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奶爸的悠闲生活在线阅读 - 第94章 精准定位市场2.4/3万

第94章 精准定位市场2.4/3万

        听到儿子这么讲,曹建国回过味来。

        “你想走高端售卖?”曹建国好像明白了。

        曹书杰点头,他说:“爸,这个事你不用多想,也不用担心,我心里有数。”

        儿子说的很有把握,曹建国就不再过问这件事儿了。

        母亲王月兰忙活着去炒菜,程晓琳作为这个家里年轻的女主人,开始帮忙招呼她小姑子的三个同学。

        曹书杰看着闺女和小德牧玩的正欢,他拿着手机去卧室那边,准备打电话。

        把电话的通讯录打开,从上到下开始翻看名单,第一个就打给他发小曹振,等着曹振那边接通后,曹书杰直接问他:“曹振,你现在忙不忙?”

        “还行吧,这两天没什么叼事,你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曹振说道。

        他们两个太熟了,说话时就少了些文雅,大多数都直来直去。

        “你明后天在公司的话,我给你送点猕猴桃过去,别让我去了找不到人就行。”曹书杰同样没有拐弯抹角,直接给曹振说明了。

        听到他这么说,曹振特别吃惊:“你果园里的猕猴桃这么快就熟了?”

        下一刻,曹振好像想明白了原因,一脸的惊恐样:“你他娘不会打催产素了吧。”

        这个时候,曹振开玩笑的成分居多。

        曹书杰也不生气,他说:“我是改良种植技术好不好,你就说要不要吧。”

        “你小子种出来的,我肯定要啊,到时候多拿点来,我给我舅、还有我叔他们都送点。”曹振多机灵的一个人,连这个都替曹书杰想好了。

        “谢了啊,回头去找你喝酒。”曹书杰说道。

        曹振‘嘿嘿’一笑:“别来这套啊,咱们兄弟有话就直说,你个叼毛从外边回来后,心眼儿倒是学了不少。”

        “行,那我先挂了,还有点事。”曹书杰说完后挂了电话。

        他接着又给镇上农商行的信贷经理马昌荣打了电话,给他讲了明后天给他送猕猴桃的事儿,问他哪一天在银行。

        还真是不巧,马昌荣明天要去市里开会学习,这么一来,只能后天给他送了。

        他随后又给宋志超打过去电话,也给开畜牧场的崔敬国打了电话。

        包括之前给曹书杰供应铁丝网护栏的陈兴权,给他安装自动灌溉设备的夏长伟,卖给他果树苗的季光友都打了电话。

        一来,这些人都是曹书杰准备长期保持合作关系的客户。

        二来,这些人本身相较于普罗大众来说属于比较有钱的一类,他们所接触的有钱的朋友也比较多,有些单价贵的东西,他们能消费得起。

        从这一方面来说,曹书杰的市场定位很精准,他从一开始就知道筛选客户群体,要不然天天面对一群月收入千把块钱的普通群体,他这门生意也就没法做下去了。

        曹书杰足足打了大半个小时的电话,直到他妹妹曹慧芳过来喊他去山上的果园里采摘猕猴桃,这才放下有些发烫的手机,给他妹妹说:“芳芳,你去找咱妈多拿一些塑料袋,咱们准备去山上。”

        “哥,好嘞,我这就去。”曹慧芳特别高兴,转身就找她母亲王月兰拿塑料袋去了。

        瞧着他妹妹的背影,曹书杰心想着她到底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怪不得她能降住萌萌,这简直就是大孩子和小孩子的战斗,从身高、到体重、到力量都屈居下风的萌萌,全方位被吊打的货,也怪不得她会怕她姑姑。

        这就属于典型的降维打击了,曹书杰也没有办法。

        把只剩下20%电量的手机又揣进裤兜里,从卧室里出来后,曹书杰拿着钥匙,带着他老婆孩子骑上电动车朝山上的果园那边驶去。

        他妹妹则骑着电动三轮车,带着她的三个同学跟上了。

        很快就来到了山上,曹书杰打开铁丝网护栏大门上的钥匙,刚推开大门,萌萌就挣开妈妈的手跑进去了。

        “妈妈快看。”萌萌跑到老果园那边,看着猕猴桃果树上挂满了鹅蛋大小的猕猴桃,小脸上乐开了花。

        程晓琳看到眼前丰收的一幕,她也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心里满是欢喜。

        “怎么这么多?”程晓琳下意识的问道。

        曹书杰没搭理她,直接拿着袋子去果园内采摘猕猴桃去了。

        他并没有刻意去摘个头大的,因为没那个必要,在营养液的丰富补给下,大多数果子的个头都差不多大。

        这么一来,曹书杰采摘猕猴桃的速度就显得很快,他老婆程晓琳还没开始采摘时,曹书杰已经装完满满的一袋子,先放到地上,又继续装下一袋去了。

        “书杰,你要装多少?”程晓琳问他。

        曹书杰也没数,他说:“送的人有点多,越多越好吧,剩下送不出去的咱们自己吃也行,给前后邻居分分也行。”

        “书杰,你是要拿着去送人吧,我总觉得咱们应该弄点好看的包装盒,直接用袋子装是不是不太好。”程晓琳提醒他。

        曹书杰点头:“你放心吧,我早想到了,家里还有点咱爸妈之前用剩下的包装盒,等会儿回家了再装盒子就行。”

        但他也说了下一步一定要做自己的包装盒,还要注册个品牌商标,这是为了长远考虑做打算。

        他妹妹曹慧芳和三个同学也摘的很满意,万万没想到这次回来还有这么愉快的经历。

        尤其是邓妙珊和黄静敏她们二人一想到自己种植的果树苗明年开始就可以结果子,心里头就有种难以言喻的激动和期待。

        曹书杰摘了四袋以后,就去养殖区那边看小牛犊去了,顺便把提前割好的草抱出来随意洒在地上,共50头小牛犊吃个够。

        其他人在这边一直摘到下午快五点,准备好晚饭的王月兰给曹书杰打电话,让他们回去吃饭时,这才停止了采摘,准备打道回府。

        可谁知道萌萌在这边玩上瘾了,她说什么也不愿意回去。

        “萌萌,你为什么不走?”曹书杰问他。

        可还没等萌萌回答他,曹慧芳就走过来,看着萌萌,一脸认真的问她:“萌萌,我刚才好像听你说不想回家?”

        萌萌看到她姑姑,当时就懵了,回过神来后,撒腿就朝妈妈跑过去。

        “妈妈,妈妈,快救我!”萌萌大喊大叫着,一口气跑到妈妈身边,躲在妈妈身后,抱着她的腿就不撒手了。

        程晓琳看看她小姑子,再看看吓得小脸都变色的闺女,心想着:“萌萌这人嫌狗弃的孩子竟然也有害怕的主,莫不是天意,剧毒之物周围必有解药?”

        有了这个意外,萌萌在这边就待不住了,她大喊大叫着让妈妈抓紧骑车带她回家,一刻都不想多待了。

        那副模样真和见了鬼一样的表情。

        ……

        当天晚上,吃过晚饭后,曹书杰开车,和他妹妹一块把邓妙珊、黄静敏、张娜她们三个人送到镇上的宾馆里。

        临走时,曹慧芳还和邓妙珊她们三个人约定好一块坐明天上午九点半从镇上到宜陵市的长途汽车。

        从镇上回来时,曹书杰就看到他爸妈和老婆正在把装在袋子里的猕猴桃又转移到纸箱里去。

        纸箱并不大,属于标准的五斤装。

        曹建国看着儿子他们采摘回来的猕猴桃,每一个个头都很大,也够分量。

        曹建国看到儿子回来后,忽然问道:“书杰,你这猕猴桃都是特意挑选的?”

        “没有啊,都是在藤蔓上随便摘的。”曹书杰说道。

        曹建国愣了一会儿,才念叨着说道:“我平时还真没注意,可你这些果子很多都达到了特级果和一级果的标准,这不对吧?”

        山上那片老果园之前就是他种的,他清楚那边的果子质量确实比山下田地里的要好一些,但也没好到出现质量断层的地步。

        可是很显然,这种情况现在出现了。

        “爸,这有问题吗?”程晓琳纳闷,问她公公。

        曹建国说道:“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是我很好奇,这里大部分都是一级果,特级果少点,二级果以下的几乎没见到。”

        听到她公公这么说的,程晓琳松了口气,没问题就行,她说:“爸,是不是书杰隔三差五的就浇水,给的养分充足啊。”

        “是吗?”曹建国想不通。

        王月兰看着房间里已经装了十几箱猕猴桃了,可地上的袋子里还有很多待装箱的,她就觉得心疼。

        按照儿子的说法,这些猕猴桃都是要拿去送人的,她寻思这么好的果子,要是卖出去得多卖多少钱?

        “唉!”她叹了口气。

        曹建国知道他老伴心里是怎么想的,赶紧说道:“你个老娘们可别鼠目寸光,书杰这也是为了将来更好。”

        “还用得着你说,我都知道!”王月兰瞪了她老伴一眼,继续默默的把猕猴桃装箱。

        第二天早上,曹书杰就把装好箱子的猕猴桃和一部分用袋子装起来的猕猴桃都放进了汽车后备箱里,随后坐进汽车驾驶座上,等他妹妹出来后,就准备送她去镇上坐去宜陵市的长途汽车。

        堂屋里,王月兰拿着500块钱,朝她闺女曹慧芳衣兜里塞去。

        “芳芳,这钱你拿着,别舍不得吃。”王月兰一遍遍的叮嘱她闺女。

        但曹慧芳不想要,她摆手说道:“妈,我这里的钱够花,再说我这次打暑假工,两个月就能挣2000块钱呢,足够我的生活费了。”

        “让你拿着就拿上,这么啰嗦干什么?”王月兰说她。

        曹慧芳看着母亲认真的表情,她默默的接过来,揣进兜里。

        但也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个钱存起来,不能乱花。”

        以前不懂,可她现在明白了,挣点钱真的不容易!

        ……

        在青石镇临时长途气站车里,四个年轻朝气的女孩各自提着两袋沉甸甸的猕猴桃在等车。

        曹书杰在一边站着,给他妹妹说:“芳芳,你们回去后别光顾着打工挣钱,也要利用这个时间好好学习,再过两年,有你们上班挣钱的时候。”

        “哥,你可真啰嗦,比咱妈还要啰嗦。”曹慧芳这般说道。

        但她旁边站着的邓妙珊和黄静敏却一脸的羡慕,她们俩都是独生子女,很羡慕曹慧芳还有个哥哥管她。

        开往宜陵市的长途汽车过来了,曹书杰给她们说:“你们快上车吧,有什么事记着给我打电话。”

        “好!”曹慧芳点头:“哥,你也快点忙去吧。”

        “嗯!”

        曹书杰看着他妹妹和三个同学每人提着两袋猕猴桃上了车,他顺手给了随车的检票员200块钱当她们的陈票钱,不顾他妹妹的叫喊,转身朝停车的地方走去。

        送礼去!

        镇府办公大楼那边,曹书杰把他同学邵国邦给喊出来了。

        邵国邦和他同岁,中等个头,带着一副黑色板材的眼睛。

        “老曹,你搞得神神秘秘的,到底有什么事啊。”邵国邦出来后,看到曹书杰了,直接问他。

        “老邵,我一直想谢谢你的帮忙,好不容易等我果园里的猕猴桃熟了,今天过来给你送点,放心,这不是贿赂。”曹书杰把提着的两箱猕猴桃递过去,他说:“你拿回去用香蕉引熟了,尝尝味道怎么样。”

        “要是放在通风温度低的地方,放上十天半个月都没事。”曹书杰说道。

        邵国邦不想接,但曹书杰直接放在路边,开车就走了,他还得去平源县城,那边的人可不少。

        此时,曹振正在名博纺织有限公司会议室里开会。

        除了他之外,名博纺织厂实际的控制人,曹振的舅舅廉学柱也在这里。

        除此之外,还有曹振的二叔曹建武也在这里,另外还有几个中年人,今天聚到一块商量着关于名博纺织厂采购棉花的事宜。

        这两年棉花一直在涨价,他们这些中间加工厂的成本压力也很大。

        开完会后,还没到中午,曹振回到自己的后勤办公室里,想着刚才开会的内容,他的心情也很沉重。

        棉花的价格上涨意味着原材料的价格上涨,同样也意味着他们工厂的生产成本上涨。

        随即,曹振又想到了他舅舅、二叔他们商量的结果,公司计划去新江那边租地大规模种植棉花,以此来降低源头原材料的成本。

        “舅舅想让我去主持那边的工作?”曹振一想到这个结果,就感觉蛋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