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都市言情 - 邻家今天也很可爱在线阅读 - 第138章 一只名为小路的可怜熊(求订阅)

第138章 一只名为小路的可怜熊(求订阅)

        邻家今天也很可爱正文卷第138章一只名为小路的可怜熊等姐弟俩跟钟晴她们汇合之后,林路变成了404宿舍的专属摄影师,咔咔地给几个小姐妹们拍美照。

        看到林路拍出来的照片,钟晴几人更是跟黎星若夸她这个弟弟的好了。

        “若宝~~可以让林路给你拍私房照喔!嘻嘻!”

        “呀!正经点,胡说八道什么!真是受不了你们!”

        大概这就是姐姐的偏爱吧,对姐妹们就是‘真是受不了你们’,对弟弟那就是‘真是拿伱没办法’。

        在夏至这天,在六点半灿烂的黄昏与夜空交汇的时候,黎星若人生中最盛大的一次毕业典礼开始了。

        恩玲艺术中心的户外草坪外非常热闹,《东吴大学校歌》《欢乐颂》《奇异恩典》《东吴畅想》……苏大铜管乐队奏响暖场交响乐组曲,80位主礼教授在热烈的掌声中入场,拉开典礼序幕。

        在场的近万名师生亲友共同起立唱国歌。

        虽然还没正式成为苏大的学生,但林路此刻也已经爱上了这所大学的氛围,或许更多的是因为,这是他心心念念的姐姐,所就读过的大学吧,对他而言,这里便多了一丝属于她的那份特殊情感。

        校领导和学生代表们依次上台讲话,终于到了学位授予仪式的环节。

        黎星若和钟晴,作为班上的学生代表上台受礼,林路也离开了座位,端着相机早早的就跑到前面等待了。

        跟周围的机位不同,他的镜头里,主角永远是姐姐。

        他看着身穿学士服的姐姐沉稳自信地走上台时,身边响起的掌声,也让他同样感到了骄傲。

        毕竟人太多,不是所有学生都能上去的,大部分同学都是观众,一个班只有一两位同学能上台。

        校长和系主任等领导负责行礼,黎星若的运气很好,为她受礼的是校长,她微低下头来,校长便将她搭在左边的流苏拔到右边,这叫拨穗礼。

        礼毕,校长将她的那份学位授予材料郑重地递到她手里,并微笑的给她祝福。

        林路调整着镜头,拍下来这一幕属于姐姐学生时代里骄傲的瞬间。

        学位授予环节结束后,姐弟俩一起回到了座位上,天公作美,夏至这天竟看到了夜空中的星星。

        一曲《送别》响起,毕业生们伴随着音乐节拍挥动手中的电子蜡烛,在摇曳的烛光和热烈的欢呼声中,仪式落下帷幕。

        但这还没结束呢,仪式落幕后,便开启了毕业嘉年华的表演,炫酷的无人机演出让全场的氛围都嗨了起来。

        一直到晚上十点多,林路和黎星若以及三个学姐们才起身离开。

        夜空中亮着灯的无人机群还在飞舞着,像是移动的星星,又像是夏夜里的萤火。

        毕业典礼之前,404宿舍四姐妹还没什么感受,只是在毕业典礼结束后的某一个瞬间,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学生时代结束了,曾经向往的大学生活,从梦想变成了记忆,有种青春随着毕业,永远的留在了那回不去的时光。

        四姐妹抱在一起,心情或多或少的有着惆怅、有着不舍。

        她们四个人抱成一团儿说着悄悄话,林路在一旁等待着,没有上去打扰,这是属于姐姐与她们的时间。

        白天看起来还大大咧咧的四姐妹,也不知道是谁先哭了,接着便像是传染似的,四个女孩子哭成一团儿。

        可哭了没一会儿,四姐妹又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林路能看见,姐姐眼睛红红的,眼角还挂着泪珠呢,这会儿笑得最大声,他忍不住抬起相机,拍了她的丑照。

        好一会儿,围成一团儿的四姐妹各自把右手在中间叠起来。

        默契地喊着‘一、二、三!’

        然后她们齐齐举起手臂‘加油加油!’

        四姐妹的悄悄话时间这才结束了。

        几位姐姐又变回了原来的嘻哈模样。

        “那我先走了喔!”黎星若朝她们挥手,往等待着的林路这边走来。

        “林路!看好我们的若宝!她是个大路痴!一不小心就迷路!一定一定安全送她到家!”

        “放心吧学姐!”

        “我下学期就去艺术学院那边当班助了,要是你敢做对不起你姐姐的事情,哼哼!”钟晴学姐恐怖的做了个抹喉的动作。

        ……

        一直到回到小区,坐上电梯,林路磕了磕黎星若的肩膀,问她:“星若姐,刚刚钟晴学姐说的,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指的是什么?”

        “……我跟她说,阿姨说让我跟你说大学不准谈恋爱,我就跟她说让她盯着你不准你谈恋爱,你要是谈恋爱了,那就是不听姐姐的话,肯定就是对不起我了啊!”黎星若哼一声道。

        好一会儿,林路才捋顺了姐姐的话。

        他这才松了一口气道:“吓死我,我还以为别的什么事呢。”

        “你以为什么事?”

        “我以为钟晴学姐不准我对星若姐亲亲抱抱牵牵手啊。”

        “……这个也不行!我是你姐姐!你一天到晚不学好,脑子里想什么呢!”

        “不要啊,没有姐姐能量的话,我会死的!”

        光是这么听着,林路便已经感觉浑身像是有蚂蚁在爬似的,他难受的挠心挠肺。

        “你干嘛……”

        “姐姐瘾犯了,星若姐别管我,我难受两个月,就能戒掉了。”

        “……”

        狠心的姐姐不理他,思考着林路要是万一真戒掉了姐姐瘾该怎么办。

        一直到他挠心挠肺的开门进屋时,黎星若也跟着进来,她关上房门,拉开他的手臂,扑到了他怀里。

        “你要的话,给你就是了……”

        娇俏温软的姐姐入怀,林路的手臂也放松了下来,将她紧搂到自己怀中,直到两人中间的身体缝隙填满,姐姐能量开始传输过来,他低头深吸着她的体香和发香,好好的满足着自己的姐姐瘾。

        “好、好一点了吗。”

        姐姐微红的俏脸埋在他的胸膛,她的声音酥软发甜,撩拨着林路的耳膜,令得他下意识地把她抱得更紧。

        黎星若轻嗯出声,声音里的糖度都要溢出来了,她没好气地掐一下他的后背,羞赧道:“你轻点抱,要勒死姐姐啊……”

        “星若姐。”

        “嗯?”

        “我可以一直抱你一小时么?”

        “不行。”

        “半小时。”

        “不行。”

        “五分钟。”

        “……真是拿你没办法。”

        既然已经拿他没办法了,黎星若干脆就享受起来了,她完全放松了身子,任由林路紧搂着她。

        毕业典礼结束后,跟几个姐妹们分别,她心里多少有点失落寂寞的滋味儿,怪想找个人依偎一下,抱一抱的,这会儿被林路紧紧抱住,那安心的感觉,别提多令人迷恋了。

        她闭上眼睛,舒舒服服地靠在林路的胸膛上,自己心如鹿撞的同时,也听着他扑通扑通激烈的心跳。

        “星若姐之后要做什么?”林路温柔地在她耳边问。

        “回家洗澡睡觉啊。”

        “我问的是更之后的事情,毕竟星若姐现在毕业了嘛。”

        “好好工作,然后……然后写……”

        虽然一直都有猜测姐姐在写的事情,但她都是遮遮掩掩的不让他知道,像这会儿这么主动地把写这件事告诉他,还是第一次呢。

        “我还记得那晚帮星若姐修电脑的时候,我问做编辑是不是你的梦想,星若姐回答我说,一半一半。”

        “……这么久的事你还记得。”

        “当然记得了,星若姐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喔。”

        “……”

        黎星若没有回答,只是抱紧他。

        “所以,当时星若姐说的另一半,就是成为大作家,成为大作家是你的梦想对吗。”

        “……不可以么。”

        因为她把脸深埋在他怀里,声音也因此变得模糊不清,也许比起林路抱她的羞,此刻还有另一种羞,大概是因为自己把有点虚无缥缈、不切实际的梦想说出口的那种羞吧。

        林路看不到她的脸,却能想象出她此刻的表情,真是不可思议。

        “当然可以啊,我还想当大画家呢,星若姐可不许取笑我。”

        “才不会取笑你,你本来就很厉害啊,当大画家是迟早的事,是你不许取笑我想当大作家……”

        “不会哦,我很支持星若姐。”

        “有多支持?”

        “如果星若姐没有纸的话,你可以把内容写到我身上,手臂、大腿、后背、脸上,哪哪儿都可以,大概就是这么支持星若姐。”

        “那、那你要是也没有纸画画的话,你也可以把画,画到我……你滚。”

        黎星若羞恼地掐了他一下,差点就被这臭弟弟带进沟里了。

        “星若姐为什么会想当大作家?”

        “能赚钱啊,笨蛋~”

        “还有呢?”

        “因为我是路痴,在家码字的话,就可以不出门了。”

        “以前我问星若姐是不是路痴的时候,你还不承认。”

        “有么。”

        “有。”

        黎星若没理他,她是路痴,就是路~痴!所以迷路很正常吧!

        也不知道她这个路痴在林路这里迷了多久,姐弟俩在玄关抱了老半天。

        感觉小腹位置有什么东西在硌着,她稍显不自在地动了动身子,然后听见了林路干咽喉咙的声音。

        矜持的姐姐哪里不明白怎么回事,难怪她说林路抱着抱着就弯起了腰。

        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可把她羞得不行,狠狠地掐了林路的后背一下,像是小泥鳅似的,从他怀里挣脱开来。

        随后目光快速低头看了下,姐姐的俏脸顿时通红,狠狠地又踩了他一脚,打开房门一溜烟地跑了。

        林路也没好意思追出去,被姐姐发现了他的糗状,一时半会儿的需要冷静一下了……

        ……

        臭林路!坏林路!变态林路!流氓林路!

        黎星若一边洗澡,一边回想着刚刚的场景,小心脏还羞得怦怦乱跳呢。

        直到这时,她才清晰地醒悟到,自己口中的这个笨蛋弟弟并不是小屁孩儿了,而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可就算是本能,也、也不能……我是姐姐啊喂!到底是谁在玷污清清白白的姐弟关系呀!

        朝夕相处四个多月的弟弟,竟然对她产生了这种羞死人的反应,这让黎星若心里既紧张又害羞,还有点刺激和小得意。

        她用白皙的小手抹掉浴室镜子上的雾气,有些羞羞的欣赏一下自己的身段儿。

        只不过是很纯洁的抱抱罢了,他就那样了,这要是再亲亲他,他岂不是要流鼻血了?看来自己就算比他大了四岁,也还是很有魅力的嘛……

        对于林路的失态,姐姐倒是一点都不生气的,就是羞得有点慌张、有点尴尬、有点不知所措罢了。

        当然喔!这可不是姐姐纵容他喔!他以后要是再敢胡思乱想的话,就让他知道剪刀是多么的锋利!

        好好的洗了个热水澡,总算缓解了刚刚旖旎的心情。

        正准备吹头发的时候,门铃声响起了。

        不用猜也知道是那臭弟弟,黎星若打算晾他一会儿,不给他开门。

        可似乎忘了自己给过他钥匙这件事,刚刚又发生了羞人的事,姐姐这会儿突然有点想把他的钥匙拿回来了。

        门打开,同样洗完澡换过衣服的林路心虚的进来了。

        小伙子一副做错事的模样,连开门的动作都小心翼翼的,他轻轻贴着墙边挪了进来,双手背在身后,用胳膊肘轻轻地把门关上。

        “星若姐……”

        “干嘛。”

        黎星若板着脸,一脸生气的样子,自顾自地把吹风机插上,准备吹头发。

        “我帮你吹!我是星若姐的御前吹风侍卫!”

        “你被解雇了。”

        “……完了完了,星若姐这么生气,只给她送礼物的话,肯定不管用了。”林路一副懊恼的模样,自言自语地说着。

        礼物?

        黎星若敏锐地捕捉到了其中的关键词,见到林路双手都背在身后,又贴着墙站着,也不知道他藏了什么东西。

        好奇心被他勾起来了,她板着的表情就有些绷不住了,顿时就从高冷女神变成了好奇宝宝。

        不过若宝还是挺矜持的,她没着急吹头发,只是照着镜子拨弄着湿漉漉的头发,好一会儿,她才似不经意地对着镜子问道:“什么礼物啊……”

        “星若姐你快说你原谅我了。”

        “……我原谅你什么?”

        “原谅我说好的只抱星若姐五分钟,结果抱了星若姐二十分钟。”

        “……”

        喂喂喂!谁教你这样道歉的!重点是这个嘛!!

        “我又不是生气这个!”黎星若羞恼地瞪他一眼。

        “那星若姐生气什么?”

        “我……”

        黎星若欲言又止,止言又欲,忽地发现自己羞耻地说不出口。

        这才明白了林路的良苦用心,可臭弟弟你自己都说不出口的事,不要让姐姐来说啊喂!

        “礼物呢!礼物!我要礼物!”

        “这儿呢!这儿呢!”

        林路的动作很快啊,他一个箭步迈出,眨眼便从门口跑到了她面前,一股风在黎星若面前停住,还没等她回过神,她的怀里就被他塞进来一个巨大的毛毛熊。

        这毛毛熊都有半个人那么高了,哪有女孩子不喜欢毛绒绒的玩偶呢,黎星若自然也不例外。

        林路把这巨大的毛毛熊塞到她怀里时,老姐姐顿时就被他给哄好了。

        这毛毛熊很可爱不说,抱起来也非常舒服,关键是它还穿着林路的校服……校服?!

        “星若姐喜欢吗?”

        “……毛毛熊挺好的,可这件校服是怎么回事?!”

        “我给它穿的!”林路得意道。

        “我当然知道你给它穿的呀,我是问你干嘛给它穿校服?”

        “星若姐不知道,这毛毛熊叫小路,它喜欢校服,我就给它穿了。”

        “……你没在指我吧?”

        “没有!”

        黎星若放心下来,正好她也喜欢校服,毛毛熊小路也喜欢校服,可真是好有缘分呢,她一下子就爱上了林路送的这个礼物。

        林路懂事的拿起吹风机,站到姐姐身后帮她吹头发,黎星若穿着居家小短裤的双腿平伸开来,将穿着校服的毛毛熊放在腿上把玩着。

        一会儿揪揪小熊的耳朵,一会儿捏捏小熊的鼻子,一会儿摸摸小熊的肚子,一会儿又拍拍小熊的爪爪,那双手更是不老实,都从小熊的校服里摸进去了。

        “所以,这是你刚刚跑出去买的?”

        “没有,因为星若姐今天毕业嘛,所以好早就准备好了,这是给你的毕业礼物。”

        “哼,算你有心……”

        黎星若当着林路的面儿,跟小熊来了个亲密的抱抱,可把林路羡慕得不行。

        “它叫小路对吧。”

        “对啊,星若姐也可以给它换个名字。”

        “不用,就叫小路挺好,小路小路,姐姐跟你抱抱~~”

        等她和小熊抱完之后,又点着小熊的鼻子道:“小路啊小路,姐姐抱你的时候,你要是这样……”她将小熊软趴趴的胳膊支起来;“那姐姐就这样!”她以掌为刀,狠狠地劈小熊支起来的胳膊;“知不知道?嗯?姐姐问你呢,知不知道?!”

        “知、知道了……”林路不再羡慕小熊了,他自己也吓得不轻。

        “我跟小熊说话呢,你插什么嘴。”黎星若一脸奇怪的看着他。

        “我……替它说的!”

        “哼。”

        见林路这副吃瘪的模样,老姐姐心情愉悦,可算是解气了。

        ……

        “小路小路,姐姐超级喜欢你喔!”

        “是吗是吗,我也超级喜欢姐姐喔!”

        “那姐姐今晚可以抱着你睡觉吗!”

        “当然可以喔!我也要抱着姐姐睡觉!”

        “太棒了~~!”

        “那姐姐,我们抱着一起打滚玩儿好么?”

        “好呀好呀~~!”

        在关上房门的房间里,黎星若兴奋地抱着林路送的这只小熊打滚儿,自己跟这只名为小路的小熊说话也就算了,还戏精附体一般地给小熊配音。

        女孩子不管到了几岁,都会喜欢可爱的东西,黎星若也不例外。

        虽然刚刚林路在的时候,老姐姐表现得很矜持,怕他笑话姐姐幼稚,等他回去了之后,现在房间就剩她自己,本性立刻就暴露出来了。

        女孩子就是这么神奇的生物,有人宠有人爱的时候,她就会一辈子天真浪漫,这才是最棒的保颜药剂。

        这还是黎星若长这么大来,第一次收到这么少女的礼物呢,而且还是林路送的,对她而言意义就立刻不同了起来,抱着小熊在打滚儿的时候,感觉自己也变成了和沫沫妍妍一般大的小朋友似的。

        可妍妍沫沫没她流氓。

        只见她把手从小熊身上的校服伸进去,放肆地摸摸它的柔软肚皮,还要把它的校服撸起到腋下,然后又觉得不够过瘾,干脆让小熊坐着,她嘿嘿坏笑的,一下子把它的校服脱掉。

        想了想,她又把自己的睡衣脱掉,把林路的这件校服穿到身上。

        这是他的一件夏季校服,白衬衫款式的,少了第二枚纽扣。

        校服穿在林路的身上很合适,穿在她身上的时候,就显得很宽松很长了。

        她穿着居家小短裤,从床上站起来的时候,校服的下摆盖住了棉短裤,延伸出来一双修长有致的长腿,校服的扣子也只是随便扣上几颗,露出领口那动人的弧度和精美的锁骨,竟是把清纯和妩媚结合得无比融洽。

        “小路你的校服被姐姐没收啦!”

        “呜呜,姐姐欺负我……”

        “哼,弟弟生来就是要给姐姐欺负的啊,算了算了,看你这么可怜,奖励你一下吧!”

        坏姐姐就把小熊抱起来,紧搂在怀中,在小熊毛绒绒的可爱脸蛋上吧唧了一口。

        明明亲的是这只名为小路的小熊玩偶,可黎星若还是忍不住心脏一颤,那令无数女生羡慕不已的白皙无暇的双颊,竟是泛起了淡淡的动人绯红。

        “快快睡觉吧!小小年纪不要熬夜!快快长大!”

        “我听姐姐的!”

        “有多听姐姐的话?”

        “心里只有姐姐喔!”

        “那你长大后要做什么?”

        “当然是……娶姐姐啦!”

        “不害臊!”

        也不知道她这句是骂小熊还是骂自己,穿着林路校服的她,伸出纤细的双臂,将这只半个人那么大的小熊紧搂在怀中,手掌温柔慈爱地摸着小熊的脑袋。

        这动作像是孩子爱护喜欢的玩偶,又像是姐姐守护笨蛋的弟弟。

        嘴角的笑容就没停过,她把小熊压在身下,吧唧吧唧地kiss它,像是憋了许久的情感,终于可以放肆了一样。

        有了林路送的这只大笨熊之后,现在陪着她一起度过孤寂夜晚便又多了一个伴儿了。

        她温柔的把小熊放在自己的枕边,将小被子给小熊盖上,然后穿着林路校服的她,再抱住盖着她小被子的小熊,最后再盖上那张大被子,藏住这份满溢开来的甜蜜。

        “晚安,小路。”

        “晚安,姐姐。”

        这样满足温柔抱着小熊,眉眼嘴角还带着笑的她,睡颜可真是美丽得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