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玄幻奇幻 - 十方武帝在线阅读 - 第148章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第148章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聂老闻言,斟酌半晌后道:“她目前的情形,是不能修炼的,若是真想修炼,你得再找到三株解毒灵药,为你姐姐化除一些毒性,方可以开始修炼。”

        再找三株!

        陆禹若有所思,目前一个月时间不到,他就找到了两株灵药,再找三株想必是不难的。

        “另外,寻找上古十凶之精血的事情,你也要抓紧时间了,外物终究只是外物,自身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聂老忽然提醒道。

        外物!

        陆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腰间的那口血红断剑,这剑的存在,帮了他不小的忙。

        他身上目前唯一的外物,应该就是只有这口剑了。

        “利用一切可用之物,强大自身战力,那无可厚非,可要是过于依赖,会影响你自身。”

        聂老道:“你这佩剑,还算是不错,可若是没有了这口剑,或是被人盯上了这口剑,以你的实力,是否能护得住这口剑?”

        陆禹闻言,心中顿时如拨开迷雾见青天,豁然开朗,同时也想到了其他一些可能。

        皇都莫家的莫迪,那个不就是看上了自己手中的这口断剑,想要将其夺走么?

        在万兽山脉时,那莫安不就是看上了自己手里的豹麟兽,想要凭实力抢走吗?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陆禹还是懂得这个道理的。

        以他现在本身的实力,若是不用那口断剑,只用本身的力量,对付悟道境四重应该不在话下。

        若是激发了霸体,恐怕与悟道境五重也能一战。

        如果再加上那口锈迹断剑……

        陆禹眼睛微眯,心中思量。

        斩杀了莫安那个洞天境,那是陆禹得到了陆子凡的法力灌注后,才能勉强使用的结果。

        就是那一次,反噬就足够陆禹受的了,如若不是那老贼有些轻敌,恐怕还杀不了对方!

        所以陆禹估摸着,自己持剑的战力,应该能与悟道境六重一战之力。

        一个悟道境一重初期的武者,能够与一名悟道境六重交手,这无疑是妖孽中的妖孽。

        这其中横跨了六个小境界啊!

        “多谢前辈教诲,晚辈铭记在心!”陆禹冲聂老拱手抱拳感激地说道。

        聂老低声一笑,道:“你现如今突破了悟道境,老夫也可以和你说说关于悟道境的一些东西了。”

        “愿闻其详!”陆禹眼前一亮。

        “悟道境和以往武者的修炼很不一样,到了悟道境,可以说是修炼的分水岭。”聂老道。

        陆禹认真听着。

        “除了炼丹师,炼器师等一些特殊的修炼之道,其他的可以大致分为体修、炼气士两大类。”

        “体修,顾名思义,便是走的锻体之道,专注锤炼肉身,修炼与肉身横练的大神通。”

        “而炼气士,则是专修法力多寡,神念魂魄等各种手段,以净心养性的长生之道。”

        聂老道。

        陆禹没插话。

        聂老接着道:“这两者各有优劣,但大致相同,只有其中偏重而已,并不是说你是一名体修,就不能炼气了。”

        “原来如此!”陆禹恍然。

        “体修之道,看得便是你的根骨,体质,炼气士,则是看你身怀的灵根好坏。”聂老道。

        “哦?那敢问前辈,晚辈的资质如何?”陆禹好奇地问道,因为他也不知道怎么看。

        “呵呵,你的资质自然是不错,否则也不会被此塔看上!”

        聂老笑了笑,道:“你的体质自是不必多说,根骨乃是绝等,灵根还算齐全,五行灵根都齐了,纯净程度堪称极品……!”

        “根骨,初等,中等,上等,绝等,灵根资质,下品,中品,上品,极品。”

        “你的这般资质,在我们那个年代也还算不错了。”

        陆禹听到聂老口中所划分的分法,不由地觉得有些奇怪,我拿到:“都是最高等级的划分了,还只算是不错吗?”

        “当然!”聂老点头:“武无止境,这般粗浅的等级划分,只不过是为了世人好传播而已,真正的强者,最后靠的是自身对道的领悟,那是一个难以用言语描述的境界。”

        陆禹闻言,似懂非懂。

        “老夫也不知你们现世是如何划分这些东西的,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虽拥有如此绝顶的天赋,对你来说,并不完全是一件好事,你日后若真的要去那什么学院,还是要多加小心的!”聂老道。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一颗树木若是高于一片树林,大风吹来,必会先将其摧毁,这与打出头鸟没什么区别。

        陆禹倒是不怕挑战,也不怕有人找麻烦,但他并不想太过高调,平白无故招惹什么仇恨,浪费自己的时间。

        “不知前辈可有什么方法可以稍作遮掩?”陆禹问道。

        “方法自然有。”聂老点头。

        话语刚落,聂老抬手冲陆禹所在的方向隔空一点,一道无数青色符文组成的法诀没入陆禹体内。

        “这是……?”

        “遮掩。”聂老缓声道:“除非是有什么极为特殊的检测之物,否则谁也看不出你的真实资质。”

        陆禹大喜过望:“多谢前辈!”

        随后,陆禹又与聂老聊了许久,才收获满满、意犹未尽地退出了小塔。

        聂老不愧是生活了无数岁月的万古神魔,见识与阅历随便流露一些出来,就开阔了陆禹极大的眼界。

        关于悟道境的大概,陆禹都已知晓。

        至于其他的,聂老告诉他到了那武修学院会知晓的。

        陆禹对此充满期待。

        小院,房间,烛火摇曳。

        陆禹走到床边,床铺上摆放着数十个乾坤袋。

        这些乾坤袋都是陆禹先前杀的那些人身上抢来的。

        之前因为陆禹没有突破悟道境,所以无法使用。

        而现在,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这些都是最垃圾的空间法器了,能有什么好东西?”修罗枪帝淡淡的声音在陆禹脑海响起。

        陆禹一愣,旋即苦笑:“前辈,对你来说是垃圾,但对我来说都是难得的钱财啊!”

        修罗枪帝淡笑,不置可否。

        陆禹听得出对方的淡淡的睥睨之意,但他并未想太多。

        谁让别人见多识广呢?

        陆禹定了定心神,开始逐个清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