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网游竞技 - 五年县令,亿斤粮震惊李世民在线阅读 - 第123章:创立钱庄和大型迎宾馆

第123章:创立钱庄和大型迎宾馆

        很快,一道震动辽州一城三县的消息从三甲村传出。

        辽州刺史方源要成立一个机构,专门用于借钱给想要读书的学子。

        借钱免息,金榜题名者可为官后分时间段还,落榜者则进工厂干活分时间段还。

        为了表示对科举的重视,方刺史特意请张继作为代表,向所有有志于读书为官的学子宣传。

        张继寒窗十八年,认识很多学子,很多与他相似不得志的,或者苦于家里没有钱的,他亲自上门推广。

        经过张继亲自出面,原本正苦于无钱读书的学子顿时激动得热泪盈眶,高呼苍天有眼,方刺史青天大老爷。

        而有些想要读书却苦于没钱的家庭,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激动得和自己家孩子拥抱在一起,当天就给祖宗烧香。

        自然,方源暂时没有关注到那些。

        从三甲村回到刺史府后,方源见到季如风和徐英卓。

        徐英卓就是腾飞商行的老板,主要做陶瓷生意的,在辽州已经有两家商铺。

        “方州尊,您刚休假回来就找您,实在是打扰了。”

        季如风两人向方源行礼,略显尴尬道。

        “没事,坐。”

        方源摆摆手道。

        请他们到茶几那边喝茶。

        “方州尊,织布坊的第一批布料正式完工,到出售的时候了。”

        “我记得您上次说成立保安公司是帮我们护送车队的,现在找您要点人手。”

        季如风率先说道。

        各大商行在辽州分厂逐渐开花结果,到了最关键的一步,就是将货物卖出去。

        辽州地小,不可能销掉那么多的,故而需要广为散布出去,给原有的商家送去,才能真正赚钱。

        “小问题,你找红絮登记一下即可。”

        “出发前可以再找本官一次,本官给他们分配点武器。”

        方源淡然道。

        “谢方州尊!”

        季如风松了口气,感激道。

        不限制人手,又还有武器分配,这远比自己的护送队好。

        “对了,路上你负责他们的吃住吧。”

        方源提醒道。

        “这是应该的。”

        季如风没有意见。

        走南闯北,这点他还是懂的。

        保安收的是方源的钱,所以听的是方源的话。

        在护送的路上他们可能会因此不听自己的,但如果自己给他们吃住,那至少会好说话一些。

        “徐老板是因为什么事?”

        方源看向徐英卓问道。

        “方州尊,这是您要的砖,符合要求了吗?”

        徐英卓拿出两块红色的砖头对着敲了敲,顿时发出刚刚响。

        “红砖烧出来了?!”

        方源顿时眼神一亮道。

        红砖是方源让徐英卓帮忙烧的。

        他从事的是陶瓷生意,红砖是陶瓷中的一种。

        唐朝还没有红砖,青砖还不合适建房子,普遍是用夯土墙,长安城的皇宫也是使用夯土墙建的。

        但夯土墙不适合建立高楼,无法满足方源准备建小区房的想法,故而红砖头应运而生,此刻出现。

        “年前的时候其实就烧出来了,但您正在处理辽山王氏父子的事,所以就没有找您。”

        徐英卓憨笑道。

        双手下意识搓了搓,然后很快放下,尴尬看了看方源。

        这是他想要好处的下意识动作,不知道是控制不住还是故意而为之,认识他的人都知道。

        “放心,钱自然不会少你的。”

        “伱回去以后,定个单价给本官,再替本官烧几万块出来。”

        方源没有介意,呵呵笑道。

        红砖既然出现,那就可以开始推行红砖房了。

        作为基建的重要部分,方源准备找个时间建立烧砖厂,不能将红砖主动权交给徐英卓。

        “谢方州尊!”

        “那个.瓷福轩的商铺可以给我吗?”

        徐英卓大喜,激动地给方源和薛博武倒茶。

        几万块砖,这给他的陶瓷生意带来不菲的收入,一旁的季如风都露出羡慕的神色。

        “瓷福轩倒闭了吗?”

        方源眉头皱了皱说道。

        瓷福轩是辽山王氏娘家的,辽山王氏父子一事,方源并没有追究到他们那里,所以瓷福轩应该还在城北商业街开着。

        “还,还没有。”

        徐英卓尴尬道。

        他是想抢夺瓷福轩的商铺。

        那个位置好,徐英卓想要在城北商业街再开一家商铺。

        现如今,徐英卓的陶瓷商铺在城北商业街只有一家,有点后悔没多开一家。

        “那就等倒闭了再说吧。”

        方源明白了他的意思,也拒绝了他的想法。

        官场有官场的规矩,市场有市场的规则,瓷福轩不倒闭自己就不会故意搞它。

        “好的。”

        徐英卓不敢说什么,讪讪赔笑。

        “季老板,徐老板,这次你们找本官,本官刚好也有件事找你们。”

        “你们回去后,给其他老板也带个话,就说本官说的,让他们尽量普及下去。”

        方源突然想到一点说道。

        “方州尊请说。”

        季如风和徐英卓相视一眼,正色道。

        “从你盛运商行出售开始,想必其他厂的第一批货也会相继竣工出售。”

        “你们向外面出售货物后,告诉他们辽州是个好地方,本官会给他们政策支持,帮忙修路建厂等等,还给优惠提供他们商铺位置等等。”

        方源沉声道。

        辽州的条件越来越成熟了。

        很快三县也会和辽州城开通水泥路。

        三五个月之后,辽州将会迎来飞一般的发展。

        而这些,自然也需要季如风这些商队帮忙对外宣传。

        “没问题。”

        季如风和徐英卓郑重点头道。

        以前他们也给武陵县推广过,武陵县才有那种发展规模。

        现在在给辽州推广,相信辽州的发展将会比武陵县还要好几倍以上。

        毕竟武陵县没有辽州那么大,人口更没有辽州那么多,总体来说都差许多的。

        “那就辛苦你们了。”

        “本官累了,正好准备下班。”

        方源满意点头。

        直接季如风等人打发离开。

        回位置上稍微整理一下,方源就提前下班。

        回到方府后,方源看到红絮和青媱又在大厅里练茶艺。

        “你们俩的账算完了?”

        方源坐下,眉头微皱,沉声道。

        “老爷,有薛娇燕呢。”

        红絮连忙走到方源的后面捶背。

        青媱也坐在方源一边,给方源捏脚。

        薛娇燕不在客厅,有一间专门的书房用于算账的。

        平常红絮和青媱就在里面工作,有时候会出现在客厅算账而已。

        此时,薛博武已经没有跟着方源,回到方府之后就去找他姐薛娇燕了。

        “你们倒会享受,把工作都给了薛娇燕,也不怕她把方我们的钱都转移了?”

        方源白了她们姐妹两人一眼道。

        “这,这不会吧?”

        姐妹两人一愣,顿时相视一眼,开始不再淡定。

        姐妹两人一直守着方源的钱仓,亲眼看着方源的钱仓从空荡荡到堆满的,有着非一般的感情。

        要是真如方源所说,那简直就是比杀了他们两人还要难受。

        “那谁知道?”

        “你们很了解她?很信任她?”

        方源敲了一下青媱的脑袋瓜子,骂道。

        “我,我现在就回去盯着。”

        青媱捂着被方源敲的地方,心有余悸说道。

        红絮也不捶背了,心中也是担心,准备一同回去。

        “也不用盯着,回去一起工作的时候偶尔看看就行。”

        方源提醒道。

        “知道啦。”

        红絮和青媱迈着快步伐离开。

        方源看着她们两,心中呵呵笑道:想偷懒,看我制不了你们。

        没多时,绿夏从白虎会所回来。

        见到绿夏,方源突然想起有件事要找她。

        “州尊,您回来啦?!”

        绿夏嘻嘻一笑,走到方源旁边坐下。

        “嗯,你也回这么早?”

        方源颔首道。

        现在天色还明亮,没到下班时间。

        而且白虎会所晚上的生意才是最好的,这个时候才刚刚开始。

        辽州城也同步大唐宵禁的法律,但宵禁其实就是吓人的,想出门的人一般是没有什么人理会的。

        或者运气不好,偶尔会被巡查的州吏看到,就呵斥几声,或者鞭笞几下,差不多就是这样子过去。

        除非当天有专门的命令禁止,否则宵禁其实不严重,顾客们偷偷到达白虎会所之后就没有再管的。

        “有点累啦,这两天来回赶路。”

        绿夏打了个哈欠说道。

        前两天来回朗州中,最辛苦的是绿夏。

        她家在村里,回到武陵县还要走一段路才能到家。

        出发的时间也赶,几乎是在家待一个晚上就出门。

        “辛苦了,下次我们回早点,或者你什么时候有空请个假回去。”

        方源微微点头,给她倒了杯茶。

        绿夏笑了笑,美滋滋端茶喝下。

        “白虎会所的工作习惯了吗?”

        方源继续问道。

        “这这个说真话还是说假话啊?”

        绿夏讪讪挠挠头,调皮地看眼方源说道。

        “还分真话和假话?”

        方源摇摇头,白了她一眼。

        和绿夏之间,方源没有刻意板着老板脸,更多是以一种朋友的方式相处。

        “那肯定啦。”

        “真话是我想说的话,假话是州尊您听着舒服的话。”

        绿夏嘻嘻道。

        “说真话,以后都说真话。”

        方源瞪了她一眼,略显得无语。

        看自己也不是不讲情面的人,私下还需要刻意讨好自己吗?

        “真话啊,真话就是很难习惯呀。”

        “那些姑娘天天说荤话,我一个黄花大姑娘就不好习惯啦。”

        绿夏有点来气,说着说着就红了脸。

        在白虎会所的姑娘除了陆楚楚是镇场子的,其他都是做皮肉生意的,只不过比钱青楼更加舒服,但本质没有变。

        而绿夏虽然被称作是白虎会所的经理,但实际上就是老鸨,就是年轻像是邻居家的小姑娘而已,本质同样没有变。

        一个啥事都没有经历过的姑娘天天管着这些姑娘,偶尔还看到一些不想看的,她无法习惯,但也知道自己责任深重。

        “这个确实是辛苦你了。”

        “你慢慢将管理经验交给陆楚楚,我有其他事安排给你。”

        方源点点头道。

        他一开始就没有想过一直让绿夏做白虎会所的经理。

        以绿夏能说会道的能力,她应该能够管理更多的东西,是方源觉得很厉害的人才。

        “陆楚楚不听我的,我教她东西她也不学。”

        绿夏瘪瘪嘴看向方源。

        一般姑娘是驾招不住绿夏的,但是陆楚楚例外。

        陆楚楚因为方源的关系有特权,而且两人同来一个地方,不好不给面子。

        “哼,你就跟她说,如果她不想学,就一辈子在白虎会所做花魁。”

        方源眉头一皱,冷哼道。

        “嘻嘻,好嘞。”

        “您是有什么事安排给我呀?”

        绿夏顿时得意笑了。

        “我准备建钱庄和迎宾馆,钱庄你暂且无须理会,但迎宾馆你知道。”

        “我的计划是将辽山王氏的那座府邸进行改造,改成大型的迎宾馆,除了有高级服务之外还有庄园等等。”

        方源沉声道。

        接下来辽州将会有两件大事发生。

        第一件,就是正在宣传的科举,大概是七月份左右就会举办春闱。

        第二件,就是刚刚让季如风他们帮忙宣传的事,辽州城很快就会迎来第一批好奇的外来商户。

        不管是哪件事,都有必要造出一个像样的客栈迎接四方来客,以提高辽州的形象,并赚些钱。

        “迎宾馆,我可以呀!”

        “我看过以前老板的设计图,我还记得。”

        绿夏眼神一亮,激动道。

        “武陵县的迎宾馆差了点,我让巨子造个沙盘给你,到时候你再根据你的想法改造辽山王氏,最好能空出一个在旁边建钱庄,钱庄的大小我到时候一并给你。”

        方源摇摇头道。

        武陵县的迎宾馆本质上是个客栈而已。

        方源要在辽州搞一个五星级的酒店,佩带庄园游泳池等等。

        “好的,我明天就去辽山王氏府邸看看。”

        绿夏郑重点头。

        方源在于她说些注意事项。

        不久后,红絮青媱和薛家姐妹忙完出来。

        也好刚到了饭点,方源就没有继续谈话,让人叫巨子吃饭。

        次日早早开始,绿夏和巨子就出现在辽山王氏府邸进行实地考察。

        辽山王氏父子被方源拿下之后,府邸也被州府查收,然后进入方源的口袋。

        经过巨子和绿夏的三天考察,辽山王氏府邸的一面墙被推倒,确定了钱庄的位置。

        两天,巨子就造出了辽山王氏府邸的沙盘视图,交给方源和绿夏布局,改造成钱庄和迎宾馆。

        在辽州城百姓们震撼的目光中,在辽州有数十年历史的王府正式被改造,两座从没有出现过的房子面世:红砖房出现。

        这几天的工作中,方源发现巨子总是心不在焉,似乎有心事,这种情况以前方源都没有见过。

        “巨子,发生了什么事?”

        方源在一天夜里饭后找到巨子问道。

        “唉,道统之争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