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侦探推理 - 猫眼病人在线阅读 - 2.18-----骗子

2.18-----骗子

        “马哈拉,”佐里安吟诵道,咒语延伸到了他周围,扫描了周围书架上的书,寻找任何提到这个词的地方,我又向咒语中注入了更多的法力来扩大它的半径。他对法术过度充能的努力几乎将其解体,迫使他花了几秒钟来稳定法术边界,但最终法力流突然回到了正确的位置,七根金线闪烁出现,似乎从他的胸口生长出来,将他与图书馆这个特定区域的各种书籍连接起来。

        佐里安笑了。这个咒语是伊贝里教给他的,用于寻找包含特定单词或字符串的书籍。有点弱的法术,如果正面匹配的数量超过一定数量,就会失败——具体数量取决于施法者的技能。

        异国情调的术语,他没开玩笑——没有专门关于马哈拉语言的书,他只找到了    13    本包含这个词的书,而且大多数都只是一两句随口评论。他也无能为力。

        他低头看了一眼从胸口长出来的线,然后用手穿过它们,看着它毫无效果地穿过它们。他从来没有厌倦这样做。好吧,到时候他可能会的,但新鲜感还没有消失。这些丝线只是一种幻象,只存在于他自己的心灵深处。每个占卜法术都需要一种媒介来向施法者提供信息,因为人类的思维不可能处卜法术的原始输出,相当先进的,哈。

        他顺着一根金线追去,找到一本关于米阿西纳历史的巨大的书,长达四百页,他读到真正让他感兴趣的那一小部分,他又施展了另一项占卜。这本书以闪亮的绿色突出显示了所选单词(在本例中为“maja

        a”)的每一个提及,因此他只是简单地翻阅这本书,直到看到一道绿色的闪光。

        “佐里安?你在这里做什么?”

        佐里安立即合上书,把它塞回书架上。虽然他没有做任何被禁止的事情,但他真的不想向伊贝里解释马哈拉是什么。

        当他转过身,原本打算反驳却戛然而止。伊贝里一片混乱。她的眼睛和鼻子都是红色的,好像哭过,右脸颊和脖子上有一块难看的紫色斑点。它看起来不像瘀伤,不完全是,更像是……

        哦,该死的。

        “伊贝里……”他犹豫着说道。“你该不会和我哥哥在一个班吧?”

        她向后退缩并移开视线。他重重地叹了口气。太棒了。

        “你怎么知道?”    她沉默了一秒后问道。

        “最亲爱的兄弟今天早些时候来找我,”佐里安说。“说他把一个女孩推到了紫色爬行物地里,并想让我制作‘一种抗皮疹药水’。我当时没心情,所以就把他甩掉了。”

        事实上,那是一个谎言。他发现,在过去的三次回归中,如果他下课后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托夫要么无法要么不愿意追踪他。这其实也是他整天泡在图书馆而不是待在房间里的主要原因。尽管如此,由于他的情况相当独特,他知道如果他在场的话会发生什么。

        “哦,”她轻声说。“那…。没关系。”

        “不,”佐里安不同意。“不,这不对。如果我知道他在谈论你,我就会帮助他。嗯……帮你解决了。就我而言,他可能会死于火灾。”    他停顿了一会儿,思考着一些事情。“你知道,我现在没有理由做不到。我去房间拿一下食材,然后——”

        “你不必这样做,”伊贝里很快打断道。“这……没那么严    重。”

        佐里安再次审视了她的容貌。

        “这并不是什么问题,”他向她保证。

        “呃,如果没问题的话,我想跟你一起去。”她犹豫地说。“我想看看如何治疗。万一。”

        佐里安停了下来。这么晚了,炼金坊就要关门了,他就得采取一些,呃,非正统的手段才能进入。但管他呢,下次重启她就不会记得这件事了。

        于是他们向佐里安的公寓出发。到达房间时,他发现另一个熟悉的人在等他。扎克.

        说实话,看到扎克在等他,他并不感到非常惊讶。随着夏季祭的临近,男孩在练习中变得越来越紧张,毫无疑问,他对入侵感到不安。他并没有告诉佐里安有关入侵的事情——扎克对此固执地守口如瓶,无论佐里安如何试图刺激他。

        在过去的几天里,他多次询问他关于夏季节日的计划,毫不隐晦地暗示留在他的房间里是一个坏主意。佐里安仍然清楚地记得,入侵开始时,一颗“耀斑”如何夷平了他的整栋公寓楼,因此他倾向于同意扎克的观点。

        他走到扎克身边,看见扎克正坐地板上,他手掌之上的东西。一支铅笔,在扎克手掌上方的空中懒洋洋地旋转。显然扎克也知道转笔练习,目前正在等待的时候练习。佐里安很想向扎克的额头扔一块弹子,要求他重新开始。

        主要是因为他此刻身上没有任何弹珠。哈。

        “你好扎克,”佐里安说,把扎克从沉思中惊醒。“你在等我吗?”

        “是的,”扎克证实。他张了张嘴想再说点什么,但随后发现伊贝里跟在佐里安身后,于是就闭上了嘴。“呃,我打扰什么了吗?”

        “不,不是真的,”佐里安叹了口气。“我只是来拿一些炼金用品,然后我就去这里给她做点东西。你找我有什么事?”

        “呃,可以等一会儿。”扎克不屑地说。“也许我可以帮忙——我很擅长炼金术。”

        “你还有什么不擅长的吗?哈。”    佐里安哼了一声问道。

        “你会感到惊讶的,”扎克咕哝道。

        扎克是一个相当善于交际的人,所以当佐里安拿着一箱补给品从房间回来时,两人已经聊得热火朝天。主要是关于伊贝里目前的状况。

        “伙计,我不知道你哥哥是个混蛋,佐里安,”扎克说道。“难怪你变成这样……呃……”

        “他不是混蛋!”    她抗议道。“他并不是故意的。”

        “不过,他应该解决这个问题,”扎克坚持说。“无论有意还是无意,这都是他的错。他不该把责任就这样推卸给弟弟。”

        “没有人强迫佐里安做任何事情,”伊贝里说。“他这样做是出于他自己的自由意志。对吧,佐里安?”

        “好吧,”佐里安同意道。“我这样做是因为我想这样做。”

        那就是她对托夫的迷恋。在她面前说他坏话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值得庆幸的是,两人很快就在这个话题上达成了共识,大家都陷入了舒适的沉默。好吧,这对佐里安来说很舒服——

        “但是所有的工作室都在深夜关门了,”扎克说。

        “啊!”    伊贝里惊呼道。“对吖,他们两个小时前就关门了!”

        “这不是问题,”佐里安向他们保证。“只要我们自己清理干净,就没人会知道我们在那里。”

        “但是门锁着,”扎克指出。

        佐里安叹了口气。“不是魔法,不是。”

        “你知道解锁咒语吗?”    扎克用惊讶的语气问道。

        佐里安明白他的惊讶——解锁咒语是受限制的,施放它们是犯罪。

        “不,我不知道,”佐里安说。“但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机械锁。我会通过心灵感应来操纵玻璃杯。小菜一碟。”

        他们茫然地看着他。和大多数人一样,他们不知道锁实际上是如何工作的,也不知道绕过大多数锁是多么容易。佐里安的童年丰富多彩,所以做到了。事实上,他根本不用魔法就能撬开你的普通锁——而且需要他随身携带一套开锁的东西。哈

        他在通往炼金工房的门前停下来,试了一下把手。正如扎克所说,门被锁了。使用法力场作为一种“触摸视线”来感受锁,然后小心地将弹子移动到正确的位置,这样他就可以打开之。哈。

        门发出咔哒声,门毫无阻力地打开了。

        “哇哦,”当他们鱼贯进入车间时,扎克说道。“只要用手按几秒钟就可以打开锁!”

        “哦,我对此毫不怀疑,”扎克说。

        幸运的是,扎克不知道如何制作,尽管相当简单,而且扎克在课堂上展示了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炼金术。他似乎对学习也不太感兴趣——显然这种止疹药膏对他来说太普通了,他只对力量药水和伤口愈合灵药之类的东西感兴趣。这听起来就像试图建造一栋房子而不费心打好地基,但佐里安并不是一个十年前的时间旅行者。然而。

        “那不是紫色的爬山虎叶子吗?”    伊贝里指着佐里安放在湿布上的一小堆问道。

        “是的,”佐里安确认道,把叶子包进布里。“它们是主要成分,尽管必须先将它们压碎。将叶子磨成粉末。”

        一小时后,药膏完成了,扎克好心地变出了某种幻象镜子,这样伊贝里就可以当场把药膏涂抹在自己身上。善良而狡猾,因为当伊贝里忙着给自己涂抹药膏时,扎克把佐里安拖到角落里,私下说话。

        “所以?”    佐里安提示道。“它是什么?”

        扎克把手伸进口袋,掏出一枚戒指,立即递给佐里安。这是一条毫无特色的金带,当佐里安向其中注入一些法力时,它会做出奇怪的反应。

        “这是一个咒语公式,”扎克说。

        “魔法飞弹?”    佐里安猜道。

        “那个,加上盾牌和火焰器,”扎克说。“现在你可以在实战中使用这三个了。”

        佐里安带着新的敬意看着戒指。将像戒指这样小的东西变成三种不同法术的法术公式,太棒3,令人印象深刻的壮举。

        “一定很贵,”佐里安说。

        “我自己做的,”扎克笑着说。

        你知道。你永远不知道愤怒的巨魔什么时候会向你扑来或者发生什么事情。”

        “多么……奇怪的具体,”佐里安指出。「你知道吗,随着夏日祭的临近,你也变得越来越紧张。而且你似乎对确保我参加舞会很感兴趣。”

        “你会的,对吧?”    扎克提示道。

        “是的,是的,我已经告诉过你我会六次了,”佐里安气呼呼地说道。“无论如何,舞蹈有什么重要的呢?噢,来自未来的伟大旅行者,那里会发生什么?”

        “你必须亲眼所见才能相信,”扎克叹了口气。“这可能比时间旅行是真实的更难以置信。”

        “努力活下去,好吗?”    扎克叹了口气。佐里安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扎克突然戴上一副假装高兴的面具,用足以让伊贝里听到的声音说话。“哇,明天一定要好好休息!再见,佐里安!再见,伊贝里!我会在舞会上见到你们的!”

        然后他就离开了。

        佐里安在另一个出口处摇了摇头,走到伊贝里身边,她脸上和脖子上曾经出现的紫色皮疹现在已经消失了。

        “好吧,我想我们也走吧,”佐里安说。“天黑后学院里一般是没有人巡逻的,但那个白痴的叫喊声可能让有人注意到了我们的存在。”

        “哦。嗯,对了。”

        佐里安看着伊贝里他们鱼贯走出车间,他用魔术重新锁上了门。但她似乎出奇地压抑。

        “怎么了?”    过了一会儿他终于问道。

        “呃,没什么问题,”她说。“你为什么要问?”

        “你似乎不太高兴被治愈,”他指出。

        “没有人可以和我一起去参加舞会,”她说。“我本来想一起去的那个男孩现在已经有人了。”

        “那你就得像我一样,一个人去参加舞会,不是吗?”    佐里安总结道。

        她突然停了下来,打量着他。

        “你也没有人陪吗?”    她问。

        佐里安闭上眼睛,在心里发誓。他真的走进了这个地方不是吗?

        。。。。。。二。。。。。

        他不得不参加舞会,而伊贝里意外地加入,成了他当晚的约会对象。事实上,他对此并不满意。他今晚并没有太多计划,除了等着看会发生什么,但伊贝里在他身边无疑会限制他。更不用说他仍然记得第一次时,与阿科贾一起度过的灾难性的夜晚,不想历史重演吖,无论是否会消除时间循环。

        扎克的出场男孩一贯的张扬风格。当他带着不是一个,而是两个出现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然后通过展示一些令人印象深刻且引人注目的舞蹈来进一步吸引人们。显然扎克在这些重启过程中学到的不仅仅是魔法。哈

        当扎克终于完成炫耀时,佐里安和其他人一起鼓掌,并思考花一些时间研究非魔法技能的好处。

        “这比我想象的要漂亮得多,”伊贝里一边说,一边用手指抚摸着她面前的花边桌布。

        “这显然不仅仅是一场学校舞会,”佐里安表示同意。“我猜今年学院正在为外国政要组织某种活动,然后出于某种原因决定将其与我们的聚会合并。”

        “我想,”伊贝里说。“今年他们投入了大资金让让一切很漂亮,但我怀疑他们这样做是为了我们。”    伊贝里看着桌子的另一端,扎克正在那里招待他周围的一小群人,但他的两个护卫却不见踪影。这样观察了几秒钟后,她转向佐里安,奇怪地盯着他。

        “什么?”    佐里安说道,她的目光让她有些不安。

        “我一直想问你……”她犹豫着说道。“你和扎克之间有什么关系?我的意思是,我知道你和他是朋友,但是这是怎么发生的呢?你们看起来完全不一样。”

        “这是最近发生的事情,”佐里安说。“说实话,这主要是扎克干的。有一天他在课堂上生病后,我所做的只是护送他回家,从那以后他就决定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我有点随波逐流。”

        “所以你不知道……嗯……”

        “他的功力突然增长了?”    佐里安猜道。他实际上很惊讶她没有早点问他这件事。

        “是的,我听说你这么做了,”伊贝里说,让佐里安皱起了眉头。

        “凯伦对你的成长印象深刻,你知道吗?”

        是的……显然,扎克拥有某种最重要的秘密教学技巧。明显地。

        “印象深刻,对吧,”佐里安酸溜溜地说。“那么你认为扎克的惊人背后是什么?”

        “呃,好吧……这有点傻,”伊贝里说。

        佐里安示意她继续说下去。他喜欢听到解释扎克的谜团。

        “时间膨胀。”伊贝里犹豫片刻后说道。

        佐里安眨了眨眼。哦,伊贝里……如此接近,却又如此遥远……

        “说实话,我认为任何加速咒都没有那么有效,”佐里安说。“扎克不仅仅比以前好一点——我个人至少把他放在第三圈。事实上,我认为他没有任何理由再去上课,只是他觉得这样做很有趣,并向每个人炫耀他的知识。”

        “我注意到了,”伊贝里说,瞥了一眼扎克周围的一小群人。“但我并没有考虑加速魔法。你知道什么是黑屋吗?”    佐里安摇头表示否定。“有传言称,像我们这样的强国拥有使用极端时间膨胀的特殊训练设施。你走进设施,在里面待上几个月,甚至几年,而当你出来时,只在外面呆了一两天。”

        听到这个描述,佐里安的眉毛扬了起来。如果其中一个大国有这样的事情,为什么没有更强烈地感受到其影响呢?一个大国肯定会使用这样的工具来大规模培养训练有素的法师。

        “这只是谣言,”伊贝里很快补充道。“都市传说。我之所以知道这一点,是因为我的一位朋友喜欢这类东西,而且她一直坚称在城市地下的隧道里有一个这样的设施。据说它们会消耗大量的魔力,所以它们一定位于魔力中心井处。”

        “而这个洞是世界上最大的法力井,”佐里安指出。“对他们如此保密有何解释?你可能会认为他们会非常密集地使用它。”

        它们的使用有某种严格的限制。各国究竟如何选择谁可以使用黑屋,这就是“阴谋论”的用武之地。它们只是训练黑色行动超级特工的高级设施。更狂野的是……好吧,狂野。”

        “这是一个绝妙的理论,”佐里安若有所思地哼道。这比他听到的任何事情都更接近现实,至少有一些值得思考的事情。“但是,如果扎克在其中一间黑屋里呆了很多年,为什么他没有明显变老呢?他们到底为什么要让扎克使用其中之一?”

        “嗯,他实际上不必花费数年吖,”伊贝里说。“并不是说他所做的任何事情都那么先进。几个月的密集辅导可能会产生我们正在看到的效果。即使他花了好几年的时间,也有一些药剂可以让你延缓衰老一两年。事实上,它们对年轻人更有效。”

        佐里安意识到了什么,强忍冲动。尽管扎克喜欢炫耀,但他从未真正向所有人展示自己的能力。如果扎克在入侵期间展示了他所使用的那种魔法,技术精湛的扎克会让人们感到震惊。

        “至于为什么是他?”    伊贝里继续说道。“嗯,他是诺维达人。扎克是他家族的最后一个成员,家族的命运就落在了他的肩上。也许这只是扎克的监护人孤注一掷的策略,试图将扎克变成一个有价值的继任者,让诺维达恢复昔日的辉煌。”

        大地震动,不到一秒,就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窗户嘎嘎作响,但没有破裂。舞厅里笼罩着令人不安的寂静,只有远处传来的爆炸声周期性地隆隆作响。

        “那……那是什么?”    伊贝里战战兢兢地问道。

        她并不是唯一一个问这类问题的人。聚集的人群中开始传出焦躁的低语,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惊慌。佐里安在人群中感受到的始终存在的压力加剧并……发生了变化。

        从他之前的入侵经历来看,他不记得有过这样的攻击。

        一分钟过去了。人群的焦虑和躁动在不断上升。上一次(也是第一次)经历入侵时,当第一波炮火落到地面时,他正站在屋顶上,因此暂时丧失了行动能力。至少,他是这么想的。显然,他被击倒的时间比他意识到的要长得多,因为根据他的估计,伊尔莎和凯伦现在应该冲到屋顶去看了。

        但现在,他们在角落里争论着什么,但谁都没有朝屋顶走动。

        “佐里安?”    伊贝里尝试了第五次还是第六次,佐里安不确定。“你确定你没事吗?也许我应该去找个人——”

        “我很好,”佐里安说。

        爆炸终于停止了,现在局势已经稍微平静下来,他们想要答案,他们变得焦躁不安。

        值得庆幸的是,学院的工作人员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听着,伊尔莎正想说点什么。”

        “请保持冷静!”

        伊尔莎在音乐台上说道,她用同样的魔法让音乐均匀地穿过舞厅,让在场的每个人都能听到她的声音。“我和我的同事现在去市政府沟通,了解发生了什么事。在我们回来之前请不要去任何地方。”

        “你好,佐里安,”扎克走近佐里安打招呼。他现在当然是来跟他说话了……

        “相当骚动,是吧?

        “他们决定早点回家,”扎克耸耸肩。“考虑到发生的事情,这可能是最好的结果。”

        “到底发生了什么?”    佐里安问道。

        “我们很快就会知道,”扎克指着通往屋顶的楼梯底部说道,伊尔莎正在那里和一群学生交谈。几秒钟后,佐里安意识到阿科贾也在其中,并且还认出了其他几张面孔。

        “她在跟谁说话?”    伊贝里问道。

        “班级代表吧,”佐里安说。“至少我认识的都是各自小组的班代表。”

        速度慢得令人沮丧。也许佐里安对一个单纯的教育机构的期望有点太高了,但他们对入侵的反应却相当平淡。至少他预计他们现在已经开始将人们疏散到避难所,或者组织某种防御部队,或者……好吧,任何事情,真的。他的印象是伊尔莎和凯伦甚至还没有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

        终于,伊尔莎结束了,班代表们也散入了人群中。佐里安只花了一分钟就意识到他们在做什么——每个人都在把自己的同学聚集成一个小组。他向伊贝里告别,和扎克一起向自己的队伍走去。

        当所有人都到齐后,阿科贾告诉他们计划。学院将利用传送先将外国政要和其他重要人物带出城市,而学生们将冲进城市下方的隧道中,步行去避难所——没有老师在场指导吧。

        佐里安看着扎克,表情严肃而专注。

        “好吧,”扎克咕哝道。“开演时间。”

        佐里安对此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三。。。。。

        令人惊讶的是,发出警报的不是扎克,而是所有人中的雷尼。她在冬狼出现前五分钟发现它们了,并立即发出了警报。整个学生队伍开始更快地向那座小型圆柱形建筑移动,该建筑标志着通往避难所的楼梯。

        在冬狼到来之前,他们从未到达那里。

        佐里安不是战术专家,但当一群学生看到追赶他们的冬狼群时,向地牢入口最近的人冲了过去,但其他人立即寻找最近的避难所。他能听到扎克疯狂的喊叫,不要脱离主力部队,但这是徒劳的。

        佐里安咒骂着,在阿科佳冲向附近的公寓楼之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无言地指着地牢入口。奔跑,希望她能镇定地跟上。

        她确实跟随上他,更多的人加入了他们。狂跑动着。现在没有枪炮,只    有逃命的呼,一片混乱。冬狼成百上千地涌入,与逃跑的学生不同,它们的协调性出奇地好。

        3到4只狼组成的小群会定期脱离主力部队,去拦截孤立的目标,然后重新加入狼群,利用数量优势从侧翼包抄并智胜对手。它们白色的皮毛和行动时令人惊讶,它们更像是一支从地下世界升起来惩罚生者的幽灵大军。尖叫着。咆哮着。还有闪光和痛苦的犬吠——

        我们并非无助的。前方的扎克正在恶毒地保卫着隧道的入口,他发射出一波又一波的强力弹丸,其威力比普通魔法导弹的威力要大得多,每一次齐射都击倒了数十只冬狼。

        正当佐里安以为他们会顺利到达入口时,一大群冬狼注意到并拦截。一行人立即停了下来,随着狼群继续逼近,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必须穿过它才能到达避难所,但与狼战斗无异于自杀。扎克正忙着焚烧一群战争巨魔。

        “我告诉过你我应该带上我的剑,”其中一个男孩抱怨道。“但是不,你说它不适合学校舞会。你说,你太偏执了,不顾自己的利益。”

        “噢,闭嘴。”一个女声厉声说道。

        佐里安向逼近的冬狼发射几枚导弹。即使形状为穿刺器,它们也不能保证一击杀死像冬狼这样坚韧的东西,打任何东西。他必须明智地运用他的法力。

        许多人和他一样,都藏有戒指或项链形式的法术配方,他们向前进的狼群投掷一枚又一枚魔法导弹。只有一个女孩能够施放归位箭,所以大多数都没有击中,而当她们击中时,她们只是粉碎者,所以她们没有杀死任何人。然而,他们放慢了狼群的速度,迫使它们聚集在一起,因为能够发射归航箭的女孩瞄准了任何试图脱离狼群从侧翼攻击的狼。这给了他一个主意。

        当狼群足够接近时,佐里安就发射了一个超强的火焰喷射。由于它们聚集在一起,大多数狼都被卷入了爆炸之中。众所周知,冬狼对火的抵抗力很弱,它们恐惧和痛苦中嚎叫着。就在这时,有人向他们的队伍发射了另一把火焰喷射,比佐里安的更大、更热,剩    下的冬狼们立即转身而逃。

        佐里安转身看是谁施放了另一个火焰喷射,惊讶地发现布里安在那里,得意地盯着面前烧焦的尸体。他把火龙抱在怀里,就像一件活生生的武器,小蜥蜴舔着它的排骨,就像它想吃掉它的猎物一样。

        突如其来的逆转让他们震惊了片刻,又马上纷纷冲进了地牢入口所在的建筑,然后立即下降到了下面的隧道中。佐里安立即被忧心忡忡的伊贝里拦截,他似乎对自己还活着感到非常欣慰。尽管他知道她不会永久死亡,但他不得不承认他很高兴她也活了下来。

        不过,现在他可以坐下来想一想,她能活下来并不是什么不寻常的事。她是四年级的学生,不知为何他们排在了队伍的最前面。这是非常不幸的,因为四年级的学生想必比三年级的学生更有能力保护自己……而且他们是最先到达避难所的人,而让他们的年轻同胞自生自灭?!

        “我不知道你有火系法术,”布里安在他的左边说道,深情地抚摸着他的魔宠。“我想这是扎克上个月教你的,对吧?”

        “是的,”佐里安承认。他疑惑地看了火蜥蜴一眼,火蜥蜴也用挑衅的眼神回望着他。“你真的带着你的使魔来参加学校舞会吗?”

        “哦,不可能,”布里姆笑道。“我对他没那么依恋。不,当冬狼开始涌入时,我用咒把他召唤到了我身边。”

        布里安说。“他和我,我们紧密相连。通过灵魂相连。在与他有关的地方施放某些咒语要容易得多,而且要省力得多。”

        “嗯。”佐里安哼了一声。

        一个小时过去了,却没有什么成果。佐里安听着周围人的故事,试图理解所发生的事情,并思考在下次重新启动时他可以做出哪些改变,以使这次疏散事件不再是一场惨败。当一群老师终于跌跌撞撞地走进避难所时,他的思绪被打断了。

        他们一共有六个人,看上去既疲惫又害怕,他们中唯一给佐里安带来信心的是凯伦,他一如既往地坚忍不拔。他不再赤裸上身,而是穿上了类似圣虫外壳的全身铠甲,腰带上还挂着大量的魔法棒,单手还紧紧握着战斗杖。    。

        凯伦带来了坏消息——对学院的袭击只是针对整个城市的全面入侵的一小部分。当然,佐里安已经知道这一点,但其他人都感到震惊。入侵已经做好充分准备,大多数防御者一开始就被击败了。这座城市即将沦陷。一旦发生这种情况,避难所就会变成一个巨大的死亡陷阱。他们必须走出去,杀出一条血路,尽力去击杀侵者。

        但人们对此的反应非常糟糕。

        “你为什么不直接传送我们出去!?”

        “你应该能够做到这一点!”

        “学院病房的控制已被颠覆。”凯伦平静地说。“入侵者已经把我们自己的传送屏障变成了针对我们的目标。我们无法瞬移进出。”

        佐里安叫道。敌人控制了守卫?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学院不仅仅是一些具有通用防护方案的随机房屋    -    它应该太安全和复杂了!

        这些问题持续了一分钟左右,凯伦听够了,开始大声发号施令。他们需要行动起来。

        当一个男孩把一个装满病态绿色液体的小瓶扔在地板上并用脚踩碎它时,佐里安屏住呼吸,将粉碎器直接射入男孩的胸口。破碎的小瓶中冒出恶臭的绿色烟雾,避难所陷入混乱。

        毒烟吖,看不到任何东西,但打斗的声音却是不容置疑的。他跌跌撞撞地穿过烟雾,试图找到终结的办法,但失败了。他从周围的黑客学生身上看出,吸气不是一个好主意。谢天谢地,它并没有刺激眼睛,否则他永远无法及时施展盾牌来阻止魔法飞弹砸到他的脸上。一道圆形的力场在他面前闪烁而出,吸收了这一击。盾牌摇晃了一秒钟,但还是稳住了。

        然后听到凯伦喊出了一连串的话语,他周围的所有烟雾都涌向凯伦,仿佛陷入了某种真空。凯伦将左手举在空中,一个烟绿色的球在其上方压缩,然后他再次竖起盾牌。

        至少他现在可以呼吸了。感谢诸神。

        袭击者可能是在烟雾的掩护下传送进来的,因为佐里安会记得一群穿着棕色长袍的中年男子,如果他进入避难所时他们在场的话,在袭击者重新获得主动权之前,凯伦打断了他的一个动作。一根闪亮的鞭子在空中闪过。入侵者们立刻四分五裂,他们的上半身从下半身滑落,就像他们从来没有粘在一起一样。

        佐里安震惊地看着凯伦。他知道这位退役的战斗法师很有能力,但亲眼目睹却是另一回事。男子瞬间就判断出了情况,一共施展了两道法术,解决了这个问题。他想知道如果凯伦带领学生的话,在最初的疏散过程中会发生什么。他不禁想到,凯伦一定会找到一种方法,在不损失任何人的情况下击退最初的冬狼狂潮。这个人身上有一种指挥的光环。

        “你……你怎么……还站着?”    扎克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喘息着。显然他吸入了一些烟雾,并且像其他人一样受到了影响。看起来,即使是几十年前的时光旅行者也可能被一些诡计击倒。

        佐里安正要回答,他身旁的地面突然爆炸,石块飞溅到他身上,把他撞倒。他听到凯伦在念诵什么,但对他来说已经太晚了——从地底冒出来的巨大棕色蠕虫的速度远远超过了应有的速度,佐里安痛苦得无法动弹。他看到一张巨大的牙齿吞噬了他,然后他只知道黑暗。

        他最后的想法是这不公平。这些人到底有多少变故?这些入侵者是该死的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