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网游竞技 - 五年县令,亿斤粮震惊李世民在线阅读 - 第149章:你还是我们的刺史吗

第149章:你还是我们的刺史吗

        死人了?!

        方源也是心中一惊。

        这么一件事,竟然演变到死人?!

        自然,方源下意识相信赵原质不会毒杀。

        于他而言,有人在门口附近拉屎拉尿是很恼怒,但直接打死就行,没有必要多此一举毒杀。

        “你,你,你毒死了我儿子”

        老妇人突然惨然叫道。

        她是距离方源最近的,但其实也有一两米远。

        以她这么大的年龄,应该是听不清楚赵原质所说的话的。

        但她还是听到了,并将话说出来。

        顿时间,现场哗然一变。

        赵原质脸色大变,回头看向一众百姓。

        “混账!”

        “狗东西!”

        “该死的外来世家!”

        现场百姓大怒,带着吃人的眼神看向赵原质。

        刚才表现得最为激动的那几个百姓,第一时间向赵原质冲过来。

        赵原质吓一跳,连忙躲在方源的身后,满脸惊恐地看向朝他冲来的百姓。

        他现在是又惊又怒。

        惊的是事情竟然演变到死人的地步。

        怒的是有人陷害他,将那三个人都毒杀了。

        “住手!”

        方源怒喝道。

        但现场似乎失控。

        郑九等人顿时眼神一冷,挡在方源的面前。

        在州吏的威胁下,这些百姓才停止向前冲上来。

        “方刺史,伱不能包庇杀人凶手!”

        “就是,就是,这些外来世家不安好心,你要为我们伸张正义!”

        为首的几个百姓怒喝道。

        带动着后面的百姓纷纷附议着。

        现场百姓情绪激愤,像是随时能够动起手来。

        “呜呜呜我的儿啊,我可怜的儿啊”

        老妇人瘫坐在地上,呜呜哭着。

        那声音,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事情是怎样,本官会调查清楚。”

        “你们全给本官安静等待,谁也不许闹事!”

        “赵原质,去将人抬出来,就抬出这里来!”

        方源沉声道。

        眼神扫过最前面的这几个百姓。

        看他们的样子,和普通的百姓没有多少差别。

        二十多岁,正是热血青年的时候,没有太多的特点。

        但是,在自己面前都表现得这么勇,方源暂且记住了这几人。

        如赵原质所说,他没有理由要毒杀那三个人。

        所以,这件事有内幕。

        辽州很久没有出现过如此民愤的事情了。

        河东三族应该是他们在暗中搞鬼。

        “快,快将人抬出来。”

        赵原质连忙让府上的人将那三人抬出来。

        “方刺史,人肯定是他弄死的,还需要查什么?”

        “将他们赶出辽州,我们不需要这种外来世家!”

        为首的几个年轻百姓还在起哄。

        面对方源这个刺史,依旧是放荡不羁。

        他们的声音,又引得了在场其他百姓的反应。

        “安静点,本官会调查此事!”

        方源沉声道。

        心中已经有了些怒气。

        同时也更加确定这件事有人暗中指导。

        几个普通百姓,估计是不敢这样和自己说话的。

        百姓们又安静了不少。

        很快,被赵原质抓到的三人被抬出来。

        他们鼻青脸肿,但可以看到双手双脚被绑过的痕迹。

        同时他们的嘴唇都是黑色的,初步鉴定是中毒身亡。

        “方刺史,我发誓我真的没有毒杀他们。”

        赵原质再次强调道。

        人死了,在自己抓住他们的期间死掉的。

        原本是和自己没有关系的,但是现在却可能要遭殃受罪了。

        方源没有理会他,看着被抬过来的三具尸体,眉头紧皱着。

        “儿子啊”

        老妇人惨然叫道。

        在地上爬着向尸体走去。

        “狗东西,不要碰我们辽州人!”

        为首的那几个年轻人突然低喝道。

        他们向赵府的人走去,似乎想要接过尸体。

        “拦住他们!”

        “任何人不许动尸体!”

        方源突然灵光一闪,大喝道。

        郑九一愣,立即快步将那几人挡住。

        赵府的人僵住身体,不明白方源怎么突然说任何人不许动尸体。

        他们站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放在地上!”

        “去请仵作过来!”

        方源沉声道。

        是有古怪,但什么原因,方源还不知道。

        仇视赵府的人,仇视到连尸体都不能容忍被他们搬运?

        “方刺史,你什么意思?”

        “老妇人是他娘亲也不能碰了吗?”

        为首的几个年轻人大声道。

        立即引起在场众人的附和。

        “本官说不行,就不行!”

        方源眼神一冷,盯着说话的那个年轻人。

        “你,你,你要干嘛?”

        “你还是不是我们的刺史?”

        “怎么一出现就帮助外人说话?”

        那年轻人似乎被方源吓到,慌乱后退。

        不少百姓也看到方源的神色,皆是心中一惊。

        但同时也觉得年轻人说的不错,帮着外人说话,还是不是我们的刺史?

        “闭嘴!”

        “本官出现到现在,就你们几个在带节奏!”

        “本官要专心查明情况,你们却在大声喧闹,你们想要干什么?”

        方源神色变得更加凌厉。

        这几人要是没有问题,那自己的直觉就吓了。

        郑九眉头一皱,立即下令州吏将身前的这五个人包围起来。

        “我们只是不忿而已!”

        “他们外来世家欺负我们,我们反抗都不行吗?”

        “方刺史,你是我们辽州的刺史,不是他们的刺史,你不能只帮他们!”

        这几个年轻人依旧还是一副愤慨的模样。

        几人大声顶撞方源,一声比一声高,现场百姓听得又惊又怒。

        “本官不帮谁,本官只帮理!”

        “尔等若再干扰本官查明真相,休怪本官暂且关押你们!”

        方源沉声道。

        警告之意很明显。

        现场百姓这么多,但方源不介意他们对自己有什么意见。

        “你,你,你”

        几个年轻人说不出话来。

        他们似乎有些慌,慌乱后退。

        但是被州吏挡住,无法离开这里。

        现场百姓也终于安静下来,现场终于平静。

        赵原质看着,也是松了口气,还好方源算是偏袒他。

        但是,暗中指使的人太可恶了,自己可能会背负上命案。

        “搜一搜身。”

        方源沉吟片刻,示意郑九道。

        仵作还没有来,先检查一下什么情况。

        “不,不要动我儿。”

        老妇人再度开口道。

        她向地上的尸体走去,但州吏挡住。

        郑九看老妇人一眼,眉头皱了皱,没有理会。

        因为没有方源的命令,他此时不可能停止下来的。

        “州尊,发现毒瓶!”

        郑九几经搜索,发现异样。

        取出来一看,是个小小的瓶子。

        微微一闻就感觉不对劲,肯定是毒药。

        众人哗然。

        “看,是自杀,是他们自杀!”

        赵原质激动大叫。

        特么的,竟然是自杀!

        还以为是有人闯进赵府毒杀他们的。

        但看他们的瓶子在身上搜出来,必定是自杀无疑。

        方源眉头微皱,没有理会赵原质,因为这个无法造成自杀证据。

        “也可能是某些人毒杀他们,然后嫁祸他们自杀!”

        “赵族长,他们不过是做了件不道德的事情而已,没有必要痛下杀手吧?”

        远处突然响起一道讥笑的声音。

        柳永寿在本地世家代表们的拥护下走来。

        “是柳公!”

        “是薛老他们!”

        “柳公,为我们主持公道!”

        “他们外来世家欺人太甚,残忍杀害我们本地人!”

        百姓群中响起激动的欢呼声。

        特别是被围起来的五个年轻人。

        众人像是欢呼着他们的领导到来一样。

        “胡闹!”

        “只有刺史大人才能为我们做主,对吧,刺史大人。”

        柳永寿走来。

        裴英华不在之后,他慢慢开始取代裴英华的位置了。

        在辽州城,柳永寿的声望是越来越多了,特别是柳兴发传出要金榜前三甲之后。

        众人慢慢变得安静,而柳永寿等人也走到了方源的面前。

        “柳公有空过来,真是让本官意外。”

        “刚好,仵作也来了,检查情况吧。”

        方源呵呵笑道。

        当柳永寿等人到来的时候,方源明白了这件事的背后是怎么的争执。

        外来世家和本土世家,这两个最近刚刚出现的词,应该就是解县柳氏的杰作。

        煽动本土世家联合在一起,然后驱除自己引进来的十个外来世家。

        成功了,声望就会更大,盖过自己,加强控制辽州。

        失败了,似乎也没有太大的损失。

        仵作向方源行礼,又向柳永寿等人行礼,最后走到三具尸体边。

        众目睽睽之下,仵作开始进行初步的检查。

        众人看着,皆是心中称奇。

        赵原质在一旁看着,又惊又怒。

        这些本土世家真可恶,迟早要讨回场子。

        孙兆富和钱家诚两人全程没有说话,一直在门口站着。

        不过他们早已经让人将消息带给其他的世家,但可惜他们没有来。

        实际上,两人也明白,就算他们都来了,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不来或者更好。

        一炷香后。

        “州尊,诸位,初步检查,死者多处受伤,程度十分严重。”

        “不过致命的是毒药,看状况,应该不是强行服下毒药的。”

        仵作向方源等人拱拱手说道。

        “看吧,是他们自杀的。”

        赵原质高声道。

        “并不能确定是自杀。”

        仵作看向赵原质,摇摇头道。

        赵原质顿时神色一僵,想要揍仵作一顿。

        但是也看到,方源等人都没有认同他的这个说法。

        想了想,赵原质的脸也沉了下去,因为确实是无法证明是自杀。

        是自己心乱了,以至于一次次出现失误,可恶!

        “方刺史,嫌疑人就在眼前,还请替我们辽州人做主。”

        柳永寿这个时候说道。

        很明显,他说的就是赵原质。

        “方刺史,请为我们辽州人做主!”

        其他本地世家纷纷开口。

        被包围起来的五个年轻人和不少百姓也同样开口。

        声音之大,听上去就跟逼宫没有什么区别,方源看清了他们嘴脸。

        “呜呜呜我的儿啊,你的命好苦啊。”

        老妇人还在哭泣。

        哭声是那么的让人动容。

        “赵族长,你有什么话要说的?”

        方源深吸口气,沉声道。

        这件事虽然全然指向赵原质。

        但实际上,受害者同样是自己。

        如果处置了赵原质,那其他外来世家必定有意见。

        想要将他们留下来发展辽州,可能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了。

        柳永寿啊柳永寿,你们可真是给本官出了一道难题,让本官难做了。

        “方刺史,我真的没有毒杀他们,我以我的名义发誓!”

        “而这几个辽州人,在我家门口拉屎拉尿,何其恶心!”

        赵原质沉声道。

        似乎除了发誓,他没有其他能说的。

        因为他没有证据,他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辽州的世家真可怕,竟然还能请来自杀的人嫁祸自己。

        听说有些超级大族有楣族分支,估计是自己惹上了这种。

        “放肆!”

        “不许你冤枉我们辽州人!”

        “我们辽州人再怎么差劲,也做不出那种事情!”

        柳永寿突然勃然大怒,指着赵原质呵斥道。

        “就是,就是!”

        “我们辽州人没有那么差劲!”

        “滚出去,滚出我们辽州,我们辽州不欢迎你们!”

        又是被州吏包围起来的那几个年轻人跟着起哄。

        其他的百姓中有不少跟着起哄,指责赵原质侮辱他们辽州人。

        “我冤枉?!”

        “看看,都看看这是什么?”

        “要不是你们的人在我府邸门口拉屎拉尿,我会抓他们做什么?”

        赵原质被气得不行,红着脸走到还有印记的地上。

        那是之前发现的,印记还在那里。

        众人看过去,果然发现有摊印记在那里。

        再想到赵原质说的话,不少人露出嫌弃的表情。

        “搞笑!”

        “门口有粪便,你们赵府不会用水洗?”

        “老夫怀疑你是故意冤枉我们辽州人!”

        柳永寿冷笑道。

        引得现在百姓纷纷附和。

        也差点就把赵原质怼得差点背过气。

        “行,你们厉害,你们本土世家厉害!”

        “方刺史,你做主吧,我赵原质没有毒害过人!”

        赵原质气得不行,直接选择不说了,交给方源处理。

        如果方源还想他们外来世家留下发展,那肯定给自己一个公道。

        实际上,赵原质还觉得,哪怕方源不想他们外来世家留下发展,也会帮自己。

        准确来说,方源不是帮他,而是方源不允许本地世家这么嚣张,都快掩盖刺史的锋芒。

        这是赵原质直接不说话的原因。

        众人看向方源。

        方源刚才一直都没有说话。

        观察着现在的情况,看着众人的眼神。

        这五个年轻人有点问题,需要带回去审一审。

        “方刺史,还请为我们辽州人做主!”

        柳永寿见方源不说话,沉声道。

        “将外来世家赶出去!”

        裴永翰也在这里,大声喝道。

        “将外来世家赶出去!”

        “将外来世家赶出去!”

        百姓再次变得激动,愤然要赶走外来世家。

        赵原质和孙兆富以及钱家诚看着,心中慢慢对辽州人不满。

        “安静,都给本官安静!”

        方源大喝道。

        叫了两次才慢慢镇住场面。

        正想说话的时候,一旁的老妇人又哭了。

        “呜呜呜我可怜的儿子啊.”

        方源听着,气在心头,却不能因为她而生气。

        毕竟死了儿子,白头发送黑头发,人生的悲惨莫过如是。

        方源心中一叹,向老妇人走去,将她扶起,正想安慰她几句。

        但看到老妇人的样子之后,方源确实一愣。

        “老人家,你哭了这么久,没有流过泪?”

        方源诧异道。

        这人,死了儿子,都不流泪的?

        好像是自己来到现在,都一直在哭啊。

        赵原质也是一愣,快步走近方源看向老妇人。

        不少人都感到诧异,纷纷看向老妇人,暗自称奇。

        “我,我,我是.”

        老妇人颤抖着,吱吱呜呜说不出话来。

        “方刺史,有些人太过伤心是没有眼泪的。”

        “你看老人家都说不出话了,还要怀疑她的真假性吗?”

        柳永寿上前几步,感叹道。

        “柳公,本官没有问你,请你不要帮忙回答。”

        “下次若还是这个样子,休怪本官不给你面子。”

        方源眼神一冷,沉声道。

        刚才看老妇人的样子,应该是害怕说不出话。

        而被柳永寿这么一说,她身体又不颤抖了,似乎是变得安定下来。

        两人这么一配合,让方源更觉得这件事里面有本土世家掺杂进来。

        “方刺史说的是。”

        “只是老夫刚好忍不住而已。”

        柳永寿也是眼神一冷。

        但这个时候他是不敢顶撞方源的。

        方源的强大,饶是他也也要忌惮三分。

        “老人家,您儿子去世,您伤心吗?”

        方源换了个说法,紧盯着老妇人问道。

        这话有点诛心,但方源还是问了出来。

        话落,就有不少百姓看向方源的眼神有些不同。

        “肯,肯定伤心啊,我都伤心到没有眼泪了,呜呜呜.”

        老妇人呜呜说道。

        但同样还是没有眼泪。

        “老人家,你是哪里人?你儿子叫什么名字?”

        方源沉吟片刻,沉声道。

        这件事的真相,或者能够从这个老妇人入手。

        “我,我是哪里人跟我儿子死有关系吗?”

        老妇人吱吱呜呜说道。

        “方刺史,你还是不是我们的刺史?”

        “你这是想要偏袒那些外来世家吗?”

        被围着的几个年轻人再次出声。

        “掌嘴!”

        “再多说一句掌一次嘴!”

        方源眼神一冷,沉声道。

        “我们不服!”

        那几个年轻人被吓了一跳,大声抗议。

        现场百姓也被吓一跳,下意识远离。

        柳永寿等人则是沉着脸看向方源。

        而郑九可不管这么多,下令现场直接扇他们脸。

        “老人家,你哪里人?”

        方源再次问道。

        现场扇耳光的声音不停地响起。

        “我,我是三甲村的。”

        老妇人吱吱呜呜说道。

        “三甲村去叫阿雷和狗子过来!”

        方源喃喃,立即下令道。

        他现在手中有不少是来自三甲村的人。

        一个是加入方府护卫的狗子,一个是在水泥厂的阿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