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都市言情 - 邻家今天也很可爱在线阅读 - 第136章 星若姐要不要试一下牵手的感觉?(求订阅)

第136章 星若姐要不要试一下牵手的感觉?(求订阅)

        邻家今天也很可爱正文卷第136章星若姐要不要试一下牵手的感觉?在工作日期间,跟林路这样悠闲晃悠在外面的感觉很奇妙。

        不过很热就是了。

        今天刚好是夏至,晴空万里无云,午后三点钟是最热的时候,姐弟俩也没有选择骑他们的星路号出门了,毕竟这里骑到苏大的话,也得半小时的,怕是要被马路上蒸腾的热气烤焦。

        从空调房出来之后,对热度的感觉上升了一个档次,身体周围弥漫着纯粹的闷热,焦化凝滞后的空气包裹着肌肤,有种连姐弟俩一起被卷入夏日景色中融化的感觉。

        黎星若从包包里拿出她的小伞来撑开,灼热的日光便被这把小伞给阻断了,但另一种温热却又挤了过来——林路双手扶着她的肩膀,一起挤到了她的伞下。

        虽然都是热,但感受却是不同的,黎星若想起了和小晴她们在宿舍里看过的片子,难怪片子里的停了电的夏日夜,男女主都热得浑身是汗,却也坚持运动,乐在其中了。

        林路也背了个运动小挎包,他从包里拿出来一把古风的折扇,单手拿着扇柄,很帅气地唰一声把折扇打了开来,然后右手摇晃着折扇,给热得开始出香汗的姐姐扇扇风。

        “星若姐把包给我吧,我帮你背。”

        “呐。”

        见御前提包侍卫这么懂事,姐姐也一点都不跟他客气,肩上的小包包取了下来,细嫩的手指勾着包包带往后一递。

        林路就接过她的白色小包包斜跨在肩上,跟他的黑色挎包一起背着,再顺便接过她手里的伞,温柔地给她摇扇子。

        “话说,星若姐平时单肩背着包,带子不会滑下来么。”

        “滑下来就扶上去呗,习惯了就好。”

        “那怎么不斜跨?”

        “……”

        笨蛋弟弟,你的姐姐很有料呢,这要是斜跨着,岂不把身前的弧度都勒出来啦。

        比起讨论怎么背包的问题,黎星若对他手里的这把折扇更感兴趣。

        她像好奇小猫似的,抓着他的手,把他手里的折扇拿了过来。

        “这把折扇你什么时候买的?”

        “买了好久了。”

        “这上面的字是伱写的?”

        “星若姐眼光不错诶,居然能看出来我写的毛笔字。”

        “我可认不出来你的毛笔字,我是看到这里有小满的梅花印!”

        小肥猫便是林路的专属印章,每每写过一幅字,或者画一幅画要上印章的时候,林路就会抓小满过来工作。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黎星若看着扇面上的字,小声朗读起来。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林路也很配合她,默契地把下阙读给她听。

        “嗯嗯,不错不错!我也很喜欢这首西江月!没想到你毛笔字写得也还行嘛,我还以为是买扇子时自带的呢。”黎星若夸奖道。

        “那过两天我再买一把白扇,写一首青玉案送给星若姐当毕业礼物怎么样?”

        “好啊!”

        哪有女孩子不喜欢礼物的呢,要是别的男生给她送礼物,她大小都不好意思收,但林路送她的礼物,姐姐多多都要。

        “为什么要给我送青玉案?”她扭头好奇问。

        “因为我很喜欢那句众里寻他千百度啊,蓦然回首,姐姐却在灯火阑珊处!”

        “哼,说的你好像找了我好久一样~”

        “可不是嘛,我没骗星若姐,我是来给你报恩的!”

        “天天找我要能量,你就是这样给姐姐报恩的?”

        “我的天,难道星若姐没有收到我的弟弟能量吗?”

        林路像是发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似的,瞪大了眼睛。

        当然有啊。弟弟能量拉满呢。

        “没有喔。”

        “我不信!快让我剥开星若姐的心看一看,里面肯定都是我的形状了!”

        “没有~没有!”

        “对了,星若姐的话要反着听,所以肯定是有了。”

        “……”

        黎星若不跟他掰扯,欣赏完手里的折扇,便又递回给他:“那你就快报恩吧,给姐姐扇扇子。”

        林路接回折扇,帅气地一甩,唰地一声,扇子打开,温柔的给他的公主扇风。

        这把古风的折扇吹过来的风自带着一种檀香的味道,很好闻。

        又是在苏南这座古风古韵的城市当中,林公子在她身后撑着伞,摇着扇子,黎星若只感觉自己像是穿越千年了似的,莫名地感觉到浪漫,于是轻轻将后背倚靠在他的胸膛。

        直到一辆公交车闯进了少女古风的幻想当中。

        “黎姑娘别发呆了,上车了上车了。”

        林公子收好遮阳伞和折扇,扶着黎姑娘纤柔的肩膀推着她一起上了公交车。

        ‘滴,学生卡!’

        每每刷卡机器响起这个声音的时候,黎星若都忍不住看着他偷笑,笑着笑着又觉得自己可怜,为什么她不是十九岁呢!

        不是上下班高峰期,公交车人也不多,姐弟俩走到后面,黎星若坐窗边,林路在她左手边坐下,重新打开折扇,换了只手给她摇扇子。

        “你的学生卡还能用到什么时候啊?”

        “估计下个月就变回普通卡了。”

        那很快就用不了,毕竟今天都二十一号了,黎星若又想到了他出成绩的日期,再过两三天,二十四号左右,林路就能出成绩了。

        虽然林路很自信这次高考绝对没问题,但成绩还没出来,姐姐也无法完全安心。

        “你没骗姐姐吧,这次高考真的很顺利吧?”

        “安啦,除了数学难了一点之外,别的都没问题,数学我估计最少也能有八九十分吧,星若姐忘啦,以我的艺考分数,文化分随便有个四百九十分以上,进苏艺稳稳当当!”

        每当她不放心的时候,林路就会表现得嚣张一点,这样她就会放心一些了。

        果然,黎星若听完也放松下来,毕竟考都考了,只等着出分数就是了。

        “那你要是能考到五百四十分以上的话,也有很多好学校可以选择诶,到时候还选苏艺么?有考虑去外地上学吗?”

        “那我去外地上学的话,星若姐跟不跟我一块儿去?”

        “……我又不上学,跟你去做什么。”

        “给我做饭啊。”

        “你就是这样给姐姐报恩的?让我跑到你大学的城市去,给你做饭啊?”

        黎星若思考着这一种可能,如果林路真打算换个志愿,到外地去上大学,那她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好在林路没有给她胡思乱想的空间,笑道:“我才不舍得离开星若姐呢,就在苏艺挺好的,本来一直我也是想着考苏艺的,哪能临时变卦。”

        “不考虑其他大学了?”

        “我很专一的。”

        “那随你咯~”

        黎星若裙摆下的小白鞋往前伸了伸,心情很好的晃起了小脚。

        他在苏大的话,就很近啦,虽然到时候要住宿,可能一个星期才能见一次面了,心里有点舍不得,有点小牵挂,但她可以常常去看他呀,给他煲汤喝,顺便看看他有没有听姐姐的话,老老实实学习不谈恋爱。

        “到时候我不住宿,我要在家住,要天天吃星若姐做的饭。”林路说。

        “诶?”

        他冷不防地这么一说,黎星若还没反应过来,愣了愣才问道:“你不住宿舍吗?”

        “不住,也不是很远嘛,骑电动车也就半小时,正好跟华江大厦顺路,到时候时间碰的上的话,我还可以接星若姐上下班呢!”

        “你就是想姐姐天天给你做饭对吧?”黎星若摆出一副臭弟弟一点都不懂得体恤姐姐辛苦的无奈表情。

        “对啊,吃过星若姐做的饭之后,我已经吃不下食堂的饭了。”林路打死都要赖着她的模样。

        “真是拿你没办法……”

        黎星若无奈地哼一声,小白鞋晃动的弧度更显愉悦了。

        “星若姐。”

        林路喊她的同时,摇扇子的动作也更加殷勤了起来。

        随着对他的亲近和了解,黎星若哪里不知道他,肯定是又有什么事情要姐姐帮忙了呗。

        “干嘛。”

        “凉快吗?”

        “还行,公交车的空调挺凉快的。”

        “……不是空调凉快,是我摇扇子摇得好,你才感觉这么凉快的。”

        “所以你要干嘛。”

        林路左手摇着扇子,便把右手张开递到了她身前:“那我帮星若姐摇扇子、背包包,星若姐就帮我捏捏手好不好?你刚刚给我捏手很舒服!”

        “真是拿你没办法。”

        黎星若便把他的手掌抓了过来,垫在自己大腿的裙摆上。

        一开始的时候,她还是老老实实地给他捏手,毕竟姐弟俩手指手掌触碰的感觉还是很令人心动的。

        但随着心跳逐渐加快到某一个频率,并保持这个频率稳定跳动的时候,她低头看着他的手渐渐有些出神了。

        她捏手的动作停了下来,轻轻的把玩着他的每一根手指,她的拇指在他的掌心温柔的搓动着,看看他的掌纹,或者偷偷用指尖在他的掌心写她的名字。

        当‘若’字的最后一笔写完的时候,林路似不经意间地握住了她白皙莹润的小手。

        黎星若心头一跳,小脸蹭蹭泛红,没敢抬头看他,又跟他较劲似的,将他的手指一根根重新打开,不让他握住。

        “星若姐刚刚在写名字么。”

        “……练字。”

        “星若姐牵过手么?”

        “没有啊,你牵过么?”

        “也没有。”

        姐弟俩沉默了下来,林路继续摇扇子。她继续像最开始那样,替他正经地捏手按摩。

        大概是公交车等待一个长红灯的时候,车子的静止不动,衬托着姐弟俩的心格外躁动。

        于是林路再次开口说话了。

        “星若姐要不要试一下牵手的感觉?”

        “……和谁牵。”

        “和我啊。”

        “……不要。”

        “姐姐和弟弟牵牵手又没有什么关系,体验一下,试一试嘛,这也是我的第一次,我想给星若姐。”

        “……”

        难以形容他这句话听在耳中,对母单二十二年的姐姐带来的诱惑力,她被他蛊惑得有些心思荡漾了。

        明明心里想得是不可以,但嘴上说出来却变成了:“怎么牵?”

        “我也没牵过,我听星若姐的。”

        “……”

        黎星若的大脑飞快的转着,思考着自己看过的所有影视剧、里,关于姐弟牵手该怎么牵的教程,可惜没找到答案,倒是情侣怎么牵手,脑海里有一万种学习而来但没机会体验的画面。

        大概是绿灯亮起,公交车启动的那一瞬间——

        姐姐那纤柔的手指穿过了他的指缝,缓缓相扣。

        都说十指连心,平日里还没什么感受,但此时手上的所有感官细胞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在过载工作着,轻微的摩擦似乎都能产生令人酥麻的电流,直通大脑。

        在直透人心的阳光底下,这样的十指相扣有着直通心灵的魔力,姐弟俩的心似乎通过牵着的手连接在了一起。

        林路隐约能感觉到姐姐的心此时如同他一样剧烈的跳动着。

        他摇动的扇子停了下来,转过头去,发现姐姐低着头,如瀑般的长发垂下来,遮住了侧脸,看不清她的神情。

        随着林路也反手握紧她的手,黎星若的心跳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犹如节奏窒息的鼓点,从心脏到小肚子都麻麻的,不用看镜子,她也知道自己一定红透了脸。

        作为姐姐,黎星若不想被他看出来自己的羞窘不安,像是在跟他较劲儿似的,也微微用力握紧他的手,她强壮着镇定看着窗外,至于窗外有什么她全然不知,只知道他的手好肉好暖和,脑子一片空白。

        姐弟俩谁都没有说话,就这样沉默着十指相扣,掌心里的汗彼此交融。

        “星若姐。”

        “……嗯?”

        “你感觉怎么样?”

        “还、还行。你呢?”

        “感觉跟星若姐连接了!你的手好小好软,牵起来好舒服!趁现在还有五个站,咱们要不要换一只手体验一下?”

        “一、一天到晚不学好!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东西!”

        “试试嘛,试试嘛。”

        “那最后试这一次……”

        黎星若起身,跟弯着腰的他对换了一下座位。

        林路把左手打开,她把右手打开,纤细的手指穿过他的指缝,缓缓相扣。

        重新与他连接在了一起,她的身子瘫软了下来,心却在疯狂跳动着。

        像春天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