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都市言情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五章

        医生的话刚落地,站在一旁的保安惊讶的张开了嘴,喃喃自语感叹,“这……睡得真香啊……”

        满屋子里的人都没说话,全部睁着眼睛看侧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呼吸平缓的闵灯。

        霍疏舔了舔发干的嘴唇,绷紧的背像是一根不会弯折的钢。

        握紧拳头的手慢慢松开了,血从绷带中洇了出来,点点血滴,顺着指尖滴落在了奶白色的羊绒地毯上。

        “你……”医生看了看他的手,“要不你跟我们去一趟医院?”

        霍疏突然吸了一大口气,狠狠拧起了眉,紧接着,粗重的气息像是从肺里咳出来一样。

        他弯下了腰,咳的喘不过气来。

        咳着咳着霍疏笑了出来,他抓住了闵灯的手,把脸埋进去蹭了蹭。

        闵灯听见了霍疏喊他,但他醒不过来,就像是被锁在了一个四四方方的黑屋子里。

        没有门,他走不出去。

        但他知道,霍疏就在墙外。

        手心里滚烫,一滴一滴,是熔岩。

        闵灯难受的睁开眼,偏头,他看见了把头埋在他手心里的霍疏。

        霍疏冲着他低下了头,就那么跪着。

        “……霍……疏。”闵灯小声的张嘴喊他,动了动手指头。

        霍疏浑身一僵,好半天没动。

        闵灯急了,费力的勾着指尖抓住了霍疏的手,拉了拉。

        霍疏这才抬起头,脸上情绪早已收敛,甚至还笑了笑。

        闵灯眨了眨眼睛,这才敢确认霍疏真的回来了,艰难开口:“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霍疏摸了摸他额头,“还想睡吗?”

        “不想。”闵灯摇头,拉紧了霍疏的手。

        霍疏轻笑着回应,也拉紧了他的手,把人抱在了怀里,轻轻顺着他的背。

        一屋子医护人员,大眼瞪小眼,大气都不敢出。

        闵灯靠着霍疏没一会儿,又睡过去了。

        这次睡的更沉。

        医生也发现了不对劲,又上去轻手轻脚的检查了一番,提议:“不是没人能睡这么沉,但醒来后这么快又陷入深睡,我建议你可能还是得带他到医院做一个更深层的检查。”

        “好——”

        “等等……他……”医生想了想又问,“吃过什么药吗?助眠的?”

        “药?”霍疏怔住。

        好半天都没能反应过来,直到一个猜想慢慢浮现在脑中。

        霍疏好不容易有了点血色的脸,突地沉了下去。

        霍疏小心的在闵灯头下垫了个软枕,小声的给小护士叮嘱了一番。

        领着医生上了楼。

        霍疏推开书房门,蹲下身去,拉开抽屉。

        药瓶子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抽屉里。

        像是从来没有被人动过。

        霍疏随手拿了一瓶出来,拧开。

        药少了。

        “这些药……”医生惊讶的看了一眼药瓶,了然的点了点头,“不奇怪,因为治疗关系,有几种是强制睡眠的,但是……你不知道吗?”

        霍疏低头看着这些药。

        他当然知道这些药的存在,但他不知道闵灯又开始吃药了。

        在瞒着他的情况下。

        “病人的情况,你如果不了解的话,最好咨询一下开这些药的医师。”医生看着沉默下来的霍疏又说,“你的手跟我下去处理一下吧。”

        霍疏手心的伤口没有太严重,医生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就停止渗血了。

        他回绝了医生让他去医院的想法。

        他现在连一米都不愿意离开闵灯。

        医生和护士被保安又重新带了下去,急速而来的救护车,拉着了吃饱了狗粮的医生护士又原地返回了。

        房间重新安静了下来。

        霍疏把客厅中央的大灯关了,只留了沙发旁一盏暖黄色落地灯。

        细小的光斑被落地灯洒在了地板上。

        闵灯像是被笼罩在了一片光里,霍疏慢慢贴着他躺了下去,抱着人也睡着了。

        闵灯从沉睡中醒来,刚睁眼,就对上了霍疏的眼睛。

        他被吓了一跳,紧接着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睁开眼看见的霍疏不是一个梦。

        “饿了吗?”霍疏低头笑着用鼻尖蹭了蹭他的鼻尖。

        闵灯看着眼前熟悉的笑容,鼻子发酸,他伸手摸了摸霍疏的脸。

        他张嘴,却没说出一个字,染湿的睫毛里包含了无数委屈和担心。

        你怎么才回来,你到底去哪里了,我太害怕了,我在等你。

        闵灯最终什么也没说,抱着人,埋在他脖颈狠狠吸了一口气。

        “我做了你爱吃的小羊排……”霍疏拍了拍他的背,“还有南瓜浓汤,很甜。”

        闵灯起身,刚被霍疏牵着走了两步,晃眼却看见霍疏的另一只手,手心里厚厚的纱布。

        “我没事。”霍疏注意到他的视线,安抚道,“先吃饭,等会儿聊。”

        闵灯张了张嘴,最终没有再问。

        只是吃饭的时候,闵灯视线还是不断的落在霍疏的手上。

        吃完一碗饭,喝完一碗汤,霍疏才停下了给闵灯夹菜的手。

        闵灯早就等不及了,拉着霍疏的手,看了又看,心疼的不行,“怎么弄的?”

        “说这个事之前,我也想问你一个事。”霍疏开口。

        “……什么?”闵灯愣住。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吃药的。”霍疏直截了当,没给闵灯一点缓冲的时间。

        闵灯看着他,握着拳头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直到霍疏脸色越来越差,闵灯这才犹豫着开口:“……几周……几周前。”

        霍疏得到这样的答案全在意料之中,他没说话了,看着闵灯眼里满是心疼和无奈。

        闵灯心虚的轻轻笑了笑,抓紧了霍疏的手。

        他不是不愿意让霍疏知道,他的什么他都愿意让霍疏参与。

        包括生命。

        只是闵灯是最知道跟着希望后头跑,却每每只能低头认输的那种无力和绝望。

        他最知道,也最了解这种感受。

        他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的失望。

        他知道有多难受,所以他不愿意霍疏和他一起来了解这个难熬的过程。

        霍疏只需要接受,他带来的那个最终的他。

        最好的那个他。

        这是他送给霍疏的礼物,他希望霍疏能开心点。

        “……我想知道了。”闵灯捏了捏霍疏的手心,“我想知道了,你说过,只要我问,你就会告诉我。”

        “上次你接电话的那个女人……是我妈。”霍疏指尖在闵灯手心里勾着。

        轻描淡写的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听完闵灯沉默了下来,他没有父母,家庭对他而言只是一个个陌生又冷漠的存在。

        但是霍疏显然不同,霍疏有一个很好的家庭。

        至少在发生那件事之前是这样的。

        所以闵灯就更难过于当时面对这些的霍疏。

        “她能……能好吗?”闵灯迟疑的问。

        “不能。”霍疏摸了摸他的头,“她不像你,她懦弱又胆小,她没你勇敢,她远远比不上你。”

        闵灯愣住了。

        他从来不知道勇敢这个词,可以是属于他的。

        他是软弱的,是胆小的,是被留在原地的。

        但今天霍疏告诉他,他是勇敢的。

        “你勇敢、无畏、坚强、又柔软……”霍疏拉过灯,照在了他脸上,认真又郑重:“你看,你在发光哎,你是天使吗?”

        闵灯被夸的笑弯了眼,抱着人埋进了霍疏胸口,笑声闷闷的。

        第二天,霍疏跟宁慧沟通了将近有一个多小时,反复确认了注意事项。

        又抽了个时间去了一趟他爸家了,简单的把闵灯的事情说了。

        接着给他爸倒了茶,温热的茶水进了胃。

        两父子的关系从冰点升了起来。

        霍疏没有时间去管公司的事情了,闵灯的情况,他不会再离开半步。

        但公司里面的员工都几乎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他要为这些人做打算。

        交给他爸是最好的选择。

        霍满弘在霍疏走后,咂了咂嘴,半响才发觉出不对劲来,“不对啊……”

        “你又在这儿瞎琢磨什么呢?”陶姜斜眼看他。

        “不是……不都是说……说子承父业吗?”霍满弘瞪着眼睛,“怎么到我这儿就反了?”

        “…………”

        闵灯每天的睡眠时间太长,还不容易叫醒。

        情绪也容易不对,宁慧说过,情绪容易受到波动。

        但这点在闵灯身上的反应却是沉默……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沉默是苦恼的霍疏。

        霍疏把这个情况和宁慧沟通了一下,得到的结果是,闵灯这破孩子在压抑自己的情绪,这种状态不行。

        于是霍疏每天任务又加了一项。

        比如。

        闵灯拿着书本半眯着眼睛靠在沙发上,要睡不睡的时候。

        霍疏打开了从杨振宇哪儿弄过来的劲爆金曲dj。

        闵灯懒洋洋咬着饼干,看着电视上那两条虫子的时候。

        霍疏抢了他的饼干,并把电视调成了新闻。

        闵灯就连上厕所就能听见霍疏在门外喊加油。

        闵灯忍不下去了,他觉得霍疏就是神经病。

        霍疏才需要吃药。

        两人吵架了。

        由闵灯单方面的打骂加羞辱开始,由霍疏单方面的享受加沉醉为结束。

        在闵灯骂人越来越溜的时候,他发现了霍疏有些不对劲。

        但无奈因为吃的药,他脑子转的慢,所以也一时想不到这个不对劲来自于哪里。

        兜头冲下来的热水,让闵灯脑子更迷糊了。

        他浑身本来没什么力,尤其在浴室里被热气一熏,腿软的站都不站不稳。

        但还不忘细细思考霍疏最近的不对劲。

        他夜里睡得沉,但偶尔也能醒个一两次。

        就这一两次,他醒来就没见霍疏睡在他旁边过。

        明明每天他睡着前,霍疏抱着他不撒手……

        闵灯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眯着眼偏头,却看见了浴室门外站在那儿的影子。

        一个激灵,闵灯脑子一下就通了。

        霍疏站在浴室门外听着里面的动静,他知道闵灯身体情况。

        他不是不想陪着一起进去,而是不能。

        他进去就得疯,只能在外面恭候着。

        闵灯指尖贴紧了冰凉的瓷砖,耳尖慢慢的红了。

        他咬着牙,深呼了一口气,下定了决心。

        “霍疏……”闵灯轻声喊。

        “怎么了?”霍疏的声音很快从外面传了过来。

        “我……我……”闵灯到底说不出口,一闭眼,抬手推掉了一旁的沐浴露和洗发水。

        然后整张脸烫红了,不好意思的蹲在了地上。

        霍疏听见浴室里面的响动,以为人摔倒了,想都没想就推门冲了进去。

        看见地上蹲着的人,连忙去把人抱了起来,“没事吧,摔哪儿了?”

        “我没事……”闵灯说完不好意思的偏过了头,“我故意的……”

        霍疏没反应过来,直到温热的身体贴了过来,闵灯的呼吸缠绕在他耳边。

        “……你这是要弄死我。”霍疏反应过来,声音沙哑。

        抱着人,他贴着闵灯后颈重重咬了一口。

        他看到了闵灯淡青色的血管里奔腾着鲜红的血液。

        这让霍疏红了眼。

        霍疏直接抱着人出了浴室。

        闵灯吃的这些药都是最好的,副作用也是最小的。

        但药对身体到底有一些影响,虽然细微。

        闵灯每天精神不好,身体也没力气。

        霍疏不敢折腾什么,只能每天于沙发为伴,与沙发诉衷肠。

        但霍疏脑子这些天那根筋得快要崩断了的弦

        就在刚刚,被闵灯对着他耳旁轻轻吹的那口气。

        嘣的一声。

        断了。

        闵灯笑着躲咬他胸口的霍疏,伸手抓上了霍疏的头发。

        空气升温,气息缠绵。

        霍疏手不断往下,摸到了那处绵软。

        就在这时候,不合时宜的轻微呼噜声响起。

        “…………”

        霍疏停下了动作,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把背对着他的人翻了过来。

        闵灯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霍疏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双腿之间已经拉了保险栓的炸|弹。

        无奈叹息,慢慢起身,扯过小被子轻轻的搭在了闵灯肚子上。

        闵灯听到动静,艰难的撑起眼皮,眯着眼睛看霍疏。

        霍疏弯腰摸了摸他的脸,“睡吧……”

        闵灯也伸手摸摸他的下巴,睡眼朦胧,贴心又慈祥:“上来,自己动。”

        “…………”

        ※※※※※※※※※※※※※※※※※※※※

        更啦!

        感谢大家支持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