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网游竞技 - 五年县令,亿斤粮震惊李世民在线阅读 - 第121章:读书难,难于上青天

第121章:读书难,难于上青天

        “大人的意思是

        苏琛试探性看着方源说道。

        他带人过去抓张继,被三甲村的百姓阻拦。

        但面对那些刁民,苏琛其实根本就不将他们放在心上。

        只是当时听到有百姓说三甲村受方源庇护,这才不敢强行抓人。

        “让司功出来见本官。”

        方源沉吟片刻,让人去隔壁叫司功。

        破坏广告牌,就是干扰州府政策,罪名很重。

        但三甲村的百姓都阻止抓人,强抓的话影响肯定很大。

        现在正要普及科举,却强行走人,与推行科举相反,先了解情况再说。

        “刺史大人,您叫我?”

        司功汪温书走出,向方源和苏琛行礼。

        “辽山县三甲村张继,你知道吗?”

        方源看向他说道。

        “知道一点。”

        汪温书身体一颤说道。

        “说说他的事,不要有隐瞒。”

        方源沉声道。

        “这个张继在武德年间曾参加过五次科举,但每次都落选。”

        “下官曾主持过他的三次科举,也看过他的行卷,笔迹和策略都挺不错的,但他长得有点丑,所以一直不能通过考试。”

        “最后面一次他在考场大闹,扬言不公,说科举都是为世家子弟创办的,还因此被关了几天,后面他老母亲病重,孤儿寡母的,才被放回去。”

        汪温书见方源板着脸,不敢有所隐瞒,缓缓说道。

        “就因为丑?”

        方源眉头皱了皱说道。

        唐朝的科举比较奇葩,以四才三实为人才选拔标准。

        四才,是身、言、书、判;三实,是德行、才用、劳効。

        身的意思是身体健康与颜值,长相要普通偏上,要与帅沾边。

        这个判定就是当地的官员和主考官,丑不丑也就他们一句话的事。

        这使得地方监考官的权利很大,可以直接将出身一般的考生剔除掉。

        当然,真的很丑他们也不敢要,毕竟乡试后还要进京赶考,吏部还会把关。

        “朝廷的规定,我们也没办法。”

        汪温书讪讪道。

        “你下去吧。”

        方源摆摆手,略显无奈道。

        若是有人暗中作梗,方源还能拨乱反正。

        但科举本身的问题,方源就没有办法解决了。

        它是整个国家的事,不是一个州一个县的事。

        “是。”

        汪温书松了口气离开。

        “刺史大人,要我将他关起来吗?”

        苏琛沉声道。

        他觉得,既然是政策规定,那张继就犯了罪,可以名正言顺抓拿。

        “本官去看看吧。”

        方源想了想,摇摇头道。

        唐以孝治国,张继赡养八十多岁老母亲,受人敬重。

        若将他抓了,不说官府有错,但是至少推行科举将会受到阻力。

        亲自去看看,如果样貌能接受,可以用来推行科举的案例,也是件好事。

        “是。”

        苏琛一愣,随即应是。

        确定之后,方源带上张三和汪温书出发。

        没多时,方源几人就到达三甲村的村口。

        很巧遇到三甲村村长,正在更换被砍的广告牌。

        “刺刺史大人?拜见刺史大人!”

        三甲村村长见到方源,顿时吓了一跳。

        还以为是看错了,揉揉眼睛才敢向方源行礼。

        在一旁干活的村民们不认识方源,但见到自家村长行礼,也连忙行礼。

        “免礼。”

        “村长,带我去张继家。”

        方源摆摆手,客气道。

        “刺史大人,张继他,他娘亲快九十了,能不能网开一面,广告牌我们村帮忙修好。”

        村长哀求道。

        张继砍广告牌一事已经传开。

        村民们都觉得张继挺委屈的,替张继感到不公。

        但砍掉广告牌可不是小事,故而村长自发和几个村民修复广告牌。

        “村长放心,我不是来抓张继的。”

        “我是来看看张继是不是有真才实学,想给他一个机会。”

        方源轻笑道。

        老母亲都快九十了。

        在这个年代是难得一见的高龄。

        万一闹一闹将张继的老母亲闹走了,十里八乡都是新闻。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我就说刺史大人是好人,是好官,那些混蛋还怀疑.刺史大人这边请。”

        村长松了口气,又是激动说道。

        他让村民们继续干活,带着方源往村里走去。

        一旁跟着的苏琛诧异地看了眼方源,又快速低下头跟上。

        方源是第二次来三甲村了,第一次的时候没有进到村里面看。

        这次进来,发现村里家家户户都是土房子,稍微好点的能做个琵琶院。

        总体来说,都是处于艰苦环境当中的村民,看不出有哪家是有钱的,府邸没一间。

        没多时,方源到三甲村的消息就传开,不少好奇的村民围过来,胆子大的还和方源打招呼。

        方源大部分都回应,很是亲民,令百姓们对方源的印象又加深一层。

        很快,方源就来到一处土房子面前。

        从破旧的护栏外面看,土房子的两扇门坏了一边,门槛也是腐朽。

        再往里面看进去,空荡荡的就一张烂台,地上还有些湿溜溜凹槽,感觉空气中弥漫着腐朽的气息。

        往凹槽的上面看,是一个个瓦缝,阳光正从缝口射进来,下雨天的时候雨水也是从缝口滴落下来。

        “州尊,这个张继可能很懒。”

        张三凑过方源的耳边,小声道。

        方源听到,没有回应,看向一旁的村长。

        村长没有听到,他已经走进护栏,准备要叫人。

        不过刚进入院子,他就看到张继的老母亲在侧边捡柴。

        “张婶,张继在不在?”

        村长大声道。

        瞬间就吸引方源等人的注意。

        顺着村长的声音看过去,就看到有个老奶奶坐在地上。

        老奶奶头发完全白了,脸色蜡黄,瘦骨嶙峋,腰是弯着的,艰难将地上的柴堆放整齐。

        村长第一声没有引起老奶奶的注意,第二声呼喊同样没有,直到第三声走到她旁边才听到。

        “唉哟~,村长你想吓死我哦~”

        张婶身体弹了一下,右手抚着胸口说道。

        “不好意思啊张婶,张继现在在哪里?”

        村长讪讪笑了笑,尴尬不已。

        “找张继干什么?”

        “那,那些人是不是抓来张继的?”

        张婶还没有老糊涂,听到村长找张继,立即眼光四处寻找着。

        很快就看到门口处的方源几人,顿时脸上露出慌乱之色,声音也变得慌乱。

        “那是刺史大人,不是抓张继的。”

        村长大声道。

        但此时张婶好像是没有听到一样。

        她翻身跪在地上,往方源的方向就是磕头。

        “求伱们不要抓张继,求你们不要抓张继啊,都是我的错,你们要抓抓我吧,抓我吧.”

        张婶一边哭,一边哀求道。

        快九十岁的人了,呜呜呜哭着像是刀割在众人身上。

        现场有村民围着看着,纷纷摇头叹息,看不得眼前的一幕。

        方源也是心中一叹,快步向张婶走过,张三等人也快随跟上。

        “张婶,刺史大人不是来抓张继的。”

        村长大囧,连忙蹲下身子,边扶起张婶边说道。

        张婶骨瘦如柴,用点力他整个人就被搀扶起来。

        不过张婶她弯着腰,无法站直,目前高度可能就一米。

        “张婶,你误会了,我不是来抓张继的。”

        方源刚好走到,搀扶着张婶,好声道。

        接触到张婶的手后,方源心中一叹:冰冷且干枯。

        “真,真的不是吗?”

        张婶这才不在哀求。

        看了看方源,又看了看村长。

        她眼角还有泪,身体颤抖着,刚才被吓得不轻。

        “真的不是,我以村长的名义保证!”

        村长拍了拍胸脯说道。

        说完,他讪讪看向方源,感觉自己说太快了。

        不过方源没有怪他,张婶目前可能更相信村长,这话由他说更好。

        “那就好,那就好,吓死我了。”

        张婶拍了拍胸膛,松了口气说道。

        “张婶,这是刺史大人,要见张继,张继在哪里?”

        村长趁机问道。

        “你说什么?”

        “我耳背听不清。”

        张婶踮起脚,凑耳朵向村长那边。

        “我问,张继在哪里?”

        村长无奈,声音更大道。

        “去菜地了,可能要很久才能回来。”

        张婶指着一边道。

        “张继家那边有个菜地,走过去要一炷香那样子,我们?”

        村长快速说道。

        不过还不用方源做决定,院子外就有急促的声音响起。

        “娘,娘,娘”

        一个中年汉子挤开人群走进来。

        他瘸着腿,皮肤黝黑,五官还算正,就是头顶有个斑秃。

        很快,张继就走到众人面前,看到他娘亲没有事之后,才注意到方源等人。

        “你,你们?”

        张继吓了一跳,身体后退一步。

        他不认识方源,也不认识苏琛,但认识方源和苏琛两人穿的官服。

        一个刺史,一个县令,还有一个可能是长史,而且还有一批州吏。

        自己不过是砍了两块广告牌泄愤,用得着这么多大人物来抓自己吗?

        “张继,这是刺史大人,还不快快行礼?”

        村长在一旁提醒道。

        “草,草民拜见刺史大人。”

        张继又是吓得后退一步。

        咽了口唾沫才勉强镇定下来行礼。

        “免礼,无需拘谨,本官是来和你聊聊的,不是来抓你的。”

        “村长,你让村民们各自回去吧,这么多人围着这里影响不好。”

        方源淡然道。

        “是,是。”

        村长连忙应是。

        松开搀扶张婶的手,走去门口将村民们赶走。

        很快,村民们就离开,村长再次回来,看着方源等待下一步的工作。

        “你先带张婶到一边吧,本官想和张继单独聊聊。”

        方源沉吟片刻,轻声道。

        “好的。”

        村长应是,过来搀扶张婶。

        “大人,张继他知道错了,您不要抓他好不好?”

        张婶没有听到方源所言,但见村长要拉走自己,以为方源要抓走张继。

        “张婶您放心,我不是来抓张继的。”

        方源微笑道。

        “张婶你放心,刺史大人是好人,是好官,说不会抓就不会抓的。”

        村长在一旁大声道。

        张婶这才放心下来,跟着村长走一边去。

        “刺,刺史大人,来碗水吗?”

        张继紧张道。

        “那就来碗水吧。”

        方源淡然点头。

        打量着现场的情况,没有一个能坐的地方。

        最终,方源走到一颗石榴树下的石头坐下。

        张三和苏琛几人看了看,最终没有跟着坐下。

        很快,张继回来,端回了两碗水,给了方源和张三,又准备离开。

        “行了,这两碗我们的吧,他们需要的话他们自己去喝吧。”

        方源摆摆手道。

        他已经看到张继在水井边直接打水起来的。

        对于农村人来说,喝水就是这样喝的,煮沸的概念他们没有,而且浪费柴火。

        “见,见谅了。”

        张继向张三几人讪讪道。

        张三摇摇头表示没事,而郑九直接去打水。

        “张继,本官得知你砍了州府的广告牌。”

        方源神色一凝,沉声道。

        “刺,刺史大人恕罪,草民一时怒火冲冠做了傻事,请您恕罪,恕罪。”

        张继吓了一跳,差点就要跪下去。

        “本官这次来,也不是追究你责任的,但下不为例。”

        方源脸色依旧沉着。

        “是,是,是。”

        张继松了口气,后背都快吓出汗水。

        “本官这次来,是听说你有些才华,所以想给你一个机会。”

        “但本官说句抱歉的话,你这种形象,就算是本官愿意给你机会,吏部也不会给你机会。”

        方源叹息道。

        如果单单是头顶有块斑秃,稍微改改发型勉强可以过关的。

        但是腿也瘸了,问题就大了,吏部那关肯定是过不了的。

        诚如李承乾这么牛逼的身份,也因为腿瘸动摇地位。

        “我,当时不是这样的!”

        “我腿不瘸,头发也没这么少!”

        张继顿时有些怒意,满腔恨意沉声道。

        方源眉头一皱,看向一同跟着来的汪温书。

        “张继最后一次科举的时候腿还是好的,斑秃也没有这么大。”

        汪温书解释道。

        后面的事他就不知道了。

        “你现在还想参加科举吗?”

        方源沉吟片刻,看向张继道。

        “不想了,考也不能过。”

        张继摇头叹息道。

        “还会痛斥科举的黑暗吗?”

        方源继续问道。

        “刺史大人,我,我下次不敢了。”

        张继吓了一跳,连连摆手道。

        他那天喝了点酒,想到自己的遭遇,一事做错了事。

        “哼,你现在知道不敢了,可知因为你的行为本官推行科举将会有多难吗?”

        方源冷哼道。

        要不是考虑到张继的特殊性和情况特殊,现在就不是面对面坐着了。

        “恕草民直言,刺史大人还是不要在推行科举上费心费力比较好。”

        张继讪讪笑了笑,但咬咬牙,沉声道。

        “何以见得?”

        方源眉头一皱,不满道。

        张三几人也是神色不善盯着张继。

        “读书难,难于上青天。”

        “读书都那么难,还参加什么科举?”

        张继叹息道。

        此刻,他满眼的沧桑和落幕。

        “你且说说读书如何难于上青天。”

        方源眉头皱得更深,沉声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