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77小说网欢迎您!本站给您最好的阅读环境!
77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键盘皇

第七百五十七章 我是你爷爷 文 / 冒牌队长

    “这群幸运的家伙,当年我的第一个储物袋,也仅仅有两立方而已。”姬云一阵唏嘘,但现在,五十立方的储物袋,对他来说就跟一块钱差不多,几日按收了徒,就不要太过委屈他们。

    “时间过去了这么久,粮船帮的人也该到了吧!?”拿出电话,姬云直接拨给吴不通。

    龙家虽然只是对宝岛粮船帮的信息掌握的比较多,对米国的粮船帮知道的并不多,但米国那边如果有大动静,宝岛的粮船帮未必就什么都不知道。

    &bsp;可惜吴不通的回答让姬云有些失望,龙家并未探听到任何消息。

    挂了电话,姬云知道吴不通没有骗自己,龙家还可羊金龙有合作呢,既然羊金龙也没有人消息,看来龙家是真的没有任何收获。

    “让我这样每天等,也不是个话啊!”姬云皱眉,谁也不知道粮船帮会用何种方式出现,他现在的神识虽然能笼罩整个蜀都,但也不可能每时每刻都锁定那帮人吧,况且就算对方从他眼皮子底下走过去,他也未必知道对方就是粮船帮的人。

    “我怎么忘了他了?”姬云忽然一拍脑门,这些天忙着修炼,居然都快忘了罗贤这个存在了。

    唐梓瑞和徐娇告别之后,暮雪正准备送徐娇去机场。

    “暮雪,你去修炼,我去送吧!”姬云帮徐娇拎起包裹,出门取了唐梓瑞的车,直奔机场。

    车上气氛有些尴尬,对于姬云,徐娇始终都有成见,可现在的她却也知道,就算心中有千种万种的不满,也不敢说出来,这位瘟神那可是真正的瘟神。

    “姬云,梓瑞他们不会有事的,对吧?”徐娇率先打破沉寂。

    姬云笑道:“你觉得呢?”

    徐娇怒气上涌,却又不敢反唇相讥,谈话就此结束。

    等到了机场,一路陪着徐娇换了登机牌,再送他过安检的时候,姬云忽然说道:“他们都不会有事的。”

    徐娇脚下一顿,转头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快步走了进去。

    姬云神识将整个机场扫过,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之后,这才开车向童子林一带开去。

    一间破旧的酒店。

    这里虽然地处一二环之间,但因为没有合理开发,导致这里的很是荒凉。

    这家酒店只有三层,而且现在已经变成了全方位钟点房,进出的都是成双成对的男女,一上二楼,整栋楼中都弥漫着一股异样的味道,而且充耳都是那些奇奇怪怪的声音。

    三楼,靠近最左边的,房门紧闭,还搬来了里面的破旧沙发、桌椅板凳将房门死死顶住。

    灰扑扑的窗帘拉的严严实实,双人床上躺着一个浑身打着绷带的病人,这病人正乐滋滋的看着那小小的液晶电视,似乎节目让他很开心。

    床边,一个带着金丝边眼睛的中年男子正一脸愁容,来回踱步,这酒店的隔音等同于无,隔壁房间嗯嗯啊啊的叫声叫的他一阵心烦意乱,狠狠踢了一脚腔。

    “爸,你干啥啊?”床上躺着的病人不满道。

    “我罗贤,这辈子就没这么窝囊过!”金丝边眼睛中年男子正是那位医学泰斗罗贤。

    “嗨,那有什么,窝囊的多了,也就不觉的窝囊了,你瞧瞧你儿子我,现在虽然躺在床上不能动,但我该吃吃该喝喝,该开心就开心,有啥不好?”床上躺着的,自然是罗贤的儿子罗鹏程了,上次被姬云一巴掌拍的跪倒在地,双膝毁掉,罗贤愣是给救了回来。

    “我说你是不是被人打得脑袋有问题了?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种屁话?”罗贤被儿子说教,顿时大怒,低声咆哮道。

    “我说的是实话啊,你就说你吧,你敢说你以前没窝囊过?你在粮船帮虽然是高层的御用医生,但那些人哪一个把你当人看了?先不说远的,就说明天就要抵达蜀都的卜登平,他只是金龙头的徒孙而已,还不是照样对你颐气指使?”

    “上次,在墨西哥,他来找你治伤,你贴着脸去治,结果呢,人家一巴掌抽过来,让你保密他受伤的事情,你能奈何人家?在人家姬云面前,卜登平算什么东西?他能一夜之间杀那么多粮船帮的人吗?其中还有武道高手!”

    罗贤瞪眼看着罗鹏程,忽然冲上去狠狠一耳光,怒声骂道:“你发什么失心疯?他弄断了你的双腿,弄碎了你的两截脊椎骨,若是没有我,你这辈子只能这样躺着了,你倒好,还向着他说话?还敢接老子的短?”

    罗鹏程恍若未觉,就好像那一巴掌不是打在自己脸上,而是别人脸上。

    而且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多少变化,笑道:“爸,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对吧?给你发泄怒火?发泄不满?来吧,一巴掌不够你可以继续。”

    罗贤气结,狠狠一跺脚,走到一边坐下,不耐烦道:“算了算了,我不该打你,只要熬过今天,那姬云必死!蜀都还是我们的!”

    罗鹏程艰难的摇摇头,嗤笑道:“爸,不是我打击你,人要懂得及时行乐,尤其是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如果姬云现在来了,我反倒开心了,知道为什么吗?”

    罗贤一愣:“混账,为什么?”

    罗鹏程笑道:“我虽然不知道姬云的修为有多高,但我知道,他上次既然没杀了你,也没杀了我,那就证明我们的行为,并没有触碰到他的底线,其实你大可不必逃到这里来,因为姬云不会杀你,也不会杀我,因为不屑!”

    “哈哈哈,讽刺吧,反倒是粮船帮,一定会杀了你我!”

    “为什么?”罗贤语气缓和了一些。

    “更简单啊,粮船帮此次在蜀都靠岸,主要目的找一个落脚点,将蜀都掌控在手里,姬云并非第一目标,甚至他们从一开始都没想着招惹姬云,可遗憾的是,我招惹了,然后你招惹了,就因为你我父子二人,导致姬云将注意力集中在粮船帮身上,眼看着到手的基业,转瞬就没了,你觉得他们会放过我?”

    罗贤深吸一口气,沉吟了许久,这才说道:“怪不得这几天他们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语气极不友善”

    “所以啊,老爸,你还是去找姬云吧,他羞辱了你,打了我,他和我们已经没有别的仇怨了,对付他罩着的舜天也好,李逵也罢,我们父子什么都没干啊!”

    “不行!”罗贤断然否定,“我怎么可能去找他?我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剔骨挖心,碎骨食髓!”

    “那就没得玩咯,所以,享受生活吧,这可是咱最后的光阴啊,要不这样,爸,你打服务台,给我找个妞来!”

    “啪”罗贤一耳光又抽了过去。

    “这是个好主意!”就在这时,忽听一个声音传来,罗贤浑身一颤,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来,这声音,就是他的噩梦,这么多天来的噩梦,每当他闭上他,找个噩梦就会萦绕在脑海中,让他痛不欲生。

    可房门没有动静。

    忽然,强烈的太阳光线照射进来,而后从窗帘后走出一人,那如恶魔般的笑容,还有屠夫般的残忍嗜血,让罗贤双腿一颤,差点晕过去。

    “没想到我这一巴掌,还帮你洗清了脑袋!”姬云却不理罗贤,走到床边上,笑眯眯地看着罗鹏程。

    “是吗,那你再打我一巴掌吧,那我估计就可以爱因斯坦相提并论了。”;罗鹏程笑道。

    姬云斜眼看着罗鹏程,忽然眉头一皱,神识滚滚而出,将四面八方搜查了一遍,眼中露出疑惑之色。

    “奇怪,并没有任何修炼者的存在,为何会有一种被窥探的感觉?”姬云心中不敢大意,对方能隐瞒过他的神识查探,恐怕是个高手。

    “你不怕死?”姬云冷笑道。

    “人这一辈子,谁能不死?至少我这辈子活的很潇洒,很滋润,这就足够了,不是吗?”罗鹏程的变化不可谓不大,仿佛真的被姬云一巴掌打醒了。

    但鉴于此刻有高手环伺,姬云不想浪费时间,沉声道:“罗贤,你儿子说得对,我不杀你们,但我要你告诉我粮船帮的一切!”

    “我我说,我说”

    罗贤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就颤抖的答应了。

    随后从贴身的衣服中拿出一块硬盘,递给姬云道:“我只是医生,虽然也是粮船帮的人,但没有任何地位可言,这是这些年我偷偷记录的自己对粮船帮的了解,上到龙头,下到喽啰分布,都有。”

    姬云接过硬盘,深深看了眼罗贤,直觉告诉他,这人没骗他。

    “粮船帮的人什么时候到?”

    “不来了!”罗贤立即开口,姬云一句不杀他,让他彻底放松下来,“我说的是他们的财团势力不来了,蜀都少了祝一戎,他们也很难立足。”

    “也就是说,他们接下来来的人,都是对付我的?”姬云笑道。

    “是的,就我所知,明天金龙头的徒孙卜登平会率先赶到,他虽然只说是一个人,但我怀疑,这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他忽然不说话了,随即脸色大变:“他们他们知道你会来拷问我?他们真的”

    想到儿子刚才说的话,罗贤忍不住浑身一颤。

    “很好,告辞!”

    姬云点点头,微微一笑,一闪身,瞬间消失。

    过了许久,罗贤才回过神来,急道:“鹏程,快走,我们赶紧离开!”

    “唉,年轻人就是性子急,他毕竟还是太嫩了,他毕竟只修炼了仅有百年之久啊!”罗鹏程忽然开口,而后在罗贤诧异地的目光注视下,居然缓缓坐了起来。

    “鹏程,你”罗贤目瞪口呆,自己的儿子受了什么程度的伤,他岂能不知道?

    别说几天就能坐起来,就算一年都没有多少可能性!

    那需要不断的锻炼康复才能做到的啊。

    罗鹏程微微一笑:“很惊讶?没什么好惊讶的,其实吧,以你那点医学水平,治好我的伤、那简直痴人说梦,你只知道我的脊椎受伤了,你只知道我的膝盖碎了,可你恐怕不知道,我的头骨也裂了,内脏也被脖子缩进胸腔而挤压破裂了吗?”

    摇摇头,罗鹏程又道:“急什么,就在这里玩吧,等姬云解决掉粮船帮那些小虾米,咱们再走,何必赶那么急啊!”

    “是啊,何必赶那么急呢?”窗外忽然传来一声叹息。

    “砰”

    罗鹏程这次居然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骇然看向窗户:“姬云!”

    姬云悠然走进来,哈哈笑道:“当让,是我!”

    “你你还回来干什么?”罗鹏程急道。

    姬云拉了把凳子坐下来,笑道:“我还纳闷呢,以我的力量,罗鹏程不可能不死啊,起初我还以为是罗贤的医术高明,有起死回生之能,可仔细一想,罗贤只是个骨科大夫啊!”

    罗鹏程哼道:“那又如何?我爸虽然是骨科大夫,但像他那样医术高超的大夫,岂能只钻研一道?”

    罗贤一愣,“我”

    他本想说,我只在骨科方面有杰出成就,其他方面还不如一般大医院的主治大夫啊!

    但直觉告诉他,这话不能说。

    姬云哈哈笑道:“说你没用,你是真的没用,居然选择成就人圣,唉!”

    “你知道了?”罗鹏程脸色一变,沉声问道。

    &bsp;“我要是不知道,我回来干什么?说吧,有什么遗言?”姬云冷笑。

    “姬先生,你你刚才说了,不杀我们的,你你可不能食言啊!”罗贤大惊,急忙求情。

    姬云笑道:“我只说了不杀你啊!”

    “姬云,竖子尔敢!还不跪下?我是你爷爷!”罗鹏程怒吼一声,声音苍老,略有些中气不足,显得很虚弱。

    “哈哈,一百多年前,你跟我早就没关系了,从我将你打入炼龙池,你我,就再无瓜葛!”姬云脸色一沉,“本以为你能痛改前非,安心修炼,没想到你居然借着送别的名义,偷偷跑出来给无极仙宗传递消息,以至于我们到了神界看,还被无极子那混蛋追杀!”

    “我当初本该回到浩渺大陆杀了你,没想到如今你居然自己送到我面前,我岂能饶你?”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