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网游竞技 - 刀剑之灰色轮舞者在线阅读 - 2、第一层攻略完毕和帝心剑透决

2、第一层攻略完毕和帝心剑透决

        而且他的速度凭借的乃是三耀之法的加持,并不是遁术神通,若是单纯的论遁术,莫问就是一个还没有入门的菜鸟。没有三耀之法,他连最普通的元神初期修士都比不过。

        所以,修炼一门厉害的遁术迫在眉睫,如果修炼了遁术,又有三耀之法的加持,那他的速度,恐怕会在现有的基础上提升几倍。

        可是,莫问并没有可以修炼的遁术秘法,想弄到一门好的遁术,恐怕不容易。

        ……

        那日,莫问逃走之后,仅仅过了两天,枯暨就赶到利安城,他准备找到莫问,却得到莫问被追杀逃出利安城的消息。

        “你说什么?”

        利安城主府,枯暨一人坐在主位上,周围全部都是利安城的官员和将领,连张辉山都在场,却无一人敢落座,一个个站在下面,恭恭敬敬。

        枯暨面色冰冷,目光像是利剑一般扫视下面一干人等,恐怖的气息使得那些人都在瑟瑟发抖,一名元神境大圆满的强者气息,简直比洪荒猛兽都更可怕,何况枯暨还是很老牌的元神大圆满层次的修士。

        “枯暨大人,那血煞殿也不知为何针对那个少年,说是除魔卫道,千里迢迢的就杀过来了。”

        张辉山躬着身躯,满头大汗,他也没有想到,才过了两天,堂堂天华宫的执法使便亲自赶到利安城,而且看模样,似乎也不是捉拿莫问而来。

        “除魔卫道!好一个血煞殿,好一个除魔卫道。”

        枯暨冷哼一声,目光更是冰冷了起来。蓬莱仙境中,别人不知道莫问的身份,难道那参加过龙城武林大会的血煞殿也不知道吗?

        很显然,他们在公报私仇,想借着这个名义除掉莫问。

        “枯暨大人,那莫问少侠可了不得,虽然面临血煞殿三名强者追杀。但最终却击伤了血刍,从容脱身。”

        张辉山擦了擦头上的汗水,赶紧说道。此时他哪里还不明白,那个莫问。不但不是幽冥山的人,而且还和天华宫有关系,否则这个枯暨上使也不会千里迢迢来到这里。

        “这个血煞殿,简直不知死活。”

        枯暨可是明白,莫问背后站着莫晴歌与莫晴天姐弟。两人都不是好惹的人,那血煞殿和莫问过不去,迟早倒大霉。

        西平国众人,一个个噤若寒蝉,低着头不敢说话阴阳诡探最新章节。天华宫上使,何等身份,他们平时岂有机会接触这样的人。可此时,上使却在他们面前勃然大怒。

        张辉山肠子都有些悔青了,早知道那莫问来历如此之大,那天说什么也不能袖手旁观啊。哪怕血煞殿的人再强势,要搭上他的老命,但对未来的翆鸿宗来说,也是一个大好事啊。

        枯暨起身往外走去,不再多言,当他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停顿了一下,缓缓道:“你们发出消息,就说天华宫在寻找他,若是他得到消息。便前往天华宫的任何一处分殿等候,到时候老夫会亲自前去接引他。”

        莫问既然脱险,短时间内应该还在衢州,天华宫在衢州的分殿有十几个。传出消息后,莫问应该能找到。

        ……

        那日一战,身为血煞殿殿主的血刍也身受重伤,差一点就把命栽在了利安城外。经过半个月的治疗,他的伤势稍微好转了一点,但面色依旧苍白。他可不是莫问,自己就是神医,得到了药圣姬无涯的传承,又有生命能量保护。

        他的伤势,若想彻底恢复,恐怕需要上百年。毕竟,他损伤的不仅是身体,还有修为与生命本源。原本,他还有晋升到元神后期的可能,但经此一战,希望彻底的渺茫了。

        “你找我何事?”

        大殿内,血刍望着下方的白衣老者,淡淡的问道,此老者不是别人,正是黑白双煞中的一个人。

        他闭关疗伤的时候,别人联系不到他,只有几个心腹才能通过特殊的方式给他传音。

        “殿主,血煞殿已经全军出动,全力搜查莫问的下落,但半个月过去毫无所获。”白衣老者叹了口气道。

        “哦,这就是你找我的原因?“血刍面色有些不愉,他伤势过重,急需静修,找不到莫问在他的意料之中,若是轻易找到,他反而会奇怪。毕竟偌大一个衢州,找一个莫问比海底捞针还难。

        “殿主,还有一事我觉得应该向您通报。”白衣老者道,他自然不是因为这事来打扰殿主。

        “何事?”

        “天华宫正在全衢州寻找莫问的下落,现在各府各国各势力都在传达天华宫的消息,莫问若是得到传话,必然会去天华宫分殿。”

        白衣老者无奈道,若是莫问到了天华宫中,那他们不可能再有任何机会。

        “还有这事?”血刍面色一惊。虽然他知道莫问乃是天华宫的人,但天华宫里面什么人没有,里面本来就错综复杂,发生这样的事情,天华宫应该不会管才对,即使元老院的元老,也没有资格让天华宫这么大张旗鼓的找人吧。

        别的不说,天华宫管理天下,每年死在外面的元神境修士不知道有多少,各级别的都有,可也没有见天华宫如此夸张的找一个人啊。

        “殿主有所不知,那日莫问逃走之后,仅过了两天,天华宫的枯暨上使便赶到了利安城,据说那枯暨上使知道此事后,很不高兴,对我们血煞殿相当不满,寻找莫问的命令,也是他下达的。”白衣老者道。

        “是那枯暨真人。”

        血刍眼皮跳了跳,神色终于有了一些慌乱。那枯暨真人的名声他都听过,乃是天华宫元老院中一个相当厉害的元老苍龙铭最新章节。天华宫元老院,里面不知道有多少元老,任何一个达到元神境修为,又在天华宫从事多年的修士,都可以考核元老院。

        一旦通过考核,便是天华宫元老院的成员,不过想进入元老院,却并不是容易的事情。不但需要具备考核的资格,而且考核的难度相当的大,即使他血刍,恐怕都不能通过天华宫的元老院考核。

        饶是如此,那元老院中的元老也不知道有多少,里面同样三六九等,情况复杂,人数庞大。

        那枯暨真人,却是在元老院的元神境这一层次的元老中,名声相当的大。据说死在他手中的邪道修士不计其数,里面元神境大圆满层次的人,恐怕超过了十个,乃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凶人。

        一直有传闻,邪道组织几次三番的想刺杀他,但全部以失败而告终。

        对于这么一个人,血刍岂能不怕,恐怕他这样的修士,人家三两招就能把他给灭了。

        “那枯暨真人似乎挺在乎莫问,他会不会为此迁怒我们血煞殿?”白衣老者忧虑的道。天华宫的枯暨真人,翻手之间就能将他们血煞殿给灭了,绝对不是他们惹得起的。

        “应该不会,他若是公然对付我们,对天华宫的名声不太好。至于私底下,以那枯暨真人的性格,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血刍摇摇头,不管怎么说,血煞殿此次对付莫问,乃是打着除魔卫道的名义去的,得知莫问手中有万魂幡,似是邪道中人才动的手。事实上,这种事情,在蓬莱仙境里面经常发生,很多宗门为了在天华宫立功,四处截杀邪道修士很正常。

        天华宫若是因为这事情降罪血煞殿,那以后谁还敢为天华宫效命?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白衣老者不安的道,身为血煞殿的太上长老,他已经嗅到了血煞殿的灭门之威,且不说莫问那神秘的背景,就是他本人,也足以令血煞殿感到恐慌。

        “此生我最不该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忍不住诱惑,前去截杀那少年,结果还叫他逃走了。”

        血刍有些颓废的道,眼中含着深深的疲惫,眼下这局面,是他亲自造下的孽。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彻底脱离了他的掌控。早知如此,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听信那个废物儿子的挑拨,贪图那莫问身上的宝物。

        “殿主,谁也不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白衣老者低着头。的确,前往利安城的时候,他们根本不觉得此行有什么困难,对付一个少年而已,他们根本不放在眼里。只能说,他们当时都被利益蒙蔽了双眼,一门心思想着怎么抢夺那少年身上的灵宝。

        “莫问乃是那个人的传人,不但掌握道之神通乾坤大挪移,而且圣火剑必然在他身上。那个人在蓬莱仙境中的敌人可不少,把莫问的消息传播出去,传给所以敌对他的宗门,以及对圣火剑感兴趣的宗门,我血煞殿既然对付不了他,那就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必然身上了。”

        血刍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似是脱离一般瘫倒在交椅上。那圣火剑的传说,五百年前令整个蓬莱仙境腥风血雨,想不到五百年后,他血刍也会陷入到这个大泥坑中,若不是贪图那圣火剑以及背后的秘密,一向谨慎的他也不会匆匆就做出决定。

        那少年带着那个人的传承,再次来到蓬莱仙境,说不定,整个蓬莱仙境又要乱了。以那个少年的能耐,比之五百年前那个人,修为或许远远不如,但潜力之可怕,犹有过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