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都市言情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七章

        霍疏睁大了眼睛,随意搭在臂弯里的西装外套也掉在了地上。

        他张了张嘴没说出话。

        闵灯难得看见他这幅样子,觉得意外又好笑。

        霍疏这才反应过来,惊讶抬起手抓住了闵灯的肩膀,刚要说什么,却忍不住先笑了出来。

        他隐约知道闵灯的味觉不完全是因为火灾的缘故,他跟宁慧提过一句,宁慧也说过是心理上的障碍。

        所以他完全知道恢复味觉对于这闵灯意味着什么。

        这会是一个开始。

        一个属于闵灯的开始。

        霍疏低头咬了一口闵灯手上拿着的蛋糕,没等闵灯反应过来就吻了过去。

        这个吻安静又热烈。

        霍疏松开快喘不过气的人,没忍住又舔了舔闵嘴角,声音很低:“这是什么味的?”

        闵灯眼角发红,喘息着,“苹果……”

        霍疏闻言轻笑出声,抬手抽掉了自己的领带。

        伸手缓慢又不容抗拒的绑在了闵灯眼前,接着在闵灯脑后打了个结。

        闵灯感受着眼前的黑暗,有些紧张的抓住了霍疏的手,“你要干嘛?”

        “做个小测试。”霍疏低头亲了亲他耳垂,“别怕。”

        闵灯冲着黑暗眨了眨眼睛,霍疏不断顺着他后背的手让他绷紧的后背舒缓了下来。

        霍疏离开了他两分钟,接着他听见了保鲜膜被撕开的声音。

        接着霍疏就单手抱在了他腰上。

        很快,闵灯唇间被霍疏送进来一小块东西。

        “……这是什么?”霍疏低声问。

        闵灯听见了霍疏的喘息声,顿时有些兴奋。

        他自己都说不上来为什么。

        “快说。”霍疏轻咬在了他唇上。

        “草莓……”闵灯疼的蹙眉。

        “这是什么?”

        “牛奶……”

        “这是什么?”

        “花生酱。”闵灯一个答的比一个快,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大。

        俩人对于这个游戏乐此不疲,直到甜腻的巧克力酱被霍疏不小心撒在了手腕上,他伸出手,闵灯却伸出舌尖勾舔干净后。

        霍疏眼神忽的变了。

        闵灯突然被抱了起来,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坐在了宽大干净的厨台上。

        接下来霍疏的动作让他只能闷哼着出声。

        尽管房间里到处都通了暖气,但身上光着的感觉没有丝毫安全感,闵灯不自主的想尽可能的紧贴着霍疏。

        他知道自己身上被涂上了乱七八糟的东西,但他控制不住往霍疏怀里钻的动作。

        “冷不冷。”霍疏掐紧了他的腰,低下的头顺着腰线不断的往下探。

        回应霍疏这个问题的只有闵灯越发急促的喘息声。

        ——————

        闵灯这几天没吃药了,精神好了很多。

        前几天天天吃药虽然都吐了出来,但他总觉得身上没力气,脑子始终是昏昏沉沉的,东西也记不住。

        有一次他煮个汤,煮完忘了去睡觉了。

        直到霍疏回来,看见了煮干的汤底和始终没有关的火,脸色难看的可怕。

        直接把厨房门给锁上了,只有霍疏自己能开。

        这两天药停了,这种状态也就没有了。

        霍疏放心了很多,中午实在太忙倒不会赶回来做饭了。

        闵灯也放心了很多,霍疏不会因为他那么累了。

        宁慧这几天也没事就会给他打电话,经常扯些有的没的。

        闵灯没有像以前不怎么搭理了,他尽自己所能的回答宁慧问的一切问题。

        年前的霍疏越来越忙,他偶然一次给霍疏打电话,听见了霍疏助理在旁边抱怨霍疏总是不吃中饭。

        反正他没事,就开始变着花样做饭送去霍疏公司。

        他现在能尝到味道了,一天到晚的都想呆着厨房里。

        他提着保温盒推门进去霍疏办公室的时候,霍疏正跟人打着电话,脸色看着很差。

        霍疏见他过来,没说两句,把电话挂了。

        疲倦的叹了口气,像是终于得到安慰一般过来把他一把抱住了。

        闵灯心疼的不行,连忙抱着人拍了拍后背。

        两人腻歪的抱了好一会儿,霍疏才把人松开。

        “今天吃什么?”霍疏接过他手上有些沉的保温盒。

        “馒头。”闵灯说。

        “小骗子,天天说给我吃馒头。”霍疏打开了保温盒。

        保温盒里菜色丰富又精致,霍疏喜欢吃的都有。

        一起吃完饭,霍疏拿纸给闵灯擦嘴,擦着擦着凑过去亲了一口。

        一旁刚刚进来取文件的杨振宇在出门之前控诉:“你俩能不能行了!杀狗啊!”

        吼完一句,在霍疏看过来之前猛的把门关上跑了。

        霍疏笑着看因为被别人看到已经红了耳尖的闵灯,特意转移话题道:“今天带你去个地方。”

        “好。”闵灯点头。

        “你都不问去哪吗?”霍疏说。

        “你带我去哪我就去哪。”闵灯眼里是全然的信任。

        “你真是……”霍疏无奈又心疼的叹了口气,伸手在他头上摸了摸,“故意让我心疼是吧。”

        “去哪儿?”闵灯笑了。

        霍疏却没说话了,沉默了半响,抬起头:“我爸生日。”

        闵灯没回家了,干脆就呆在了霍疏办公室里等着霍疏下班。

        他也没问霍疏跟他爸关系那么差,为什么还要去。

        他只是担心霍疏的爸爸会不会又动手,也就几十分钟的功夫。

        闵灯脑子里转过的武器不下百种,最后他试着悄悄把刚刚吃过饭的叉子收到兜里的时候,被霍疏在屁股上打了一巴掌。

        “干嘛呢?拿出来。”霍疏好笑的看他,“还随身带暗器,给我。”

        “不给。”闵灯捂紧了口袋,一脸拒死不从。

        “…………”

        霍疏叹了一口气,拿他没办法,也就随他去了。

        开车去霍疏爸爸家的路上,闵灯突然想起来一个事。

        “我应该喊你爸爸喊什么?”闵灯蹙眉偏头看着正开着车的霍疏。

        “随便你喊,不喊都行。”霍疏说完又笑了笑,“你这个年纪,也只能喊他叔叔。”

        闵灯不喜欢霍疏他爸,也不想喊。

        但闵灯更不愿意丢霍疏的面子,霍疏既然去他爸那里了,那闵灯就不能不喊。

        车子很快停在了一栋别墅大门前,闵灯朝车窗外看了一眼,周围的绿植郁郁葱葱,闻着空气特别好。

        这边都是隐私性很强的独栋别墅,距离相隔很远。

        霍郁穿着一身校服站在大门口,见着霍疏的车子立马跳了起来,还很欢乐的招了招手。

        站在霍郁身边的女人翻了个白眼,一巴掌拍在了霍郁头上,“你怎么每次见到你哥哥都像条狗似的?你哥还不乐意搭理你,缺心眼儿吧你。”

        “妈!”霍郁闷声喊,接着又敢怒不敢言小声嘀咕,“你别打我头啊,你不乐意看,你别出来接呀……”

        “我就接,你管我。”陶姜又一巴掌拍到了他屁股上,“赶紧的,你哥下车了,跪着接驾去吧。”

        霍疏牵着闵灯刚到门口,霍郁扭扭捏捏走了上来,眼睛里跟亮着星星仰头喊:“哥。”

        霍疏看了他一眼,随意嗯了一声,直接越过他站在了陶姜面前。

        “终于来了。”陶姜笑着,“你爸急死了,就怕你反悔,这会儿正在里面急的跺脚呢。”

        “陶姨。”霍疏喊了她一声,又拉过站在自己旁边的闵灯,“这是闵灯。”

        “你好啊。”陶姜笑着冲闵灯点了点头,“小孩儿长的真好看。”

        说完接着领着人往房里走,小声跟霍疏感叹,“我还以为你单一辈子呢。”

        霍疏没接这话,他和陶姜关系一直到他妈出事前都不错。

        但这两年几乎没怎么见过了。

        进去客厅,霍疏一眼就看到了他爸在客厅沙发上坐的笔直,一直探头朝门口望着。

        霍满弘也看见了他们,不自然的咳了一声,沉声道:“来了。”

        “瞎啊?”陶姜翻了个白眼,“来不来看不见还得问?”

        闵灯被这个阿姨吓到了,他看着霍满弘那么难看的脸色,以为霍满弘下一秒就得跳起来,没想到霍满弘只是又咳了两声,也没说话。

        “饭还没好,我去厨房看看,你们先聊。”陶姜说完就厨房走了过去。

        倒是霍郁跟着他们坐下了。

        “你……”霍满弘看了两眼霍疏,冷着一张脸别扭道:“你不是说不来吗?”

        “…………”

        霍疏蹙眉,刚要开口。

        “你会不会说话?”陶姜拧着眉,一手端着蛋糕水果,一手拎着茶壶就上来了,“不会说话就闭嘴。”

        霍满弘一张脸涨红了,却也不敢回嘴,还起身接过了陶姜手中的茶壶。

        陶姜瞪了他一眼,转脸对着闵灯笑的温和,把碟子中的的小蛋糕和饼干朝他递了过去:“这个饼干是我自己做的,你尝尝。”

        闵灯虽然被她这个变脸速度吓到了,但很快回过了神,轻声道谢,拿了个小蛋糕。

        霍满弘尴尬的自顾自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清了清嗓子,看向了闵灯:“今年几岁了?”

        “……19。”闵灯咬着蛋糕偏头看了一眼正喝茶的霍疏。

        霍疏见他看过来,放在闵灯腰后的手轻缓的摸了摸。

        “喜欢吃这个啊?”霍满弘看着闵灯一连吃掉了两三个小蛋糕,又抬手喊阿姨端了好几盘蛋糕上来。

        “不能吃了。”霍疏拦住闵灯去拿蛋糕的手。

        “又不是你的,我的蛋糕,我就愿意给他吃。”霍满弘不满的瞪他,“小孩儿吃几个蛋糕怎么了?”

        霍疏没说话,只是脸上的表情多少有些不耐烦。

        陶姜眼看着霍疏脸色就冷了下来,她怕两人等会儿又吵起来,连忙起身:“霍疏,我前两天琢磨着做了个曲奇,但味道太腻了,你帮我看看。”

        霍疏点了点头,又偏头叮嘱闵灯:“我就在那边,有事直接过来。”

        闵灯点了点头,他其实不怎么紧张。

        霍疏走后,沙发上就只坐了三个人。

        闵灯对面坐着霍满弘,旁边坐着霍郁。

        场面一时之间有些僵住了。

        三个人谁也没说话。

        好几分钟后,霍满弘又咳了咳,把闵灯和霍郁的视线吸引了过去,这才开口:“霍疏从小到大也没带过男生女生回家,你是头一回。”

        “哦。”闵灯应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年纪小是小了点。”霍满弘像是说给自己听一样,声音很小,“但性格挺好的,也护着霍疏。”

        闵灯没有说话,他压根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从来没有这种经历和这种类似长辈的人谈话,自然没有经验。

        只能不断的喝茶来缓解这种凝滞的气氛。

        霍满弘也在喝茶,只是时不时的叹两声气,最后把杯子往桌上一放,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抬起了头。

        闵灯紧张的回望过去,放在兜里的手握紧了叉子。

        “也不知道霍疏有没有和你说过……我跟霍疏关系这两年因为他妈妈的事儿算是一塌糊涂了。”霍满弘说到这儿眼睛红了,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想了想僵硬的开始解释,“上次那个项目,有人盯着他呢,我不收,他真就砸手里了。他从小就有主意,看着是比我脾气好,但就是不会低头弯腰的,过刚易折啊……”

        闵灯闻言蹙眉,握紧了手里的茶杯。

        “我跟你说的这些你没必要跟他说,他不愿意听,我也不愿意让他知道。我跟你说只是想告诉你,平时多看着点霍疏,一头往前撞,到底是不行的,身体会抗不住。”霍满弘说着又叹了一口气,“你能在他身边陪着挺好的,我看得出来,你对于他不一样。”

        闵灯拧紧了眉头,刚要说话。

        “前两天我淘到一古玩手串儿,不怎么值钱。”霍满弘不知道从哪掏出个盒子,冷着脸,略有些扭捏的递了过来,“你要是愿意接,就算定了。”

        闵灯懵了,眨了眨眼睛,不知道他什么意思,犹豫半响,也拿不定主意。

        眼看着霍满弘头上开始出汗了,他才压低了声音,特别小心的朝坐在自己旁边的霍郁小声开口问:“他……他什么意思?”

        霍郁受到了自己从今以后就要多了一个嫂子的打击,几乎是恨铁不成钢的咬牙切齿:“要你喊爸爸的意思……”

        ※※※※※※※※※※※※※※※※※※※※

        感谢大家支持正版!