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都市言情 - 邻家今天也很可爱在线阅读 - 第196章 七年前的邂逅、求婚,以及报恩(求订阅)

第196章 七年前的邂逅、求婚,以及报恩(求订阅)

        邻家今天也很可爱正文卷第196章七年前的邂逅、求婚,以及报恩“老、公~”

        黎星若用饱含羞耻的声音,轻轻在他耳边喊出这句话。

        听着这微弱却清澈的嗓音,林路的眼皮子颤动了一下,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这才发现天已经亮了,感觉身上有绵软的重量,惬意得令人不愿醒来。

        “九点钟了,你还不醒啊?”

        这位邻家姐姐将整个身子依偎过来,林路能感受到她的温软和甜美气息,她伏在他身上,填满彼此身体间的空隙,眉眼低垂看着他的眼睛,嘴角正勾着坏坏的笑意,调皮的手指捏着一缕发丝挠他鼻子尖的痒痒。

        照进屋里的晨光,点亮她雪白细腻的肌肤,林路深深吸一口气,将她搂紧。

        “天亮了喔,说好的礼物呢?”

        “不是已经在星若姐怀里了嘛。”

        “……呸!快点给我礼物~!”

        明明都已经是二十三岁的大姑娘了,在生日这天,却依然忍不住跟他撒娇起来,伏在他身上磨磨蹭蹭的,林路大感吃不消。

        “礼物~礼物!再卖关子的话,我就要惩罚你了!”

        “好好好,真是拿星若姐没办法……”

        黎星若这才满意了,一脸期待地看着他的眼睛,两人对视着,却迟迟不见他拿礼物的动作。

        “哪儿呢?”

        “啥?星若姐还没看到礼物啊?”

        “……不要你!”

        “没说我啊,伱往床边看看。”

        “诶?”

        听他这么一说,黎星若这才终于从他怀里爬起来了,一大早醒来她就赖在被窝里,都没下去过呢。

        视线轻易地就发现了一双正放置在床边的高跟鞋。

        “咦、咦!!”

        黎星若惊疑出声,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我记得睡觉前明明没有的呀,你什么时候放在床边的?!”

        “不知道哦,不是我放的,可能是圣诞老人放的吧,咱俩睡着了,就偷偷来送礼物啦。”

        “你还卖关子……!”

        女孩子哪有不喜欢小惊喜的呀,黎星若欣喜地打了他一下,迫不及待地把这双高跟鞋拿起来看看。

        感受着手中轻盈的重量以及鞋子用心的材质和做工,她的眼睛也不禁微眯了起来,嘴角自然地勾起甜甜的笑容。

        “你自己做的呀?”

        “嗯哼~”

        “你什么时候做的?我怎么不知道?”

        “当然是偷偷做的啦!”

        “说跟没说一样!”

        “星若姐快试试。”

        不用林路说,黎星若便已经把高跟鞋放下,将自己一双雪嫩纤白的小脚伸进了鞋里。

        之前给林路当足模的时候,她就穿过他做的那双高跟鞋,那双鞋虽然好看,但并不太合她的脚,而这双则不同,完美地契合着她的足型。

        比起之前他自己做的那双,这双在材质和做工设计上面,显然更高级不止一个档次,鞋面皮革泛着柔和的光泽,充满了小心思的细节设计,衬托着她的腿型更加优美,宛如一件艺术品一般,足以令少女为之倾心。

        “真好看……”

        “星若姐喜欢吗?”

        林路不知什么时候也从被窝里爬出来了,坐在她的身后,搂着她的腰,下巴垫在她的肩膀上,与她一起低头欣赏着这份礼物。

        “喜欢~!”

        黎星若爱不释手地欣赏着这双高跟鞋,这可是林路亲手给她做的,光是这份心意,于她而言就足够炫耀了。

        “这双高跟鞋要穿裙子搭配才更好看吧,可惜现在这么冷,穿不了裙子……”黎星若有点小可惜,想来只能等到明年春天再穿了。

        “是啊,星若姐知道搭配什么裙子最好看么?”

        “什么?”

        “婚纱。”

        林路在她粉腻的侧脸嘬了一下,柔声道:“搭配我给星若姐设计的婚纱,才是最最好看的。”

        于是黎星若的脑海里便出现了画面,穿着他设计的高跟鞋,穿着他设计的婚纱,她觉得自己一定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孩,明明已经醒了,此刻却像是在梦中似的。

        “那你要说到做到,不然我就拿鞋跟敲你的头~!”

        “我对星若姐这么好,你还要敲我的头?”

        黎星若咯咯笑了起来,坐在床边上,像小孩子似的,踩了踩高跟鞋,鞋跟与地板发出哒哒的清脆声音。

        就在她以为已经收到了林路的生日礼物时,他的声音却又充满磁性地在她耳边响起,勾起了她更多的惊喜:

        “还有礼物喔。”

        “……什么意思?”

        “还有比高跟鞋更好的礼物哦!”

        “啊?!”

        黎星若惊呆了,想现在就穿着高跟鞋给他生宝宝。

        “是什么?!”

        “不告诉星若姐。”

        “那我自己找!哼!”

        黎星若欢喜地在被窝里、桌面上、地板上到处寻找,虽然找半天没找到什么礼物的影子,但一副乐此不疲的样子。

        好一会儿,她都快把房间给翻了个遍,都没找到礼物的影子,这才有些幽怨地盯着林路看。

        “臭家伙,敢耍姐姐,看我不收拾你……!”

        “啊!没!真没骗星若姐!”

        林路躲到被子里,羞恼的邻家姐姐扑上来,非要他赶紧说出答案。

        “先刷牙洗脸,待会儿告诉星若姐。”

        “哼!”

        黎星若这才放过他了,松开了他的把柄,起身去卫生间刷牙洗脸了。

        没一会儿,就听见了她的惊呼声,接着便是高跟鞋哒哒哒跑过来的声音。

        小姑娘举着手里的洗漱杯子,杯子上放着牙膏和牙刷,除此之外,还放着一支鲜艳的红玫瑰。

        “杯子里怎么会有一支玫瑰花?!”

        “显而易见——是你帅气的老公放的。”

        “臭林路,你昨晚趁我睡着了到底都做了什么呀!”

        “星若姐喜欢吗?”

        “嘻嘻,喜欢……”

        黎星若惊呆了,她从未试过今天这样,如同变魔术一般的,看到一份又一份的礼物,明明天天跟林路黏在一起,可即便如此,她愣是没发现他啥时候往家里带了一支玫瑰花。

        聪明的姑娘能感觉到,这一支玫瑰花绝对不是终点,她也不问林路了,欢喜地举着洗漱杯子回去刷牙洗脸,看他还能有什么法子。

        刷完牙洗好脸,将这一支漂亮的玫瑰花重新放回到杯子里,她甜甜地欣赏着,躲在房间里许久的林路也终于是出来了。

        他把双手背在身后,一副‘我身后藏了礼物’的样子,依靠在门框边上,笑眯眯地看着她。

        黎星若的心跳不争气地加快,但表情依旧装作淡定。

        “你、你身后藏了啥?”

        “星若姐猜猜?”

        “……”

        臭林路!坏林路!黎星若被他撩得不行,哪里还肯乖乖去猜,嘻嘻笑着就扑过来想要抢他身后藏着的东西。

        还没等她抢到呢,一大束整整九十九朵的绚丽玫瑰瞬间便出现在她眼前,与刚刚那一支精巧的玫瑰不同,这一大束玫瑰刹那间出现在少女眼中的时候,她只感觉像是烟花盛放了一样。

        “星若姐~~生日快乐~~我爱你喔!”

        “讨厌,净卖关子……”

        黎星若接过他手中的这一大束玫瑰花,天气虽冷,但此刻她却觉得浑身都流淌着暖意,不涟不漪、不化不散,她把花儿凑到鼻尖深嗅,花的颜色就跑到了她的俏脸上,美得动人。

        “星若姐,闭上眼睛。”

        “还、还有?!”

        “快闭上眼睛,许愿就有了,不许愿就没有哦!”

        听他这么一说,捧着花的邻家姐姐就赶紧闭上了眼睛,很用力很用力地闭着眼睛。

        先是腰肢被他轻轻搂住,他温柔地在她光洁的额头啄了一下。

        她眼皮颤动着想要睁眼,可他说‘还不能睁眼’,她就继续乖乖地不动。

        闭上眼睛之后,视线就看不到他了,但听觉和触觉便格外灵敏起来。

        她能感觉到林路站到了她的身后,正好奇他要做什么呢,接着她秀美白皙的脖颈上,温柔地落下一道轻盈的冰凉。

        黎星若屏住了呼吸,心脏怦怦乱跳,眼皮颤动得更加厉害了,她已经猜到了是什么,她想睁开眼睛看看,却又不敢。

        直到林路扶着她的肩膀,带着她慢慢转身,她捧着手中的大束玫瑰花站在了镜子前。

        “好了,星若姐可以睁开眼睛啦~!”

        “……我不敢!”

        “为什么不敢?”

        “感觉像是在做梦!”

        “不是梦,快睁眼看看。”

        好一会儿,心情激动的她这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她看着镜子中捧着花的自己,以及双手扶着她肩膀站在身后高她一个头的林路。

        她的视线落到了镜子中她的脖颈上,原先空无一物的秀美脖颈,此刻戴上了一条优雅美丽的铂金项链,吊坠是极简梦幻的星月造型,而最中心的那颗璀璨小钻犹如夜空中的星星,点缀着她精美的锁骨,散发出迷人的光芒。

        黎星若呆呆地伸出手,轻轻摩挲着脖子上的项链,小嘴儿微张,欲言又止,却激动得什么都说不出来。

        “林、林路……”

        “是老公。”

        “老、老公……”

        “喜欢吗?”

        “喜欢……”

        “没听清喔。”

        “喜欢!喜欢!”

        林路这才嘿嘿笑了笑,揽住她的腰,与她一起看着镜子中美丽的她。

        “喜欢就好,这项链也是我自己设计的,它的名字叫星月。”

        “星月……”

        其实不用林路说,光是看项链吊坠极富创意的星月设计造型,她便能猜出来它的名字了。

        这是他亲手设计的项链,以她为名。

        女孩子总是感性的,被他如此深深地疼爱着,让黎星若忍不住红了眼眶,使她像一个真正的女人那样,拥有了那种藕断丝连的甜蜜心情。

        “哎哎,星若姐怎么还哭了哩?!”

        “呜……你别管我,我哭十分钟就好了。”

        “别哭别哭,还有呢还有呢!又不是没有礼物了,还有!”

        “什么?!还、还有?!”

        林路不说还好,他这么一说,黎星若更是眼泪哗哗流了,明明她一点都不伤心呀,人生里还是第一次因为太开心而流眼泪,事实证明人在太开心的时候真的会哭的。

        黎星若想好了,到时候她要穿着他送的高跟鞋,戴着他送的项链,床头放着他送的玫瑰花,然后给他生一个足球队。

        一连串的礼物轰炸之后,两人早餐也都忘了吃了,好在林路体恤她,留点空间让她舒缓一下心情,剩下的礼物便晚点再给她了。

        今天是黎星若的生日,恰好也是周末,以往每年生日都是跟几个好闺蜜们一起在宿舍过,现在大家都毕业了,难得有这么个契机,便约着中午一起来家里吃火锅。

        黎星若把林路送的玫瑰花放在客厅最显眼的地方;

        林路送的项链戴在脖子上后就没再取下;

        本想穿着林路送的高跟鞋的,可这天气实在太冷,只好收回到房间里等待闺蜜们自己发现;

        简单吃了点早餐,姐弟俩便一起下楼去买菜,回来又一起洗菜收拾,准备一下中午的丰盛火锅。

        钟晴、姜梦、曹念巧三个小闺蜜一起过来,中午十一点半的时候准时来到了林路家。

        门铃声响起的时候,林路和黎星若还在厨房里洗菜,厨房连接了热水管道,洗菜倒也还好,不接热水的话那水可都是刺刺的冰凉。

        “小晴学姐她们来了吧?”

        “我去开门!”

        黎星若擦擦手,布林布林地跟小肥猫一起跑到了门口,将门打开。

        入目还没见到三个臭闺蜜呢,先见到了举高高在眼前的蛋糕。

        “哈哈哈,你们来啦!”

        “生日快乐!若宝~~~!!”

        “天呐,若宝你真的跟你家臭弟弟同居了!我们刚刚还差点按错隔壁家的门铃呢!”

        “合租,合租!什么同居?!”

        “哈哈,小梦你信吗?”

        “我不信!”

        “巧巧你信吗?”

        “我也不信!”

        “你们……!”

        “冷死了冷死了,咱们快去找证据!”

        三位闺蜜把蛋糕塞给黎星若,一起嘻嘻笑笑地挤进屋里,想要像上次那样寻找若宝和她家臭弟弟勾搭的证据。

        “看看、你们快看看!这一大束是什么花?”

        “是玫瑰!我数一下……九十九朵!!”

        “我说你们,难道都没发现若宝的脖子吗?”

        “……天呐!这项链……!!怎么可以好看得这么好看?!”

        三个女人将黎星若团团围住,惊呆了似的欣赏她脖子上的项链,女孩子嘛,对漂亮的首饰向来无法抗拒,都说钻石钻石什么的,果然还是亲眼看到,才惊觉如此炫目闪亮。

        “这、这是什么款式的呀若宝?好漂亮!”

        “不清楚诶……林路自己设计,请别人订做的……”

        “疯了!我怎么没有这种弟弟??”

        三个女人正惊叹着的时候,林路穿着围裙,撸着袖子,一副居家男人的模样从厨房里出来跟各位姐姐们打招呼了。

        “小晴学姐、小梦学姐、巧巧学姐你们好啊,星若姐你陪学姐她们聊,菜我都准备好了。”

        “……!!”

        项链鲜花是女孩子的大杀器,这样帅气居家的男人更是绝杀,三个老闺蜜看黎星若的眼神都不一样起来了。

        “什么?!这高跟鞋是林路亲手做的?!”

        在彻底参观了林路和黎星若两人的小窝之后,三个约好一起单身一辈子的老闺蜜们都不禁对爱情向往起来了。

        林路和黎星若订婚的日期已经确定好在明年的三月十六号,两人之间的勾搭瞒了三个闺蜜这么久,如今黎星若也不打算瞒着了。

        一起热热闹闹地吃完火锅之后,黎星若拍了拍手掌,在三只闺蜜们的注视下,她羞红着俏脸,牵起了林路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嘘嘘,安静,若宝要宣布大事了!”

        “嘻嘻嘻……”

        三个闺蜜嬉笑起来,本来就羞于说出口的黎星若更是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还是林路脸皮厚,居然当着她好闺蜜的面儿,歪头凑过来在她的脸蛋啵唧一口,于是闺蜜们纷纷鼓掌尖叫。

        “星若姐不好意思说,还是我来说吧,感谢三位好姐姐对星若姐一直以来的关照,感谢三位好姐姐对我们的支持,现在,我跟星若姐在一起了!我们恋爱了!明年三月份就订婚了!”

        “订、订婚了???!!!”

        “若宝!你给了?!”

        “……哎呀!你们别听他瞎说!”

        和闺蜜们的生日聚会一直持续到下午的四点多钟才结束。

        把家里收拾收拾,林路和黎星若一起开车送三位学姐们回去,然后两人又一起回了老妈那边,因为今天是她生日嘛,对于这位准儿媳,邹婉柔哪里能没准备。

        一大桌丰盛的生日晚餐,老母亲还给黎星若包了个大大的生日红包,两只可萌可爱的妹妹们,也给未来的嫂嫂准备了跟哥哥生日时那会儿一样的生日礼物,一大罐会发光的折纸星星。

        家里的老爸老妈也同样发来了祝福,林路和黎星若手牵手在外面散步,她跟老妈打了长达一个小时的视频电话。

        回到家已经晚上十点多钟了,心情激动欢喜了一整天,洗完澡泡完脚,和林路一起躺在床上的时候,她的心情才稍稍平缓了下来。

        林路将她抱在怀里,温柔地kiss她。

        “星若姐今天开心不?”

        “开心~”

        “今天收了多少礼物?”

        “好多~”

        “谁给你的最多?”

        “老公~”

        黎星若嘻嘻笑起来,像宝宝似的蜷在他温暖的怀抱中,忍不住咬他一口。

        “星若姐忘啦?”

        “什么?”

        “我的礼物还没送完呢。”

        “真、真的还有呀?!”

        才稍稍平缓的心情,在这一瞬间又忍不住激动了起来。

        林路将她抱起放在床头,起身打开抽屉。

        黎星若心跳怦怦地看着他,不知道他会拿出来什么礼物,因为一份比一份珍贵。

        那个抽屉是上锁的,她有林路所有抽屉的钥匙,唯独没有那一把。

        在身后姐姐的目光中,林路从这个上锁的抽屉里拿出来一个铁盒子,他如视珍宝一般,在她身边坐下,将盒子递给了她。

        黎星若的心跳更快了,她没着急打开盒子,只是有些不知所措地转头看了他一眼,从林路的表现,她能感觉出来,盒子里的东西于他而言是极为珍贵的。

        “是什么啊……”

        “星若姐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很珍贵么……”

        “很珍贵,是改变我命运的东西。”

        “……”

        怀着好奇且郑重的心情,黎星若将盒子打开了。

        里面不是珠宝、也不是什么首饰,静静躺在盒子中的,只是一张画。

        一张极其不起眼的画,一张连初中生都不会保存下来的画,甚至连纸张都是最普通的白纸,经过岁月的沉淀,白纸甚至都有些泛黄。

        盒子里的秘密由她亲手打开之后,肉眼可见的,林路的表情更加柔和了起来,他轻轻揽过她的肩膀,将她搂在怀中。

        她看着画,他看着她。

        “这、这是……”

        “我七年前画的画喔。”

        黎星若看向画中的内容,勉强能看出来画的是个女孩子,有一张鹅蛋脸、大眼睛、齐肩的短发、穿着毛绒绒的粉蓝色卫衣,环境的笔触稚嫩,大约是某个冬日午后的公园。

        她见过太多林路惊才绝艳的画了,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林路如此拙劣的画。

        于是心中的惊疑更甚,到底这张拙劣的画有什么样的故事,会让他视若珍宝地保存整整七年?!

        画里的女孩子是谁?

        她莫名地有点即视感,可画技太拙劣,任由她将身边的人回想个遍,也判断不出来画里的人是谁。

        黎星若忽然心里有点酸溜溜的,她羡慕画里的那个女孩子,大概这就是林路的白月光吧,否则她想象不到有任何理由,林路会把这幅画保存七年之久。

        可如果是他的白月光,那他为什么要把这幅画送给她?

        黎星若总算是把目光从画上移开了,有些慌张、有些无助、有些迷茫地看向林路。

        “她、她是谁呀……”

        “星若姐没认出来么?”

        “我认识?”

        “如果说人的记忆最早是从三岁开始的话,那么星若姐认识她应该有二十年了。”

        黎星若愣住。

        “她是你呀。”

        黎星若眼睛瞪大,满脸不可思议,重新把目光看向手中的这幅画。

        好一会儿,她噗嗤一笑,道:“你又逗我!这一看就是你画了好多年的呀,怎么可能是我,虽然我也留过短发,虽然我也有一件这样的卫衣……虽然我、我七年前也……”

        还没等林路说话,她自己说着说着就愣住了,一双眼睛瞪得更大,她猛地转头看看林路,目光充满了打量和迷茫,小嘴儿微张,欲言又止。

        “你……”

        “星若姐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吗?”

        林路微笑着,柔声在她耳边问道。

        如果是平时,林路这样问她,她会毫不犹豫地说出二月情人节那天,两人在电梯里的遇见。

        可这会儿久远的记忆豁然间挤进了脑海中,她的思绪随着他的声音飘到了七年前——

        房间里开了空调,空调吹来的暖风带来他的味道和声音,他搂着她的肩膀,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触手可及。

        可随着他的讲述,她却感觉像是在做梦,一双眼睛茫然地看着面前的他,好似看见了七年前某个冬日独自在公园哭泣的小胖子……

        “第一次见星若姐的时候,你留着齐肩的短发,穿着粉蓝色的卫衣,还记得吗,那天我独自坐在石椅上哭鼻子,好丢脸呀,你却走来跟我搭话,我抬头的时候,你弯着腰问我怎么了,阳光在你的那一侧,如今回想起来,我依旧刺得睁不开眼……”

        “……你陪在我身边,你说没事多晒晒太阳,发霉的心情就会好很多,我到现在都还记得那天阳光的灿烂的温暖,还记得你给我的那颗糖的味道……”

        “……可星若姐失约了喔,第二天你没去公园,第三天也没有,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三年……七年。”

        又是一年的冬日,林路的声音化作画笔,将她尘封的记忆勾勒呈现。

        “我每天都去,直到爸妈的手续办完,我搬家到了这边,那时候我就在想啊,我一定要学画画,要画得很好很好才行,这样即便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但我一见到你的画,我就能把你想起。”

        黎星若的身子颤了一下,一股没由来的巨大暖流,从心脏直冲头顶,她抬头看着已经与记忆中完全不同的他。

        “是星若姐改变了我的命运喔,回忆里你的温柔每次都掷地有声,你的出现,如同轻柔的清风,给了我安心和宁静,让我觉得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丽。”

        “我庆幸与你的重逢,星若姐很好奇我是怎么认出你的吧,是那天你说了一样的话,是那天看到了你曾经的相片。是从这时候开始,我相信命运,相信有缘的人终会相逢,回想多年前的初见,我的心中充满柔情,我觉得你和我一样孤单,我突然觉得我找到了想要做的事——我可以使你幸福。”

        “我这一生遇到过很多人,有些如同指间的烟花,闪现一瞬,埋没在流年之中,而你不同,你如北斗之星,穿越了整个宇宙,划过我心的天际,是你,让我拥有了最美好的回忆和最温暖的感受。”

        “我向往美丽的世界,向往生命里出现的美丽的你。”

        “星若姐知道吗,我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在七年前的那个冬日。”

        林路的话击中了她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是久别重逢,是寻找和等候,是独属于她的缘分和爱情。

        她抬起了头,眼眶红红的,她从未想过,自己当年的小举动,竟会如蝴蝶煽动的翅膀一般,令得他有如此大的变化,她的泪腺无法遏制地变得脆弱,过去、伤痛、成长、未来,以及他信念中的温柔搅拌在一起,震撼着她的胸口,使她眼角发颤。

        “呜……你果然是姐姐来报恩的小肥猪!”

        “……星若姐别破坏意境啊喂!能不能来点有文化的形容词?”

        “你就是报恩的小肥猪……”

        尽管用词拉胯,但好歹心意算是传递出去了,她紧紧地扑在林路怀里,把脸埋在他的胸口,双手环绕在他的身体上,就这样把自己埋进他身体里,倾听两颗心的跳动。

        林路抚摸着她单薄纤细的后背,轻轻地呼出一口气。

        “每次跟星若姐在一起,都觉得时日短暂而岁月漫长,我不知道未来有多远,但只要星若姐不放手,我就永远不会离开,我不想追问生命的意义,但天地是你、此刻是你、生命是你、现实是你、梦境是你、台阶是你、路是你、海浪是你、远方是你,心是我的,却满满装得都是你。”

        他的手从她的肩头滑落,顺着手臂一直到手掌。

        在温暖的灯光中,林路举起黎星若的左手,将一枚戒指戴进她的无名指中。

        黎星若的小手颤动了一下,原本堆积如山,准备继续问下去的各种问题,霎时间全部崩塌了,留下的只有环绕在无名指间的命运。

        难以名状的,近乎溢出的浓烈情感,在她的无名指上绽放开来,璀璨钻石闪亮得宛如星月。

        “星若姐,嫁给我。”

        “嫁给你。”

        黎星若用指尖轻轻摩挲着无名指上的戒指,静静垂下眼帘。

        “那么,星若姐做好准备接受我最后一份礼物了吗?”

        “是什么?”

        林路没有回答,只是关掉了房间里的灯。

        在荧荧的小夜灯下,两人一起钻进了被窝里。

        “要给星若姐报恩了哦~!”

        “讨厌——!”

        夜已深,邻家姐姐柔和的嗓音融化在辽阔的冬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