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都市言情 - 邻家今天也很可爱在线阅读 - 第101章 你又吃我头发!(求订阅)

第101章 你又吃我头发!(求订阅)

        “好歹把评价丰富一点吧?!”

        “6666!”

        “……能不能整点文学上的词汇?星若姐你可是文学系的高材生诶?!”

        “惊为天人!无敌投地!”

        “……”

        林路服了。

        黎星若也很头疼啊!

        她都已经绞尽脑汁了!明明平时做阅读理解、文学鉴赏啥的,她能把答题卡写到溢出来,可偏偏在描绘林路为她作的这副画时,却词穷得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才好了。

        都说蒙娜丽莎是举世经典,每个人都会对蒙娜丽莎的微笑有着不同的理解。

        虽然林路这幅画离这种程度还差着很远,但作为画里主人公的她,在欣赏林路这幅画的时候,她也能感受到其中不同的味道,有男人对女人的那种喜欢、有弟弟对姐姐的那种爱、一会儿觉得风景比她美,一会儿又觉得她比风景美……

        诸多的感受混杂在一起,黎星若都分不清哪个才是林路最真实的感受了。

        这种暧昧的情感,半遮半掩如同罩上了一缕轻纱,让她无限着迷,企图从方寸笔墨间,看清林路的真实想法。

        呜……!弟弟跟姐姐之间,怎么可以如此暧昧?!

        不对不对,佛说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她自己变质了,所以看画才变质了?

        看不出来!光看看不出来!得摸摸才行!

        黎星若伸手就要摸摸画,林路吓了一跳,连忙抓住她白白嫩嫩的小手。

        小手被他冷不防地抓住,传来他手掌厚实温暖的触感,黎星若忍不住心头一跳,忙不迭地抽回自己的手,一脸警惕地看着他。

        “你干嘛?”

        果然是弟心变质,忍不住抓她的手了么?!

        “是星若姐要干嘛才对!”

        “我想摸摸画啊……”

        “颜料还没干呢,星若姐要是不小心碰到了,明天星若姐就不用回家了。”

        “……你、伱会杀了我么?”

        “不,星若姐把自己赔给我吧,给我当小丫鬟,跟我回家,帮我暖床洗衣做饭。”

        “滚~谁要给你当小丫鬟。”

        黎星若眨了眨眼睛,看来在林路心中,画跟她还是没得比的,小姑娘哪知道,要不是当年因为她,林路也不会开始学画画,大概缘分就是一个绕不开的结吧。

        听林路说颜料还没干,黎星若就不敢碰了,乖巧地把双手收在怀里,生怕被他逮回去给他暖床洗衣做饭。

        两人并排坐着看画,黎星若想了想,不如问当事人呢,便轻轻磕了下他的肩膀问他:“林路你画这幅画的时候在想什么啊?”

        “我在想,星若姐好美!”

        “……你正经点!”

        “真的!”

        林路双手搭在膝盖上,看了看画,又看了看她,很认真地说道:“我就想着星若姐好美,风景也很美,然后就画下来了。”

        这话似乎有点耐人寻味,小姑娘思考着,又觉得他说跟没说一样,是以弟弟的角度觉得姐姐好美呢,还是以某种‘不可以这样’的角度觉得小若老师、星若、若宝好美呢。

        “好啦,收拾收拾,咱们去爬山吧,现在四点多,爬山刚刚好!”

        林路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衣服褶皱,刚刚睡了半个小时,他靠着姐姐充电宝,已经完全充满电了。

        见黎星若还在坐着看画,林路便朝她伸出手。

        “走啦,咱们之前说好的啊,画会送给星若姐的,以后慢慢看就是。”

        “我、我也没有一直看……”

        听林路这么一说,黎星若就有些不好意思地把目光从画上面移开了。

        又听到他说会把这幅画送给她,她说不出拒绝,因为她真的很喜欢很喜欢这幅画,于是认真地点了点头:

        “你把画送我的话,我会好好珍惜的!因为很珍贵的样子,哪天你想拿回去也没问题!”

        “送给星若姐的画哪还有拿回来的道理。”

        “反正你放心!我肯定保管好!因为以后你要是成了大画家,这幅画说不定还能卖好多钱!”她咯咯笑道。

        “喔!原来星若姐是在想这个!”

        “不然哩。”

        他的手已经在她面前伸了好一会儿了,见他始终没有收回手的意思,黎星若这才把自己的小手放在他的手心上。

        随机便被他轻轻握住,然后一股轻柔却踏实的大力,将她从坐着的草地上拉了起来,她人在往上升的过程中,心跳也仿佛跟着蹦到了嗓子眼儿。

        拉她起身之后,林路适时地松开了手,连一分多想的空间都没给她。

        黎星若的心情很放松愉悦,拍了拍小手,又整理一下裙摆,原地踏动两步,活动一下坐久了的秀美双腿。

        “那画没干,你要怎么带回去啊?”

        “有工具呢。”

        工具自然不是吹干画的,林路从油画箱里拿出来四枚分离夹,再拿一张大小相同的画布,跟颜料未干的“她与初夏”四个边角使用分离夹扣上,这时中间就会有一个手指宽的间隙,里外都不会碰到了。

        林路在弄画的时候,一旁的黎星若还紧张兮兮地看着,生怕他把她的画给弄坏了。

        等他把画收好之后,黎星若也帮忙把垫在草地上的野餐布收好,叠的整整齐齐,漂漂亮亮。

        当然了,林路送她的那束花她也没落下,很宝贝地捧在手中,时不时还像小蜜蜂似的闻一下芍药的花香。

        “等下次假期的时候,咱们一起去找个风景好的郊外野餐怎么样?”

        林路把油画箱背在身后,跟黎星若建议道。

        “好啊!”

        小姑娘现在超喜欢跟他一起出门活动的,林路只不过说了一嘴野餐,她都开始计划起野餐需要带什么东西了,至于去哪里野餐,那就是‘领路’负责想的事。

        “不过等你下次假期,那肯定得高考之后了吧?”黎星若说。

        “星若姐不是说了吗,高三的五月是最快最快的,一眨眼就高考啦!”

        “你别只顾着玩儿喔!考砸了你就完蛋了!”

        “安啦安啦。”

        林路心想着,等到高考放假后,两人该是对换过来,轮到他去配合她的假期了吧?

        毕竟六月他高考,黎星若也六月正式毕业。

        这意味着,她再也没有寒暑假了。

        黎星若把那束芍药花放在袋子里装好,然后从包包里拿个小夹子固定住,放在自行车篮子上,普普通通的自行车被这束花装饰了一下,也变得浪漫起来了。

        不对不对,弟弟送姐姐的花不能用浪漫,应该说是温馨。

        车篮子上的干粮还剩一个面包,黎星若把面包撕开,一半大,一半小,大的那一半给他。

        “吃个面包补充一下体力!我好久没爬山了,城台岭很高吗?”

        “不高,但是有点陡,星若姐你行不行啊?”

        永远不要问姐姐行不行,姐姐肯定行,就像这分面包的方式一样,就算是林路的胃口比她小,她也一样会把大的那一份分给他,因为他是弟弟。

        “哼!姐姐我在山上跑的时候,你还在幼稚园咿呀咿呀呢!”

        “这么嚣张?那就冲吧!”

        姐弟俩把面包吃完,又喝了一些水,跨坐上这辆天蓝色的双人自行车,依旧是黎星若在前,林路在后。

        四点多的夕阳正好,光落在她往后飘飞的秀发上,渲染出一层好看的金色光晕。

        偶尔她有不听话的头发飘进林路的嘴巴里,林路就毫不客气地叼住。

        “呀,你不要扯我头发。”

        “我没有扯你的头发啊。”

        黎星若就好奇回头看,见自己的一缕秀发被他叼在了嘴里。

        “你、你又吃我头发!”

        “……我发誓,真是它们自己飞到我嘴里的!”

        小姑娘哪里受得了这个,她靠边停下车,从兜里拿了条发圈,把长及腰间的秀发扎成了高马尾,聚拢在一块儿之后,林路就再也吃不到她头发了。

        不过这样也好,坐在她身后的林路,可以欣赏到她宛如天鹅颈般白皙秀美的脖颈,细看才发现,原来她脖子后发际的下方,还有一枚芝麻大的可爱小痞子呢,让他怪想伸出手指去摸一摸的。

        姐姐的耳朵也很漂亮,嫩嫩白白的,还有柔软的小耳垂,大概是怕疼,她并没有打耳洞,金色的夕阳光照在她的耳廓上,有种半透明质感的绯红。

        好想往她耳朵里涩涩地轻轻吹气啊。

        不过这样做的话,自己一定会被她丢到马路上,被经过的大货车给创到异世界去的吧……

        城台岭离得不远,而且正好是回去的路上,踩了十来二十分钟后,两人便抵达了山脚下。

        “看着也不是很高嘛!”黎星若横着手掌挡在眉前,举目往山顶上看去,四五点钟这会儿是爬山的好时候,有游客上山,也有游客下山。

        “可别小看,上次来爬山,我同桌都没爬上去呢!”

        想起上次林路就好笑,这刘胖说着休息一下,结果半道上就一屁股坐石墩没走了,一直等他们几人下山来找他。

        “今天就让你这个城里的孩子见识一下从山里出来的女孩子有多厉害!冲冲冲!”

        “哎哎,星若姐等等我!”

        林路背着油画箱追了上去。

        ……

        四五月是映山红开得茂盛的时候,沿着台阶一路往上爬,旁边开着一簇又一簇的映山红,更多的杂草丛生处,还开着许多不知名的小野花,风景还是十分不错的。

        黎星若展现了自己杰出的体力,见她小燕子似的蹦蹦跳跳往上爬,林路也是惊呆了,好姐姐体力这般好,以后可了不得。

        可好景不长,也许是前半段冲得太猛了,黎星若渐渐感觉体力不支起来,大腿又酸又痛,她的步伐也慢了下来,小姑娘双手撑着腰,呼哧呼哧地喘气,光洁的额头已经冒了许多汗,精致的锁骨也变得潮潮湿湿的了。

        完蛋,吹牛吹大了!太久没爬山,导致对实力有了错误的预判!

        明明小时候在村里满山乱跑也不累的呀,果然因为是胸前的拖累么!

        有那么一瞬间,哆啦c若想百度一下有没有变成哆啦a若的办法了……

        黎星若靠着扶手边休息一下,拧开水瓶喝了口水,扭头看看林路的方向。

        台阶确实很陡,每上一步都得把脚抬得很高才行,黎星若感觉体力不支的时候,这才对困难有了的正确认识。

        林路距离她二十个台阶左右,但因为台阶很高,所以她看起来比他高了好多。

        他背着身上的油画箱,脖子还挂着单反相机,偶尔还会停下来拍一张她在前面登山的背影,一副悠悠闲闲的样子。

        黎星若提过他的油画箱知道,那玩意儿还挺重的,但林路登山时却很轻松的样子,每一步都很稳,匀速着往上爬。

        不多时,这二十个台阶的差距被他抹平了,他追上了她。

        “星若姐不行了吗?”

        “我、我只是在等你啊,然后,拜拜!”

        黎星若又开始很快的爬山,眨眼就超过了他好多个台阶。

        可这次体力下降的更快了,恰好接下来的一段台阶高度又多了三五公分,小姑娘抬了抬腿,竟是有些站不上去的感觉,毕竟今天的运动量已经很大了,光是自行车,都踩了快二十多公里了。

        呜……姐姐好废物。

        身后的弟弟又稳稳当当地超了上来,本以为他会就此超过她,先抵达不到八十个台阶的山顶了,却没想到他拉住了她的小手。

        “……”

        “……”

        他在上方,她在下方,两人四目相对着。

        “你、你干嘛?”

        “我拉星若姐上去啊!”

        “不用……你先上去吧,我休息一下。”

        “走啦,说好一起的,我怎么会丢下你。”

        小姑娘怔怔地看着他,他的手温度滚烫,跟刚刚在花田拉她起身时不同,这一次,他握得很紧,她想抽手时,他也不松开,两人手心里的汗彼此交融。

        她的心跳很快很快,她分不清这是运动造成的,还是心动造成的;

        她的脸很红很红,她分不清这是热的,还是羞的;

        一股踏实的大力从两人握着的掌心里传来——

        林路拉着她的手,轻松地带着她踏上了这一个台阶。

        接着是下一个台阶、再下一个台阶、一直到山顶。

        远方晴空的边缘形成和缓的曲线,初夏的夕阳映照在晚霞之上,熠熠生辉。

        感谢此心的两万点币、云尘夏天、cat爱看书、十年采花人、夜行刀狼的一万点币打赏呀,老板们大气~!也感谢岭桜、小酌听雨、陷阵之楠、为爱琉璃三万卿、遇雪逢七、爱种花的兔子、月冷心不冷、真名丨肚饿真菌、我是东山啊a、炫艹炽、希乐悠、小白艾小黑等同学的千币百币打赏呀,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