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77小说网欢迎您!本站给您最好的阅读环境!
77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武星辰

0070、射偏了 文 / 乱世狂刀

    “大黄,带本仙过去。”

    老乞丐揉着酒糟鼻,一夹腿,像是骑马一样,拍了拍大肥狗的屁股。

    “汪汪”大肥狗累的吐着舌头。

    叫两声,走两步。

    走两步,叫两声。

    ‘谪仙’不淡定了。

    “大黄,快一点。”他一个劲儿地使眼色道。

    大黄狗哈吃哈赤地吐着舌头,一副累坏了的表情,又走了几步,舌头都伸不直了,不肯再动。

    “关键时刻,争点气啊。”老乞丐尴尬地道。

    “汪汪”大黄狗吐着舌头,耳朵耷拉下来,死活不肯走。

    李牧和呆逼明月对视了一眼。

    这老乞丐是来搞笑的吗?

    “他妈的,老子刚喂你一只全肥的叫花鸡,不是商量好了,你驮着我走一百米吗?这么不守信用,你的狗品在那里?”老乞丐‘骑狗难下’,一脸的尴尬,恼羞成怒。

    “汪汪汪”

    大黄狗也没有什么好脾气,一听到自己的狗品被质疑,顿时暴怒,狂吠,猛地一跳,直接把老乞丐从背上掀了下来。

    “哎哟”老乞丐摔在地上,叫唤着,扶着腰爬起来,气的直跳脚:“我们的关系玩完了,你给本仙滚”

    原本他努力营造的月下谪仙的形象,至此完全崩溃坍塌。

    李牧一额头的黑线。

    特喵的那个精神病院没有关好,让这个神经病跑出来了啊。

    他扭头看看明月。

    一个逗比,一个呆逼。

    这个老乞丐,不会是这个呆逼萝莉的直系亲属吧?

    李牧表情不变,暗中悄悄运转先天功,呼吸吐纳,以求尽快回复实力。

    不管是盲眼道人,还是老乞丐,风格不同,但明显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今夜的局面,看似滑稽轻松,但实际上,要比以前任何一次都惊险。

    一个不小心,只怕是就要粉身碎骨。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李牧总觉得,好像是还有更大的危险,潜藏在暗中,犹如酝酿的山洪一样,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叫花子,你来这里干什么?”湖边,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响起:“一而再再而三地坏道老夫的大事,要让老夫连你一起炼了吗?”

    ‘晕机’,哦不,是‘晕鸟’状态的盲眼道人,终于略微清醒了一点。

    他双手支撑着上半身,还在干呕,有气无力地盯着老乞丐。

    从他的语气来看,显然是认识老乞丐的。

    “哈哈哈,老瞎子,你看看你那德行,一身法力还剩下多少,哈哈,还嘴硬,炼我?信不信我现在就放狗咬你”老乞丐一脸乘人之危的阴险笑容,舍弃了‘骑狗’这种交通方式,步行朝着湖边走来。

    大黄狗甩着尾巴跟在后面。

    盲眼道人挣扎了一下,扶着一块岩石站起来,大口大口地喘气,十指不断地捏出手印。

    周围天地之间,风声呼呼。

    有无形的力量汇聚过来。

    肉眼不可见的气息,涌入盲眼道人的体内。

    他的神态,恢复了许多。

    一道道若隐若现的光丝,在他的身边浮现。

    那躺在地上抽搐的黑色巨鸦,也恢复了一些活力,翅膀不再抽搐,挣扎着爬起来

    “啧啧啧,很狼狈你一个术士,杀妖也就罢了,还非要连人也杀,创造出来一个什么‘人妖’这种词,你说你这不是自己找虐吗?”老乞丐笑嘻嘻地靠近。

    对于盲眼道人身上逐渐弥漫起来的危险气息,他毫不在意。

    大黄狗也毫不在意。

    咻!

    一根黑色羽毛,划破虚空,射向老乞丐。

    老乞丐随手一抓,羽毛就被抓在了。

    丝丝黑色氤氲在他指尖散去。

    那黑色羽毛,乃是法力所化,被老乞丐的内气震碎消散。

    “省点儿力气,一会儿,那小子恢复了,估计还得打苍蝇一样轰你。”老乞丐笑的嘚瑟,一股子奸诈味道。

    “把你和他,一起炼化。”盲眼道人的僵尸脸上,出现了罕见的愤怒。

    他强行捏手印,浑身那种游丝一般的光纹,开始剧烈地闪烁。

    “哈哈,你说你,都一把年纪了,还脾气这么爆。”老乞丐依旧是不在乎,幸灾乐祸地笑着,又指了指湖泊中央的呆逼小萝莉明月,道:“说正经的,这一次你可能看错了,这丫头,不是妖。”

    “冲天妖气,不是妖是什么?”盲眼道人不靠着岩石,独立站立起来,身形摇摇晃晃,像是醉汉一样。

    黑色巨鸦呱呱地叫着,挣扎着要站起来。

    “有妖气,不一定是妖,也可能是其他原因,你看不出来,那是你修为不够。”老乞丐撇嘴,很不屑反驳。

    “说来说去,你就是要与我为敌与我作对。”盲眼道人咬牙切齿。

    “错。”老乞丐理直气壮地否定,道:“我这是在帮你,杀戮太多,有伤天和。”

    “我灭杀妖魔,乃是替天行道,你帮我什么?”盲眼道人冷笑,道:“一次次地阻我杀妖,坏我大事,这也是帮我吗?”

    “你这人,不仅眼瞎,还心瞎。我阻你,是为了让你少造杀孽,减因果,降业力,免得你挂了以后进入地狱,罪业太重永世不得超生。”老乞丐说的正义凛然。

    李牧无暇理会这两个怪物‘打情骂俏’一样的争吵,抓紧时间运转先天功,恢复体力。

    “一派胡言,废话少说了,今夜,就做一个最后的了断吧。”

    盲眼道人被老乞丐这种胡搅蛮缠气的牙疼,快要疯了。

    不管是谁,要是一直都被一个混蛋阴魂不散地缠着,还一次次地破坏掉你全力以赴孜孜追求的事业,而你还偏偏拿他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都会被气疯的。

    哪怕这个人,曾经是你的好友。

    盲眼道人此时的心态,就是这样。

    “哎,别别别啊,整天就打打杀杀,这一次,我不想和你动手啊,咱们都是老相识了,有话好好说,和你商量个事儿。”老乞丐摆摆手,笑嘻嘻地道:“只要你答应了我这件事情,以后我就不再坏你的事情了。”

    盲眼道人胸膛剧烈地起伏,半晌,才勉强控制住怒火,道:“你说。”

    老乞丐指了指湖泊中央被困在光网囚牢中的明月,道:“我想要收那有丫头为弟子,你把她交给我,如何?”

    “不可能。”盲眼道人断然拒绝:“身负冲天妖气,我必是它,斩了它的妖骨妖身,挫骨扬灰,令他灰飞烟灭。”

    “都说了她不是妖,只不过是身蕴妖气而已。”老乞丐道:“放心,我有办法,划掉她身上的妖气,让她成为正常人。”

    盲眼道人摇头:“那也不行,具有妖气,就是妖,如何能够成为正常人?无稽之谈。”

    “真不行?“

    “绝无可能。”

    “商量一下嘛。”

    “免开尊口。”

    “你他妈的,你这个老顽固,茅坑里的臭石头,你那眼睛,瞎的活该。”老乞丐软磨硬缠不起作用,顿时也怒了,骂人专揭短,呸道:“你看出来他的本相了吗?以你的能力,都不能勘破,说明了什么?有的时候,多想一想,不要老是一根筋,当年的教训还不够吗?整天杀杀杀杀杀,你根本就是被仇恨冲昏了头。”

    “闭嘴。”

    盲眼道人怒吼,头发都竖了起来,声色俱厉。

    让他愤怒的,不是老乞丐揭短式的嘴贱骂人。

    而是最后面那一句话。

    “你知道什么?”他暴跳如雷:“你这个没心没肺游戏风尘的混账”

    话音未落。

    咻!

    一缕劲风飙射过来。

    盲眼道人的左腿上爆起一蓬血雾。

    瞬间,他的整个左腿就消失了。

    “噗”他愣了愣,张口喷出一道血箭,身形仰天倒下。

    老乞丐也是呆了呆,旋即身化闪电,瞬间来到了盲眼道人的身边,一把扶助他,同时扭头朝着湖泊中央看去。

    李牧笑嘻嘻地招了招手。

    “是你?”老乞丐一脸的震惊。

    他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道:“没错,是我出手的。”

    先天功的恢复效果,显然是远超盲眼道人和老乞丐的想象,他们都没有料到,之前被累的近乎于脱力的李牧,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恢复了。

    趁着盲眼道人激动发飙注意力分散的时候,他从明月的身上,摸出来一个枣核,发力打了出来,透过那光网囚牢,射中了盲眼道人左腿。

    李牧的力量,何其恐怖?

    一个小小的枣核,被他打出来,和地球上的高斯狙击步枪没啥区别。

    盲眼道人毕竟是一个术士,一身修为在法力,而不是武道,身躯也只是比普通人强悍了一些,但也强的有限,所以左腿应声而断。

    “你小子怎么这么狠啊。”

    老乞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本来觉得今晚要遭殃的估计是李牧,没想到

    “过奖过奖,其实我瞄准的是他的头,可惜打偏了。”

    李牧很遗憾地表示。

    他说的是实话。

    盲眼道人攻入县衙,还在衙门里杀了四个人,又差点儿将他和明月切割成为不规则几何形状的肉块,这已经是生死之仇了,所以李牧也不会有什么妇人之仁,能够一击必杀,绝对不会留守。

    可惜打枣核毕竟不是射箭,还是偏了一点点。

    看着李牧那贱兮兮的表情,老乞丐心中就打了一个寒战。

    这小子真特.码的阴。

    得防着点。

    而李牧则是无比惊喜地看到,随着盲眼道人的重伤,那光网囚牢果然是逐渐暗淡下来,借着慢慢地消散在了虚空之中,很显然,盲眼道人的法力已经无法维持这法阵了。

    “这老瞎子,手段残忍,在县衙中,杀了四名兵卫,触犯了帝国刑律,不可饶恕,本县要带他回去,明正法典。”李牧强势地道。

    “杀了四名兵卫?”老乞丐摇头,道:“不可能,他虽然嗜杀,但却从来是只杀妖,不杀人,已经有十几年未曾杀过任何一个人了,怎么可能杀你的兵卫。”

    李牧恼了。

    “本县亲眼所见,还能有假?听你们刚才的对话,必定认识,老东西,你不会是要包庇这个瞎子吧,要是那样哎?哎哎哎?怎么回事?地震了吗?”

    话说到一半,李牧突然发现,自己脚下的黑色礁石,竟然开始动了起来。

    整个九龙瀑布水潭,也汹涌泛浪,似是一锅烧开了的水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

    大家晚安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