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网游竞技 - 刀剑之灰色轮舞者在线阅读 - 26、月崎云和月崎芸

26、月崎云和月崎芸

        随着那一次狗头人战士的偷袭战……云真的很累……很累……所以他为此睡得很沉……很沉……

        在一个黑暗的向海洋一般的空间中,这个时候浑身果体的云,像是住在母亲腹部还没有出生的婴儿一般,卷曲着身子在里面有意识状态的沉睡着。

        “所以……你的那一次战斗可以说是非常失败的!你知道吗?月崎云?”

        而这个时候一个很严厉但又带着一丝暖意的女孩子声音回荡在云的耳边。

        “你……是谁?我……现在在哪里?”

        云在听见女孩子的试用后微微睁开双眼,而视野中看见的周围,则是一片无尽的黑暗,而自己就像在水中一样感受到了浮力冲击着自己的全身上下的各个位置。

        “我?嗯……怎么说呢?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谁?所以……月崎云?你认识我吗?”

        而这个时候黑暗中出现了一丝火红色的光芒,而这个光芒确是一个犹如炎发灼睑的长发女孩子,同样果体的向云的方向游了过来,而那及腰般随着水流飘动的长发真的想在水中燃烧一般晃动着,时不时还带着一些像碎火花一样的碎块。

        “你……感觉和我好像……就像……女孩子的我?”

        云在炎发灼睑的女孩子来到面前的时候,总算看清楚了她的样貌,幼稚般美丽的面容加上可爱迷人的樱唇,那自信洋溢但有些微微冰冷的眼神,看起来特别的好看,那比云矮一个头的身高,确实一个黄金比例的诱人身材,而且前凸后翘还真的有些大!主要是确实长得和云有些相像。

        “你个色~狼!在看什么地方啊!”

        炎发灼睑的少女有些害羞的用手遮掩着云的眼睛,让云意识到自己十分的无礼。

        “啊~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但……你确实很美,而且长得和我十分神似~就像我的姐姐或者妹妹一样!”

        云微笑的将少女的玉手拿了下来,看着少女有些气嘟嘟鼓着腮帮子的可爱面容。

        “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你有些亲切感……但用那样的眼神看人家可是很不礼貌的!”

        少女皱着眉头对云严肃的教育起来。

        “好的!但……没有名字一直叫你少女岂不是很奇怪吗?”

        云微笑的点了点头又向少女提议起来。

        “嘛~嘛!确实很繁琐!你看给我取个什么名字比较好呢?”

        少女歪着头微微想了一下,便求助一般看着一旁的云。

        “芸!而且你和我就像兄弟姐妹一样!月崎芸!你看怎么样?”

        云微笑的对少女说出了一个比较动听的名字。

        “芸~嘛……还算有些感觉!那~就这样好了!”

        芸用玉手捏了捏自己的下巴思考起来,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那么……这里是什么地方?而刚刚芸虽说的失败到底是指什么?”

        云在确定芸的名字后便将话题转回了刚刚芸虽说的问题上。

        “你觉得?这一场狗头人战士的突袭战!你真的做到完全击退了吗?”

        芸一时之间这个人的气氛就变了,那犹如经历万千战场出生入死无数,踩着万千尸骨走上巅峰般的上位者气息,便让云感到了一丝沁骨的寒冷,让他不由的开始有些呼吸困难起来。

        (这个是……威压?还是……杀气?)

        云这一分钟感受到了小时候将死之时,那冰冷而又一片空白的感觉,而察觉到云的不适芸也微微叹了口气。

        “看样子……你真的什么也没有学习到吗?在这个上天赐予你发挥光彩的真实异世界之中!你居然会怎么的弱小,不由得让我感觉到了一丝遗憾!没想到你会怎么的软弱!”

        (什么意思?难不成……芸对现在的我感觉到了失望?)

        云反应过来的抬起头来,看着有些沮丧的芸,便有些顾不得身体的不适感,一把抓住了芸的玉手用认真的眼神看着她。

        “我觉得失败了!毕竟我在带领2个伍的战力占据地利的狭路,并没有完全解决它们所带来的威胁!最后还很落魄的昏迷过去了!所以!我很失败!”

        云这一句话一出,芸的嘴角却微微上浮了起来,但那微笑有一些寒冷,看的云有一些感到身体一颤起来。

        “那么首先要让你完全适应才可以!适应敌人的死亡!斩草除根的必要性!和如何杀人的方法,毕竟你以后的路终将是和中华的一句老话一样!‘一将功成万骨枯’在这个弱肉强食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异世界中!”

        芸微笑的游到云的面前用玉手抚摸着他的脸颊说道。

        “你要踏着别人或者其他生物的尸体才能活下去!而你是一个为了保护自己心爱的人!和自己的伙伴而活的部队统领!自然要受到非人一般的待遇!而这些便是你必须适应的东西!你的手早已经沾满了不少生物的鲜血!如今你想回到平常的生活早已经是痴人说梦了!”

        芸说完便一个猛退来到了云的正前方一段距离的位置。而她的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把比她还要高出许多的血腥巨镰,上面燃烧着苍蓝的业火,和橙红的烈火,而她的双眼已经燃烧起了蔚蓝的火焰。

        (这是……)

        云有些吃惊的看着突然间变样的芸,那冰冷的杀气是认真的。

        “芸……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要杀我吗?”

        云有些难受的看着这个犹如亲人一般的芸。

        “拿起你的武器吧!有时候自己的亲人也会在特定情况下背叛自己,你要先学会面对不管是什么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老人还是小孩;亲人还是恋人!都必须精准无疑的将对方击杀!要不然在战场上因为怜悯和妇人之仁死得便是你!这里是你的内心世界!所以你想用什么武器都是可能的!来吧!你不下狠心杀死我!死的就算你!云!”

        芸在最后解释完毕,便双手提起血腥巨镰向云的方向不留情面的袭了过来。

        “啊啊啊~啊啊啊!”

        云流淌着悲伤的泪水,犹如哀嚎呐喊一般,在手上具象化了两把和外面一模一样的的长太刀,向芸的方向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