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都市言情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章

第七十八章

        电话那边挂断了。

        闵灯抹了一把脸,听着从厨房那边传过来的水声,揉了揉眼睛,慢慢的坐了下来。

        找到了自己的拖鞋,刚站起身。

        “怎么醒了?”霍疏走了过来。

        “那个……汤……”闵灯看着他手上不见了的保温杯,“你喝完了?”

        “嗯。”霍疏点了点头,“你饿了?吃什么我给你做。”

        “不饿。”闵灯摸了摸头发,难为的看了霍疏两眼。

        看他确实没事,也拿不准,到底要不要把这这是个大补汤的事情说出来。

        “头发长了很多了。”霍疏摸了摸他额前的散发。

        “嗯,要剪吗?”闵灯也摸了一把,想了想,“要不我再去剃一下?

        “虽然你寸头也挺可爱的,但是……”霍疏双手捧着他的脸,“很扎。”

        “那你帮我剪吧。”闵灯又说,“我总感觉前面的头发有点挡眼睛了。”

        霍疏笑着点了点头。

        落地窗外,天色渐暗,越发显得客厅里的光芒通明。

        闵灯扯了扯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毛巾,“剪了吗?”

        “你别动。”霍疏扯了扯领口,看着刚刚洗完澡,盘腿坐在地毯上只穿着一件宽大t恤的闵灯。

        看着露在外面的腿,又看着因为低着头,闵灯露出来白皙的后颈。霍疏觉得身上发热,且有越来越热的前奏。

        他吞了吞口水,尽量集中注意力,小心的剪着闵灯前额的头发。

        没剪两下,他的视线却控制不住的朝闵灯脖子看过去。

        霍疏莫名的……想要咬一口。

        闵灯脖子上突然一凉,像是有什么东西滴了下来。他偏头看了一眼,一小滴血红。

        闵灯懵了,随即仰头去看霍疏。

        霍疏鼻子里正往下流着鼻血。

        “哎!”闵灯跳了起来。

        霍疏手上的吹风筒被闵灯撞得掉在了地上,没等他反应过来,闵灯就从桌子上拿来了纸巾,怼在了他鼻子。

        “怎么了?”霍疏看着闵灯一脸着急,茫然着垂眼看了看自己的鼻子,“你捂我鼻子干嘛。”

        “你没事吧。”闵灯担心的不敢松开,“你流鼻血了……”

        “啊?”霍疏迟疑了一会儿,感受了一下,发现自己真流鼻血了,自己伸手按着纸团,又拍了拍闵灯的肩膀。

        “没事儿啊,别紧张,把吹风机捡起来。”

        闵灯捡起吹风机,放好了,歪头看着他,“还在流吗?”

        “没有了。”霍疏擦干净了血,把身上的外套脱了,“可能就是有点儿热。”

        “那你抱着我吧。”闵灯体温一向低,他回身主动抱住了霍疏,又用手探了探霍疏额头,“没发烧啊,怎么会觉得热,又怎么突然流鼻血了。”

        “不知道……”霍疏蹙眉,无奈想着,自己不可能已经憋到这种程度了吧。

        “还热吗?”闵灯问。

        “热……”霍疏手放在了他腰上。

        又过了一会儿。

        “还热吗……”闵灯又问。

        这次还没等霍疏回答,闵灯自己又说:“你怎么越来越热了……”

        霍疏:“…………”

        “别抱着我了宝贝。”霍疏无奈。

        “怎么了?”闵灯仰头看他。

        “你别抬头看我,你低头看它。”霍疏说。

        “看谁?”闵灯问着低下了头。

        “…………”

        “我去洗个澡。”霍疏叹了一口气,起身朝浴室走了过去。

        闵灯看着霍疏的背影,没回过神,反应过来后拧着眉低下了头。

        他不是不能接受霍疏,他只是害怕。

        他不停的告诉自己。

        那是霍疏,那是霍疏,那是霍疏,那是霍疏。

        跟那个男人没有任何关系。

        但好像没用,女人的惨叫声和皮带抽打在皮肤上的闷响会出现在他的耳边。

        闵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桌子上的果汁一饮而尽。

        接着把自己脱得只剩内裤,搓了搓脸,两三步走到了浴室门口。

        推开浴室门走了进去。

        正仰头冲着的霍疏惊讶的偏头看了过来。

        闵灯凑过去,被水冻得一哆嗦,他这才发现霍疏洗的冷水。

        “你——”霍疏连忙把人推了出去,闵灯却抱着人就不撒手了。

        霍疏没办法,只能飞快的要把水调成热的。

        闵灯冷的哆嗦着停不下来,眯着眼睛看着从头发上落下的水珠。

        “这可是你自己贴上来的。”霍疏声音发哑,抬手抹了一把他脸上的水。

        闵灯仰头看着他,认真的点了点头。

        浴室气温越来越高。

        就连贴着墙面的瓷砖都被体温捂热了。

        霍疏最终停在了最后一步,停在了闵灯开始发抖,咬牙忍着的时候。

        喘息声渐渐停下。

        闵灯背后一片冰凉,他刚伸手想摸,就被霍疏抱着放进了浴缸。

        被温暖的热水瞬间包裹,闵灯舒服的叹了口气,仰着头靠在了坐在自己身后霍疏肩上。

        “我等你,但是……”霍疏一边帮他洗着后背,一边低声威胁,“以后,你得自己一点一点的坐下来。”

        闵灯听完这话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但很快,全身的各个地方或快或慢的皆红了。

        “点头。”霍疏咬在了他后颈。

        “嗯。”闵灯小声答应,后颈一阵刺痛,又连忙点了点头。

        太阳落下又升起,黑暗在睡梦中转瞬而逝,清晨的第一缕金色摇摇晃晃照进了被拉开窗帘的落地窗内。

        落在了大大客厅里的两个人身上。

        两人都坐在厚厚的地毯上,地毯前面的小圆桌子上摆着书本作业。

        闵灯困的不行,头不停的往下掉。

        霍疏坐在他身后,一手环着他的腰,另一手握着他的手,像是教小孩子写字一样。

        场面温馨又……惨无人道……

        “别睡了,好好反省。”霍疏掐着他的脸,“早上还敢用冷水洗脸吗?”

        “抄十遍我的名字。”

        闵灯闭着眼睛,不停的往霍疏怀里窝着,以此来逃脱抄霍疏的名字。

        霍疏的字很难写,他清醒的时候都写的慢,更别提这会儿困得要死。

        在霍疏捧着闵灯的脸把人揉醒后,放在一旁地毯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闵灯偏头看了一眼,是霍疏的手机。

        来电人是……那串他死死记住过的英文。

        闵灯瞬间紧张了起来。

        “没事。”这次霍疏没拿着电话走开,直接按了免提放在了桌子上,抱着闵灯绷紧的身体。

        “说。”霍疏开口。

        “是霍疏吗。”电话那头开口了,却是女人的声音,“是我儿子吗?”

        霍疏蹙眉没说话了,这个电话是美国那边照顾他妈的一个阿姨拿着的。

        但偶尔,他妈会想起他来。

        他以前接这个电话都会避开闵灯。

        他倒不是怕闵灯知道什么,就是担心闵灯会受到影响。

        电话那边似乎习惯了霍疏的沉默开始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妈妈上次跟你打招呼呢,但是手被绑着了。可是妈妈朝你眨眼了,看到了吗。”

        霍疏依然沉默,倒是闵灯有了反应,他伸手拿住了手机,递到了霍疏嘴边。

        意图再明显不过。

        霍疏亲了亲他耳垂,低低的嗯了一声。

        电话那边听到回应,像是很开心的笑了一会儿,接着又开始说,“妈妈今天喝了很多粥,都怪蔡姨做的太好吃了。这个粥蔡姨也给你做过呢,我还记得你每天背着个小书包,回家趴在我腿上,急着说要喝粥,我就赶忙去把温着的粥刚给你喝,你总是喝得很快。你喝完了我就蹲下来问你,我的儿子吃饱了没有。”

        女人说得很快,最后一个字说完,喘了好大一口气。

        像是在赶着什么时间。

        霍疏蹙眉,敛下眼皮,脸上看不出情绪。

        “霍疏,你怎么不说话。”女人又开口,声音带上了更咽,“你理理妈妈,妈妈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弄伤你的,妈妈道过歉了。你怎么不原谅妈妈呢。”

        闵灯偏头看着霍疏,把头靠在了他肩膀上。

        “妈妈最近表现的非常好,蔡姨才答应妈妈给你打电话呢。今天妈妈出去晒了太阳,突然就很想你了。我从窗户外面看到了一个背着书包的小孩,我差点以为看到你了。”

        霍疏沉默着,搂在闵灯腰上的手收紧了。

        “妈妈要挂电话了……”女人轻轻的笑着,“儿子再见啊。”

        霍疏莫名的觉得哪里不对劲,张嘴刚要说什么,电话那头就传来了挂断的声音。

        闵灯握紧了他的手,什么都没说。

        霍疏松开了手机,低头看着闵灯。

        脑子里那点儿不对劲慢慢的散了。

        他妈妈或许是真的在变好呢。

        闵灯像是感受到了他的想法,缓慢的伸手摸了摸他的脸,“你先得自己要相信啊,她会感受到的。”

        霍疏看着闵灯眼睛里那种细密的光,忽然觉得闵灯其实要比他更勇敢。

        任何意义上的。

        大树抽新芽,窗外刮过风都带上了绿色的味道。

        闵灯身上的外套又脱了一件,趴在躺椅里的时间越来越少。

        他偶然一次站在窗外往下望的时候,发现公寓小花园的草地上开满了那种星星点点的黄色小花。

        霍疏开始频繁的和疗养院那边开始联系。

        一次又一次。

        他得到了很好的消息,最新的一种药物对他妈的病情非常有效。

        他妈已经能很好的控制情绪了,甚至很久都没有出现暴躁或者抑郁的情绪,也没有出现攻击他人和伤残自己的行为。

        春天真的来了。

        所有不好的事,都像是顺着这场春风,被埋藏进了过去的那个冬天。

        被埋进了大雪里。

        在这个春暖花开猫叫|春的日子里,两家的家长,约了一顿吃饭。

        这顿饭应该早该约了,只是顾及闵灯的身体状况。但最近闵灯的情况已经大好。

        两家把地点定在了霍疏的餐厅。

        当天,霍满弘领着陶姜拖着霍郁驾驶着三辆跑车,以独领风骚,谁人能及的高傲姿态停在餐厅门口。

        收获了餐厅小妹的尖叫,此起彼伏。

        接着一家三口和餐厅小妹站成一排,在餐厅大门眼巴巴的望着自己还没到的亲家。

        亲家呢?

        亲家这会儿还坐在粉红小电动上吹着风,假牙都差点吹掉。

        章老太太坐在章丘后面不停的催促,“你开快点行不行!”

        “嫌慢你下去跑!”章丘不耐烦吼,“说了打车!骑什么电动!万一摔了怎么办!”

        “就你有嘴!”章老太太,“你车开的有你嘴那么溜就好了!你怎么就没用嘴开车呢!”

        两人凶恶的声音被风吹得稀稀拉拉。

        阳光闪过的后视镜里亮了一下,后视镜里照出来的两人皆抿着嘴笑着。

        十分钟后,俩人都吹成了竖起来的扫把,停在了餐厅门口。

        陶姜一见,连忙上去把章老太太从车的后座扶了下来。

        霍满弘咳了一声,也凑了过去。

        自从霍满弘知道自己和儿子缓和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闵灯,对闵灯就更喜欢了。

        一辈子都笑不了几次的人,次次见着闵灯都笑的跟朵花儿似的。

        只是次次都把闵灯吓得够呛,还自认为笑的挺好看。

        霍疏和闵灯在后厨做完了菜,做完端上来的时候,两家人都已经聊到保护南极企鹅上面去了。

        一口菜没吃,霍满弘和章丘酒就喝了三个来回了。

        这两人一见如故,开头见面那会儿横眉竖眼,没聊一会儿,却没想到意外的性格相投。

        要不是陶姜拦着,这两人就要拿着红酒对瓶吹。

        几十万一瓶的酒,两人跟喝二锅头似的,迅速干完了一瓶。

        闵灯被章院长拉着摸了半天手,章院长很开心,又去拉霍疏的手。

        霍疏回握了一下,又笑着帮他们倒饮料。

        放在一旁的电话振动了一下,他偏头去看。

        是那边打过来的电话。

        霍疏不想在这时候接那边的电话,伸手把电话给挂断了。

        直到那边连着打了两个电话。

        霍疏蹙眉想了想,按低了音量,这才接了电话。

        闵灯笑着偏头正要和霍疏说些什么,桌子却上突然热闹了起来。

        “再走一个,再走一个!”

        “以后就是一家人呢!一起保护企鹅!为企鹅干杯!”

        “为了企鹅!”

        闵灯注意力被吸引了过去,笑着看了半天,耳边却捕捉到了不同于这边热闹气氛的字眼。

        电话那边声音不大,闵灯坐得近,所以隐约听到了几个词。

        自杀……抢救……

        模糊间,闵灯好像还听见了一声死了……

        什么死了……

        谁死了……

        闵灯在一片欢声笑语中,脸上的笑容慢慢僵了下去,转头看向旁边的霍疏。

        霍疏脸色在一瞬间褪去了血色,眼神没聚焦,连手机都拿不稳。

        闵灯张了张嘴,想伸手去拉他。

        霍疏却猛地站了起来,带翻了桌子上的茶杯。

        上好的白釉瓷杯,扬着漂亮的弧线像是拉开序幕的慢动作。

        落到地上的时候,闵灯甚至看清了扯开的瓷缝。

        一声脆响,割破了空气和无数笑声。

        ※※※※※※※※※※※※※※※※※※※※

        更新啦!

        本质就是沙雕文啦,大家不要担心啊!

        我昨天看到评论有很多同学在担心哈哈哈哈哈,没有那么快会完结啦!

        我就是一到后面只剩几万字的时候就喜欢咋呼。

        非常感谢各位给我扔地雷的土豪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