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都市言情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第七十九章

        车窗外的景物闪烁的很快,一帧一帧全都虚虚晃过。

        光亮黑暗相互交叠,闵灯偏头,车子经过隧道,黑影里的霍疏被藏起来了。

        闵灯眯了眯眼睛,适应了光线,重新看了过去。

        霍疏脸上没有表情,冷的,侧影吞了他大半张脸。

        闵灯视线顺着他的鼻梁下移,看着了他抿着的嘴,绷紧的上身。

        闵灯又低头看着自己牵着他的手,动了动指尖。

        好一会儿,霍疏才像是感觉到一样,偏过了头,“怎么了?”

        “我渴了。”闵灯看着他干燥的嘴唇。

        霍疏前倾弯腰,拿了一瓶水,拧开了给了闵灯。

        闵灯喝了一口,冰凉的水流过喉咙,光亮在一瞬间涌进车内。

        他闭上了眼,看见了妥帖处理好茶杯碎片,又重新坐好给他夹菜的霍疏。

        桌上的人一点端倪都没有看出来,直到霍疏把人都送走,拉着他上了这辆车。

        闵灯偏头,拉住了霍疏的肩膀,吻了上去,细致的用舌尖润湿了他干了的唇。

        霍疏喉结上下动了动,一手放在了闵灯脑后,另一手揽住了他的腰,把人拉了过来。

        红灯,车子停了下来。

        喘息声也随着停了下来。

        “我没事,别担心。”霍疏闭眼抱着他。

        “我不信。”闵灯舔了舔被咬的开始发烫的唇,“你骗我。”

        “……你陪我过去吧。”霍疏声音很低。

        “嗯。”闵灯连想都没想就点了头。

        进到机场,巨大的人流和嘈杂的人声让闵灯略微有些紧张。

        刚想走在霍疏身后,余光却扫过旁边经过男人手中拿着的本子。他停下了脚步,拉紧了霍疏的手,“霍疏……我没护照……怎么办……”

        “我上次回来就帮你办了。”霍疏搂上他的肩膀,“走吧。”

        闵灯点了点头,悄悄擦了一把手心的汗。

        两人在休息室没有坐多久,就登机了。

        霍疏坐在座位上偏头捂着嘴,咳了好几声,声音都是压着的。

        闵灯朝着经过空姐要了条毯子和一杯蜂蜜水。

        看着霍疏喝下后,他又强迫的给霍疏盖上毯子。

        霍疏无奈的笑了笑,由他去了。

        没一会儿,盖着毯子的霍疏闭上了眼睛,露在躺在外面的手抓紧了闵灯的手。

        闵灯一直看着霍疏的情况,自有中间睡了一会,惊醒后在一直没睡就盯着霍疏。

        霍疏倒是一直都睡得很沉,沉到连飞机落地都没有醒来。

        闵灯蹙眉,担心的喊了好几声。

        霍疏这才睁开了眼,满眼的血丝,像是根本没睡。

        两人东西根本没时间收拾,闵灯勉强才塞了一个小箱子,带了一套换洗的衣服。

        霍疏一手拖着小箱子,一手牵着闵灯出了机场大门。

        “霍先生。”穿着一身黑西装的司机等在机场门外,见他们过来,替他们开了车门。

        车子发动了,闵灯发现霍疏明显开始紧张了。

        霍疏额头上开始出了冷汗,手指捏出了青白色。

        闵灯什么都说不出口,只能紧紧握着着霍疏的手。

        车子停下来,闵灯朝窗外看了一眼,应该是医院。

        他们刚下车,一个看着快50岁的女人就他这小碎步走了过来。

        “蔡姨。”霍疏喊了她一声。

        “她在抢救了两个小时后,因为失血过多,抢救失败。”蔡姨眼睛红肿的,像是刚哭过,“她在这一个多月来,配合治疗,情绪稳定,情况非常好,我们都以为她的病快好了……她……”

        蔡姨说着说着掩面泣不成声。

        这个哭着的阿姨说的是英语,闵灯一句都听不懂。

        只是看着霍疏脸色越来越差,他担心的捏了捏霍疏的手心。

        “走吧。”霍疏拉着闵灯朝医院里面走了过去。

        在医院存放尸体的房间里,尸体被存放在冷白色金属长格里。

        闵灯觉得冷,他抬头看了看霍疏,把自己朝着霍疏贴近了。

        医生把冷藏柜的其中一格拉出来的那一刹那,闵灯的手被霍疏捏的死紧。

        尸体柜里腾起的冷气,让闵灯眯起了眼睛看了过去。

        尸体被白色的袋子挡住了,拉开尸体冷藏柜的医生又准备去拉开白色袋子的拉链。

        “行了。”霍疏突然开口,声音像是从嗓子里挤出来的一样,干哑粗涩。

        医生停住了脚步,了解的转身离开了这个房间。

        霍疏松开了闵灯的手,上前走了两步,整个人异常沉默。

        “我们先出去吧。”蔡姨说的中文。

        闵灯这次听懂了,他看了一眼霍疏挺直的背,点了点头,跟着她也出去了。

        霍疏再出来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

        闵灯坐在医院走廊的休息座位,看见他出来,立马站了起来。

        霍疏脸上表情看不出异样,甚至没有一点悲伤。

        闵灯拉着他坐在了椅子上。

        “这个……”蔡姨又抹了一把眼睛,从自己包里拿出了个卷成纸筒的白纸,“这是她画的。”

        霍疏瞳孔瞬间收缩,他甚至往后退了一小步。

        “这是她留给你的一幅画,她在自杀的前一天交给我的,说是下次来看她的时候让我给你。”蔡姨递了过去,“她没有东西能留下,这是她……唯一让我给你的。”

        霍疏伸出一半的手抖的不行,根本接不住画纸。

        闵灯紧紧拧着眉,伸手帮他接过,展开了画纸。

        画里画的是小男孩一手抱着个篮球,坐在地上笑得开心。

        画里的天空是黑色的,草地绿得发暗。

        只有那个抱着篮球的小男孩画的清晰又认真。

        霍疏眼眶瞬间红了,他弯下了腰,抱住头。

        蔡姨沉沉的叹了一口气,转身慢慢的走了。

        闵灯看着她走远,把画仔细的卷好了放在一旁。

        伸手脱掉了自己的外套,轻轻盖在了霍疏背上,接着伸手抱了上去。

        他没霍疏高,也比霍疏瘦,自然不能把人环好。

        闵灯尽力的着扯手臂,想把整个霍疏都拥在自己的怀里,霍疏身上太冷了。

        过了很久。

        “闵灯……”霍疏开口了。

        “嗯。”闵灯回答。

        霍疏没说话,直起了腰,把身上冰冷的闵灯怀在了自己怀里。

        处理完医院的手续以及后续事宜,时间已经不早了。

        出医院,再回到车上的时候。

        闵灯突然伸手探了探霍疏的额头。

        霍疏下意识的一躲,但闵灯早就怀疑了,直接把人按住了。

        “你发烧了。”闵灯蹙眉看着他。

        “……你。”霍疏叹了一口气,“好眼力。”

        “下去医院买个药吧。”闵灯轻声说。

        “我没事,不用吃。”霍疏揉了揉眉心,“师傅,开车。”

        “要吃药。”闵灯执拗。

        “吃药远没有你抱着我来的疗效快。”霍疏张开了手。

        “我又不是药……”闵灯无奈的说着,但却很快就抱了过去。

        还拍了拍他的背。

        在开了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一栋独栋的房子前。

        霍疏拉着闵灯的手进了房子。

        闵灯坐在沙发上,霍疏接着一个电话。

        电话挂断。

        闵灯偏头看着他的脸色,蹙眉担心,“你先睡一会儿吧。”

        “嗯。”霍疏揉了揉眉心,起身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有事喊我,厨房里有东西,你自己吃一点,想睡觉就上来。”

        闵灯点了点头,挥手让他赶紧上去睡。

        霍疏脸色真的很差。

        闵灯绕着房子看了一圈,等了大约十分钟,估摸着霍疏应该睡了,过去才轻声上了楼。

        卧室门没关,可能是霍疏怕他找不到房间。

        闵灯走到床边,看着睡着还蹙着眉头的霍疏,轻轻的叹了口气。

        小心的伸手摸了摸霍疏额头上的温度。

        温度不但没降,还好像升高了。

        闵灯握紧了手心,转身找到了洗手间,拿了条毛巾,沾了冷水。

        很轻的放在了霍疏额头上。

        每隔十分钟换一次。

        直到霍疏额头上的温度有往下降的迹象,闵灯这才下楼。

        这套房子虽然很大,但格局很简约。

        闵灯没怎么费劲就找到了厨房,打开了冰箱。

        冰箱里全是新鲜的食材,闵灯埋头翻找了一阵。

        拎出几颗大白菜胡萝卜,又拿了块瘦肉,和大米。

        闵灯想熬粥。

        霍疏今天一起吃饭的时候没吃多少东西,到这边这么久,也一直没有吃东西。

        他想着他这会儿做好了,霍疏等会儿起来了就可以直接喝。

        洗干净案板,放了一根胡萝卜在上面,闵灯开始仔细切着。

        厨房太大,太安静,切根胡萝卜都能有回声。

        闵灯回头看了看宽大的客厅,又看了看厨房里旁边窗户外黑漆漆的一片。握着刀的手紧了紧。

        挂在脖子上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

        闵灯低头看了一眼,是条垃圾信息,不过他还是把手机从脖子上拿了下来。

        对着手机屏幕划拉了一会儿,闵灯打开了直播。

        虽然依旧没什么声音,至少闵灯注意力被手机屏幕上迅速刷过的几段话吸引住了。

        ——失踪人口回归,死了2万年的我听到这场直播的消息,揭棺而起!!!

        ——看我蹲在厕所里拉屎刷到了什么?

        ——小哥搬家了?

        ——上次看您直播的时候还是单身,今天!我儿子都大学毕业了!!!

        闵灯重新拿起来了刀,一手按住了胡萝卜。

        切了一半又抬头去看。

        ——小哥越来越高冷了,以前虽然聊的费劲,但也说两句。

        ——今天做什么啊今天做什么啊今天做什么啊今天做什么啊!!

        ——肯定是做胡萝卜啊!!我最爱吃红萝卜了,快喂我,我张开了嘴,啊~~~

        闵灯扫了两眼,发现几乎全部的字都认识了,不像以前连菜靠蒙的,还只能挑问题回答。

        “今天做粥。”闵灯回答了一个一直在问做什么的网友。

        然后低头一边切胡萝卜一边开始讲解,“胡萝卜切丁……”

        直播到一半的时候,手机屏幕上刷的话开始不对了。

        ——这么大一锅粥,不是一个人吃的吧?小哥有女朋友吧?

        ——什么女朋友!!是男朋友!!是上次那个腹肌爆炸好看的男朋友!!

        ——什么男朋友?这我就不爱听了!这他妈是老公!老公啊!

        ——老公老公老公老公在哪里?老公在哪里老公快出来!

        接着随后手机屏幕上就被老公这个字眼所覆盖了。

        闵灯怔住眨了眨眼睛,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摆,耳尖迅速红了起来。

        手机屏幕上的老公又很快被同一个问题所代替。

        ——是不是老公啊是不是老公啊是不是老公啊是不是老公啊是不是老公啊是不是老公啊是不是老公啊是不是老公啊是不是老公啊……

        闵灯咬了咬牙,看着这个问题,张开了嘴。

        “对……”闵灯压下心头的羞耻,声音细小,“老公。”

        屏幕里的网友都还没来得及反应。

        “再喊一声。”

        哑着的声音却突然从身后传来,闵灯惊讶回头。

        霍疏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身上只穿了条长裤子,就那么斜斜的靠在门框边,冲着他轻笑着:“喊啊。”

        闵灯耳根都红透了,手上的汤勺握的紧紧的:“喊……喊……喊什么……”

        霍疏脸上的笑收了回去,变得严肃:“喊爹。”

        “……………………滚。”

        直播屏幕无比欢乐,刷过无数个滚。

        ※※※※※※※※※※※※※※※※※※※※

        更新啦!!!

        大家上章都不留言!!!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