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侦探推理 - 猫眼病人在线阅读 - 2.33-------女王

2.33-------女王

        “真是一个可悲的英雄,”女王的声音洪亮,而黑暗的身影高耸在(对不起上一卷中的扎克,现在叫琼,谢谢更换记忆帽))上方。“连一个巨魔都打不过吗?失败。”

        琼尖叫着试图逃离邪恶的女王。但她都无法动弹。即使当女王的士兵到来并把柴火扔到她无助的身躯下时,艾米琳仍然高高在上。

        她瘫痪了。无助。被殴打。

        皇后嘲笑她。对她尖叫。嘲笑她的失败。“一切都是你的错,英雄!”    女王大喊一声,在她的脑海中回响,直到她发誓她的头骨可能会破裂。

        “这就是你应得的惩罚。你根本不应该来这里。根本就不该出现!”    女王举起一只手,紧紧握住一支燃烧的火把,然后将其放在引火物上。琼移动她的脚,想把火焰踢开。

        但她仍然无助的看着被点燃了木材。火焰迅速蔓延。它们似乎在燃烧的团块中旋转,然后再次化为地狱之神,他的火焰在她的肉体周围流动,开始一滴一滴地融化她。因为地狱之神不仅仅把你烧成灰,还会慢慢折    磨你。

        ------

        琼坐了起来,尖叫着。她浑身是汗,周围一片黑暗。幸运的是,黑暗并没有持续太久。一扇门打开,光线照进房间。一道人影踏入房间,右手抬起,光芒凝聚,照亮了房间。

        她又发出一声轻微的尖叫。这个人她很认得。

        埃梅琳王后。身材高大,富丽堂皇,一头金色的长发,一双眼睛纯兰如海。一名强大的治疗者,所有认识她的人都很快被她的善良、温柔的触碰和话语所吸引。实际上她是哈德温的妹妹,深受大家喜爱?

        但这只是谎言:这个女人心狠手辣,这么残忍的恶魔,怎么会学会治愈魔法。这女人不止一次试图将她烧死在火刑柱上,囚禁了她,并差点处决了另外十几个人。琼在前世中设法将与这位女士的会面减少到最低限度。即使艾米琳是她的女王,然而,对于统治者来说,这似乎永远不够,无论她赢得了多少胜利,遭受了多少痛苦,女王总是在那里试图摧毁她。哈德温克服了很大的困难,努力维持他们之间的和平,并且。。。。

        但后来她成为了英雄,能够反击女王的残酷行为,无论是否是统治者。

        女人每迈出一步,就仿佛离绞刑架又近了一步。

        即使那个女人坐在床边,琼也试图尽可能地远离她。

        “请不要伤害我,”她无法掩饰恐惧。此刻她所能做的就是盯着那个女人,祈祷她能得到怜悯。他们为什么要把她带到这里?

        那个女人看起来很惊讶,事实上她从她身边退开,再次站了起来。“我很抱歉,”她用温柔、舒缓的语气说道

        但琼了解她,她知道要害怕那双美丽眼睛后面的女人。当女人伸出手的时候,她又向后退了一步,一想到这个女人要对她做什么,她的内心就开始恐慌。为什么他们把她和这个肮脏的女人在一起?

        女王停了下来,她的手距离她几英尺。然后她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慢慢地再次伸出了手。那只手轻柔、温柔,抚摸着她的肩膀,让人安心。

        “琼,是吗?”

        “是的,”琼低声说道,无法控制自己的颤抖。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保证。没有什么能伤害你。”艾米琳说道,她的声音如丝绸一般。“我知道你经历了一段困难时期。哈德温告诉我你与巨魔的战斗。这里没有巨魔。在这里没有任何东西可伤害你。你是安全的,我发誓。”

        琼盯着女王,张大了嘴。这个女人似乎很关心她。几乎是保护性的。她所散发出的温暖和善良是她从未见过的。她的眼神充满了担忧,而不是蔑视。

        “你是谁?”    她问。

        “你不知道吗?真奇怪,我听说你甚至就读于我们的学院。我是女王艾米琳三世。”

        听到这个名字,琼感到畏缩,但女王的温柔笑容并没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关切。

        “琼?”

        “请不要伤害我,”她低声说道,抬头看着,无法停止颤抖。过了多久,那张善良和甜蜜的面具消失了,内心的怪物才显露出来?以众神之名,她希望又是巨魔。

        女王非常温柔地将琼拉进怀里。“我很抱歉,”艾米琳轻声安慰道。“我发誓。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你。我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危险才会如此害怕,但这里没有人会伤害你。我向你发誓,我可爱的孩子。我绝不允许任何人在这堵墙内伤害你。哎呀,你简直就是我的侄女。”

        不管怎样,琼发现自己在拥抱中放松下来,不知道该如何看待统治者的最后一句话。她不记得上次有人这样抱她是什么时候了。不,就算是前世,她也几乎没有接受过这样的拥抱。即使在这一生中,她也不记得自己曾被如此安慰、温柔地抱过。她几乎可以相信国君的话了。如果不是她亲身经历了女王的愤怒、暴怒和恶毒,她可能会彻底沦陷。

        她这才意识到,这个女人正在对她使用咒语。不是为了控制她的思想。她的手上却散发着温柔、舒缓的温暖。一个治愈咒语。“你就是那个治愈我的人吗?”    扎克琼温柔地问道。

        “是的,我就没有见过一个孩子变成这样了。”女王停了下来,摇了摇头。“我知道哈德温有时会有点粗暴,但我向你保证他不会伤害你。”

        她笑着说道。“想象一下,找到你,然后以这种方式冒险。确实被选中了。”

        “谢谢你,”琼低垂着眼睛说道。“不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是哈德温劝    说了你吗?”

        “我没有那么多时间,”琼说。

        “废话。找到女儿后,他就不会再放你走了,不是吗?”

        琼眨了几下眼睛。她慢慢地数到十,然后抬头看向女王。她一定是听错了。“找到他之后呢?”

        皇后皱起眉头,显得有些尴尬。“哦。抱歉,我只是太兴奋了。他还没告诉你吧?但请你冷静一下。你没什么好害怕的。哈德之所以不遗余力地想要抚养你,就是因为你是他的女儿。现在你就安全了。我保证。”

        琼只是盯着女人。她需要再过一千年才能对此做出适当的回应。“哦。”

        女王轻轻一笑。“这件事你处理得很好。”

        “殿下,信息条相当多。我必须承认,我不知道如何回应。”    她想知道现在是大笑还是歇斯底里的哭泣。至少拥抱更有意义一点。

        “没关系,你需要多少时间就花多少时间。你感觉好点了吗?”

        “除了……”她的声音逐渐减弱,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和腿。其实,她觉得自己挺好的。没有任何疼痛。更令人惊讶的是她穿着一件相当优雅的紫色连衣裙。比她作为扎克时碰过的任何东西都要好。“呃……其实,我感觉很好。”

        “不痛了吗?”

        她问道,然后再次伸手轻轻地揉了揉她的头。“休息一下吧,乖?哈德温几天后就会回来。让自己舒服一些吧。如果您感到任何疼痛,请立即打电话给我。请随意使用外面的护卫吧。你饿吗?”

        “有一点,”琼抬头看着女人说道。

        “我去准备吧。你能——”王后的话被突然的敲门声打断了。门打开了,过了一会儿,一个男人把头探进了房间。

        “殿下?国王需要你。”

        艾米琳轻轻叹了口气,然后点点头。“抱歉,琼。工作永远不会完成的工作。”    她站了起来,露出了更加柔和的微笑。“如果你需要什么,尽    管开口,孩子。在那之前,好好休息,恢复健康。”    她开始走了几步,然后停下来回头看了一眼。“还。我知道您可能感觉很好,但不要过度劳累。你经历了一段艰难的恢复过程,你的身体需要时间才能恢复。”

        扎克琼愕然地点点头,目送女人离开。即使门关上了,她也只能盯着它看。“那到底是什么?”    她终于大声问道。这件事发生在她身上,她仍然不敢相信。她躺回床上,搜寻着所有的记忆。不管她怎么努力,她都不记得艾米琳曾对她微笑过一次,更不用说用温柔的语气和她说话了。大多数人的第一次见面都是冷酷、痛苦和愤怒,考虑到英雄当时拯救的生命,感觉相当不友善。然而在这里,她却受到了公主般的待遇。与女王此后通常对她的眼神相比,愤怒的目光近乎仁慈。如果她不是英雄,

        如果她生前多尝试与女王见面,她会看到她的这一面吗?她希望她能在生死存亡之间保留一些记忆,也许那时她就能找出为什么女王如此鄙视她。知道要找到哪些问题的答案。但如果她被允许的话,那就没有必要成为琼了。

        她扫视了一下房间,再次震惊了。她并不在医务室,她睡的床虽然舒服,但有些破旧。上面挂着一个铃铛,铃铛上挂着一颗小珍珠。房间的角落里积满了小捆的灰尘,像是被匆忙打扫过,东西被迅速移到一边一样。

        有一扇门,靠近床。她慢慢地站起来,打开了门,朝里面看去。

        仆人隧道?她在仆人的房间里。为什么?她不是仆人,也没有见过女王。她是一个平民。就连琼,她见过最多的就是在学院里的一幅肖像画。

        难不成这就是哈德温平时住的地方?他为什么要睡在仆人的宿舍里?哈德温到底为什么会认为她是他的女儿?为什么她每问一个问题,就好像又多出十个问题?为什么她得不到一些答案?

        她朝床边走去,对面有一镜子。

        她无法自抑,走到镜子前,打量着自己。

        这件衣服令人惊叹。有点大了,但它是由多层薄而昂贵的面料制成的。她用一根手指抚摸着它,然后摇了摇头。她应该    是丝绸,为什么有人会把她放在如此昂贵的东西里?就算她是女王的宾客,也绝对没有理由让她穿得如此奢华。

        然而,这件衣服对她来说太大了,一些紫色染料也褪色了。这绝对是一件旧衣服。也许这是女王本人曾经穿过的东西?

        琼又叹了口气,即使在这一世,她小时候穿的衣服也更像是粗麻布袋,而不是裙子。进入学院后,她只穿了标准制服。即使在她的前世,也从来没有机会穿这样的衣服,尤其是作为一个出身高贵的男性。更不用说英雄了。

        这个念头让她的脸颊变得猩红,摇了摇头。

        她缓缓伸出手,放在镜子上。现在,她每时每刻都感觉自己越来越像自己了,但现在感觉几乎不真实。这就是她现在的样子。琼,一个技艺精湛的女孩,凭借着一点运气,在孤儿院受到了关注,然后成为了学院里的神童。当她回忆起那些日子时,她露出了浅浅的微笑。

        几乎可以拿起任何武器,一天之内就能掌握它,只看到一两次就能学会法术,尽管她的法力储备仍然很低。不过,这也不足为奇。所有的信息都藏在她的脑海里。现在唯一的问题是,她的身体已经跟不上她曾经使用过的能力了。

        她的笑容动摇了,头靠在镜子上。是的,琼是神童。拥有一千个前世记忆的少女。毕竟,英雄不会被巨魔简单的一脚踢断这么多骨头。或者她仍然是英雄。

        她退后一步,再次凝视着自己的倒影。“你是谁?我是谁?等等,什么?”

        她总是把头发剪得很短,把末端剪掉,这样它们就不会进入她的眼睛。但现在,她的棕色卷发在头上很优雅、剪裁均匀、轻盈。她脸居然又红了,盯着自己的绿眼睛看,然后稍微旋转了一下,裙子在她周围旋转。

        她几乎很可爱。如果说有一个英雄是美貌的化身,那就是她了。

        她竟然把自己的心思浪费在了,自己看起来有多漂亮上面。谁会在乎?如果她失败了,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生命都会被燃烧殆尽,无论是魔王,还是地狱之神。她自己已经被那地狱般的火焰烧伤过多少次了?她轻轻颤抖了一下,脑海中闪过一丝痛苦。

        不幸的是,她对前世的思考似乎并没有多大帮助。她一直被称赞拥有不可思议的能力和近乎无限的法力储备。但现在原本简单又微弱的功法,竟然差点毁掉了她的手臂,这让她想要尖叫。仿佛她从钢铁之躯,变成了最精致的玻璃之躯?!

        这就是扎克我?重生成一个女孩的悲    剧?

        好吧,她必须专注于修行,而不是琐碎的想法。这个世界不需要琼。它需要英雄。这就是她必须成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