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恐怖灵异 - 篮球没有捷径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幸运是个名字

第二十九章 幸运是个名字

        在和哈登打车回家的路上,徐永脑海里在思考一个问题:死亡算不算伤病的一种。

        到最后得出不算的时候,他看向周围的目光变得很是警惕。

        因为这还是他重生以来第一次对死亡有强烈的危机意识。

        一切只因他们周围街道看起来实在是太混乱了。

        街上时不时就有那种游走的混混,在驶过隐蔽的巷子时,他能看到里面有人在做“大清药丸”交易,甚至在某些转角,他能够看到游荡的“行尸走肉”。

        他以前在媒体报道的新闻里看过对美国混乱街区的介绍,但那些文字远不足以描述他此时所见到的场景。

        他回头看着哈登,想不到哈登也是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

        “放轻松,他们知道我球打的不错,不会对我怎么样。”哈登看到徐永的反应后安抚道。

        徐永点了点头,对一个可能会成名,并反向带给他们利益的人,街区的人是会下意识去保护的。

        而且他这一刻似乎也明白了一些事情。

        在当初的那些新闻报道里,也经常看到说许多nba球员长大后会有许多【狐朋狗友】,最知名的就是艾弗森,然后就是“枪王”莫兰特。

        但想想出生在这些地方,成名之后必然会遇到人生安全问题,甚至家人也不可避免地会遇到,如果没有所谓狐朋狗友的帮助,他们能不能活到成名的那一刻都是问题。

        很快他们就到了哈登的家门口。

        哈登回家前有打过电话,这会儿门口有一个长相和哈登有些相似,但年龄比哈登大一些的人在门口迎接他们。

        “我的姐姐,阿尼克·杰尔斯。”哈登介绍道。

        “欢迎你,徐。”杰尔斯主动向徐永伸手拥抱,哈登应该已经在电话里介绍过他。

        等进入屋中,徐永打量着四周,很快便发现哈登家里的条件很差。

        简陋的家具,还有拥挤的杂物,唯一的优点就是足够整洁,说明屋子主人平时比较勤快。

        等到坐下,有一个略显肥胖的黑人妇女走了出来,她看起来也和哈登有几分相似,这应该就是哈登的母亲。

        “妈妈。”果然,哈登见到妇女的时候直接上前拥抱。

        妇女拥抱哈登的时候眼神中也满是爱意。

        等拥抱完哈登,妇女走到徐永面前,自我介绍道:“我是蒙尼娅·威利斯,欢迎你,徐,我的小幸运很久没有带朋友来家里了,哦对了,我今晚买了牛排。”

        “谢谢。”徐永起身和威利斯拥抱完,开口道谢。

        威利斯很快又忙着准备晚饭去了,哈登则领着徐永进了自己房间。

        房子虽然很小很拥挤,但哈登确实拥有自己的房间。

        尽管现在他房间里的床上放着一些女人衣服。

        “我不在的时候,阿尼克会睡在我的房间里。”哈登说着用被子把那些衣服遮挡起来。

        徐永点了点头,接着目光就被头顶的海报吸引过去。

        那是科比81分之夜的纪念海报.jpg。

        单手指天,帅到没边。

        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因为他以前自己房间的床的头顶,也有一张巨大的球星海报。

        只不过不是科比,而是乔丹,“last.shot”的那一幕。

        然后,他又被墙上的几张合照吸引过去。

        其中一张应该是高中毕业时校队的合影,然后是和斯科特·佩拉的合影,还有一张。

        咦,那是德玛尔·德罗赞?

        看到德罗赞的时候他愣了一下,他发现自己对哈登的了解还真的很有限。

        “那是德玛尔,现在还在康普敦高中,场均30分,他可是天生的篮球明星。”哈登笑着感慨道。

        “他也住在这个街区?”徐永好奇地问道。

        “是的,他就住在过去两个街区,我们吃完饭可以去找他。”哈登笑着说道。

        徐永点了点头,心里面却有种异样的感觉。

        哈登和威斯布鲁克很小就认识,和德罗赞又是发小,这nba的圈子说小还真就很小。

        哈登接着坐下,和徐永聊起了高中的故事,那也是一段非常经典的过往。

        作为康普敦人,他最好的选择是和德罗赞一起去康普敦高中,但是那边没看上他。

        后来他只能去郊区学校莱克伍德阿迪西亚高中,在那里遇到了斯科特·佩拉,上演了一出“黑人王子复仇记”。

        他在高三、高四连续两年率领球队击败了康普敦高中,夺得了加州高中联赛的冠军。

        “孩子们,吃饭了。”正聊着,威利斯笑着来了房间。

        徐永和哈登起身,一起去了客厅。

        此时的桌子上放着三大盘意大利面,然后还有煮熟但没剥皮的土豆。

        桌子的中间,是一块已经切成很多小块的牛排。

        徐永坐下后只是象征性地吃了一些牛排,然后就专注地吃起了意大利面和土豆。

        它们真的很容易饱腹。

        等吃了晚饭,哈登主动收拾碗筷然后去洗碗。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哈登小时候一定很懂事。

        威利斯并没有去帮忙,而是对着徐永感激地说道:“谢谢你,徐。”

        徐永被这突然的感激弄得有些懵,他赶忙笑着说道:“威利斯阿姨,是我要感谢你的盛情款待。”

        威利斯摇了摇头,接着说道:“幸运除了德玛尔那小家伙没有其他朋友,你能成为他的朋友,在学校里一定帮助了他很多。”

        徐永听得一愣。

        他意识到威利斯作为妈妈对哈登非常了解,而且哈登的聪明也是遗传自她。

        徐永有些不好意思,他索性岔开话题:“威利斯阿姨,为什么你叫詹姆斯‘幸运’?”

        “因为他真的是个幸运的孩子。”威利斯转头望着厨房里忙碌的哈登,感慨道,“他的父亲很早就进了监狱,我当时怀孕了还要工作,在生他之前的两个孩子都流产了……”

        徐永听得怔住,也把目光望向哈登,他忽然觉得哈登能走到今天的确不容易,也理解哈登为什么会是那种性格。

        “威利斯阿姨,您是个伟大的母亲。”徐永收回目光后称赞道。

        按照威利斯所说,哈登的父亲早早进了监狱,而且他们又生活在如此混乱的街区,哈登却还能走上篮球这条路,作为母亲的威利斯不仅很有眼光和智慧,而且一定也付出了很多。

        威利斯回头看了徐永一眼,眼圈有些不受控制地变红。

        她这一路的付出只有她自己知道,但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有人说她“伟大”,而且还是和哈登一样的小孩。

        “对不起。”她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转过头去。

        这时哈登已经洗完碗出来了,在看到威利斯的神情后,关心地问道:“发生什么了,妈妈?”

        威利斯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感觉我的小幸运长大了,我很开心。”

        哈登咧了咧嘴,接着摸着自己下巴笑着说道:“妈妈,自从去了学校我就没剪过胡子,这让我变得更成熟了。”

        徐永听到这的时候不自觉地把目光望向哈登。

        就像长期相处的两人感觉不到对方变胖了一样,他这才意识到,初见时的“吉克隽逸”,如今已经成了大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