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都市言情 - 邻家今天也很可爱在线阅读 - 第112章 你是不是对小若老师有意思?(求订阅)

第112章 你是不是对小若老师有意思?(求订阅)

        客厅门口,四目相对,皆是有些无辜。

        大概是彼此都没想到这一瞬间碰到了对方吧,明明该是老师跟家长之间的关系,可作为小若老师的自己,为什么每次碰到阿姨的时候,心跳都快得像是老鼠见了猫似的呀!

        “阿姨好,我……我刚给林路补习完。”

        没等邹婉柔问她怎么会出现在家里,心虚的姑娘就赶忙证明自己的清白了。

        见小姑娘似乎被自己吓得手足无措,俏脸红红的模样,邹婉柔心里也咯噔了一下。

        这补习能补得脸这么红的?!

        虽然一直都有猜测自家那臭小子找邻家的小姑娘补习有点别的心思,但因为黎星若给她的印象很好,老母亲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默许的态度了。

        这会儿打了个照面,又看到小姑娘神不守舍、目光躲闪的样子,哪能不叫老母亲多想啊!

        “喔!我就回来看看!阿姨打扰到你们……补习了吗?”

        “没有没有!我们已经补习完了,我、我正要回去做饭呢……”

        “没打扰到你们补习就好,这臭小子在跟小若老师补习也不说一声,给他发消息没回,我就直接过来了。”

        “阿姨还没吃饭吧?我正好回去做饭,待会儿一起吃吧……”

        “没事没事,小若老师不用麻烦,我就过来送几颗粽子就回去,还带了一盅汤,待会儿小若老师和那臭小子一起喝了。”

        毕竟自家养的是猪,猪拱白菜这种事,猪总是不吃亏的,小姑娘又这般讨老母亲欢喜,邹婉柔自然不好拦着她问什么。

        见黎星若要回去,邹婉柔便干脆把手里的粽子和汤都放到她手里了。

        “小若老师把粽子带回去吃,汤是刚煲好的,待会儿热一下就行。”

        “谢谢阿姨。”

        黎星若盛情难却,见阿姨依旧对她好得像闺女似的,心有愧疚的同时,刚刚的紧张感也渐渐放松下来了。

        “阿姨,我今天也裹了很多粽子,待会儿我给你拿一串,带回去给沫沫和妍妍吃。”

        “是嘛!小若老师还会裹粽子呢?”

        “嗯嗯,今天有两个好朋友过来就一起裹的。”

        “那挺不错,小路要是有小若老师一半懂事又手巧会照顾自己,阿姨我也不用整天唠叨他了,平时我不在家,还得多麻烦小若老师盯紧他,不要让他松懈犯错误才是。”

        “没有没有,林路还是很有上进心的,阿姨你可以放心的。”

        “刚刚见到小若老师我还愣了一下呢,还以为小若老师端午回梁溪了,公司没放假吗。”

        “唔,就放了三天,因为五一已经回去过了,这次就不回了,正好过完节林路他要高考,所以就多帮他补习一下……”

        “有小若老师在我就放心啦,辛苦小若老师了。”

        “没事的,阿姨对我也很好,都是应该的。那阿姨我先回去做饭,一会儿给你拿粽子过来。”

        “好好。”

        两人站在门口说了一会儿话,见黎星若开门进屋了,邹婉柔也走进了屋里。

        关上房门,老母亲鞋都没脱呢,径直朝林路的房间走去。

        打开他的房门,房间里空调的冷气就飘了出来,林路这会儿正横躺在床上,脑袋垫着被子,一只手拿着单词小册子举高在头顶看着。

        本以为开门的是刚刚出去的黎星若,却没想到姐姐变成了老妈,林路眨了眨眼睛愣了愣,放下手中的单词本,有些不确定地道:“妈?你怎么来了?”

        当了这么久儿子,面对老妈的时候,或多或少都有第六感的,见老妈表情似乎不太对劲,林路也没琢磨明白是啥事,总之先老老实实地站起来。

        “你刚刚在干嘛呢?”

        “没干嘛啊,就复习啊……”

        “自己在房间复习?”

        “没,星若姐在呢,她可以帮我作证,我真在复习,绝对没偷懒!”

        邹婉柔的表情缓和了下来,毕竟以她对林路的了解,这臭小子确实没撒谎,那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虽然知道这臭小子有别的心思,但她也一直没戳破他,可这不代表她能接受自家儿子证都领不了的年纪里,让她这个老母亲当了奶奶啊!心脏可顶不住!

        好在没有发生什么意外,邹婉柔也是松了一口气,想想也是,小若老师那么矜持的一个姑娘,哪里会答应他乱来……

        “那我给你发消息咋没回。”

        “专心复习啊,我都没看手机,一直在桌面放着呢。”

        邹婉柔看了看他手机的位置,翻过来放在了桌面上,一旁还有他刚写完不久的卷子。

        “平时你不都去小若老师家复习的么,现在换地方了?”

        “天气热啊,星若姐家客厅又没空调,就过来我房间咯。”

        “你是不是对小若老师有意思?”

        老母亲不跟他绕那么多弯弯道道的了,直截了当地问道。

        “……妈,你的问题可以稍微委婉一点吗。”

        林路也是没想到老妈口中直接蹦出来了这一句话,顿时心跳就加快了,一来有些琢磨不清老妈的想法,二来也是因为被她当面戳破了心思,竟然有些老脸一红,罕见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你是我生的,莪还不知道你?撅起辟谷来就知道你想拉屎还是撒尿了,早开始就觉得你不对劲,一天天的净往人小若老师家跑,我要再不管管你,你是不是还想上天啦!”

        “……是!你儿子我确实看上小若老师了!想让她给您当儿媳妇!”

        林路说完,房间里安静了足足半分钟。

        趴在床上的小肥猫打了个哈欠,把小爪爪揣到怀里,事不关己,安静吃瓜。

        好一会儿,邹婉柔才抄起桌面的一本书,卷成小棒子,作势就要用这知识的力量敲醒他。

        林路吓得连忙抱头蹲防,可老半天也没见这知识的力量砸下来。

        “你跟小若老师现在到底什么关系?”

        “就正常关系啊,你儿子我已经十八岁了,有喜欢的人不出奇吧?再说了,我又没追到星若姐,也说不上早恋吧?妈你冷静点,我没早恋,你别把我打坏了,我过几天还得高考呢。”

        邹婉柔被他气笑了,怎么自己就生了这么个伶牙俐齿的家伙,他这一番说辞下来,老母亲还真找不到揍他的理由了。

        “十八十八,你还知道你自己才十八呢!人小若老师几岁?”

        “二十二。”

        “差了整整四岁!人小若老师看你就像看小屁孩似的,你以为你有机会啊?”

        “那你不也比文叔大了四岁,你怎么就看上文叔了?”林路小声嘀咕。

        “哎呀我……”

        邹婉柔又举起手中知识的力量,林路立刻闭口不言,老母亲愣是没他办法。

        这样说来,还是她这个当妈的错咯,以身作则没作好,搞得林路学了她,找对象都奔着年上去?

        不过确实啊,年上的姐姐更会疼人、更懂事温柔,只要双方看对了眼,以后结了婚也更加和谐幸福。

        关键是小若老师这姑娘真的很不错,毕竟只有年龄大的叫阿姨,性格才是最重要的,像小若老师这样温柔体贴、知冷知热、贤惠顾家、大方得体的,才是最讨喜的儿媳妇了……

        打住打住!我这是在教训他呢,怎么还自己帮这臭小子说起话来了呢?!

        “证都领不了的年纪,光你自己喜欢有什么用?人家小若老师要考虑的事情比你多得多了!小若老师都开始上班了,你才刚准备要高考,小若老师身上有你想要的,那你身上有小若老师想要的吗。”

        邹婉柔虽然不反对林路对小若老师有心思,但也很严肃地告诉了他这个现实,而这个问题,也正是很多年上的女生不接受姐弟恋的重要因素,毕竟比起男生,女生的黄金期更短,更显岁月不饶人,作为姐弟恋的过来人,邹婉柔清楚得很。

        当年夏文追求她的时候,她就很苦恼纠结,毕竟夏文比她小了四岁,而自己又带着林路,重新组建家庭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好在她看到了夏文的成熟和优秀,也看到了他的付出和真心,这才使得邹婉柔终于放下顾虑,接受了这场姐弟恋,目前的婚姻很幸福,即便是林路,也对这个比老妈小了四岁的继父挑不出一点不好来。

        林路比起一般的同龄人更成熟,这个问题他自然清楚,所以即便对姐姐喜欢的要命,他也不会轻易说出口,因为他知道目前的他,距离他认为能配得上姐姐的优秀自己,还有着很长的距离。

        喜欢能轻易说出口,但爱不行,爱是一种责任和担当。

        这是林路对曾经父母婚姻破裂这件事中,明白到的最深刻道理。

        “妈,我在努力啊。”

        十八年来,他第一次如此认真地看着邹婉柔的眼睛回答她的话,眼神里是邹婉柔从未见过的坚定,她甚至从没想象过,这种眼神会出现在自己一直当成小孩子的儿子眼中。

        对于老母亲抛出来的现实,林路没有长篇大论,也没有华丽的辞藻,他的回答只有简单的四个字‘我在努力’。

        他真的在努力。

        这一刻,邹婉柔竟忍不住屏住了呼吸,说着这句话的林路,竟像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一般,坚韧到令人安心,任由再多困难都无法将他压垮。

        从打算追姐姐的那一刻起,他的对手就不是同龄人了。

        他没有说‘来日方长’,也没有说‘等我几年’。

        他只是用无法动摇的信念在说‘我在努力’,不是从这一刻开始,而是从更早的时候就开始了,他在努力,一直在成长!

        直到这时,邹婉柔才深刻地感受到了自家儿子这段时间以来的变化,有种他高中三年加起来,都没有这四个月来成长得更多的感觉。

        老母亲欲言又止,止言又欲,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接他的话了。

        我不应该是来兴师问罪的吗,怎么还整得一副倒戈了的模样呢?!

        “……你最好是!”

        见老妈的神色缓和了下来,林路哪里不知道,这可不就是答应他追小若老师的事了么?

        小伙子喜上眉梢,又开始嚣张起来了,勾着老妈的肩膀问她:

        “妈,你也很喜欢星若姐吧?你放心好了,保准不出三年……不,一年!我就把星若姐带回家来,给您当儿媳妇!”

        “你胆子长毛了是吧,妈警告你,别给我乱来!”

        “我哪敢!”

        “还有几天高考了?”

        “三天……”

        “还有三天就高考,你不想着好好复习,满脑子想的都是什么?”

        邹婉柔越想越气,反手揪住这臭小子的耳朵,从前还不到她膝盖高的儿子,这会儿都已经比她高了一个头了,居然还开始想讨媳妇儿了,一时间让老母亲有些感慨万分。

        “我是在好好复习啊,这不老妈你先问我的吗?”

        “还顶嘴……!”

        “嘶嘶……轻点!耳朵要掉了!待会儿星若姐看了要心疼的!”

        “少不要脸了,小若老师会心疼你?别做梦了!”

        ……

        黎星若过来给阿姨送粽子的时候,母子俩是一起出去的。

        也不知道刚刚林路家发生了什么,黎星若乖巧地提着粽子,总感觉这会儿母子俩看她的眼神怪怪的。

        尤其是阿姨,那眼角眯眯笑的亲切样子,像是在看什么未过门的媳妇儿似的……

        诶,奇怪,我怎么会有这么离谱的念头?

        姐姐怎么可能跟弟弟成亲呀!

        黎星若将手里的粽子递给邹婉柔,都是她亲手裹的三角粽,一串十二只,每只都胖乎乎的很可爱。

        “阿姨,这些粽子你带回去吃,不知道你们吃不吃得惯梁溪的口味……”

        “好好,那我就不跟小若老师客气啦,小若老师就是有心,人长得标致不说,手艺又好。”

        “哪有……”

        “本来阿姨也是想着等小路高考那三天,请假回来陪他的,正好单位有事又走不开,只好拜托小若老师帮我多盯着他了,这臭小子一会儿没人看着都不行。”

        “放心吧阿姨,我会看好他的。”

        “无论小路考得怎么样,等他考完试,下周末小若老师一定要来家里吃顿饭哈!我会带沫沫妍妍她们一块儿过来,就在这里做饭,省得小若老师两头跑。”

        “阿姨您太客气了……”

        “应该的,是小若老师客气啦,你把小路当弟弟,也把阿姨当自家人就行,平时有什么困难尽管跟阿姨说,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哈!”

        “谢谢阿姨……”

        “小若老师有微信吗,咱俩加一个,要是这臭小子不老实,你就拿衣架抽他,他要是敢反抗,你随时告诉阿姨,阿姨回来就收拾他!”

        林路惊呆了似的看着一旁热情的老妈,这可不就是给了姐姐尚方宝剑嘛!不带这么坑儿子的!

        倒是黎星若一脸惊喜的样子,忙拿出手机添加了阿姨的微信,还稍显得意地朝林路挑了挑嘴角,意思很明显:‘以后你要是敢不听姐姐的话,顶撞姐姐,你就完蛋啦!’

        “那我先回去了,小若老师你们继续做饭吃吧,改天见哈!”

        “嗯嗯!阿姨慢走~”

        林路和黎星若送她出来,一直到邹婉柔坐上电梯下了楼,姐弟俩才感觉松了一口气。

        “阿姨真好啊。”

        黎星若不禁感叹,她可是越来越喜欢这个亲切的家长了。

        “对星若姐是挺好的……”

        “瞧你这话说的,阿姨可是你妈妈,难道对你不好?”

        “你看我耳朵,都被她揪掉了!”

        林路转了下脑袋,把右边那只依旧红彤彤的耳朵展示给好姐姐看。

        黎星若顿时有些心疼起来。

        “怎么了刚刚?你干嘛了呀,阿姨好端端的怎么会揪你耳朵?”

        “还不是因为星若姐你。”

        黎星若心头一跳,脑海中顿时冒出许多种猜测来,她小声问道:“关我什么事……”

        “星若姐回去的太早了!我妈看我躺床上,就以为我没复习!”

        “……活该~!”

        原来是因为这呀,好姐姐顿时放心下来了。

        还伸出微微凉的手指摸了摸他的耳朵。

        “好烫,可以暖手了!”

        她笑得很开心,幸灾乐祸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