,但是就如同她话里说的那样,可以很明显的听出来她在不爽,十分的不爽。

        就连他们家薄爷也从来没有用命令的语气跟她说话,百里清光算个什么东西啊!

        “你说什么,你以为你是谁?现在是在我苍天州,朕要死你,只要动动手指就可以了。”百里清光被嬴洛这狂妄的口气给气的不由火冒三丈。

        “那你就试试,到底谁先死。”嬴洛倒是一点都不怕的样子,冷冷的笑着看着百里清光。

        “够了,皇兄。洛是我的朋友,今天也只是请他来看看流月的,别闹的这么难看。”百里清渊微微皱眉,语气之中颇有几分严肃的说道。

        百里清光虽然气不过,但是百里清渊都这么说了,百里清渊的面子,说什么还是要给的。

        百里清光不由的愤愤的把头转过去,不去看嬴洛,免得怕自己的火气都隐忍不下。

        “洛,开始吧!”百里清渊对嬴洛的态度一直都是很温和的,就算嬴洛现在说话那么狂妄,也依旧如常。

        “我说了,让百里流月亲自来请我。”嬴洛还是不动,只是扫了坐在自己对面的百里流月一眼。

        百里清渊他们对嬴洛的话有一丝的不理解,百里流月现在不是已经亲自过来了吗?

        为什么嬴洛还要说这样的话呢?

        “让百里流月亲自开口求我。”嬴洛再补充了一句之后,大家才知道嬴洛到底是什么意思。

        可是嬴洛的这句话让百里流月不由的紧张的摇摇头,而百里清光更是大怒的对嬴洛吼道:“薄洛,你什么意思,流月没有舌头,你要她怎么开口说话?”

        “爱怎么开口说话,就怎么开口说话,那是她的事情。”嬴洛的脸上更加的冷漠,看着百里流月说道:“你以为你没了舌头会让人怜悯吗?不过是你的报应罢了,你当时拔掉那只小宠的舌头,不是也挺欢的,你还记得吗?”

        其实关于当年的事情,百里清渊和百里清光知道也并不是那么多,因为很多事情只有百里流月自己知道,而自从没了舌头之后,百里流月很多事情就藏在心里了。

        百里流月的眼睛不由的惊恐的放大,浑身不由的颤抖起来,她想问嬴洛是什么人,她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但是有多少话,却都说不出口。

        而百里清渊他们更加肯定,嬴洛是知道当年发生什么事情的人。

        那么她上门来找百里流月,那就绝对不是为百里流月解毒这么简单的事情。

        就这么想着,他们两个就护犊子一般的护在百里流月的身前。

        嬴洛不由的觉得好笑,这样的人都有人护着,真的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你是什么人?你是不是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百里清光看着嬴洛,警惕的问道。

        “没有脑子的东西,慕容白只是三两句话,你就什么都做了,会落得如此下场,那也是你自找的。”嬴洛这话是在骂百里流月,她知道,之前很多的事情,都是慕容白在背后唆使的,所以百里流月才会做。

        但是这也并不能改变百里流月真的伤了之前的自己的事情。

        而百里流月竟然无声的落泪了,还想是默认了嬴洛的话一般,其实这些年百里流月也想了很多,如果当初自己没有碰上慕容白,就不会对那只小宠做那样的事情,如今自己也不会这样生不如死。

        慕容白,当年的事情他们也有耳闻,毕竟在*学院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学院那边给出的解释就是一切都是慕容白捣的鬼,才让百里流月落得如今这般田地的。

        百里清渊不由的深深的看着嬴洛,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他对当年的事情知道的那么的详细。

        “你是什么人?”百里清光再一次的问出这个问题说道。

        但是嬴洛依旧没有回答百里清光的这个问题。

        “你恨慕容白吗?”嬴洛再一次问百里流月。

        百里流月愣了一下之后,看着嬴洛,怯怯的点头,自己如今这般都是拜慕容白所赐的。

        “呵。”嬴洛不由的冷笑了一声说道:“你有什么资格恨他?你以为你自己比他好到哪里去吗?如果不是你本性如此,你能受慕容白的唆使。”

        百里流月的脸色更加的惨白了,对于嬴洛的话,她无法反驳,自己之前真的是很残忍,因为从没有想过自己会落得如此的下场。

        “知道慕容白的下场吗?”嬴洛突然提起这个人,让他们不由的惊讶的看着嬴洛,百里清光他们不是没有去找过慕容白,但是一直未果。

        但是嬴洛的下一句话,却让他们不由的浑身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