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网游竞技 - 刀剑之灰色轮舞者在线阅读 - 9、羁绊

9、羁绊

        寒冷刺骨的深蓝世界中,爱莎的肌肤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的东西,除了体内还可以感到寒流以外,周围一切都是宁静的,心脏的跳动声一直在她的耳中和身体中回荡着。

        (好静啊……虽然还隐隐约约感觉到寒冷,不过也开始慢慢变弱了不少,难道……我要死了吗?)现在的爱莎心情显得很平静,明明自己是当事人但现在的感觉就像看着别人一样变得淡然起来。

        微弱的借助空芯杆子呼吸水面上的空气,但频率和力度已经变得逐渐微小和稀疏起来,现在的爱莎就像一个被冰封于水面下的睡美人一样,微闭双眼面上满是柔和之色,长长的发丝也随着潭水的波动自由的漂浮在潭水之中,看起来非常柔美。

        直到她被人捞出潭水后,那久别重逢般的温暖,逐渐让她感觉到了活着的感觉,而自己的耳边稀稀疏疏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声,他的语气即使焦急也像温暖人心的火把一样,让爱莎感到了一丝安心。

        “爱莎!爱莎!爱莎!!!”在爱莎的意识之外,云已经交接任务后便来到这个石室中,将已经几乎冻僵的发白发紫的爱莎从那冰冷的寒潭中捞了出来,那可怜的爱莎的身体冷的和从冰箱里的冷藏室拿出来的肉类一样让人无法长时间去触碰,看着她几乎冻伤的样子云的心中很是痛心,没想到这个小小的人儿为了让队伍继续前进会受这样残忍的对待方式。

        云抱着冻僵的爱莎,虽然自己接触爱莎身体的位置已经产生了没有知觉开始出现冻伤,但依旧无法阻止云紧紧将其抱在怀里的行为,云的手臂、怀中同样已经发白发紫,但依旧低着头将爱莎楼的更紧想让自己的体温来化解这个可怜的彼女。他的眼角已经落下晶莹的泪痕,云这是第一次在那件事情后产生痛心,一个和自己认识没有几天的女孩子为了自己和团队去体验一种死亡的感觉,那是多么孤独、害怕、难受,但为了成功自己又不得不坚持下去,就因为她相信自己和其他同伴。

        “没事了!爱莎!没事了!我在你身边!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云能感受到爱莎那逐渐平缓的呼吸,这也证明她的生命体征已经开始恢复正常了。

        云抱起爱莎走出石室来到了桐人的房间,一进去就看见桐人的背影,而他的身体也在不规律的上下起伏着,看起来就有些不太对劲,云紧抱着爱莎快步来到了桐人的身旁,当正式看见桐人的正面的时候,云不由得心里就是一紧,眼中的泪水也变得更之剧烈流淌起来。

        “哈啊~啊哈啊啊!成功……了吗?云!”桐人喘着粗气用有些微弱的声音询问着身旁的云。

        “啊!成功了!我带你一起出去!桐人!”云心情沉重的有些抽噎的回答着桐人。

        “是吗?那么……后面就……拜托了!我感觉……有些乏……了!”桐人微笑的说完便直接则身靠在了云的身上。

        云继续看着眼前的景象,一把沾满鲜血和有些凝固血块的石刀还被桐人紧紧握在手中,而另一只手一直横在甬道的上方,但那手腕部还残留着无数个被石刀划破的巨大伤口,很明显是在快流不出血液的时候再一次追加上去的,那只一直放血的手掌已经是苍白发紫,这表明它已经处于贫血状态进入代偿期随时都有可能变为坏死的可能。

        看到这里,云的心现在十分疼痛,他能大致能够想象那个时候的场景,为了保持鲜血一直流出甬道,每一次出现快要被血痂凝固的时候,桐人都要忍着疼痛咬牙再一次割向自己的伤口处,而伴随着大量血液的流失,他会变得口唇发绀,不停的用药剂来解渴恢复自己的hp,心跳也随着出血的问题自然的加快同时对氧气的想要也变得更加呼吸急促,那种又要忍受疼痛;又要保持意志清醒;又要继续保持放血的工作;又要承受身体应激反应的折磨,整整是一个活受罪的过程。

        云难受的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将已经伤口结痂安心后昏过去的桐人和爱莎同时搂在了怀里面,对着房间中,痛苦的呐喊起来,以求用这种方式来宣泄自己心中的自责和愤恨!

        (如果我能再快!再快这一分钟结束任务的话!他们所受的罪就会更少一分!)泪水犹如雨点一般落在了怀中已经开始恢复平静的桐人和爱莎的脸上,而他们却同一时间在昏迷中展露了甜美的笑容。

        (好温暖!这一滴一滴的液体!在温暖我的身心!)桐人爱莎在淋浴了云的泪水后,借助着梦境像是撒娇的小猫一样在云的怀中蹭了蹭他那宽大的胸口,而这一个动作也把云从自责中拉回了现实之中,他低头看着两个像是睡在母亲怀中的两个孩子一样。

        让云不由的抹去了泪水,用她有力的双臂将两人环抱在自己的腋窝下,虽然这个姿势有些让两人不舒服,不过云的动作很快,他快速的走回巨龙沉睡的地方,便将两人小心翼翼的放在自己的膝枕上看着她们平静的样子才安心的松了口气。

        而这个时候另一个石室中的骸骨将军也从里面缓缓走了出来,它看了看三人的状况,选择什么也不说的坐在了云的身旁静静的等待着。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睡得满足的爱莎和桐人逐渐清醒了过来,不过脖子上传来的温暖感让两人依旧有些留念,不想结束这个美好的感觉,看着两人闭着双眼但还有些不老实的样子,云就已经知道两人已经完全恢复了,他叹了口气还是决定率先打破了这个美好的气氛。

        “好点了么?爱莎!桐人!”他的语气很轻很柔,就像一个母亲在关心自己孩子一样充满着温柔。

        听见这个可以融化身心的声音,两人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睁开双眼,眨巴着大眼睛注视着眼前了低着头用溺爱和充满柔情目光看着自己的云,一时间两人的脸上同时泛出了绯红。

        “嗯!”两人就像陷入恋爱的少女一样轻声回应着云。

        “那就好!已经没事了!那些事情已经结束了!”云伸出自己的两只大手,充满爱意的抚摸着两人的小脑袋。现在的云就像两人的父亲一样,在鼓励和安慰着他们的心灵,两人保持着红晕缓缓立起了身子,一同静静的靠在云的怀中,像两个没有断奶的孩子一样感受着这个本来应该是个认识才不到几日的陌生人向对待家人一样的关怀。

        本来这个气氛很美好,不过总会有些人或者事物会喜欢破坏掉这些美丽的东西,身边那条巨龙在这个时候不知趣味的恢复了活力,巨大的震动不得不把云三人拉回了现实当中,他们转脸注视着这个给予他们这种任务的罪魁祸首。

        “哈~哈哈!你们的表情很好!这样才是一个合格的冒险者嘛!按在约定的内容!你们获得了整个水神遗迹的地图和永久通行的权利!”巨龙看着这云他们的联系因为再一次的任务变得更加紧密而感到满意。

        随着巨龙宣布完成的同时,云几人的系统提示也已经更新了整个水神遗迹迷宫的地图,而巨龙身后的大门也缓缓打开了。巨龙的身上也开始出现了许多光晕,它的身体也开始逐渐消逝起来。

        “这是?”云看着那个巨龙的hp条直接消失了,现在已经变成了属于普通npc的样子,并且开始真正意义上的消失。

        “可能是它完成了任务!所以系统认定它已经不需要,开始将它的存在和数据给抹去了!”桐人看着这个情况神情有些悲伤,毕竟他觉得这个巨龙是有自己意识的存在,和人类没有区别,但已经没有存在意义的它也只能接受消失的结果。

        “怎么会这样啊?”爱莎有些惊讶的看着坦然接受自己存在消逝的巨龙。

        “不用为我担心!孩子们!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在我即将消失前能遇到你们这样的善良的冒险者我很开心!你们不用为我难过,在这个艾恩葛朗特里每一个npc都有自己的使命!而我已经完成了自己存在意义的使命了!你们应该为我们感到高兴才对!对了!邪物啊!虽然我不知道你们的使命是什么!但希望你们不要让这些孩子们失望!”巨龙在最后消失的瞬间他的表情都是和谐满足。

        “……”骸骨将军看着这个和自己同属npc的巨龙就这样化为了多边形碎片消失在自己的眼前,但他空洞的眼神并没有办法让云几人看出他究竟在这片光景中受到了什么样的启发。他只是思考了一下便转头对云三人挥了挥手。

        “走吧!我们的王应该快等的不耐烦了!”语气很平静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催促着云三人继续去完成骸骨国王的委托,云三人互相看了看便与骸骨将军走进了第三层之中。

        这一路上虽然总会有些水陆两栖的野怪来骚扰云几人,不过在无情的镰刀下愉快的变成了多边形碎片的亡魂,就这样平平淡淡的来到了第四层的《水神遗迹最下层》看样子这个地方就是云几人任务目标的所在了,自从拥有了永久通行权后,这里的门还是机关都像形同虚设一样敞开着大门欢迎几人的到来,一路上畅通无阻除了一些不知趣的野怪。

        但几人连续在这个最下层逛了无数次都没有遇见骸骨国王所提到的那把佩剑,感觉从一开始就不存在这个地方一样,让云几人开始产生了怀疑!迫使他们在一个走廊中停下了脚步,转身开始严肃的质问骸骨将军起来。

        “骸骨将军!这个任务真的是对的吗?”云双手环抱在胸前看着平静无波的骸骨将军。

        “对的!不然不会形成委托的形式让几位接受!”骸骨将军没有犹豫的回答了云的疑问。

        正当云还想讲些什么的时候被身后的桐人拍了拍肩膀,云看着后方的桐人微微的摇了摇头,便走到了云的前方。

        “那么我可以理解为这个奇怪的长剑只是名字是这样,但事实上它并不一定是一把剑吧!”桐人一直在考虑这个可能性,因为虽然之前一直被强调是一把剑,但有可能它的形态早已经不是一把剑也说不定。

        “……”骸骨将军沉默了,之前对答如流的骸骨将军居然在桐人的这个推断后选择可沉默。桐人微笑了起来,这个行为就已经默认这个奇怪的长剑可能一开始确实是一把剑,但可能经过了什么样的洗礼后已经不再是剑的样子了,那么之前桐人一直在这个迷宫中观察到的一些令人在意的东西便开始浮现在他的脑中。

        “这样吧!我先带你们到我之前一直留意的一些地方去看看吧!可能我们要找的东西应该就藏在里面也说不定!”桐人已经在脑子里想到了那些地点的位置,便转身向身后的云和爱莎说道,两人相信桐人的推断相同点头赞同,而骸骨将军也只是默默的跟在他们的身后,没有说任何一句话!

        首先几人就来到了一开始进入这一层的门前一旁的小房间中,里面只有一个奇怪的雕塑,桐人率先来到雕塑的面前点开了它的介绍栏。

        《某个东西的雕塑》某个人或者物的雕塑!看起来有些年头!但好像会有什么用吧!

        虽然在看见这个叙述后爱莎和云摇了摇头,但桐人着不以为然的将这个雕塑收进了物品栏,向几人招了招手带着他们走到下一个地点去了。

        这一次是离发现雕塑不远处的一个墙壁角落,这里有一个奇形怪状的好像是烛台一样的东西,几人看着桐人再一次点出那个东西的信息。

        《奇怪的烛台》一个奇怪造型的烛台,但好像有什么特殊的用处。

        看着几乎相同的东西,云和爱莎依旧摇了摇头,而桐人继续把烛台收进了物品栏中,云和爱莎用有些不解的目光看着桐人的行动。而桐人并没有在意的把几人又带到了下一个地方,这里除了有一个奇怪的石桌子和桌面上的两个黑槽以外什么也没有了,云和爱莎纳闷的看着有些神秘兮兮的桐人。

        他微笑的看着有些犯迷糊的爱莎和云,慢慢的将刚刚得到的烛台和雕像显现在自己的手中,毫不犹豫的就放进了那两个黑槽之中,但好像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两人纳闷的看着没有为此感到失落的桐人,他又拿出之前的打火石将烛台点亮了,当这个动作完成的时候,整个最下层的遗迹就开始出现响起了动静,出现了一定程度的震颤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