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都市言情 - 邻家今天也很可爱在线阅读 - 第159章 去你房间睡(七千字大章)

第159章 去你房间睡(七千字大章)

        邻家今天也很可爱正文卷第159章去你房间睡黎星若这一觉可是睡得舒服了,连醒来的方式都是被林路用温柔的啵啵给唤醒的。

        她悠悠地睁开眼睛,傍晚的夕阳从窗台照进了宿舍里面,宿舍里的空调吹着清凉的风,她盖着新给林路买的被子,舒舒服服地哼唧两声,看着面前依旧趴在床边上林路嘴角勾起的温柔笑容,顿时觉得幸福感拉满。

        “唔~~几点啦?”

        “四点半了,星若姐还睡啊,睡这么多,小心晚上睡不着!”

        “才睡了四十来分钟呢。”

        午睡最好的时间是一两点钟的时候,往常要是像这样三四点钟才睡,醒来的时候总会感觉莫名地惆怅,尤其是一觉睡到天黑就更惆怅了,不过这会儿倒一点都不会,没有小被子也没有陪睡小熊,而且还是在陌生的宿舍,但因为是躺在他的床上,还有他陪着,她这一觉别提睡得多安心了。

        她从床上坐起来,惬意地伸了个懒腰,好似又回到了那些年里某个下午没课的周五,一觉睡到傍晚,那个夏天很热,醒来叫上三个闺蜜们一起去食堂吃饭,饭后顺点小零食回宿舍,路上聊着各种八卦和烦恼的学生时代。

        黎星若把林路的枕头抱在怀里,掀开被子盘腿坐在他床上还不愿意下来。

        站在床边外的林路抬头瞄了瞄,轻咳一声,用指背搓了搓鼻尖,小声提醒道:“星若姐走光了……”

        “诶?”

        黎星若还愣了愣,这才回想起来自己穿的是裙子,这样大大咧咧地盘腿坐在床上,可是让站在床边外的林路看呆了。

        她的俏脸顿时羞红,忙把怀里的枕头往林路一丢,赶忙拉着被子盖住双腿。

        “看什么看!小心长针眼!”

        “哎哎,不是有保险裤嘛,又看不到什么……”

        “你还看!”

        黎星若无语地瞪他一眼,又看看他宿舍,屋子里安安静静的,其他人都没回来,她这才松了口气。

        “你刚刚就一直在看着我睡觉呀?”

        “对啊。”

        “那你不累吗。”

        “星若姐这么好看,哪里看得累,我还给伱画了张画呢。”

        “咦?”

        林路说着,把手里的速写本递给她看,洁白的纸张上便是他所描绘出来的她的睡颜,无论看多少次他的画,尤其是他画她的那些画,黎星若都会感觉惊艳,画面里的她跟睡美人似的,勾勒出她的线条也是柔和的笔触,再加上她那毫无攻击性的眉眼鼻,让人觉得她仿佛来到这个世上从未有过烦心事。

        “你又偷偷画我!这画我没收了!”

        黎星若美滋滋地把这张画收到自己的包包里,心想这次的模特可当得真轻松,她打算把林路画她的那些画都攒起来,要是以后婚礼什么的,别人都是播放新人的甜蜜日常相片的,她到时候就把婚礼整成画展和摄影展,把林路拍她的照片、画她的画都给展出来,光是想想宾客们赞叹的神情,她就感觉得意极了。

        呸呸呸……!羞死人了!还是不要了!

        林路倒是大方地很,还拿出手机来给她看一张照片:“我不仅偷偷画了星若姐,我还偷拍了星若姐呢!”

        黎星若本以为他拍的是一张美照,结果却是偷拍到的一张她熟睡时的丑照,哇哇怪叫着就要抢他的手机。

        “林路!我警告你!麻溜把这张照片给删掉!”

        “我不删!”

        “你找打……”

        “哎哎,星若姐冷静!你也不想你睡觉的丑照被别人知道吧!”

        “还敢威胁我,我捏爆你的猪头……”

        她张牙舞爪地就扑过来,林路嘿嘿坏笑着连忙躲开,她就爬下床来追他,可一个没站稳,呀地一声摔下来,好在林路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

        感受到他温暖踏实的怀抱,不安分的黎星若顿时就乖巧下来了。

        林路一不做二不休,一只手搂着她纤细的肩膀,另一条手臂从她软嫩的膝弯下穿了过来,在黎星若的一声惊呼中,他将她一整个抱了起来,然顺势滴溜溜地转了个圈。

        她的裙摆和发丝随风飘扬着,秀美白皙的双腿踢踢蹦蹦的,心跳陡然加快,也下意识地双手搂紧他的脖颈,感觉如梦幻一般地天旋地转,身体前一刻还在地面,下一秒就飞到了云端,刺激伴随着甜蜜的心情,令得黎星若有种恍惚错乱的感觉,好似一整个世界都在他的眼睛里了。

        “要摔了!要摔了……!!”

        黎星若好多年没有玩过山车了,这会儿却体会到了坐过山车时的心情,身子往后倾倒的那一瞬间,感觉自己都要离开地球表面飞到月球上面去了,可偏偏又被他结实有力的臂弯给抱住,少女心炸裂开来,好似美丽的烟花在夜空中盛放似的。

        妈妈捏!这就是公主抱嘛!母单二十二年的姑娘现在也体验到了呢!

        莫名地感觉林路超级man、超级有男人味儿,第一次如此真切地体验到了他的力量感和安全感,幸福感和满足感拉满了,一下子感觉自己从老姐姐变成了他的小宝宝似的。

        “星若姐不要怕啊,不会摔到你的,要不要去卫生间?我抱你去。”

        “我不要,你快把我放下来……”

        黎星若的声音有些哀求,虽然感觉很好玩儿,但又怕把他的脖子胳膊给累断掉了,主要还是担心万一林路体力不支,啪叽一下把她摔到地上就丢脸大发了。

        “我就不放星若姐下来,你怎么办?”

        “我打你……”

        说实话,这样四脚朝天的战斗显得又萌又凶的可爱,反倒一丁点的威慑力都没有了,被他公主抱在怀里,羞耻得简直像是被降维打击似的,令得她身为姐姐的尊严都不知道丢到哪个角落去了,完完全全被这臭弟弟给拿捏住了。

        好一会儿,林路总算是欺负够了她,伸出一只脚把椅子勾过来,稳稳当当小心翼翼地把怀里的宝贝安放到椅子上。

        黎星若这才松了口气,白皙的俏脸已经布满红晕,明明被抱的人是她,这会儿她却感觉自己所有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似的,坐在椅子上的时候立刻就像八爪鱼似的酥软了下来,小心脏还在不听话地扑通扑通乱跳呢,大眼睛却凶凶地盯着他看,小嘴儿也撅起来了,一脸不服气的样子。

        “你、你不能这样子的!”

        “咦,星若姐看起来还很不服气呢,那我再来一次,这次要转十圈……”

        “呀……走开走开。”

        黎星若吓了一跳,连忙求饶,坐在椅子上双腿踢踢蹦蹦的不让他靠近,生怕又被他抱起来转十圈的,她的小心脏可受不了了。

        林路捏着下巴若有所思,没想到平日里看似沉稳又淡定的星若姐,居然还是易敏体质吗,小小的刺激就举白旗投降了?

        见黎星若红着脸坐在椅子上歇气,林路也懂事地蹲下来,拿过来她的鞋袜,帮她穿袜子穿鞋子。

        “不用你帮我穿……”

        “就让我帮星若姐吧,算是我给星若姐道歉嘛。”

        “……”

        纤细的脚踝都已经被他的大手牢牢抓住了,矜持的姐姐还能拿他有什么办法呢?

        黎星若双手撑着椅子边边,红着脸大眼睛怔怔地盯着蹲在她秀美双足前的林路。

        女孩子对自己的脚都是很在意的,如非必要,绝不让人轻易触碰,古时还有看见了女生的脚,就得娶人家的说法呢。

        林路先欣赏了一下黎星若裙摆下的小腿,白皙细腻的肌肤,在傍晚时分宿舍里的金色夕照下显得格外诱人,他握住她的足跟,入手是温温润润的感觉,这双小巧纤细的小脚因为害羞,蜷缩起五颗粉粉的脚趾头,显得格外漂亮。

        黎星若一米六七的身高不算矮了,这双精致的小脚却只有不大一点儿,放在手心里盈盈握着,林路看着有些出神,无论是她白皙的脚背还是那可爱的嫩藕似的脚趾,都透着一种很诱人的花香味儿似的。

        见他久久没有动作,黎星若也被他的视线看得有些肌肤痒痒了,她不舒服地轻轻踢了踢脚。

        “快点啦你。”

        “……”

        这一双玉足可真是美得不可方物,林路没忍住,趁她放松的间隙,他微抬起她的小脚,快速低头在她白嫩的脚背上亲了一口。

        “呀——!”

        黎星若羞急,才刚降温下来的脸蛋,又蹭蹭地染上一抹羞红,忙缩了一下脚,可被他牢牢实实地抓在手里,又抽不开来。

        “你、你怎么哪里都亲!脚、你、你……干嘛呢!!”

        “因为星若姐的脚很漂亮啊,看着超级美,所以就忍不住亲一口了。”

        林路大大方方地说道,一点羞耻之心都没有的。

        黎星若又凶又恼又羞地瞪着他,世界上最难抗拒的就是真话了,林路这般诚实,倒是把她给整蒙了,感受着脚背上残留的温润湿腻,又快速地在心里泛起浓浓的甜蜜——他夸了她的脚超级美!而且一点都不嫌弃地亲了一口!这对向来在意自己脚的女孩子来说,可算是付诸于行动的认可了。

        “你、你要是也这样亲别的女孩子的脚,迟早被人送进局子里去的!”

        “星若姐把我的审美看得太廉价了吧,我只亲你的。”

        “……我也不给你亲!”

        “星若姐真小气。”

        “……”

        这是小气吗?这是矜持!这臭家伙又在偷换概念!有那么一瞬间,黎星若真觉得自己很小气似的,差点就上套了。

        虽然这会儿没别人在,但毕竟还是在宿舍里嘛,林路也老实了下来,卷起她可爱的小白袜替她穿上,细心的把袜子的褶皱也轻轻扯平整,直到完美地包裹着她艺术品似的小脚,然后再放松她小白鞋的鞋带,温柔的替她把鞋子穿上,再一点一点地把鞋带收紧,系成长度对称的蝴蝶结。

        于黎星若而言,林路使她着迷的地方也在于此,尤其是面对她的时候,他所有的细心、耐心、认真,都是她迷恋不已的毒药。

        “好啦,星若姐试试看我帮你穿的鞋袜合不合脚吧。”

        “还、还行。”

        黎星若这才从椅子上站起来了,像孩童穿上新鞋子一样,她原地踏了踏,又垫了垫脚,感觉比起她自己穿的鞋袜来,林路帮她穿的鞋袜更加舒适合脚了,这份心意严丝合缝地包裹着她的双足,可真是对这样的宠溺无法抗拒呢。

        “我决定了!”

        “嗯?”

        “以后你就是姐姐的御前穿鞋侍卫了!”

        “……”

        ……

        离开宿舍时,已经是下午的五点钟了,进入到九月之后,傍晚的太阳就不像盛夏时分那般猛烈。

        林路和黎星若一起走在校园的小径上,伴随着落日的余晖和拂面而来的微风,青翠的树叶在灿烂的金色下闪闪发亮,夕阳光洒在了校园建筑的阴面,呈现出一片温暖悠闲的色彩。

        无论是夏天的美也好,亦或是花叶间的蝴蝶舞动也好,这秋夏交际之间的校园美景,在两人散步时十指相扣的指尖尽情留守。

        傍晚的苏大很适合散步,以前读书的时候,黎星若就经常和钟晴她们在晚饭前或者晚饭后这样一起在校园里散步,看着身边慢跑运动的同学从一旁经过,就感觉时间过得又慢又惬意。

        曾经也向往着校园里一对对牵着手散步的情侣,如今她也实现了,手中与林路十指相扣的小手又紧了紧,虽说天气依旧很热,两人的掌心也发热,但怎么都不舍得跟他分开。

        每当心情愉悦的时候,与他牵手时,黎星若就会像小孩子似的轻轻晃动着两人牵着的手,她的嘴角偷偷地笑,眼睛看得是风景,却也不是风景,心里在想他,却又好似什么都没想,脑袋空空的,但是又很满足,她好喜欢这种感觉。

        跟林路一起在校园里散步,是跟闺蜜们在校园里散步完全不一样的心情,哪怕两人偶尔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慢慢的走路不说话,也不会有丝毫的尴尬,也用不着去挖空心思想什么话题,只要中间的手还在牵着,就好似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偶尔发呆的时候,黎星若会去想,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呢,最开始见到他时确实很惊艳,无论是他的容颜还是气质,他笑起来可真好看,她想啊,这算不算是一见钟情呢?

        可她一向不相信一见钟情的,仔细想想,又好像是在与他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里,她开始喜欢上他的,每天忙碌之中还得抽时间给他补习,给他做饭,她可一点都不傻,只是因为跟他待在一块儿时,真的很令她满足呀。

        如少女一般,她习惯把自己的喜欢藏着掖着,但有时候又很明显,即便嘴巴不说,但那份心意还是会从眉眼里流出来,青涩又懵懂,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加深且明确,就像她性格里的那份慢热,但无比的长情。

        两人从宿舍散步到教学楼这边,一块巨石上铭刻着‘艺术学院’四个字,艺术学院一共有四栋楼,每栋楼的二三层都有长廊相通,下雨天可以不用打伞。

        在校四年,黎星若有来过艺术学院这边,但还没细致逛过,也许是因为身边的林路,她也不由地觉得艺术学院跟她多了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会儿逛起来也比以往用心多了。

        “601是展厅诶,每年艺术学院的毕业展都会在这里展览,我们进去看看!”

        两人便又一起去逛展厅了。

        展厅里除了美术展之外,还有设计展,以及一些比赛的获奖作品也在里面展示,算是属于本校的一个艺术展了。

        黎星若没有去过卢浮宫,但文艺细胞还是很多的,她之前也跟钟晴她们一起逛过展厅,不过那会儿四人都是一脸懵逼看不懂的样子,但现在牵着林路的手,她便也好像有了林路的审美能力似的,虽然说不出个所以然,但看墙上的一幅幅艺术作品时,那认真的小脸还怪可爱的。

        “星若姐觉得这些作品怎么样?”

        “6。”

        “你是文学系高材生诶,好歹来点形容词吧!”

        “我、我哪里说得出来!因为我很会做饭,如果你让我用文字描写美食,我能给你写得流口水,但我不会艺术,你让我给你形容,姐姐可是只会666的!”

        “唔,有道理,好像我也是,如果你让我用文字描写美食,我也一个字都蹦不出来,但你让我画美食,我也能给你画得流口水。”

        “那咱俩结合起来,岂不是所向睥睨?!”

        “我可以给星若姐的书配图喔。”

        “要、要报酬吗?”

        “星若姐说呢。”

        “小气!”

        林路悄声凑到她耳边小声说了两句,黎星若红着脸掐他几下,林路就不敢再说报酬的事了。

        “那林路,以后你的作品也会出现在这里吗?”

        “当然了,虽然这些作品都很优秀,但我有信心比他们更优秀。”

        “好大言不惭呢!”

        “这叫信心十足!”

        黎星若还真就喜欢他这副骄傲的模样,在一个行业里能做到顶尖、或者有信心成为顶尖的人物,身上会自然而然地散发出极致的魅力和吸引力,那种自信和骄傲,那种神采飞扬,很多没见过这种天才的人是想象不出来的,她忽然又很担心自己的宝贝弟弟被别的狐狸精给勾走了。

        “专心画画,姐姐养你,知不知道?!”

        “知道了……别揪耳朵,别揪耳朵,星若姐还不信我嘛!”

        我信你,但信不过别人啊!哼,一点也不懂姐姐的良苦用心!

        离开了601的大楼,两人又逛到了602、603、604其余三栋大楼,603是学院老师的办公室,在这里还遇到了一个熟人。

        “吴、吴教授!”

        林路还一脸茫然的时候,黎星若已经是认出来面前这个小老头正是五月那会儿在芍药花田夸过林路的‘她与初夏’那副画的吴明教授了。

        虽然那时候她跟吴教授撒了个不大不小的谎,说林路去了清美来着,但为了臭弟弟的前途着想,她也是连忙帮林路跟吴教授搭好关系,毕竟吴教授那会儿可巴不得收这样天赋异禀的林路当学生呢。

        “咦,你们是上次在花田里写生的那对恋人?”

        “是呀,吴教授还记得我们!”

        “记得记得,那副画叫……她与初夏,我还记得,画得很有灵性呢!”

        吴明是艺术学院的知名教授,同时也是著名的水彩画家、油画家、美术学教育家,还是国内一级平面设计大师、空间设计大师,这种人物平时可都是见不着的,也就大学这个地方有能力把社会顶层的人汇聚于此了。

        林路也是反应过来了,毕竟他那会儿在睡觉,倒是没见过这位吴老头,当时吴老头还留了名片,他还收在抽屉里呢。

        这会儿也是谦虚地点了点头,跟吴老头问声好:“谢谢吴教授夸奖,还有很多地方要学习呢,刚刚在展厅的时候,也看到了吴教授您的画作,给我的启发很大。”

        “年轻人有天赋啊,上次这姑娘说你去了清美,我还说可惜没机会一起交流呢,现在这是来校参观还是……”

        “我、我上次乱说的啦……因为当时不知道是吴教授您,还希望吴教授不要介意,林路现在考进我们学校的艺院了,他今天才来入学报道呢……”

        吴老头自然不会介意这种事,闻言倒是眼睛一亮,看向林路,颇感兴趣地问道:“小伙子在哪个班?”

        “视觉传达与设计。”

        “小伙子对设计也很感兴趣啊?”

        “是啊,以后也是想往美术和设计的路子上走。”

        “那跟我还是蛮有缘嘛。”

        吴老头本身也是美术和设计领域知名的人物,有自己的课题研究方向和领域,倒是不怎么参与本科生的教育当中,不过在院系里的地位还是很高的,林路与吴老头的闲聊中也得知,吴老头目前正带着设计团队在做一些国际知名的项目设计工作。

        “小伙子好好努力,不要埋没了自己的天赋,我期待你的表现,平时有什么学术上的问题,咱们也可以相互多多交流。”

        名师总是惜才的,越是在一个领域里做到顶尖,就越明白天赋的重要性,这是很多人努力一辈子都换不来的,虽然很残酷,但很现实。

        告别了吴老头,林路和黎星若继续闲逛。

        “吴教授巴拉巴拉说那么多,我还以为他要拉你进他的设计团队里呢!”黎星若可惜道。

        “星若姐把我想得太厉害了点吧,这才哪跟哪儿呢。”

        林路好笑道:“能跟这种美术和设计圈里的大佬混个脸熟,混个好感,还拿到联系方式,已经很了不起了好吧。”

        “唔,这倒也是,比起今天刚入学的新生来说,你也算崭露头角……的一根头发丝了!”

        “那说起来,还得是星若姐更厉害,毕业典礼上跟校长握手合影呢。”

        “啊哈哈哈,是挺厉害的!”

        ……

        夕阳下沉,夜幕就降临了,校园里的灯也纷纷亮了起来。

        带着林路一起去食堂吃了晚饭,黎星若又陪他待到了晚上的七点钟。

        手机里弹出来消息,是钟晴发来的。

        “若宝,你们一下午都跑哪儿逛去啦,林路七点半要开班会的,记得把他送回来!”

        “知道知道,我不会拐走你们班学生的!”

        收好手机,黎星若这才感觉有点小惆怅了,夜晚的风清凉,他的手心很暖,一时间都不舍得松开了。

        “好啦,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回家去了,你待会儿要记得开班会,你们的班助都来提醒我了。”

        “那我送星若姐去坐车吧,你知道公交坐几路么?”

        “小看我!当然知道了!”

        “今晚我不在家,星若姐要是想我想得睡不着的话,可以到我的房间去睡喔。”

        “谁要去你房间睡,正常人能做出这种事?!”

        “反正要是星若姐不在家,只有我在家的话,我肯定会溜到你房间去睡的,要睡你的枕头,抱你的小被子。”

        “亏、亏你好意思这么多大声的告诉我!”

        黎星若又羞又恼,这坏家伙,自己偷偷睡不行吗,还特地告诉她,那她要是同意的话,岂不是显得很不矜持啦。

        就不能像她这样,就算去他房间睡,也偷偷不告诉他么!

        “车来了,我走啦,你回去开班会吧!”

        “要亲一口。”

        “亲你个头,人这么多!”

        “快点快点,不然我就不去开班会了!”

        “……”

        矜持的姐姐拿这样不讲理的他有什么办法呢,不动声色地看了看周围,见大家都忙着上车,没人注意两人,她快速地踮起脚尖,亲了林路一口。

        转身,秀发飘扬,她摆了摆手。

        “拜拜!”

        “星若姐到家记得发消息喔。”

        “知道啦。”

        公交车启动,黎星若第一次回到了没有他的家,心里像是有一块遗漏掉了似的。

        打开家门,偌大的屋子显得格外空荡,灯也没开,黑黑暗暗的,有种莫名的孤独席卷身心。

        好在家里还有小肥猫和小金鱼陪着她,这使得林路暂时不在的时间里没那么难熬了,人总是要有个心灵的依靠和寄托的。

        林路不在身边,黎星若顿时就觉得生活单调了起来,洗完澡码字,码完字睡觉,连说话都只能跟喵喵叫的小肥猫说了。

        翻来覆去睡不着,她就起身穿上拖鞋,偷偷抱着小肥猫一起溜进了林路的房间。

        还真别说,躺着他的床,枕着他的枕头,盖着他的被子,逗着他的小肥猫,还拿着手机跟同样躺在床上的宿舍里的他发消息聊天,这感觉你还真别说!

        “星若姐去我房间睡了吗?”

        “谁像你这么不要脸!”

        黎星若把脸埋在他的被子里,深深地嗅了口气,挠心挠肺的路痴终于是过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