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网游竞技 - 刀剑之灰色轮舞者在线阅读 - 3、 初次死亡体验

3、 初次死亡体验

        只见云在前方大刀阔斧的开路,桐人则一边用视线盯着热血笨蛋的云,一边沿路收集着任务所需要的采集素材,不知过了多久两人便来到了密林深处,而周围也没有了野怪,反而以外的安静起来。

        就算云是个白痴也有野性的直觉,迫使他停止了前进,而本来也是很谨慎的桐人也多多少少感觉到这里气氛和环境的不对。

        “那个!桐人?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云的鼻子像狗一样动来动去,好像在用嗅觉寻找什么似的。

        “啊!不知为什么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里好像有些古怪。”桐人下意识的从背后拔出了自己的单手剑,有些不安的望着四周。

        “这味道!很刺鼻!”不知为什么本来在sao中应该很少出现太多的五感情报才对,就连桐人也能够闻到一股恶臭的闻到。

        (不对劲!按道理这个游戏应该没有视觉和听觉和部分触觉以外的情报才对,为什么会出现了嗅觉?)长时间接触vrmmorpg的桐人明显觉得这个sao出现了明显的偏差,而这种偏差又不像bug一样,就觉得本来就是这样设计似的,自从和云一起行动后就隐隐约约觉得这个游戏已经不再是自己熟悉的vrmmorpg了。

        《警告!警告!发现高危险boss出现!发现高危险boss出现!请寂静森林的玩家快速使用转移水晶或者快速逃离该地区!》突然整个视野中出现了血红的系统警告,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大量还在寂静森林逗留的玩家感到了恐慌,而同样这个警告也同时出现在森林深处的桐人和云的视野当中。

        “糟糕!快走云!”桐人紧张的一把按在云的肩膀上。

        “诶?”云不知所措的看着桐人。而桐人的神情突然变得慌乱起来冲着云大喊起来:

        “喂!云小心后面!”只见桐人想发疯一样往云的方向伸出右手。

        但为时已晚一个巨大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云的身后,它毫不留情的挥动着手里的大剑向云的腰部横斩过去。

        “诶?”还没有等云反应过来他的身体便被一把巨大的大剑活生生腰斩为二!大量的血液飞溅在了周围,而他的视野也逐渐变得天翻地覆起来。

        (啊!好疼!好冷!)云在昏迷前的大脑中,只剩下刺激全身神经的剧痛感、莫名的腾空感,以及落在地面的碰撞感和冰冷感。

        而眼睁睁看着自己同伴被逐渐显露身姿的巨型蜥蜴人给一刀两断的桐人,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举起手中的单手剑,狠狠的发出了一道刚刚学会的剑技音速冲击,直接狠狠的刺进那蜥蜴人没有防具部分的右眼上。

        剧痛让蜥蜴人的身体被打出了强制僵直,而桐人手中的单手剑也被那坚硬的头骨所卡在了蜥蜴人的头上,蜥蜴人的血条一下子就掉了四分之一,而丢失单手剑的桐人也因为剑技所产生的余力飞到了一旁,落地后翻滚了一段距离才停下来,他有些吃力的用双手撑起自己的身体。

        (好疼?怎么回事?不是疼痛感应被阻断了吗?)桐人突然想起被腰斩的云,连忙抬起头看向云的方向,只见云的hp已经滑到了底部直接和尸体一起变为了多边形的碎片消失在了天空中。

        桐人感觉不妙的感觉看向视野中的组队图标,上面显示云已经死亡,他在这个时候感觉到了窒息的感觉,联想起身边的变化和刚刚产生的剧痛。

        (难道说在游戏死亡现实世界的自己也会死亡吗?)这大胆的想法让他不停的确认组队中云的状态,他没记错的话如果死亡后会在30s左右复活才对,他对了一下视野中的消息记录,13:20:30玩家云被区域boss蜥蜴人领主击杀死亡!

        他又看了看右下角的实时时间显示13:20:50,大概还有10s左右就可以确认情况了,不过那个蜥蜴人领主却在这个时候恢复了行动能力。他的仇恨值现在全部都凝聚在只身一人的桐人身上。

        (糟糕!)桐人连忙动起浑身疼痛的身体向一旁跑去,途中还一边快速的操作着菜单调出一些之前战斗中掉落的单手剑,装备在手上应急,而蜥蜴人领主便已经利用身体的优势一个猛跳便落在桐人逃跑的路线前方。

        ‘嘣咣’的一声那个蜥蜴人首领便已经在桐人面前砸出了大量烟尘,阻碍了桐人的视线。桐人在这个时刻已经没有余力去核实自己的想法了,先想办法逃跑或者战胜这个boss才是最急的事情。

        (危险探知)一下子桐人学到被动技能发动了,强大的求生意识迫使桐人猛地一个下腰便躲开了之前要了云命的水平方位斩,而这个时候蜥蜴人首领已经进入了剑技僵直,露出一丝微笑的桐人对着无法动弹额蜥蜴人首领便是一个3hit三角重击,一下子打掉了蜥蜴人首领剩下血量三分之一的血量差一点将它逼到黄血值。

        但幸运的是三角重击的附带效果起了关键性作用,将本身的对方强制硬直时间又延长了2s左右,正好赶上桐人的硬直时间,在蜥蜴人首领还没有解除硬直的前1s,桐人再一次打出了一个2hit的二连闪,虽然伤害不高让它掉到了半血的位置,但硬直时间短可以快速利用翻滚离开蜥蜴人首领的身边。这两次幸运的连击下,成功让蜥蜴人首领的血量下降了不少数值,只不过对方也因此变得更凶残起来。

        一解除硬直便朝着桐人大吼起来,本来桐人以为这种没有攻击能力的吼叫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才对,结果突然状态栏上多了一个闪电符号,还闪烁不停起来,他看见过之前介绍的一部分游戏公开情报中提到过,游戏中有几个状态比较致命,一个是紫色水滴图标的中毒,一个是黄色闪电图标的麻痹!一个是部分肢体图案的断肢,都会产生不同的负面效果。

        (完了!是不定时麻痹!)桐人看见这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图标心中暗叫不好,这可是致人死地的负面状态啊!

        本来还觉得和蜥蜴人首领慢慢耗下去还是有机会弄死它的,但现在一颗定时炸弹按在自己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桐人的头上已经布满了汗珠,带给他的是之前那痛彻心扉的痛苦和恐惧,因为他感觉这样下去真的可能会死!不管是肉体上还是精神上都会非常深刻的烙印下来。

        呼吸开始变得沉重仓促起来,感觉手中的单手剑变得笨重,而眼前的敌人正怒发冲冠一样举起那把大剑朝着自己的方向奔来。

        害怕、恐惧、甚至敌人施加的威压和状态栏上闪烁的麻痹图标,让桐人第一次感觉到了来自死亡的邀请函,已经塞进自己的手中,而死神已经双手举起那夺命的镰刀向自己袭来。

        (要死了吗?)桐人的脑中闪烁的就是这个想法和从小到大的走马灯画面,让自己更加感受到即将死亡的可能性。

        (哈~哈哈!在这里死了也好这样就不用在考虑怎么去用什么样的样子去面对直叶了!)桐人绝望的闭上了双眼,准备接受了带自己前往冥府使者的指引。

        “桐人!你在干什么?”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了他的耳朵里!桐人猛地睁开自己的双眼看向声源处,自己熟悉的傻小子的样子便举着大镰刀来到自己的面前,一个猛力的弹刀强制打断了来到他面前的蜥蜴人首领的剑技,让他进入了强制硬直。

        “切换!准备上了桐人!”再一次来自云请求的切换,桐人看着他认真和信任自己的表情也释然的流下了两行晶莹的泪痕。

        (我真傻!明明比我还傻的家伙还在为了救我拼了命的赶回来!我还居然自暴自弃的在这里等死!我真是个懦弱的人!居然这么不相信自己的伙伴!)桐人先是反手给了自己脸上一巴掌,便大吼着操起手中的单手剑对着蜥蜴人首领就是一个3hit的三角重击,一下子让它再一次将血条掉落了一半进入了红血状态,但糟糕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刚刚才到达红血位,蜥蜴人首领就解除了强制硬身效果,而普通的双刃大剑也变形将另一半刃向折叠刀一样旋转变成了一把比之前两倍距离的野太刀,对着他们就是一个2hit范围剑技大岚山!它对自己为中心范围360度的敌人造成两次回旋打击。而两人也被击中了武器格挡的位置而被打飞了出去。一下子就砸在了背后的大树上,‘唰’的一下桐人和云的血条也被打到了红血状态。

        随着这个血条的显示自己的身体却伴随着大量的剧痛,让两人已经有些站不起来了。而蜥蜴人首领也趁着这个机会,一个冲锋剑技冲向了两人的所在。

        云看见这个状况不顾自己的安危咬着牙一脚把身旁的桐人踢向了一边,又急忙调出物品栏对着他使用了微量hp药剂,而自己则硬吃了蜥蜴人首领的冲锋剑技被连带着撞毁了不少树木远离了桐人一段距离。

        而恢复hp回到了黄血的桐人有些吃力的爬起身来,来到那个被冲开的道路之上,看着不远处的蜥蜴人首领,正从地面上拔出那把野太刀,而野太刀一被拔出,下面便是被碾的面目全非的物体,然后才转换成多边形碎片再一次消失在天空之中。

        “啊~啊啊!你这个混蛋!”桐人被第二次云的死亡刺激下已经变为了愤怒,手上拿着单手剑闪耀着剑技的光辉,流着泪水便向还没有恢复战斗准备的蜥蜴人首领的头部冲去。

        (我知道!我知道!很疼!真的很疼!光是被擦伤都是这么真实那么疼!更别说被腰斩和辗成肉泥什么的啦!笨蛋!云你个大混蛋!为什么要保护我!还怎么拼命让我免受那剧烈的死亡痛苦!你个大笨蛋!)桐人一边流着眼泪一边怒视着前方的蜥蜴人首领。

        “啊!啊啊啊!你给我去死吧!”桐人直接使用冲锋加上过程所用的音速冲击直接将没有防备的蜥蜴人首领的脑袋给削飞了出去,而因为断首造成的致命打击直接让蜥蜴人首领的血条变为了零,它也再这个瞬间变为了多边形碎片消失在了天空之中,一个讨伐成功的系统提示已经显现眼中,而桐人的泪水却没有因此而止住,他只是对着天空久久的痛哭哀嚎着而像定时炸弹一样的麻痹也同时生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