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77小说网欢迎您!本站给您最好的阅读环境!
77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流纯真年代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不要乱跟我说话(第四更) 文 / 人间武库

    王宏的“水变油”表演实际技术含量并不高,低端的甚至低到直接偷换容器,把装水的瓶子换成装油的,而高端的,放在十几二十年后,也不过是高中水平的化学反应而已。

    但就是凭借这一套在后世看来实在乏善可陈的“技术”,他前世纵横十多年,足迹遍布十余省。

    是寄望太深,太渴望富强,是时代局限,科技教育水平太低的同时信息太闭塞,亦或者,原因也可能更复杂些,甚至在一定范围和人群中,它已经慢慢成了一件不少人共穿的,皇帝的新衣。

    前世后来有人估计了一个数字,在王宏行骗的十余年间,大约有不下位各级领导甚至是部队将领现场观看过他的水变油表演。

    这家伙胆肥,谁都敢骗,而且很稳。

    哪怕这一世的诈骗之路走偏在年的夏天,经验暂时不如前世丰富,他依然很稳,身为一个传奇骗子,这是最关键的要素,高超的心理素质。

    问题江澈也很稳。

    没打算把这次表演搞得太大型,面对着台下的四十多名观众和远处站着的,爬墙的几百名村民,王宏轻松上台。

    他面前桌上摆了一玻璃杯水,手边一小堆灰白色粉末。

    这就是江澈帮忙命名的“超物质”,很厉害的样子,但其实就是电石(碳化钙)。

    它是没办法进行大型表演的,因为电石粉末入水虽然能燃烧,产生黑烟,但是王宏本身的说法是——水变成了油。

    所以,如果粉末量不够,或水太多,燃烧蒸发不完,杯子里留下水他就会露馅。

    所以现场道具只是一个小杯子。

    王宏指着那堆白色粉末介绍说:“这个超物质只需要一点溶解开,就会变成上次各位领导看过我现场演示的油霸,一啤酒瓶的油霸,足够转化一池子数吨的水。当然了,今天我们不做那么大规模的试验,只是稍微演示一下。”

    这套说辞里有很大部分应该算江澈的功劳,潜移默化,他带着王大师越走越偏,偏偏王大师悟性很高,接收转化得非常快。

    王宏话说完,掌声响起。

    如同魔术师表演一般,王宏等到掌声平息,站在台上伸手道:“要不,你们来一个人帮忙检验下一下这杯水吧。”

    他把最直接的验证环节放在这一把,是因为这一把从操作上除非拿了电石粉末去检验,否则根本没办法拆穿。

    而检验,王宏从八十年代起已经拒绝过好几次了——什么检验?你们就是想趁机窃取我的科技成果,不给。

    “我来,我来。”豆倌站起来,举手。

    一个岁的可爱小男孩站出来,自然没人反对。

    王宏略微迟疑一下,伸手说:“那就你来。”

    他不慌,因为这杯水确实是真的,豆倌上台站下,有点紧张,王宏主动和蔼说:“别紧张,拿起来,喝一口,告诉大家这是不是水就好了。”

    “嗯。”豆倌听话的点头,一手拿起水杯,面向台下喝了一口。

    “真的是水欸。”他抿了抿嘴,笑着说。

    台下一阵善意的哄笑。

    王宏也笑了,心头一松,想着自己还是多虑了。

    目光不经意扫一眼台下角落坐着的江澈和郑忻峰,这俩他都有接触,尤其郑忻峰,他接触很多,看得很透,没什么好担心的。

    江澈回以一个灿烂的微笑

    “乓。”

    一声脆响,目光汇集,豆倌手抓着裤边,有些慌乱地说:“对,对不起,我紧张了,一下没拿好。”

    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在他身前,玻璃水杯破碎,水洒了一地。

    王宏心里恼怒一下,但是台下记者正拍照呢,面上依然温和地笑着,他轻轻推一下豆倌肩膀说:“没事,咱们换一杯水就好,小朋友先下去吧。”

    “谢谢伯伯,对不起,伯伯。”豆倌老实向后跑,从后侧下了台。

    王宏转身往前两步,安抚说:“没关系,咱们换一杯水就好。”

    “水来了,水来了。”一个村民帮忙拿来了水,跑上舞台,放在桌上。

    “好的,谢谢,这次谁再来帮忙验证一下,妈的。”王宏说话的同时,不经意偏头往桌子上看了一眼

    桌上,一个足有成人小臂高度的大号透明罐头瓶,里面装满了水,安安静静“呆”在那里。

    这是什么东西?!

    王宏傻了。

    他不怕杯子大一些,水多一点,因为本来准备的就是超量的,问题这也太大了。

    台下刘副省长眉开眼笑一挥手,“不用再验证了,我们信得过,王大师开始演示吧王大师,王大师?”

    “啊好。”

    王宏围着大罐头瓶转了两圈。

    这家伙肯定是烧不完的,神经病啊,哪找的这么大罐头瓶?王大师也就是没看过西游降魔,否则就能体会当孙悟空看见唐僧把一个榴莲摆在桌上让他劈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

    这情况,他也没法趴桌上说,“实在喝不下了,麻烦给我换小杯。”

    刚刚牛都已经吹出去了,超物质只需一点儿溶开,能转化一池子水。

    王宏在台上迟疑着,台下已经部分人看出点儿不对来了,庄民裕和张市长眉头紧皱,很是揪心。

    江澈也在期待,看王宏怎么破,如果王大师就这点水平,他会很失望,会觉得和他并列“传奇”,是耻辱就跟乔峰一个心情。

    结果,很难说失望还是失笑。

    王宏捧起罐头瓶看了看,手一滑,“乓”,比之刚刚响了好多,大罐头瓶也掉到了地上,整个碎了,水洒了一地。

    一片愕然。

    王宏坦然转身,表情丝毫不乱,他倒是想说再换水,问题谁知道待会儿会不会送上来一个水缸?

    “惭愧,惭愧,竟然跟小朋友一样,手滑了。干脆这样,咱们换下一个演示。”

    他话说完。

    郑忻峰揪着江澈问:“这样都行?”

    江澈也很想问,这样都行?

    结果事实证明,真的这样都行。

    台下有人带头,剩下的领导纷纷用掌声表示赞同,这其实是一种心理趋向,作为决策者,支持者,还有合同上写着名字的人,他们需要王宏是真的,需要水变油是真的,于是自我安慰,甚至主动帮忙解释

    他们内心太愿意去相信王宏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其实正是王宏前世今生屡次出现表演失误,但依然能够大行其道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那咱们接着做第二个演示。”王宏处变不惊,淡定道。

    他转身从身后舞台角落拿出一个半透明的啤酒瓶,展示了一下。

    “这里面,是水这次我自己先喝几口,哈哈。待会儿大家可以再验证。”

    王宏笑着,打开虚盖的瓶盖,直接仰头对瓶喝了一口。

    然后整个人再一次僵在那里。

    “为什么,为什么是汽油?!”

    这一次,王宏实际用上了最低端的手段,偷换瓶子。

    他的手法很快,刚刚那一下,所有人看见他都是拿了一个啤酒瓶,其实是两个,两个一模一样,一个里头是水,一个里头是汽油。

    瓶身上有标记。

    拿装水的喝几口,再偷换装汽油的来烧。这个带有魔术色彩,低端但是有效的表演,他做过几十次,没有失误过。

    这次?他一样很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位置和标记。

    “咕咚。”王宏喉头不自觉地滚动了一下,一大口汽油被吞了下去。

    台下的省市领导们松了一口气

    但是,“嗝!呕。”

    王宏胃里一阵翻腾,恶心反胃,强忍,忍不住,一口汽油直接喷在了台上。

    气味散发在空中。

    所有人都沉默,错愕,慌乱。

    “拿错了。”王宏说:“对,大家看,我这一天糊涂的,不小心又拿错了这瓶汽油本来是准备待会儿用来做燃烧对比实验的,哈哈,让大家见笑了。”

    “怼他娘,这也太胡扯了吧?”郑忻峰忍不住出声,江澈赶紧给他嘴捂上,作为被欺诈的合伙人,现在还不是他开口的时候。

    庄民裕和张市长的表情整个已经不对了,尤其庄民裕,看起来几乎有点儿崩溃的迹象。

    这个时候,他们如果还看不出问题,那就不会是县长和市长了。

    记者们一样清楚,但他们都是官方“可靠”的记者,否则也不会被带下来,几个人集体放低相机,扭头,观察刘副省长的表情。

    刘副省长闭眼睛,一臂支着,伸手拿手指推了推自己的额头,睁眼睛。

    “直接再看一次上回那个大型演示吧,水泥池稍微修复下,抽水机找出来。”说完,刘省长一拍座椅扶手,站起来,径自带头往江边走去。

    表情凝重,他去再次确认上次的演示有没有问题,心情沉重,他依然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希望水变油是真的。

    同时,刘副省长已经在思考善后问题了,脑子里有些乱,有些恼,但是项目如果能及时停住,大概也还不算太晚吧?他想着。

    庄民裕跟上了,脚步有些不稳,但是依然跟上了。

    江澈心说老庄身板果然硬朗。心情轻松了不少。

    王宏没办法,依然只能跟上。

    郑忻峰走前,一样跟上。

    江澈不远不近地缀在一群村民后头,几个孩子跟在他身边。

    王宏扭头看他。

    眼神对上,江澈微笑一下,用口型说:“惊喜吧?”

    王宏没看懂。

    一群人走到江边位置。

    “那个,刘省长,我的抽水机不在这。”王宏为难道。

    “工地上没有吗?”

    “没有。”

    “你上次那个呢?”

    “在县招待所,刘副省长你看,要不明天我们再”

    刘副省长直接扭头冲司机道:“小赵你去,和县里的同志一起,去把王大师的抽水机拿来。剩下的同志大家搭把手,咱们帮忙把这个池子简单修复一下,请王大师演示。”

    记者早已经停止拍照了,这一点,刘副省长用眼神示意过。

    但是,余时平在柳将军的帮助下换了一棵树,继续拍摄。

    司机点头去了,很快,车子发动的声音传来。

    王宏心如死灰的站在那里。

    这一刻,王宏只能寄望于水泥池已经整个破碎。

    江澈往后看了一眼,王地宝和蕨菜头远远地撒腿就跑。

    趁着大伙儿上手的空当,王宏悄悄靠近江澈,“救我。拿下来,你控股,我做事”

    心知肚明肯定是江澈看破的,是他搞的鬼,但是自己本身确实是骗子,有口难言,王宏能屈能伸,一点没有再遮掩。

    他只是死都想不通,江澈到底是什么时候看破的,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另外目的

    “我被拆穿了,你也没办法继续保住这块地。”他终于想通了其中一点,反过来威胁道。

    “是么,那就是我的事了,不劳王大师继续辛苦学雷锋。”江澈微笑着,抬下巴示意了一下小平原,地基、厂房,水泥,钢材。

    连同已经付款的原材料,砸进去两百多万,王宏整个肉疼不已,纠结一下,想了想,自己身上还有百多万,之前也不是没被差穿过只要能够安然离开,换个地方,完全不怕没办法东山再起。

    甚至,还可能有机会报复。

    “都给你,我一声不吭。”王宏壮士断腕,哭丧着脸问:“怎么才肯放过我?你有办法设计我,肯定就有办法补救”

    江澈淡淡地点了点头。

    王宏眼睛一亮,“那你救我。”

    “不行啊。”江澈摇了摇头,微笑说:“咱俩之间有些事,我暂时很难跟你解释,另外,你说的有些话,我非常介意。”

    “什么话?”王宏想了想,小心道:“刚刚,刚刚是我一时糊涂”

    江澈耐心说:“不是刚刚,那是一个多月前了。”

    一个多月前那会儿不是特别和谐吗?王宏愣住了一会儿,绞尽脑汁,依然没想出来。

    “你跟我说,和气生财。”江澈提醒。

    “这”这王宏就想不通了。

    “想不通吧,就是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你突然对我说这句话,我一下就很想弄死你。”江澈表情诚恳地解释道。

    王宏:“”

    “所以啊,不要乱跟我说话。”

    王宏表情狰狞一下,“那我就拖上你们一起。”

    江澈扭头示意了一下摄像机,“你不敢,以前被拆穿,进监狱,你都能好好出来,继续风生水起,就是因为从来没人给你大规模曝光你猜我敢不敢?”

    王宏整个人晃了晃。

    他不知道,其实,江澈不敢。

    但是不敢,也有办法收拾他。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