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网游竞技 - 刀剑之灰色轮舞者在线阅读 - 40、两族的撤退和云的教诲

40、两族的撤退和云的教诲

        杨烨见潘凤斩杀和连,心中暗自连呼可惜。

        原来和连也与阎柔一样,在北疆作恶多端,罪孽深重,若能送入造化葫芦中天坛内活祭空间,杨烨将会获得如金浆玉液、明智丹之类的特殊奖励,现如今被潘上将拦腰一斧头,却是什么都没有了。

        不过潘凤还算是个懂规矩的妙人,斩杀了和连之后,先取首级,又摘下其手指上的空间戒指,老老实实贡献出来给杨烨。

        杨烨倒也不和他客气,大大咧咧收取保护费,将空间戒指取在手中观察,须臾,暗自遁出一丝元神意识,渗透入戒指之中。

        赠给和连戒指的穿越者,自然不会特别大方,戒指内虽有数百立方的空间,但并未储备别的道具,想来只是作为一个封印文丑的监狱。

        不过,杨烨照旧心情很好,彻底弥补了失去活祭和连机会的沮丧。

        其中原因有两个,一是杨烨查探完戒指内部空间中的囚室,靠元龟变化,顺藤摸瓜弄清楚文丑变狮奴的奥秘,这是中了一种专门蒙蔽神智的萨满巫术,可被五雷天罡正法解决,自家麾下即将再添一员绝顶猛将。

        二是这空间戒指本身也不寻常,它是由出自热血传奇世界的防御戒指改造的,除了增加体力、精神属性,还可使任何人直接掌握1级的治疗术,如果戒指主人本身具有治疗类的特技,则额外提升1级。

        杨烨自己有至尊魔戒,用不到此物,刘慧娘有乔丹之石、传送戒指等,也用不上;但凌曌恰好需要一个空间戒指,此宝正是雪中送炭。

        除此之外,杨烨还想到,凌曌进入三国世界后,她那招学自于那美克星长老处的触摸式神奇命疗术,因属于魔幻技能而被屏蔽,这枚空间戒指,或许可以帮她提高续战能力。

        与此同时,战局走向尾声,田豫、颜良、潘凤驱兵围杀,鲜卑人群龙无首,仿佛猪羊也似,没被烧死杀死的,纷纷丢弃兵器,下马投降。

        杨烨将防御戒指赠给凌曌后,毫不留情,施展赤影勾魂之术,将鲜卑族降兵降将,都全部变成猪羊,再全部拘禁于造化葫芦,以后带回辽西,给百姓去当过冬的口粮。

        解决掉鲜卑骑兵挡路,杨烨收回火鸦,又召唤风雨,扑灭满山祝融,然后大军神行,全伙翻越过白狼山,冲到石门城下腹地。

        刘虞、张郃原本都已陷入绝望,就待城破自刎,谁想到突然来了援军,一时精神都振奋起来。

        叛军八旗骑兵与投石车队的总指挥是弥天安定王张纯,还有两位乌桓大人,分别名唤苏仆延与难石。

        主帅大金天子张举坐镇渔阳,却没有御驾亲征,阵前旗号,仅仅只是虚张声势。

        张纯听闻敌人援兵到了,面色泰然自若,沉声问询道:

        “哦,这是那一支军队到了?冀州王芬,还是青州的刘岱?”

        苏延仆躬身道:“大王,都不是。来的是辽西郡的兵马,以护乌桓校尉杨烨为首。”

        张纯闻言哈哈大笑道:“居然是杨烨,来得好,来得妙。我与主公筹谋多年,今天终于有机会报仇雪恨了!八旗众将听令,分出三千兵马继续攻城,其余都随我去战辽西兵马。”

        说话之间,张纯左臂现出圣选者腕表,使用团队频道汇报道:“大汗,杨烨领兵已到石门,我已准备按计划围城打援。”

        霎时就有一个威严的声音应答道:“

        有德,千万要小心行事,杨烨,这是最可怕的敌人。我们吃他的亏,吃得太多了。”

        张纯自信满满的道:“主公您无须过虑,如今情况不同,是在两军阵前争锋,并非比武械斗,区区一个地球来的穿越者,怎敌我们万马军中纵横的沙场宿将?战场绝不等于江湖。且看我来为您报仇!”

        “不可如此大意,杨烨好歹经历过水浒、魔戒两个剧情世界,也是精通兵法、善于用兵之人,更兼其修炼仙道,法力高深。你要知道,将才好破,左道难敌。”

        张纯却道:“只要没有枪炮等科技武器作祟,我八旗精兵就是天下无敌。就算那杨烨动妖法,吾也有至圣先师的浩然正气抗拒,足可匹敌。”

        “好!正要仰仗孔圣人神威,有德,朕在渔阳等着,等你立下大功,只要斩杀杨烨,我族必能复兴。”

        简短接说,张纯披挂上马,统率八旗精兵整装出发,向北而行,未过多久,便与杨烨援军前锋骑兵营狭路相逢,领兵将领正是白马将军公孙瓒和斩杀和连的上将潘凤。

        杨烨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收降公孙瓒后,就安排其训练骑兵,自行补充部曲,让白马义从扩军,重新恢复百数人的编制。此番又派遣重要任务,担任护卫之责,防止敌人乘立足未稳,中途截击。

        公孙瓒见敌人兵多,毫不见半点畏惧,反而高举长槊,慷慨激昂地道:“弟兄们,叛军已至,血战将临,有血勇的汉子,都随我去杀蛮夷叛军,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

        “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白马义从们扬尘大吼,震动马蹄,数百条臂膀同时拉挽弓弦,迎面就送张纯的八旗精兵一场箭雨。

        张纯见状,发出一声狞笑,口中发出桀骜的嘲讽:“愚蠢不堪的汉狗,蝼蚁般的东西,也敢冒犯虎威?尔等是自取灭亡!”

        话音尚未落尽,八旗骑兵齐刷刷绰起藤牌圆盾,顷刻间就组成严不透风的铁桶阵,白马义从射出来的箭雨,尽数扎在藤盾上,并没有造成丝毫伤亡。

        公孙瓒、潘凤相对尽皆骇然,不过他们都是勇猛之将,受到挫折的第一反应,并非掉头就走,而是迎难而上,当下白马义从就受他们相应,以数百人的规模,结成锋矢箭阵,向敌人发动了突击战法。

        突击是三国世界中最高级的骑兵战法,按照造化殿信息分析,能使用此战技的不过吕布、马超、公孙瓒寥寥数人,因此优先度极高,具有特殊效果,瞬间白马义从战斗力爆发,赫然突破了八旗精兵的盾牌阵,直冲到弥天安定王宝囊大旗之下。

        上将潘凤虎吼挥斧,直取张纯,妄想着擒贼擒王,再得类似于斩首和连的大功。

        只是,张纯却非和连这般的蛮夫,面对敌将冲锋斩首,他一声冷笑,将掌中钢鞭挥动,地面飕飕掠过白光,光芒之中,有足足百名重甲蛮骑凭空出现,反将潘凤包围起来。

        伏兵连阵,军师技,主动使用后,可在主将附近召唤出一百名拥有专家格斗、专家骑乘,配两当铠、月牙槊的特殊骑兵作战。骑兵战斗力与生命力由主将的属性决定。

        潘凤左右冲杀,斗得满头是汗,遍体鳞伤,但却无法冲出蛮骑兵的包围,后阵有乌桓大王难楼看见,拉挽弓弦,射出一支冷箭。

        噗嗤一声,箭矢速度奇快,精准命中,潘凤肩膀上中箭。这支箭

        矢极为歹毒,箭刃双旋倒钩,其中淬毒,乃张举亲自发明,唤作“两极凤尾箭”。

        剧痛攻心,毒性发作,潘凤坐不定马,翻身落地,众骑士待要乱刃分尸,但却被张纯阻止道:

        “且慢动手,先给我捉活的!”

        部下将士答应一声,纷纷掷出挠钩,公孙瓒想要来救,但都被伏兵连阵阻拦,这些蛮骑异常彪悍,战斗力浑然不在白马义从之下。

        危急时刻,白狼山居高临下闪电般飘来一团红云,踪影还未见端倪,连珠神箭先穿梭而至,百步穿杨,一箭双雕,还例无虚发,顷刻间杀出一条血路。

        钩住潘凤脖子的挠钩,被其中一支神箭射断。紧接着,八旗精骑们就看见一员赤甲白披风的女将杀入重围,玉掌挥动梨花古定枪,座下王追神驹,横冲直撞,左右驰射。

        张纯眼中现出一丝凶光,认出此女来历,口中吐出咬牙切齿的三个字:“陈丽卿!”

        公孙瓒与白马义从见陈丽卿赶到,纷纷斗志暴涨,突击战术玩得更加凶猛,撞开盾牌,杀出血路,将受伤被擒的潘凤,又给抢了回来。

        不过,八旗精兵无愧于天下强兵之称,遇乱不惊,军纪严明,全然不受万人敌猛将踹阵的影响,照旧稳扎稳打,将阵型由一字长蛇阵调整成双龙出水阵,绕开白马义从与陈丽卿这两柄尖刀,转攻左右双翼,击其薄弱。

        一方将勇兵精,一方人多势众,两军正混战激烈时,张纯眼里放出兴奋的光芒,演绎起必胜的信念。

        “八旗的勇士们,全军听我号令,反击的时候,到了,拿出你们的真本领,推平一切障碍,杀灭所有的汉狗,天命汗万岁,大金,万岁!”

        话音霎时震动山岗,公孙瓒与潘凤没有感觉,陈丽卿却是俏面惊变,忽然想到了异常可怕的东西。

        这时,八旗精兵分从左右两翼行动起来,左翼骑兵赫然也发动出标准的突击战法,而右翼弓骑仰天怒射,万箭齐射,分明就是比田豫所用更加正宗的飞射。

        惊天动地的恐怖冲击,干脆利落的连环齐射,顷刻间战局扭转,方才还在纵横驰骋的白马义从,就成了待宰杀的羔羊。

        八旗军铁蹄碾压,狼牙棒排头乱打,弯刀切割头颅,场面惨烈无匹,陈丽卿挥舞梨花枪,血染征袍,然凭其个人勇武,却也难以力挽狂澜。

        掠阵的张纯还不放过女飞卫,又指挥身边的近卫,分作数队连环朝陈丽卿射火箭。

        双拳难敌四手,女英雄也难防冷箭,正在情况危急时,却有狂风大作,黑雾滚滚,漫天落下倾盆大雨,火箭之火尽被浇灭,箭矢都被烈风吹落。

        远方山岗上,腾云驾雾而来一个全真先生,手提松文古定剑,正是梁山好汉入云龙公孙胜,刚才正是他披发仗剑,呼风唤雨,破了火箭。

        张纯冷笑道:“不知死活的妖道,敢在两军阵前妄用妖术,你就不怕会受天谴报应吗?”

        言罢,张纯浑身抖出一股浩荡冲霄的清气,转瞬化成一位高冠蛾眉、神威凛然的大儒法相,赫然开口说话,内容却是令人震慑的七个字:

        “子不语,怪力乱神!”

        斯言一出,天地感应,空中仙花乱坠,杀戮血腥中涌现赤色莲花。陈丽卿、公孙胜、公孙瓒同时感觉浑身一轻,甚么内劲、仙元、气力都荡然无存,变成了最普通的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