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都市言情 - 邻家今天也很可爱在线阅读 - 第35章 少女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第35章 少女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抽查完今天布置的任务之后,黎星若便开始给林路补习了。

        她看了看时间,现在是晚上的九点钟,补习两个小时的话,就要到晚上十一点钟了。

        林路已经洗了澡,回去直接休息就好,十一点钟应该也不算晚睡,毕竟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十二点之前都算是早睡了。

        黎星若自己还没洗澡呢,她平时睡得倒是挺早的,不过偶尔熬一会儿也没关系,毕竟她高三的时候,也是经常要看书做题到晚上十二点才睡。

        租房的餐桌是房东配置的,还算宽敞,林路搬着椅子往旁边挪了挪位置,黎星若就搬过来另一张椅子,在他的右手边坐了下来。

        “星若姐,我们刚刚是八点半开始,那就是上课到十点半?”林路也看了看时间。

        “刚刚的检查不算时间啦,现在开始,如果你觉得上课太晚的话,那今天就上一个半小时吧。”

        “我没关系啊。”

        “那就上到十一点。”

        林路点了点头,接过黎星若递给他的一张卷子。

        “姐先给你摸摸底,我整理了一些基础题,你先做一下。”

        家教的第一步,便是先摸底,看看林路的基础到底在哪儿,后面的补习才会更有针对性。

        因为之前也了解过林路的成绩情况了,476分的成绩还是很有救的,毕竟他语文英语史地生这些基础还算过得去,唯一拉了大胯的就是数学。

        现在距离高考时间不多,要想快速提分三十到五十分,那么先从最薄弱的数学下手是最有效的,所以黎星若打算重点帮他补习数学,然后其他科目保持稳中有进就行。

        “星若姐,这卷子你哪来的?”林路好奇道,他翻看一下,用的是a4纸打印的,上面都是一些数学基础题。

        “我偷偷用公司的打印机打印的~!”黎星若得意道,“快做了,这些题目我昨晚找了好久呢。”

        “不怕被公司发现啊?”

        “肯定不会啦,我这两天除了培训就是在打印机旁边,没人能发现。”

        “……看来星若姐果然成了苦逼的打印机实习生。”

        被他一语道破现实,老姐姐只觉得脸面无光,只好板着脸道:“别说话,快做!”

        林路就专心做题了。

        卷子上的这些题都很基础,各个数学必考的知识点都有,什么导数、函数、平面向量、三角函数、数列、不等式、概率统计、解析几何等,想必黎星若整理也费了不少心思。

        只是林路的数学已经烂了,一百五十分的卷子,上次考试才考了53分,说出来都丢脸……

        于是这一份很基础很简单的摸底卷子,林路也做得磕磕绊绊的。

        黎星若也没闲着,她就安安静静地坐在他身边,歪着脑袋看他做题,偶尔看着他在草稿上演算的错误解答过程,她秀气的眉头也微微皱紧。

        实在遇到不会做的题,林路的笔就点在草稿纸上不会动了,数学就这点恶心,语文啥的,他还能信口胡诌一番,但数学不会做的题,他是一个字也写不出来,每当这时候,他总会有些紧张地用余光偷瞄一下身边的黎星若。

        小姑娘坐在他右手边,双腿淑女地并拢在一起,也没有翘二郎腿的习惯,她的袖口稍稍撸起一点,露出来一段白嫩的手臂,因为皮肤格外白皙稚嫩的缘故,隐约还能看到一些淡青色的血管。

        即便去年搞防疫的时候,林路看遍了整个高三年级女孩子主动晾出来的手腕,也不得不承认黎星若的手腕是他看过最漂亮的了,他甚至能想象出该给这手腕设计一款什么样的手链。

        而从手腕延伸开来的,是她的双手,肌肤白皙有光泽,指节匀称、十指纤纤,有种柔荑一般的细嫩感,多么精致的手掌啊,林路看着她那贝壳般莹润的指甲,他甚至能想象出该给这双手设计一款怎么样的戒指。

        对了,还有项链!那就再看看姐姐的脖子吧。

        林路抬头,正对上黎星若的目光,灯光打在她的侧脸上,她的发丝披散在肩头,随着她扶眼镜的动作,肩头微动,那柔顺的秀发就如水一般滑落下来了。

        “怎么了?”

        “……我做完了。”

        林路有些羞愧地说出这句话,真不怪他走神啊,实在是他已经把会做的都做了,剩下的是杀了他也做不出来了,哪怕是大量的基础题。

        “噢……”

        黎星若没多说什么,只是接过他手里的摸底卷子,毕竟她也一直在观察着他,知道他确实是写不下去了。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屋里安静的只听见冰箱上面小肥猫的呼噜声,忽地,冰箱启动工作,小满被惊醒,迷迷糊糊地抬起脑袋看了看四周,又从冰箱跳下来,跑到林路怀里接着睡了。

        黎星若拿着红笔,给林路做错的地方标出来,也许是鼻梁上的眼镜不太合适,她偶尔就会扶一下。

        “星若姐……老师。”

        “嗯?”

        “你近视吗?”

        “唔,一点点,看书的时候就戴眼镜。”

        林路小声道:“我觉得星若姐适合戴无框或者细框的眼镜,因为你是鹅蛋脸,而且眼睛很好看,戴无框或者细框的眼镜可以营造氛围感,这种大黑框不适合你。”

        “……所以林路,你的所有天赋都点到了审美上面么?”

        “谢谢姐姐夸奖。”林路谦虚道。

        “谁夸奖你啦。”

        虽然这会儿被他夸了脸型和眼睛好看,黎星若还是憋住了心中的小窃喜,板着脸道:“这份很基础的卷子诶,题目没多少,你还错了这么多,然后还有这么多空白。”

        “星若姐,我是不是没救了?”

        林路一副丧失了精力的模样,就像是夏天时在马路上被晒干的蚯蚓或被车轮压扁的青蛙一样,靠在椅子上,越变越扁,好似所有的活力都被抽干了。

        黎星若吓了一跳,生怕他突然就死掉了,连忙安慰道:

        “没关系,几道题目也说明不了啥,你要有信心呀!你平时数学考过最高分是多少?”

        “54分。”

        “5……就这次?!”

        “是的……”

        “那上一次呢?”

        “38分。”

        “……最少的一次是几分?”黎星若不甘心,继续问道。

        林路不说话了。

        黎星若也不说话了。

        小肥猫好奇地抬起头。

        好一会儿,她爽朗地笑了起来:“要看见自己的进步嘛!这一次你比上一次进步了十六分,那下一次再进步十六分,等到高考的时候,肯定八九十分就没问题了!”

        “真的可以吗?”

        “安心啦,反正也没多少退步的空间了,慌也没有用。”

        “星若姐好会安慰人……”

        林路看了看一脸凝重的黎星若,确信此刻的她更需要别人的安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